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 修复F-14与难寻的试飞员 - 重生军工子弟

612 修复F-14与难寻的试飞员

“要是他们知道,我们联手坑了他们,最后会如何?”莫齐也在一边窃笑不已。 谢凯看着眼前的两个丫头,叹了口气。 虽然他是让孙娟跟莫齐两人帮忙坑老方他们,就是为了让老方等人下定决心跟着他折腾,不管是苏联的计划,还是非洲的矿山等,都会投入。 现在看来,作用已经起了,可孙娟的心思,他自己比谁都明白。 老娘问自己,应该也是发现了。 莫齐不仅没有反对,反而跟孙娟两人关系更好。 “走吧,回去办事儿了,我给你说,老娘陪着你回来,到时候不给我满意的交代,看我怎么收拾你。”柳旭对谢凯说道。 谢凯不要求,她绝对不会在今天回404。 郑权有些感触,以前到404,需要的时间太长了,现在…… “放心吧,妈。你还是回去收拾我爸就行了,我这有自己的事情得忙。”谢凯回来,需要把一些东西完善,随后把技术资料通过基地转移到蓉城那边相关的单位里面。 还有一些技术项目,需要帮忙让人弄到首都去申请863计划的项目。 这一次回来,时间非常紧张。 孙娟跟莫齐两人各自回家了,谢凯则是去了这边藏着f-14战机残骸的车间里面。 f-14所在的车间,是原本的一个用于导弹装配的庞大车间。 在上面撤离404科研项目的时候,这个车间里面,所有的一切都被搬空了。 刚好,f-14有了地方安置。 整个车间厂房,有着很大一部分在山里面,这是基地最北边,平时很少有人到这边。旁边不远处就是守备团防空部队的驻地。 庞大的车间里面,非常空旷。 一架座舱盖跟翅膀都被拆卸下来的战斗机,就这样孤零零地摆放在车间中间,整个战机周围,都是脚手架等辅助装配工具。 而更远处,则是数量众多用来摆放各种零件的工作台以及辅助工具。 所有拆卸下来的零件,都会编号,然后按照部件位置的不同,分开放置。 在车间的一角,有着一片连绵的办公桌,上面都是摆放着无数的图纸。 谢凯进来的时候,车间的人都在各自忙碌着。 战机旁边,几名年龄不小的工人正在装配战机上的零件。 “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见到谢凯回来,负责这个车间的白彦军问道。 基地里面,原本各个单位都派人来测绘这架f-14,结果人都被404给强行借用了。对于这些搞战机的技术人员来说,让他们更仔细地研究f-14这种划时代的战机,自然是乐意的。 可惜,没有独挡一面的大人物,至少谢凯的记忆中没有。 于是乎,白彦军也就负责这事儿了。 “现在修复,还缺多少的备件?”谢凯问道。 “目前还不知道,这是用我们自己生产的零部件来装配的第一次,装配进度非常慢,完成修复后,能恢复多少性能,无法评估……”白彦军有些无奈。“美国的材料基础,制造技术等,都比我们高了太多。” “只要修复完成,可以飞起来就行。”谢凯才不在意。 反正根本就没有计划仿制f-14。 仅仅是变掠翼技术,就让人头痛无比,未来的战机,变掠翼将会遭到淘汰。 “咱们付出这样大的代价,只是为了卖零备件,电子系统无法完全仿制成功,真的有用吗?”白彦军问谢凯。 这是他们最大的担忧。 “波斯人会为这些零备件买单。”谢凯平静地说道,“他们在这上面,零备件本来就不足,虽然现在应该已经获得了一些零备件……” “可谁都不能保证,我们仿制的零备件可以让战机飞起来,能够飞行多长时间……”白彦军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从最开始的测绘工作完成后,谢凯就要求,整个团队继续,研究f-14的各个系统,并且试着去用国产零件替换美国生产的零备件。 虽然从伊拉克人手中得到了两架残骸,其中一架几乎是完好的,但是两架飞机的所有零配件并没有办法组装成一架完整可以飞行的f-14。 于是乎,准备把山寨走到底的404人们,就开始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利用基地最顶级的技术力量来仿制美国的零件。 如果是坏了,就根据中国的飞机设计工程师们自己的理解,各种计算,最后补充。 “这不是问题。这个过程得到的结果,才是我们需要的。过程中计算的数据,分析,甚至是装配流程等,对于我们新的战机来说,都是有着莫大的好处。”谢凯说道。 波斯人的数十架f-14,现在能起飞作战的不多了。 这是他们最顶级的战机,一直都在谋求零配件来想要修复更多战机。 为了得到零配件,波斯人可是利用黎巴嫩美国人质跟美国达成了秘密协议,现在装着零备件的美国飞机还没有飞到波斯境内。 谢凯已经安排人来阻止这次的交易。 原本的历史,是1986年5月28日,谢凯这支蝴蝶扇动翅膀,大量提供的359坦克跟地红旗,甚至是前卫防空导弹,改变了两伊战争的进程。 所以,到现在,两国都还处于秘密谈判的初期,没有实质的交易。 美国想要改变同伊朗的关系,伊朗想要修复他们被拆成零配件的f-14重新飞上蓝天,这中间可以利用的太多了。 仿制美国f-14的零配件,最大的作用不是可以卖零配件来赚钱,而是可以让中国在战机设计跟生产方面获得跟多的技术储备跟经验。 “但愿吧。”白彦军点了点头,“现在这架完成装配,测试,至少需要三个月。” “我不是为了这个。”谢凯说道,“试飞这架飞机的飞行员,找到了吗?” “你这要求有些高,现役部队的飞行员,根本就没有驾驶过美国战机的经验。各种机型的试飞员,又不能打主意。”白彦军看着谢凯,摇头。 从中国可以自己生产战机开始,一直以来都是苏式战机作为主力。 可现在,没有任何的培训,甚至没有太多的机会,要找出可以试飞f-14的战机试飞员,太难了。 别的战机生产厂的飞行员,又因为保密工作,不能去弄过来。 “确实也是,这飞机不是什么飞行员都能飞的。”谢凯点头,“一旦摔了,我们就没有机会了,所有的投入,都得打水漂。” 试飞这架由基地自己搞零配件修复的f-14,对于试飞院的要求,非常苛刻。 没有人能保证就可以安全飞起来,安全降落下来。 一旦出了故障,除非万不得已,根本就不允许飞行员跳伞。 整个404,得到了两架f-14残骸,但是可以修复的只有一架。 摔了,就没有了。 除非中国自己完全仿制生产。 以目前的条件,要仿制出来404,根本就没有可能。 别的零备件仿制成功了,发动机都没办法。 “问问各个单位的试飞大队,甚至是部队,有没有那种驾驶技术好,但是喜欢瞎搞被开除或者被禁飞的飞行员。”谢凯想了想,咬牙说道,“如果这战机飞不起来,我们肯定没有办法说服波斯人。” “这样的人,我们也留意过。但是却不敢用。”白彦军眼神有些怪异。 “为什么?” 谢凯扭头看了看正在装配的唯一一架f-14,也是有些闹心。 哪怕有两架,也没有问题啊。 仅仅一架,根本就摔不得。 现如今,中国唯一的一架f-14。 “人很年轻,不到三十,飞过歼-6,歼-7,歼-8。”白彦军介绍着,“现在已经被停飞,勒令专业。这小子正在闹腾,到处找关系……” 谢凯一听,双眼放光,“试飞员?” “不是,空军的飞行员,据说是611所屠基达总师的亲戚……” “还有这事儿?”谢凯来了兴趣,“这样的人,要么在试飞大队被盯得死死的,要么就是被空军当成宝贝疙瘩,更重要的是年轻。怎么会被停飞,转业?” “各种瞎搞。飞歼-6,摔了两架;飞歼-7,摔了一架;飞歼-8,差点摔,然后……”白彦军介绍着情况,“他比较合适,但是却太让人闹心了。” 当即,白彦军就把那人的情况给谢凯介绍了。 屠浪,某军区空军的骨干飞行员,从空军学院毕业后到部队,前几年还老实。不过三年前,就开始胆子越来越大,用歼七这样超音速性能较强的飞机玩低空低速的机动;把歼八的性能一直往极限飞,不顾禁令,玩各种危险的机动动作…… 这一切,对于部队来说,都是不被允许的。 原本上面鉴于他的飞行技术,准备调他到某试飞大队,可这小子去了没两天,就因为各种不顾命令地飞危险动作,不顾飞机使用寿命等,瞎搞,吓得战机设计师们心脏病都差点爆发…… “这人有点刺儿头啊。”谢凯听完,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们的这架飞机,摔不得,要是他瞎搞,就全完了。”白彦军点了点头。 “把人找来,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谢凯说道。“多找几个人,到时候再决定。另外,之前我交到这边的那些图,完善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