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 你们麦道的人在中国很霸道啊 - 重生军工子弟

616 你们麦道的人在中国很霸道啊

“权哥,沪市这边认识人不?”谢凯找到了郑权。 郑权跟他们一起到了沪市,具体干什么,谢凯没有问。 反正郑权是在实现那个计划,在国内组织一些苏联国内急需的轻工业用品的货源,然后运输到苏联;再从苏联运输一些国内需要的重工业产品回来。 现在刚开始,规模不大,最大的货源地就是长三角地区。 “怎么了?我认识的很多人,都是干我们这行的。”郑权问着。 谢凯当即把事情讲了,郑权顿时大怒,“还有人搞咱们?放心,只要人在这边,还没离开,我们就能把人找出来!那人有些什么特征?” “目前廖主任在那边询问,要不你跟我一起过去?”谢凯说道。 郑权点头,直接利用宾馆的电话,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随后才跟谢凯一起向着机场派出所而去。 张震中坐着车,一路上不断在思索如何利用这一次的事件让运十彻底停飞。 之前属于中国国家项目,很难解决。 可现在这是属于一家单位,可操作性就比较大了,当初运十的生产线,设计资料等被偷偷运走,这让他狠狠地敲诈了中方一笔,让中方把订单增加,同时承担更多的建设费用。 他知道中方不满,那又如何? 中方没有自己可以生产的大飞机,心中不满,也得咬牙接受,否者他们国内就没有飞机可以生产。 车子直接到了工业局。 张震中到的时候,工业局新任局长王重强正要出门。 “张总,你来得正好,我正要去医院看看你们受伤的技术人员。”王重强笑着说道。 “王局长,我们的技术人员在出差去找民航总局汇报情况的路上被人无缘无故地揍了!我们需要一个交代!否则,我们不得不担忧我们技术人员在中国的人身安全……”张震中一脸严厉。“我们的技术人员是来帮助你们生产飞机,培养你们的人才,让你们拥有生产大飞机的能力……” 王重强皱起眉头,张震中虽然是华人,但是却一点都没有为把中国当回事儿。 心中不爽,却又无法发作。 “张总,这是治安问题,应该由负责治安的单位来处理。”王重强不冷不热地说道,“具体什么原因还没有调查清楚,就说这是针对麦道公司所有技术人员的恶性行为,是不是有些太过武断?” “运十降落在机场,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前可从来没有发生过!”张震中一点也不退缩。 “张总,咱们还是先去慰问一下受伤的技术人员,再向机场派出所了解一下情况,如何?”王重强不卑不吭地说道。 张震中把这样的事情往运十项目上扯,就能清楚他目的不存。 即使真的是因为运十,又如何? “我需要你们给交代!否则,麦道公司很可能会中断合同。”张震中冷冷地说道,“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们的大飞机场还能生产什么!” 王重强看着他,笑容没有了,而是平静地说道,“张总,如果你觉得我们不适合合作,可以向沪市政府,民航总局等部门提出。毕竟我们只是下面的基层管理单位,只有执行权,没有发言权。” 听到王重强这样的回答,张震中也是愣了一下。 难道因为运十直接在民航机场出现,这些中国官员就认为运十已经可以直接执行民航飞行任务了? 否者,他们哪里来的底气? 之所以直接先找王重强,就是因为他是执行单位的主管部门,通过他向着治安主管部门施压,而不由自己出面。 可现在王重强的态度,截然相反。 只能跟着王重强先去医院。 “boss,你可得为我们做主!那架运十降落在机场,我们不过是说了几句这种飞机性能不行,安全性无法保障,就被一群中国人揍了,中国没法待了,太危险,我要回美国……”一见到张震中来,全身缠得如同木乃伊的卡尔就委屈地说道。 “卡尔,你放心,公司一定会为你们讨回公道的!”张震中冷冷地说道,随后对胖子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我全身都疼,估计活不了了……”胖子哭着说道。 王重强见这情况,皱起了眉头。 随后把旁边的主治医生拉到外面走廊上问情况。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碍,身上就是有些皮外伤,不需要住院。”医生无奈地说道。 王重强瞪大了眼,“那给他们裹得这么严实,也不怕起痱子?” “他们要求这样,说是在美国就是这样治疗的,他们非得要求这样;还说我们医疗条件太差,需要转到美国的医院去治疗,这让我们也很为难,为了安抚他们的情绪,只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医生脸上更是无奈。 涉及到外国人,谁都害怕引起外交纠纷。 国内跟国际上一流的技术差距很大,很多检测仪器都没有。 “王八蛋!”王重强听到,气不打一处来,爆出了粗口。 有预谋的! “王局长,我的人这样了,如果没有解释,我会上报公司总部。”张震中出来,看着王重强,满脸愤怒。 “还是先问问派出所的同志吧。”王重强没有理会。 派出所在这边的只是几名普通公安。 “根据目击证人说的,是他们跟陈宇东因为运十先吵起来,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动手了……”带队的老公安说道。“现在剩下的人,都说是陈宇东先动手,也有人说是麦道的人先动手……” “胡说!我的人都是老实本分的技术人员,怎么可能动手?公安同志,你知道你的话会带来什么严重后果吗?”张震中打断了公安的话,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先生,我们只是阐述事实。现在还有人没有抓到。另外吧,我们还等着给美国的同志作笔录……”老公安平静地说道,“事情争相如何,需要调查才知道。” “你……”张震中没想到,自己碰了一鼻子灰,“你们领导呢?” “如果您问这里,我是带队的负责人。如果问我的领导,正在所里审问被抓起来的人。毕竟这涉及到美国来的国际友人,处理起来,就比较复杂了……”老公安的话,不急不缓。“毕竟我们需要有充足的证据才能移交法院不是。” 张震中碰了个软钉子。 “怎么了?老谢,不是让你们询问国际友人事件经过?怎么到现在都没有结果?”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 “所长。”老公安看到来的所长,打了声招呼。 “哟喂,这不是那黄皮香蕉人嘛!”谢凯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碰到张震中这货。“您这身体不好?应该回美国去治疗啊,国内医疗条件太差了……” 谢凯一来就攻击张震中,廖卓林苦笑不已。 不过他看到王重强,这家伙正皱着眉头打量谢凯。 张震中脸色铁青,他也没想到,这里会遇到谢凯,“你居然还敢出现!当初你们偷走大飞机厂的设备跟生产线,还有一些技术资料,严重滞后我们在中国生产飞机的进度……” “你这人真搞笑。什么偷走?你搞明白没有?运十项目归了我们,上级主管部门不仅是给项目,项目相关的一切都是属于我们!甚至厂房什么的,都应该是我们的!”谢凯冷冷地说道。“我这没空跟你扯淡,那谁,医生呢?我们的人被打得受了内伤……” “对,人在派出所里面昏迷了,得赶紧抢救。”所长也开口了。 “请放心,已经送急症室了!”医生回答。 “事情是你指使的?”张震中知道,这小子出现,事情就变得有些不可控制了。 之前被他们弄走了生产设备跟设计资料,他追到了火车站,都没能留下。 那些荷枪实弹的军人就告诉他,这小子背后是中国军方。 “我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指示的?你们美国人不是讲法律么?没有证据,就可以随便毁谤他人?”谢凯一脸鄙视地说道,“瞧你这么大的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难道不知道,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 “我不跟你在这里逞口舌之利!”张震中觉得,自己跟一个小孩子斗嘴,太掉价了。 “王科长,麻烦您过来瞧瞧,是不是那两个老外动手打的您,别怕,这是在咱们国内,老外再嚣张,都得为他们的错误而受到惩罚!”谢凯对着后面一个额头上帮着纱布,手臂掉在脖子上的干瘦老头喊道。 “你们要干什么?”张震中怒了,“王局长,这就是你们中国人处理事情的态度?” “张总,这个不归我们管啊。”王重强在一边看着热闹。 有些羡慕谢凯,这种话,他们没法说。 “姓张的,你们麦道的人在我们中国很霸道啊。我们运十飞机不过是在机场降落,他们就不准我们国人夸赞,谁夸赞,就揍谁。这位,可是我们政府工作人员,仅仅是说了两句运十的好话,飞机再差,也是我们国内自己设计制造的,就被你们的人给打得头破血流……”谢凯冷冷地说道。 现在这年头,很多人都怕外国人,谢凯不怕。 张震中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更加难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