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 暴发户让谢凯跟他混 - 重生军工子弟

624 暴发户让谢凯跟他混

“你当你妈是什么人?当初你大姨而二姨还有大舅偷偷干这事儿,我想着能帮一把是一把。加上市场上本来就有了仿制我们的品牌。这其实对我们的品牌也是好事……”柳旭说道。 谢凯不知道说什么好。 服装厂到现在成立一年多的时间,去年推出的牛仔服跟羽绒服卖得很火,市场行情好。 短短几个月,就出现了仿制产品。 最开始仿制的,就是柳旭的兄弟姐妹,当初回去,柳旭得意,把服装厂的事情给说了,柳旭想着都是自家亲人,就没管了…… “妈,这事儿,我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咱们跟基地是合作关系,股权的事情,本来就没法公开!”谢凯严肃地说道。“我之所以不愿意回外婆家,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他们太过势利!” 一说到两个姨妈,谢凯就是火大,大舅跟他们是一伙的。 “他们不会老老实实地按照你的想法生产,有机会,绝对会弄更多的产品到市场上。这样一来,就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事情。最终,咱们的服装厂会因为成本太高,价格太高,甚至他们直接使用我们品牌生产劣质服装而倒闭。”谢凯严肃地说道。 “没有你想得那么严重。”柳旭看着儿子,“他们虽然势利,绝对不会这么干。” 谢凯沉默。 当初为了外婆的房子,他们就争得厉害。 在金钱面前,不可能老老实实的。 “要不,你先见见他们?这里到外婆家,也要不了多久。”柳旭也清楚后果。“你这来上海了无数次,都没去看过外婆,亏得她一直担心你,我又不敢说你的情况。” 这一切,都是儿子弄出来的,她担心谢凯不同意,所以才没有给谢凯说。 说到外婆,谢凯有些晃神。 老太太确实是疼他的,要不然,当年知道他过得不好,最终在遗嘱中把房子留给了谢凯,搞得两个姨妈跟大舅在老人的灵堂前闹腾,谢凯自己放弃了房子才作罢。 他怕见到外婆。 更不想见到势利的姨妈跟大舅,否者不可能只找小舅。 谢凯点了点头,母亲打电话给酒店前台,让他们帮忙安排一辆车。 酒店找的车,是一辆红色桑塔纳的出租车。 “师傅,这车是沪市生产的?”谢凯问着司机。 司机一脸自豪地说道,“当然了!这可是我们沪市汽车厂生产的小轿车,这车坐着很有档次吧?这比起之前那种黄大发出租车强了太多了。” 谢凯笑了笑,没有说话。 这年头,有小轿车,就是面子。 司机口中的黄大发,是两年前津汽与日本大发汽车达成合作协议,引进hijet 850生产技术在国内生产的微型面包车,在很多城市里面,都是这种微型面包车承担着出租车的功能。 红色夏利还没有引进。 黄大发刚出来就引起国内各界的购买热潮,这玩意儿又可以载人又可以拉货,于是乎,价格从最初的2.8万不断涨价…… “进口车价格高,一般人买不,也买不起;黄大华档次低了一些……咱们沪市自己能造小轿车,而且价格还不高……”司机很自豪。 好像这车是他们造的一样。 谢凯则是思索着,目前国内汽车工业已经开始起步,特别是合资汽车,之前就谋划着想要在这里面插一脚,奈何郑宇成等人一门心思搞军品。 老方他们对于投资汽车也不感兴趣,不能让汽车工业这块大蛋糕被合资企业跟进口汽车给吃了啊。 柳旭以为谢凯是考虑着见外婆等人的事儿,倒也没有打扰。 她自己同样也担心,谢凯如果跟娘家人冲突起来,怎么办。 她自己的姐妹,自己心中有数,原本跟谢建国结婚,进入了军工单位,姐妹们根本就瞧不起,特别前几年带着谢凯到沪市的场景,历历在目…… 车子停在一座有些历史的小院子前面。 这是当初外公单位分的房子,即使外公去世了好些年,单位也没有收回去,毕竟外婆还在。 几个姨妈跟大舅平时都是住在家里。 谢凯看着这座小院子,各种记忆纷纷浮上来。 “咱们是不是走错了?里面好像没人……”谢凯没有听到院子里面的声音。 柳旭推开门,房间里面电灯都没开,对着里面喊道,“妈,我回来了。” 没有声音。 “不会是出门了吧?”谢凯没来由地松了口气,他不想面对姨妈跟大舅他们。 “不会,你外婆腿不方便。”柳旭进去,熟门熟路地拉开了灯。 “天亮了?”房间里面亮了起来,一个头发花白,坐在沙发上的老太婆突然睁开了眼。 “妈,老大她们呢?”柳旭语气有些愤怒地问道。 “还没回来呢!三儿?”老太太的眼神有些不利索,看着柳旭疑惑地问道,见柳旭没搭话,老太太摇了摇头,“看我这记性,三儿在搞国防呢,怎么可能回来……” “外婆这……”谢凯皱着眉头,老太太虽然身体不好,可是高寿。 之前根本就没有出现老年痴呆的症状。 “妈,谢凯来看您了。”柳旭忍着眼泪,对着老太太说道。 “谢凯?”老太太扭头看了一眼谢凯,随后一脸厉色,“老二,你不用动心思!这房子我给瘦猴儿留着娶媳妇儿的,虽然不知道他在哪里……” 谢凯的眼泪,顿时就止不住地流下来了。 “外婆,我是谢凯,瘦猴儿。”谢凯忍着泪,走上前,去旁边坐着,抓起老太太如同桑树皮的手,轻声地说道。 那外号,也就外婆叫他。 第一次回家,是74年,基地供应不好,母亲带着六岁的她回了娘家,外婆看着干瘦的他就哭,说是孩子早就该送回来她们养着。 毕竟当时外公还在,各种供应都充足。 老太太看着他,却摇了摇头,“你不是瘦猴儿,虽然他也该有这么大了……老二,你当我老糊涂了?找个孩子冒充他,想要我签字,想都不要想!” “妈,这……”谢凯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之前老娘说,老太太除了身体不好,挺不错啊。 “房子要拆迁了。”柳旭咬牙说道,“你陪着外婆,她还没吃饭……” 谢凯点了点头。 “外婆,您放心,我不要房子……”谢凯说道。“我们那里分房子,单位还给发媳妇儿呢!” “你真是瘦猴儿?你不是该上学?”老太太听到这话,看着谢凯,眼睛里面却并没有什么神采,“国家有些单位是发媳妇儿,当年你妈就这样发给你爸了……可这一辈子就见不得天日,出不来了……” 老太太喃喃地说道。 最终,谢凯啥都不敢再说。 他已经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柳旭给老太太煮了两个荷包蛋,刚喂两口,就听到“噗~”的一声。 然后老太太就闹腾起来,要求老二给她换裤子。 柳旭伸手一摸,老太太身下的沙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湿了…… “老三,你啥时回来的?怎么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柳旭给老太太收拾好,换好衣服裤子,一个四十多,穿着时尚,短发烫成卷发的女人就出现了。“这是谢凯?都这么大了啊……” “柳玉清,妈是怎么回事?”柳旭问道。 “妈什么怎么回事?”柳玉清眼神的慌乱一闪而逝。 柳旭正要发火,谢凯摇了摇头,“妈,办正事儿吧。” 在柳旭的要求下,柳玉清不得不打电话把家里其他几姊妹喊回来。 电话打了一个小时,人都没有到齐,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周围的人,已经睡了。 “老三,究竟有什么事儿?厂里在加班呢!我不盯着,又得出乱子……”大姨柳玉洁打扮得比二姨跟妖艳。“有啥事儿你让老二通知一声就是了。” “服装厂必须关了。”柳旭不好说,谢凯开口了。 “凭什么?”刚进院子里的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愤怒地说道,“你以为你是谁?看着我们挣钱,你心中不舒服对吧?” 谢凯看着他,丁亚军。 这是曾经欺负谢凯最厉害的货。 谢凯咧嘴一笑,“服装厂这点,我瞧不上。” “别在这里吹牛!你瞧不上,就让外婆把房子给我腾出来啊!我这马上要结婚了。”丁亚军说道,“老太婆一直都说把房子留给你,现在傻了,都还念着……” “亚军!”柳玉清急了,这傻儿子,怎么什么话都说。 “我不管你们如何。服装厂,不准在使用祁连服装公司下属的任何品牌,任何设计,要是再仿造,法律后果,你们自己承担。”谢凯懒得多说。 “谢凯,你这孩子怎么六亲不认,这事儿你妈都没有说话呢。”柳玉洁皱眉看着柳旭,“老三,当初我们可是说了给你股份,你自己不愿意要的!现在你看着我们赚钱了,不平衡了?” “就是,三姨,你们那破厂,能给你多少工资?咱们可以给你更多。”丁亚军说道,“谢凯,别说哥哥发财没有带着你,别去上学了,以后跟着哥哥混,保证你吃香喝辣。你上了学,也不过一个月领几十块的工资,能干什么?一顿饭都吃不起!” 谢凯没有说法,而是看向老娘,“妈,我出去抽支烟。” 他不想看到这些暴发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