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 是时候算运十下马的账了 - 重生军工子弟

619 是时候算运十下马的账了

张震中等人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现在时间这么短,中国下马的运十项目就已经让他们觉得不安,受到严重威胁,再给几年时间,让中国发展,会如何? 运十本来是中国本土项目,任何政府再怎么样,都不可能放弃对本国这些关系到整个工业体系的重点核心项目的支持。 “中方对于运十项目具体情况,一点都不透露。甚至我们连运十的进度也都掌握不了。”劳拉说道,“他们政府的目的,咱们都知道。” “那个项目转为了军用。他们民航总局都管不到,一旦条件成熟,军机转民用,只要各种技术条件达标,安全条件达到,就能获得适航许可证……”张震中看着几名手下,大部分都没有把中国的运十当成威胁。 他能理解。 毕竟,在美国媒体的宣传中,中国人还是拖着长长的辫子,扛着烟枪,孱弱无比。 工业更是落后,枪炮都还是使用的几十年前的技术。 航空领域落后,没有战略轰炸机,战斗机的作战半径也小,导弹射程不够远;陆军装备,坦克都是苏联五十年代使用的老东西,装甲车什么的更是靶子;海军更加不说了,现在担当主力的都是几艘吨位不大,性能落后,美国海军航母跟神盾舰都铺满太平洋,中国连艘导弹护卫舰都还没有搞出来…… 老毛子已经落后的图-22m逆火轰炸机,米格-25战机,中国都没有战机可以抗衡。 对中国有着深厚了解的张震中,加上到了中国之后了解到的情况,都让他知道,外面了解的中国都是不真实的。 好东西要藏着。 中国传统习惯都是财不露白,各种好东西,能藏多久藏多久,等到关键时刻拿出来当杀手锏。 五十年代抗美援朝,中国是真的没有什么武器装备。 六七十年代抗美援越,中国能提供的东西就变得多了…… “大家必须重视运十对我们的威胁,必须不惜代价,想尽千方百计都把运十搞死!”张震中冷冷地说道。 “要把运十搞死?”谢凯看着眼前这名叫汉密尔顿的美国人,一脸诧异,“他们如何把运十搞死?” 他没有想到,机场最先动手的那伙年轻人这么快就找到了。 更没有想到的是,居然还附带送来了惊喜,把指示他们的美国人也抓了过来。 一开始,美国佬很强硬,态度恶劣,要求见律师,要求按照美国的法律来什么的,结果被揍了一顿,顿时就老实了。 谢凯看到这货,已经被旺哥等人给揍得鼻青脸肿。 一问,什么都老实地交代了。 “我们老板认为,如果因为运十而打架,完全可以借着你们中国人攻击外宾的理由而对贵国政府施压,从而让整个中国对运十进行封锁……”汉密尔顿老实地交代了。 他已经清楚地认识到,这里是中国,不是美国。 即使在美国,进了警察局还好说,如果是遇到cia或者fbi,手段只会比中国人的手段更加激烈。 “张震中平时是不是安排了很多人打听关于运十项目的情况?”谢凯问道。 汉密尔顿沉默了。 “那谁,旺哥,这货不肯交代啊。”谢凯对着一边的旺哥说道。 旺哥为了苏联的业务,也是拼了,“凯哥,哪些手段不能用的?” “……”谢凯有些无语。 这货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不良狱卒啊。 好像有很多折磨人的手段可以用。 “只要人不死,把他掌握的所有东西都给掏出来!尤其是需要找到张震中收集关于运十飞机项目进度以及相关设备配套的证据。”谢凯说道。 旺哥咧嘴笑着,“明白,凯哥请放心,绝对连他几岁尿床都给掏出来。” 谢凯不置可否。 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完全是意外的惊喜。 运十现在可是属于军方的项目,而且还是重点项目。 张震中找人打听运十的项目进度,完全是给谢凯送上了攻击的理由。 “跟我玩?老子非得玩死他不可!他永远都想不到,运十从一个民品业务变成了军品业务吧!”谢凯冷笑着说道。 也不管旺哥如何去审美国人。 这货并不是什么专业的间谍,加上有着弃暗投明的强子等人,一切事情都好办得多了。 等旺哥审查美国人,谢凯则是找到电话,拨通了龙耀华的电话,当即把情况介绍了一下,说是美国人借着到中国出差工作的机会刺探中国军事机密,这样一来,事情瞬间就被升级了。 “借着这样的机会,很难把那货从中国赶出去。”对于谢凯的手段,廖卓林也算是见识到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平时谢凯只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年轻人,而这时候却表现出如此高的攻击力。 当初如果他跟美国人合作,这小子会如何收拾他? 这个念头刚升起,就被他给打消了。 毕竟,他跟谢凯是一条船上的人,这种可能是没有的。 “谢凯?”很快,一辆黑色的尼桑停在了谢凯等人所在的宾馆门口。 谢凯亲自在门口等着。 “田丰?”谢凯问道。 “对,上级命令我们过来协助你……”田丰点了点头,对于谢凯的年龄,他很惊讶,但是什么都没有说。 作为军方情报部门的某个区域负责人,在这里出现了国际间谍,事情就变得棘手起来。 田丰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两个国家两个项目的明争暗斗。 “其实协助谈不上,只是人抓到了,我们这边不一定有你们那样专业,我需要从他口中掏出情报。”谢凯一边说,一边带着田丰向着里面走去。 田丰还没进房间,就听到里面的惨叫声。 旺哥亲自动手,这货居然从腰上抽出了皮带,打得体型魁梧的美国人皮开肉绽。 “这可是美国人,要是传出去了……”田丰完全没有想到,谢凯他们居然能如此干。 谢凯看着他,“田哥,是国际关系重要,还是国防战略安全更重要?” 田丰愣了。 “他们在刺探我们的军事机密。之前已经交代了一些,甚至在中国发展了一批下线,沪市这边,虽然军事工业不多,但是整个工业基础,在全国范围内,都算是不差的。” 田丰看着谢凯,想起了上级的交代,告诉他,不管谢凯要干什么,他们只需要配合,只需要帮着擦屁股收尾就行了。 “凯哥,别把人搞死了。到时候不好交代。”田丰声音有些干涩。 “死不了,活着的作用,比死了更大。”谢凯说道,“即使死了,也没有什么,黄浦江不介意多一具尸体。估计黄浦江的鱼,还没有吃过美国人,不知道美国人的味道如何。” 田丰嘴角动了动,最终什么话都没有说。 “旺哥,如何了?”谢凯看着被绑着皮开肉绽的汉密尔顿问道。 “这狗日的嘴可硬了,根本就不说。”旺哥手膀子都抽痛了,“凯哥,您再给我二十分钟……” “不用了。交给田哥他们。田哥,我有个建议,可以让人去外面找一窝蚂蚁什么的,在他脚心等地涂抹一层蜂蜜……”谢凯也不知道办法有用没有。 反正以前在网上跟中都看到这样的实例,说是连那些受过反间谍培训的雇佣兵的口都能打开。 “别啊,凯哥,我正准备试试满清十大酷刑呢。”旺哥有点心不甘。 “身体上的伤痛,不行,最好得是精神上。”谢凯说道。 把人交给田丰,“田哥,后面什么情况,我不管,但是在明天天亮之前,我需要得到我想要的消息。他既然是张震中身边的人,肯定对于张震中跟那些官员之间有勾结,都是有数的……” 谢凯说完,就出去了。 田丰突然有些后悔接了这个任务了。 谢凯说的平静,但是他的态度已经表明,要把这事情弄大。 “你不怕引起震动?”对于运十项目下马,田丰知道一点情况。 反正这个国家项目被下马,如果说没有人从中作梗,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那些事儿咱们管不着,关于额外的,我就不问,您上报上级就行了。这样大家都好,对吧?”谢凯问着田丰。 田丰点头,随后让他的人接手审讯工作。 “你小子,真是不怕事情闹大到最后无法收场啊。”看着谢凯,廖卓林不知道说什么,“运十下马已经这么多年了。” “不管怎么说,当初这个项目下马,肯定是有人胡乱向上级做了虚假汇报。要不然,不至于如此。”谢凯没多说这事儿。 廖卓林作为当年工业局主管的领导,自然清楚一些内情。 中方跟麦道谈判了好几年,也有一些干部出国考察。 甚至当初张震中还给廖卓林说,他可以安排廖卓林出国考察,可以安排廖卓林的子女出国留学…… 这里面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他们不惹我,懒得理他。但是那孙子见不得运十好,所以现在这点事儿就想把运十搞死,没有人配合,可能?当年没算账,不代表就不算账了。”谢凯冷冷地说道,“任何人,只要阻挡国家工业进步,他就是整个国家的罪人,民族的罪人!多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是时候算账了,不然晚了,算账都没有什么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