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 打上门去收编 - 重生军工子弟

630 打上门去收编

“咱们不可能申请国家外汇分配。”汪贵林提醒谢凯,“实在不行,你就在瑞士银行那边开个私人账户,到时候凯盛的钱,先转移到你的私人账户,然后基地再跟你结算?” 谢凯沉默不语。 这样的结算是没有问题,一旦上面查404的账,为什么单位转移这么多钱到谢凯私人账户上,问题就严重了。有些事情,根本没法说。 “这事情确实对你来说有很大的风险,但是相对来说,比现在这样操作暴露凯盛跟我们关系的可能性更小……”汪贵林也知道后果是什么。 基地给个人账户上转那么多钱,还没法解释。 “汪叔,这事儿我琢磨一下。”谢凯没有直接拒绝。 汪贵林看着谢凯,突然觉得这小子好像一下子成熟了很多。 “说说服装厂的事情吧,我这两天在这边还有点别的事情,能解决,一并解决了。”汪贵林转移了话题。“你有什么想法,一并说说。” 服装厂的事情,说复杂,并不复杂。 却涉及到不少事,尤其是亲情。 更大的影响,是跟全国所有造假的人宣战,后果不可能不小。 “谭哥,你真打算这样干?”毛文峰跟谭林两人在一起探讨着谢凯的背景,无论如何分析,都分析不出谢凯有什么背景,以前没听说过这号人物,“搞这些,危险性虽然不大,利润也低啊。” “不然怎么样?”谭林无奈,“不要系统,危险性就小。利润低点,批量大了,都不是问题。” “他们要这东西,或许手中有控制系统,不如咱们合作搞个数控机床厂?国际上不是对中国禁运吗?完全可以利用关系搞到核心零配件,从国内采购普通零部件……”毛文峰说道,“这样干,国际上也无法指责。国内缺这东西,绝对会大力扶持。” 一席话,说得谭林眼睛亮了起来。 “是一个不错的出路。在国内组装,只要招聘到懂技术的人员……”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还是算了,国内根本找不到人,国外找到人也不可能跟我们到国内。” 谭林最终放弃了这诱人的想法,他找不到这方面技术非常牛的人。 他自己又不懂这个,掌握的有限知识,还是为了卖设备而强行记下来的。 “要不,跟谢凯他们合作?他们应该有懂技术的……”毛文峰不死心。“咱们就搞国内没有的零部件,您跟那边关系不是很铁?” 谭林看着不断建议他搞厂组装数控机床的毛文峰,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谭哥,我没别的意思。这么大的市场缺口,一年如果能卖出上百台,得挣多少钱!”毛文峰确实是看到了这里面的利润。 从国外搞设备,很难。 风险太大。 要是自己能生产,目前的情况下,整个市场将都是他们的。 “这必须得找到几名熟悉数控机床的顶级工程师,但是这在国外都是属于重点监控的对象。或许,可以从牧野找人合作,看看有没有机会建立组装厂……”谭林最终说道,“现在还是想想怎么把钱拿到手吧。” “不是说了,谢凯的凯盛直接支付?”毛文峰不解。 谭林看着毛文峰,叹了口气,怎么找这么个人跟自己合作。 钱没拿到手,始终是不放心的。 谢凯跟汪贵林两人,还在谈关于服装厂的问题。 “我们可以换一种思路。”汪贵林见谢凯发愁,对谢凯说道,“那边的服装厂,最开始成立是为解决家属就业问题。到现在,也是为了解决基地男女比例问题,给广大单身男青年找对象……” 谢凯不知道汪贵林想要说什么,耐心地听着。 “服装厂产量跟不上,既然没法让他们直接关停,为什么我们不直接插手他们的管理,合作。只要占据绝对控股权,事情不就得到了有效的解决?”汪贵林的话,让谢凯觉得豁然开朗起来。 是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个呢? 可一想到姨妈他们的那种嘴脸,有些不情愿起来。 “搞掉他们的厂,又有人找他们合作,怎么解决?不可能一直这样重复,更不可能找人盯着他们。”汪贵林知道谢凯的心思。 谢凯说起柳旭的两个姐姐,情绪极不稳定。 作为过来人,汪贵林如何不清楚? “控制在手中,如何发展,都是我们说了算。甚至少了扩张的投资,效益不好,可以直接出手。这些厂的成本,远不如自己建厂招人的成本高。如同在坦克等方面跟541等单位合作,不用出太多成本,最后大家供应,一起发展。”汪贵林见外面天色已经亮了起来,“你先琢磨琢磨,我睡会儿。” 谢凯点了点头。 汪贵林的建议,是他之前没想过的。 以前的各种事,都是郑宇成拍板,老家伙完全是一个赌徒的心理,不会衡量太多。 管理委员会其他人才是真正的核心支持者。 没有整个管理委员会完善计划,无论是谢凯还是郑宇成,都把整个基地玩不转。 姜还是老的辣。 谢凯一夜没睡,越想越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等汪贵林醒来,他表示认可这样的方式,前提是对方愿意接受意见,交出51%的股权。 这需要很大的魄力。 “设备款你们放心,既然做生意,肯定不会拖欠你们的。我这边有点事情,处理完,你们跟我一起到南边特区一趟,机票钱我负担,到那边就给钱。”谢凯见谭林两人怕自己跑了,主动说了给钱的事情。 “不急,不急。谢总,谭哥考虑着你们需要用车,在这里等着你们呢。”毛文峰急忙解释。 分明是怕谢凯他们就这样跑了。 谢凯也不说破,“还真得感谢两位了。” “咱们这边也应该成立一个办事处,要不然太不方便了。”谢凯对汪贵林说道。 汪贵林不置可否。 大姨他们的服装厂靠近大飞机厂不远,这一点是谢凯没有想到的。 这边是一个新建成没有多久的工业园区,轻钢结构的厂房,园区里还有不少地方在建设着。 “就是这边?”汪贵林问道。 “具体我也不知道,听我妈说了个大概。”谢凯说道,“咱们先等一会儿吧,权哥去那边接我妈了。” 工业园的很大一片区域还在建设,大多数都是几层高的楼房,还没有建设完成,园区周围则是大片的农田。 全国各地,现在到处都是一片热火朝天的建设场景。 工业园区的建设,更是如火如荼。 也不知道这里是政府修建的工业园区还是私人的,规模不小。 “汪主任,您咋来了?”柳旭黑眼圈很重,显然晚上没有睡好。 “有点事情要处理,就过来了,刚好这小子在这边,听说了服装厂的事情,过来看看。”汪贵林笑呵呵地回答。 只睡了两个小时,依然精力充沛。 谢凯问了一番外婆的情况,柳旭说今天才检查,她让廖卓林安排人帮忙张罗。 “兼并他们厂?这不太好吧?”柳旭听到谢凯说汪贵林的建议,有些尴尬。“如果他们不同意……” “收编他们,对他们来说,是个难得的机会。”谢凯说道,“如果不同意,直接找工商部门,然后打官司。” 汪贵林也不说话。 柳旭显然是来过这边,在她的带领下,进入了工业园区。 柳玉清等人的服装厂,到了园区内一个大门口,写着“华美服装厂”几个鎏金大字。 里面好几座轻钢结构的厂房,这规模,让谢凯等人都咂舌不已。 比起他们在基地里的服装厂规模,不知道大了多少。 就连在嘉峪关修建的新厂房,也是不遑多让! “干什么?没看到门口的牌子,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大门口的保安流里流气,看着两辆皇冠到来,不仅没有开门,反而不准他们进入。 “对待谈生意的客户,你们就是这态度?”谢凯突然感觉有些好笑。 难道这边已经有动作了? 确实,在华美服装厂的办公楼里面,一群人正在开会。 “柳旭真的连姐妹情都不顾?真是这样说的?”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问着柳玉清姐妹两。 “我三姨倒没说什么,她儿子说的。”丁亚军说道,“杨叔,那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昨晚上一个电话,就来了两辆皇冠。听说他在国外的声音做得不小……” “亚军,你胡说什么?谢凯那小子,才刚高中毕业呢!”柳玉清急忙阻止儿子。 “皇冠?”中年人皱起了眉头。 这种车,整个沪市都没有几辆,对方来头看来真的不小。 “部长,外面来了两辆皇冠,说是祁连服装厂的上级领导过来……”正在这时,一名穿着保安制服的年轻人对着丁亚军说道。 丁亚军看向杨叔,“要不要把他们赶走?” “他们来得这么快?”柳玉洁也皱起了眉头,“柳老三应该还在医院。杨总,这事情……” 柳玉洁虽然不清楚老三服装厂的来路,但是也知道,那是跟某个国营企业有关系的。 要是硬碰硬,绝对落不了好。 “那就先见见,请他们进来。看看他们要干什么再说。”杨白阁咬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