606 背景深厚,也得求谢凯(47/100) - 重生军工子弟

606 背景深厚,也得求谢凯(47/100)

这种事情,谢凯并不想去了解太多。 “谁危害国家利益,谁就死路一条!”郑宇成冷冷地说道,“有些人不自知而已。” “我就好奇了,巴基斯坦人他们来凑啥热闹,苏联人又怎么知道的。”谢凯不想去问隐藏的事情。 这次巴基斯坦人甚至苏联人,都出力不小。 “我去找了穆巴拉,还有伊拉克的人,但是波斯人跟苏联人,就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消息的。”汪贵林也是疑惑。 苏联人出来,绝对是包藏祸心的。 “如果不是有人故意告诉他们的,那么,这问题就严重了。不过这些事情不该咱们担心,还是好好考虑如何搞那个项目吧。”郑宇成愁眉苦脸地说道,“原本我们根本就没有计划这么快上马那个项目。” “是啊,经费是最大的问题。”汪贵林也是愁眉苦脸。 真正打动上级首长的,就是隐身战机项目。 就连苏联计划,他们都说是为了这个项目搞技术,搞人才。 飞机工业,属于世界上最顶级的工业技术集成,战斗机的技术要求更高。 如果真的搞出来,那就不仅是飞机工业的发展,而是整个国家国防体系甚至工业基础的升级。 后勤部跟国防科工委,如何能不重视? 加上他们又不出钱。 “没事儿,咱们把飞机卖出去,就有启动资金了。”谢凯说道。 两人并没有因为他的话就轻松。 卖出去,说得容易。 现在连试飞的原型机都没有搞出来,刚刚计划转项,弄成教练机呢。 “方哥,有消息了,钱三儿他们被抓了,倒卖批条。”老方正在喝茶,外面就有人回来汇报。 “这么快?”就连桃姐,都诧异得微微张开了口,手中的动作,为之一僵。 方哥也有些咂舌。 即使知道结果会是这样,但是永远不会想到,会这么快。 “钱三儿都被抓了?”老方问道。 “目前还不知道,但是大部分都被抓了。” “要变天了。”老方深呼吸了一口气。 “咱们现在怎么办?等着?”桃姐问老方,这种情况,他们都没有遇到。 稍有不慎,就会是毁灭性的后果。 “上船,去找郑权,跟他谈谈,让他帮着说说话。参与进去。”老方舔了舔嘴唇,做出了决定。 桃姐看着他,有些不可思议,老方平时的谨慎都去了哪里? “那个计划,本来就是为了国家利益。如果我们不参与进去,也得被防备着,到时候很多事儿干不了,与其这样,不如参与进去。”老方解释着。 桃姐点了点头。 她明白了。 “不,我们直接去医院看望他。”老方随后改变了想法。 没有带其他人,就带着桃姐,寻了一些礼物,直接开车去了301医院。 “你朋友?”郑宇成跟汪贵林都不认识眼前的人,这么年轻的,平时又没有啥接触。 谢凯也没想到方哥会在大晚上跑医院里面来。 起身出了病房,夏天的夜晚,外面花园有着阵阵凉风,很是舒爽。 “我们想参与进来。”见谢凯不说话,老方无语,这小子有些装。“这种事情,干起来有劲儿。” 昏黄的灯光,看不清方哥的表情。 “你们能干什么呢?”谢凯问道,“我们都是玩军火相关的,很危险。” “小弟弟,你觉得我们是怕危险的?如果怕危险,我们就跟钱三儿他们一样了。”桃姐笑着对谢凯说道,“好歹姐姐也是上过战场的。” 对于桃姐的话,谢凯不怀疑,但是根本想不到,桃姐这样的女人,穿上军装扛着枪,上了战场是什么样的。 西南边境的战争,还没结束呢。 “西南?”谢凯来了兴趣,“我一直想去那边瞧瞧,可惜,不被允许。” “不,东北。西南那边,没有玩儿几个月,然后退役了……”桃姐说道。 谢凯瞪大了眼珠子。 东北! 除了珍宝岛战役,根本就没有别的战争,难道还有什么战争国家没有公布的? 那场战争的规模很小啊,而那场战争很快就结束了,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多年快二十年了。 “就如同你们从小接触军工技术一样,我们呢,从小就被训练,等着有一天国家需要,扛着枪奔赴战场。”老方说道。 谢凯更是好奇。 “大多数军区大院的子弟,从小就接受训练,当然,这不是上级要求训练的,只是家中父母的要求。”桃姐解释着。 谢凯属于军工系统,老方他们看来曾经属于军队大院子女。 大家都是军方系统的,但是却并没有太大的联系。 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些军人后代子弟会这样,甚至是年级轻轻的就被丢到部队里面摔打。 “钱三儿那样的,只是少数,毕竟他们不是从军工系统出来的。大多数人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为国家奉献一切。”老方补充着。“所以,你应该不用怀疑我们的诚意,更不需要怀疑我们只是为了利益。” 谢凯确实是有些怀疑老方他们的目的。 他没有跟这些能量大,背景深厚的二代们接触过。 钱三儿他们那样的人,跟老方等人确实有着很大的区别。 “这事情,我需要琢磨琢磨。”谢凯没有直接回答。 苏联计划太过重要了。 绝对容不得任何闪失,而老方他们找上门,想要加入进来,一旦人不可靠,把计划泄露出去,不管是西方国家知道了,还是苏联知道了,后果都极其严重。 西方国家现在跟中国的合作,已经就有些不乐意了,他们见不得中国强大起来。 苏联知道了,更是不得了。 谢凯他们要偷人家的技术,人家的人才,能有好果子? “这是自然,我们等你的消息。”老方并没有催促谢凯现在就同意。 桃姐有些诧异,随后补充了一句,“我们不是没有作用,虽然能起到的作用很小,但是我们有很多人,可以把所有的力量团结起来,绝对不会有任何人再打这些方面的主意,当然,如果上级领导的人……” 桃姐说完,两人就告辞离开了。 谢凯琢磨着,究竟要不要让老方他们参与进来。 郑权在医院,他需要更详细地了解老方等人的情况。 “老方当了十多年的兵,当年高中毕业就进去了吧,刚好赶上了珍宝岛那边的事情;后来又到了西南边境,杀了一些屠杀我们侦察兵的敌人,违反了规定……”郑权对于老方的情况,了解得很多。“跟廖东他们是一支部队的。廖东当初逃,也是为了这……” 谢凯没想到,老方他们跟廖东居然是来自同一支部队。 解放军从来都是优待俘虏,不管抓到的俘虏有多凶残,都不会如同外军那样虐待。 规定是规定,但是基层的军人,不会如此。 “桃姐也是?”谢凯问道。 郑权点了点头,“部队里面,尤其是作战部队里的女兵,很多都是高级将领的后人。” 谢凯还能说什么? 这跟传说不一样。 不过想想,倒也正常,曾经很多人,在边境的生产建设兵团里面。 而这些兵团,将会是爆发战争时候,挡在敌人钢铁洪流第一线的队伍。 “所以,他们跟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而他们一直都在搞国外禁运的技术跟设备,之前就有过很多次合作。”郑权知道谢凯问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你找他们,就因为这样的原因?”谢凯问道。 郑权点头,“他们背后的力量你应该清楚,我们干这些事情,本来就无法摆在明面上。” 谢凯明白了。 原本这事情交给郑权负责,就因为他熟悉这些事儿的操作。 甚至被逮着了,军方会不承认这些事情的。 这需要有人暗中帮忙。 “方哥,他会同意吗?这样的事情由他一个年轻人说了算,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回去的路上,桃姐有些担忧地问道。“即使我们加入进去了,能干什么?去苏联?” “不,我更看重的是他们在非洲那边的布局。河蟹佣兵团的负责人是廖东。” 桃姐惊讶地看着老方,“东子搞出来的?” “谢凯的舅舅柳东盛,也就是原来凯盛游戏机公司负责人,跟东子是发小……”老方说道。 这个世界太小了。 来来去去都是熟人。 “从一开始知道这个,我就清楚,那家单位不可能没有背景。港资企业,在香江那边,居然没有人动手,就这样让一家没有什么背景的单位崛起。而这家单位主要的生产都在国内。不得不佩服这样布局的人。”老方苦笑着说道。 生产在国内,国外的单位找不到股权在谁手中,找到了,也找不到人。 而谢凯在国内,凯盛公司又是港资企业,国外资本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本来就持观望态度,一旦出现这样的事情,中国想要吸引外资来加快经济建设的计划肯定会泡汤,也就钱三儿他们那种自以为是的人才会去下手。 “所以,我们得求他了?”桃姐也是笑了。“就怕这小子突然拿捏起来啊。” 老方嗯了一声,点着头,随后发动了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