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5 运十飞着,麦道的人很不爽 - 重生军工子弟

615 运十飞着,麦道的人很不爽

(新书《圣手小中医》已经上传一阵,中医类的技术文,有兴趣的兄弟可以瞧瞧。) “这是严重的外交纠纷,一旦让他们外交部知道……”机场管理局领导知道后,暴跳如雷。“人呢?” “麦道的人已经送到医院,那些动手的,都已经抓了。” “在哪个医院?咱们马上去看看。”领导杀人的心思都有了,这些混蛋,居然不考虑后果。 于是乎,民航管理局沪市分局的一行领导一边往上报,一边出发,去医院看望受伤的麦道技术工程师。 “还有这事情?” 谢凯几人刚到沪市这边的办事处,廖卓林就皱着眉头告诉了他们机场关于运十的事情。 人有谢凯他们安排在这边的人。 “具体什么情况,说说。”谢凯皱眉问道。 廖卓林摇头,“刚接到消息,具体也不知道。好像是两名老外瞧不起运十,然后就干起来了……由于涉及到美国人,事情造成的影响很不好。” 谢凯点了点头,看着老娘。 本来是帮着处理这边服装业务的事情,特别是全球战略的发展运作,现在又出这样的事情。 “你们先去处理这事,反正这边的事也急不来。”柳旭说道,“我先看看这边的情况,看看都有一些什么设计。” 谢凯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跟廖卓林两人往机场派出所赶去。 一路上,廖卓林也介绍了一些这边办事处情况,想要招聘国际设计师,在目前的沪市,很难,尤其是柳旭舍不得给钱。 目前主打的就是牛仔服跟羽绒服,市场行情还不错。 国内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他们这边一旦推出新的设计,很快就会模仿者,都是一些小厂,不需要设计,生产速度更快,甚至直接仿造他们的商标,搞得他们很头大。 “这事情,确实不好解决。”谢凯也是头痛。 国内到目前为止,知识产权这块,甚至还没有起步。 九十年代初期的万燕,就是被国内的山寨小厂给弄垮了的。 如果不是国内的游戏基本生产控制在404手中,生产芯片的691也是归属404管辖,凯盛同样会被搞死。 “所以现在这方面并不好搞。服装这东西,更容易仿制。”廖卓林原本是官员,知道管理部门对这些行为的态度。 最多罚款什么的。 人家小厂,很多甚至都是家庭作坊,在东南沿海,有着太多厂了。 “那就从布料源头上来控制。”谢凯想了想,有了初步的想法,“一开始咱们跟布料厂等合作,不占据优势,现在市场行情好,就有了话语权。” “他们本来就没有用好的布料,直接用最便宜的,而且贴我们的商标,掉色等情况非常严重……” 完全是无解的一般。 几十年后,国家严厉打击假冒伪劣产品的情况下,就有无数人铤而走险,现在国家法制等还没有健全,知识产权系统没有搞起来,这就很难解决。 从办事处到机场派出所并不是太远,加上目前的沪市虽然小车啥的在全国都是排名前几位,大路上依然没有多少车,很快便到了机场派出所。 “你们的人,这次可是惹了大事!美国外交部门已经向我们外交部施压……”派出所所长板着脸对廖卓林说道。 廖卓林指着谢凯,“他才是他们单位的。” “你们在开玩笑?他?就你们单位这样的态度,引起的后果更恶劣。”所长板着脸说道。 “所长,我们领导还在几千公里之外,刚好我在这边,让我来了解情况,如果说我们的人引发的矛盾,单位绝对会严惩不贷……”谢凯笑着说道,“所长,还是让我见见他们,好向上级领导交差。” “这可不太符合规定。”所长有些为难,“算了,你去见见他们吧。那些老外平时拽得二五八万式的……” 所长自觉失言,尴尬地笑了笑。 谢凯也乐了。 “陈宇东?”谢凯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一脸疑惑地问道。 在沪市这边,除了服装厂,没有什么业务啊。 “说说情况吧。” 陈宇东原来是这边大飞机厂的人,这次过来,也是为了执行当初留下的后续计划,准备逐步把原来运十生产的技术人员转移到秦飞那边,参与到新运十的生产中去。 见到年轻人点了点头,皱眉问道,“说说情况吧。” 陈宇东把之前在机场里面看到运十周围人的议论以及麦道两名技术工程师的情况都说了。 “是谁先动手的?”谢凯一听是麦道的人,就皱起了眉头。 事情好像没有想象的这样简单。 “不认识,一个年轻人。”陈宇东说道,“一开始还有一个老头,五十多,但是他跟我一样,只是讲道理。” “你认识那两个麦道的技术人员?”谢凯问道。 陈宇东摇头。 根本就不认识。 如果认识,事情就好解决了。 “那老头跟那小年轻在什么地方?”谢凯问道。 “不知道,应该也在这边……”陈宇东说道。“之前他们跟我们一起被抓的。” “这里面有问题。”廖卓林对谢凯说道,“陈宇东让对方道歉,这正常;那名老头的行为也正常。但是一个小年轻……” 谢凯如何不知道这里面有问题? 觉得还是见见那个先动手的年轻人。 “先动手的年轻人?”所长问着谢凯,“不是陈宇东先动手?” “当时在场的人很多,应该很多人都看到。从头到尾,陈宇东都没有动手。”廖卓林解释。 “当时都说场面很乱,很多人都说是陈宇东先动手,两名美国技术人员也是这样说的。”所长说道,“这事情,应该不会有错。除非能找到最开始动手的那名年轻人跟别的证人。” 涉及到外国人,就没有小事情。 谢凯跟廖卓林两人从所长办公室出来,廖卓林对着谢凯说道,“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故意的。” “确实这样,麻烦了。”谢凯掏出了烟,递了一支给廖卓林,给他点上,自己才点上,深吸一口,“这次运十降落在民用机场,就是为了让更多人知道国产大飞机的存在,陈宇东算是我们自己安排的人。” “我们想要宣传,竞争者肯定就会阻止。你怀疑?”廖卓林没有说谁。 谢凯看着这家伙,原本就是因为运十的生产线跟技术资料被他们运走才下马的。 到现在,这家伙还是这样官方。 “除了麦道,还能有谁?”谢凯说道,“如果不能尽快找到那个年轻人,这就麻烦了……” “我这边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廖卓林说道。 “廖主任,您帮忙从派出所这边打听消息,我去找人来找那个年轻人。”谢凯也知道,时间很紧急。 廖卓林不知道谢凯在这边找什么关系,但是目前,必须找到人,而且把人控制在他们手中,否则麦道对他们发难,对于运十不是个好事儿。 毕竟目前麦道飞机还没组装出来,运十的一些性能,甚至比麦道在国内组装的md-82更加先进一些。 如果让全国民众知道国内有大飞机在飞行,却采购国外飞机,这会让麦道跟民航总局都难堪。 就因为这样的原因,原本运十都是只飞军用机场,现在则是开始在民航机场里面起降。 民航总局不会干什么,麦道不同。 毕竟,对于民航总局来说,之前拒绝采购运十,是因为运十的很多问题存在,安全性无法保证,飞机使用寿命也短,不可能给这样的飞机颁发适航许可。 404接手后,一直都在改进,不断地制造试飞的飞机,解决了问题,国内自己有了大飞机,为什么不采购? 甚至会因为国内有了,在引进飞机时的谈判中占据很大的主动,国外飞机制造商没法因为中国无法生产就漫天要价,讹诈中国。 国内对于飞机的需求量就那么多,民航总局采购运十飞机多几架,麦道就得少几架。 所以,麦道不能不急。 沪市大飞机厂附近的一家装修很不错的酒店,张震中看着手下的人,“那边没有动静?” “boss,请放心,我们已经通过外交部向中国外交部施压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技术人员连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手下说道。 “我要的是让他们的运十被停飞,不能出现在中国的天空中!他们航空总局的态度,就因为这破飞机,让他们有着底气!”张震中脸色难看地说道,“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废了这么大的力,才让他们跟我们合作,生产的数量不多,公司怎么赚钱?” “boss,这事儿需要你出面。目前沪市这边的主管单位都还没有表态,只是他们民航分局负责人带着人医院看望了卡尔他们。”手下说道。 中方对于这事情,表现出来的积极性并不是很高。 “备车,我亲自去找他们!”张震中说道,“我们的第一架飞机还没有制造出来,他们的飞机满天乱蹿,他们的普通民众知道什么?” 手下点了点头,出门去安排车。 “我倒要看看,你们那被民航总局否定的破飞机怎么跟我们竞争!到时候连飞都不准飞……”张震中喃喃自语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