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2 谢凯要打假 - 重生军工子弟

622 谢凯要打假

一开始,谢凯的目的就是这,柳旭知道。 “牛仔服,毕竟只是适合普通人穿,一个老板总不能穿着这去谈判不是?”谢凯继续说道。 他的话,让大家都觉得是这样。 正式的商业谈判中,都是穿着西装打着领导,毕竟老外们都是这样干的。 “就连我们的干部跟外商谈判,也都是穿着西装……如果我们能设计出符合民族特色,有着我们自己文化元素的正式服装……”一名区域经理的眼睛亮了起来。 这将会有着非常大的市场。 “要不我们干脆就生产西装得了。”又一人说道,“这样一来,市场接受力度将会大很多,成本跟宣传投入,都会少很多。” 柳旭现在反而不说话了。 谢凯说的这些,让她在反思自己的战略。 服装厂的发展,到现在,可以说都是因为机缘巧合,一开始卖积压的工作服捞了一笔,随后在柳旭都不知道怎么继续开展工作,继续生产工作服,还是生产别的,市场情况都没有了解清楚,谢凯则是说开始搞牛仔服跟羽绒服。 这两种产品都火了。 仅仅一年多的时间,羽绒服跟牛仔服就带来了上亿的销售额,在全中国,都是独一份。 这不是靠着数量,而是质量跟市场先机带来的。 现在竞争者跟模仿者出现,牛仔服跟羽绒服的市场订单依然无法生产完成,柳旭却也看到了订单的减少。只有进军国际市场,才能解决这些问题。 国内可以仿制冒充,国外没有那么容易。 要不然,她也不会如此迫切。 进军国际市场的风险很大,谢凯把一切又说得非常明显。 还好,柳旭是一个可以听进去建议的人。 “国内市场我们需要深耕,国际市场需要逐渐开拓。在这方面,我觉得我们可以改变一下现在的销售模式,目前到现在为止,不管是牛仔服还是羽绒服,我们都是走的传统渠道,由下一级批发商往下分销……”目前全时间几乎都是这种模式。 在网络时代尚未来临,传统的销售渠道是绝大多数轻工业产品的销售模式。 “如何销售?”廖卓林问道。 “在全国主要大城市,建立我们自己的直营店。”谢凯说道,“统一装修风格,统一培养销售人员。” “要是这样,仅仅开店的成本,都无法承受。”柳旭摇头说道,“之前大家就讨论过。” “大家讨论的是全部都是由我们建立,对吧?”谢凯问道,不少人点头,“那样的话,成本确实非常高。如果我们只在全国各省的首都建立直营的旗舰店,每个省会城市只有一家,向全社会招募加盟商。如此一来,就能通过销售渠道来控制假冒伪劣产品的出现!” “这样并不能杜绝,那些加盟商也可能会为了更高的利润去寻求假冒伪劣产品,这将会让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更加严重突出。”一名销售人员摇头说道,“之前我们都考虑过这样的方式,做过认真的分析。” 谢凯看着他们,廖卓林点了点头,告诉他事实就是如此,这就让谢凯有些尴尬了。 他把大家想得太差了一些。 “在加盟的时候,就要求他们交付一笔押金,一旦出现问题,永远取消经营权,不仅没收押金,同时向法院起诉……另外,我们的销售人员,在了解市场的同时,调查那些假冒伪劣产品的生产厂家。一旦被找到了,就向工商税务举报……”对于目前国内这种情况,谢凯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山寨,是很多小厂生存的根本。 要想扶持一个国产品牌,并且进入世界市场,在中国,需要的成本确实非常高。 “这方法效果是好,可成本……”廖卓林苦笑着说道。 谢凯的手笔比他们大,不是因为谢凯比他们更懂,而是舍得下血本。 “成本不是问题,只要品牌打造出来,这些成本都能回收回来的。”谢凯说道,“不能因为成本高,我们就随波逐流。要想长远发展,质量是关键,品牌更重要。”对于品牌的重视程度,全国估计都找不到太多人有谢凯这么清晰。 “柳总,您这?”廖卓林询问柳旭。 柳旭如果非得坚持,谢凯这些也是白搭。 “先这样吧。”柳旭揉了揉额头。 管理一家企业,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妈,我反对您的建议,你这没有意见吧?”晚上吃饭时,谢凯单独跟母亲一起。 柳旭情绪有些低落,看着谢凯,努力挤出笑容,“有意见如何?不过你说的是对的。我也没有想到,管理一家企业会这么困难。” “您可以直接请职业经理人。就像凯盛现在这样,不是也挺好的?”谢凯还是希望老娘回去陪着老爹。 老娘不适合搞企业。 有些事儿,太过理想化。 市场竞争,都是惨烈的。 “可惜这不是军工单位,要不然,就容易多了。”柳旭抱怨着,转移了谢凯的话题。 她绝对不会同意请职业经理人的,一年的工资成本太高了。 谢凯也没有强求,只是笑着摇头,“军工单位更难管理,要考虑技术基础,考虑未来发展,考虑经费来源,考虑技术成果对于国防是否有用等等。” “我就这样一说。”柳旭瞪了儿子一眼。 母子两吃完饭,刚回到旁边的宾馆,廖卓林就找了过来,“你开始提出成立一个监督机构,虽然大家没有明确反对,可事实这个非常困难,全国范围这样大,即使找到了那些假冒伪劣的小作坊,他们违法成本又不高,即使被没收了,也可以很快又重新开始……” “国家在这方面的法律法规已经开始逐渐健全,而且工商管理部门也在对这些加大打击力度。所以,我们才有机会如此……”谢凯说道。 廖卓林摇头,“工商部门人员并不多,而且都有着固定的管辖范围,很多时候等到他们查处的时候,人家又跑了。” “公司成立这样的机构,并不合适。”柳旭也点头表示赞成廖卓林的说法。 “那我们就申请成立一家专门打假的公司呗。这家公司专门帮助客户调查那些侵权的公司,收集假冒伪劣产品生产厂商犯罪的证据。转移给工商部门,这样一来,就很容易解决了……”谢凯说道,“那些公司只需要付出一定的经费,就能解决……” 谢凯想到404单位有不少人还没有安排工作呢。 虽然这些人并不是很合适干这样的事情,但是专门用来在目前的长三角,珠三角区域收集假冒伪劣产品生产单位的违法证据,还是可以的。 基地的人,思想素质过硬,值得信任。 “这样能行?”廖卓林问道。 谢凯点了点头,“其实服装类型的还不严重,最严重的就是那些电子产品等,这一块,市场很大。很多国有企业的产品质量好,最终被假冒伪劣产品给坑破产……” 知识产权方面,国家同样在摸着石头过河。 以前的时代,一切都是由集体单位按照计划进行生产,大家技术跟产品设计等都是公用的,不涉及这些方面。随着改革开放,与世界市场接轨,中国要想加入to,就必须得重视知识产权方面。 1978年,中国成立了商标局。 1980年,中国成立专利局,并且在当年加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成为第90个成员国。 1982年,中国商标法颁布实施;1984年,专利法颁布实施。 到了现在,虽然还没有几十年之后那样完善,但是法律体系,行政管理跟执法体系都已经逐步建立,合理合法地保护企业的利益,这些都是各个机构欢迎的,将会减轻他们很多的工作压力。 “这个应该不好操作。还不如我们自己的销售人员去调查这些。”柳旭皱着眉头说道,“这些小单位实在是太多了。” 打击的成本,甚至会高于他们损失。 可不打击,又没法,将来会有更多的人学习。 “还是好操作的,一些大的单位,我们可以谋求他们成为代工单位!毕竟我们的服装厂跟国内很多百货大楼都有业务往来不是?”谢凯说道,“如果他们不合作,那么,就杀鸡儆猴。收集证据,在法院起诉,然后全国的报纸上公开宣传报道……” 现在国内电视市场火爆,大家了解新闻还是通过报纸。 “这方面的主管部门会同意?”廖卓林问道。“这可是非常麻烦的。” “廖总,您这就不懂了吧,工商部门等对于很多违法者都头痛,即使查封了,像我妈说的,换个地方,找几个人,不需要花多少钱,又可以开始……目前,国内没有大肆报道任何一件企业维护自己权益的官司吧?”谢凯问着廖卓林。 廖卓林看着谢凯似笑非笑的眼神,一下子就明白谢凯的目的了。 “这是好事情。对于全国来说,都是好事,虽然商标法案等都实施几年了……” 工商部门绝对会支持他们起诉违法的单位。 “自己还在仿制别国的先进技术,然后干这样的事儿,合适么?”柳旭问着谢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