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7 这里是中国(49/100) - 重生军工子弟

617 这里是中国(49/100)

“我说,那谁,你们是瞧着运十不爽吧?是不是因为你们麦道的飞机还没组装起来,我们的运十就在满世界乱窜,担心抢你们的订单?”谢凯咧嘴笑着,“你们不是强大的美国公司么?会担心我们一家没有技术经验的中国公司?” “谁担心你们?就凭你们那飞机,够资格跟我们竞争?”张震中一脸鄙视。 真的担忧,也不会承认不是? 要是不担忧,会用这样的手段。 张震中也知道,借着这样的机会,把火往运十项目上面烧,也不是容易的。 但是他知道,运十现在只是一家单位的项目。 中国政府为了跟他们的合作,得到成熟的飞机生产技术跟生产线,很有可能会同意他的要求。 “张总,要不,咱们先离开?”王重强心中解气,却不能让事情继续下去。 眼前的年轻人,他听说过,不了解。 这不代表他就可以不闻不问。 “你这位小同志,张总是可是麦道公司的总裁,说话不知道分寸,你知道这些话会带来什么严重后果?”王重强板着脸,希望谢凯见好就收。 哪知道谢凯根本不领情,对着王重强问道,“领导,他是不是承诺可以让您出国考察,可以送子女到美国留学?”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王重强顿时怒了!“麦道的同志可是为了帮助我们发展飞机制造技术!” 这小子不识好人心啊。 “是么?反正当初老廖那阵子,这黄皮香蕉人就做过这些承诺。可惜啊,老廖这人吃不来面包黄油……”谢凯指着旁边的廖卓林说道。 王重强被气得心脏病都要发作了。 张震中开始就见着廖卓林,这会儿被提起这事情,脸色阴沉,“你会为你的话付出代价!王局长,咱们走吧!” 之前王重强喊他走,他不愿意走,这会儿迫不及待想要离开。 再下去,谁知道这小子还会说出什么? 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旦被说出来,即使没影的事儿,也会让事情出现一些意外。 “姓张的,这里是中国。你那些小算盘,不行!想借着这样的小事儿搞死运十,你也太高看自己的影响力了!你指使人动手,你以为没人知道?那小子跑不了!除非现在已经送往美国了……”在张震中即将跟自己擦肩而过的时候,谢凯开口说道。 张震中脸色更加阴沉,“你最好是做好了对你话负责的准备!” 冷冷丢下这样一句,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王重强不由多看了几眼谢凯,最后看着廖卓林,见他意味声长的笑容,也不由加快了脚步。 “你这次可是把人给得罪死了!”廖卓林也没想到,谢凯会当众跟张震中闹腾。“这种行为太幼稚,而且你得对你的话负责。” “负责啥?”谢凯咧嘴笑着,“打草惊蛇,不打草,蛇怎么会钻出来呢?躲在暗处的蛇,才让人担心。” “你可把我坑了,我可没有给你说那些。”廖卓林苦笑。 谢凯分明是把事情闹大。 “坑你啥了?再说了,你都不是体制内的官员,现在给我妈打工……”谢凯一脸天真无暇的笑容。“我也没想到这孙子会在这里。不过正好,他们最好是借着这个机会终止合作。” “你想得倒美。他们处心积虑,麦道现在面临波音跟空中客车的竞争,好不容易拿下了中国市场,自然不会就这样放手。上面的领导为什么对运十项目不闻不问?因为有着这个项目,麦道的人,永远不可能如同一开始那样漫天要价!之前的运十,被他们贬的一文不值,加上很多技术问题无法解决……”廖卓林原来负责运十项目,也负责跟麦道的技术引进谈判。 对于内情知道的非常清楚。 麦道进入中国,一方面是因为运十确实没有办法投入生产,几百小时的飞行的寿命,造成的成本,谁都承受不住。 另外一方面就是国内市场对于大飞机的需求。 “他们除了用终止合作为要挟手段,还能如何?我们要是找到了人,到时候看他们还横。”谢凯冷笑着。 国外这些公司都是一样的尿性。 为了利润才来,非得冠冕堂皇,说是为了帮助中国发展技术。 谢凯阻止不了麦道进入中国,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运十项目一直延续下来。 “没看着只是一个工业局的主管领导过来?要是以前,更高的领导估计都来了……” “还是去问问医生,他们的人情况吧。但愿你能把那几个人找到。”廖卓林说道,“不然严所长他们也不好交代。” 一边的严所长笑着摇头,“只要找到人,就没事儿。这些人也想得出来,就想借着这样的事情来搞运十,有那么容易?上级领导只是交代严查,如果是美国人动的手,也不姑息……” 让人没想到的是,郑权跟严所长认识,严所长是郑权一个朋友非常铁的哥们儿,在听说了美国人想要借着这事情搞事的时候,就由着谢凯耍无奈。 只要人不放走,就没事儿了。 陈宇东在派出所装受了内伤,那个内地某市招商局的科长也被包扎得受了重伤,本来是绝对不允许的,可严所长听到手下人汇报,美国佬明明没有什么伤,非得让包扎严实,闹腾着要回美国治疗什么的,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简直无法无天了,中国人的素质太差了!”张震中一出医院,就一脸鄙视。 王重强听着这话,顿时不爽。 虽然他无缘无故地也被谢凯给挖苦了,但是听到张震中的话,顿时开口,“张总,您父母可也是中国人啊。” 张震中正想回答说就因为这样,所以才移民,想到如果王重强不满,会影响到麦道在中国的生产进度,最终低头不说话了。 谢凯的出现,是张震中没有想到的。 这小子的身份很神秘,张震中一直都没有查到,现在冒头,不由有了不好的预感。 “张总,咱们是回工业局还是去?”王重强也没多说。 “我先回去!我希望你向上级汇报此事,我们的人不能无缘无故地挨打!”张震中丢下一句话,便坐上自己的车走了。 王重强看着张震中离去的背影,一脸鄙视,“那小子叫你黄皮香蕉人真没错。披着中国人的皮,却不认可自己的祖宗!” 对于张震中,王重强是非常瞧不上。 瞧不上归瞧不上,可双方合作还得继续,毕竟涉及到大飞机,投资庞大,对于国家航空系统意义重大。 “让那些人赶紧离开沪市!”张震中在车上,就对着等在里面的手下说道,“怎么办事的?那小子一直查不到在什么单位,现在突然冒出来,也没有任何消息。” “boss,这事情……”手下皱着眉头,“我们这是在中国。” “我知道!这不是你们办事不利的理由。一旦他们找到了人,到时候,不仅我们目的无法达成,就连我们都很可能闹个灰头土脸!”张震中冷脸说道。“为什么不安排周密一点?”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哥,你说那美国人,会按照他的承诺给咱们钱,并且把咱们送到美国?”距离机场十几公里的一个弄堂深处的房间,几名年轻人围坐在一起抽烟,其中一人问着为首的。 “给钱就行了,去啥去。去了,你会说美国话?只要拿到钱,咱们就南下当老板去。”另外一人说道。 为首的年轻人只是沉默地抽烟。 “哥,想什么呢?咱们这可是发财了。”开始说话的年轻人见老大沉默,问道。 “我在琢磨,这些美国人想要干什么。”老大一脸沉思。 “管他干什么呢!只要给钱就行了。再说了,美国人在机场,本来就犯了众怒,咱们不动手,估计他们也会先动手……” “嘭嘭嘭……”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几人顿时紧张起来。 “猴子,去看看。”带头的年轻人向着一名瘦弱的年轻人示意。 “谁啊。”猴子对着门外问道。 “强子在不?”门外传来了一道陌生的声音。 猴子向着老大看去。 老大就是强子。 “开门。”知道自己住在这里,都是认识的人。 门刚一打开,就涌进来一群人,“强子,机场里面的事情,是你的干的?” “不是!”强子一看来人,急忙矢口否认,“旺哥,我都没有去过机场。” “去没去过自己清楚!现在整个沪市做我们这生意的人都在找你们……”进来的一名中年汉子冷冷地说道,也就是强子口中的旺哥,“跟我走,向那边的人把事情交代了,还有挽回的机会,否则……” “不会吧?”强子愣了,“美国人可是雇佣我们揍美国人的!” “美国人要搞事儿!”旺哥冷冷地说道,“什么活你都敢接,你这是嫌命长!” 强子知道,旺哥不会开玩笑,而且亲自带人来找自己,事情严重了。 “旺哥,究竟怎么回事?”强子着急地问道。 得罪美国人,大不了躲了就是。 可强子他们代表的,是整个沪市甚至是南方特区都没法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