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 谢凯的非洲暴力讨债方式 - 重生军工子弟

641 谢凯的非洲暴力讨债方式

“一亿三千万美元,三千万美元用于凯盛设计部门扩张跟新游戏开发,剩下一亿美元,准备先期用于非洲那边的建设。”谢凯确定两方最终投资在凯盛的额度后,对柳东盛说道。“所以,一亿美元,得转入我个人账户里面。” “你有个人账户?”柳东盛问道。 谢凯一直都是通过控股凯盛的离岸公司在走账,现在突然说转入他个人账户,柳东盛如何不惊讶? 国内的账户,这笔钱敢转入进去么? “我准备办一个瑞士银行的个人账户。”谢凯说道。“不然以后越来越麻烦。” 随着苏联解体时间越来越近,对于资金的需求,自然是越来越庞大。 国内账户,根本就没法使用。 尤其跟国外还得一直是使用美元账户交易。 “也该整一个了。我都开了个瑞士银行的账户,确实非常不错。”柳东盛点头说道,“我的客户经理正好在香江,要不让他过来一趟?” 谢凯找柳东盛的目的就是如此。 柳东盛现在在外面,又变成了香江户籍,摇身一变,成了港胞。 对于瑞士银行,谢凯的了解,仅限于网络。 反正不管是小说还是电视剧什么的,富豪们都是以瑞士银行来存放自己的财富。 更重要的是,瑞士银行对客户资金,并不问来历,也不问去处,这是谢凯迫切需要的。 全球四分之一私人财富存放在这个国家的银行里面,谢凯没有理由不相信。 花旗跟汇丰两大银行实力其实不差,可花旗是美国人的,谢凯这样的人,绝对会上美国cai的黑名单,以美国政府的尿性,绝对会把谢凯详细资料通过花旗弄出来。 至于不存汇丰,那是谢凯对这家银行的兴趣没有对瑞士银行那样大,他总觉得,瑞士银行这几十年内,没有被各国政府施压,扛不住压力公布一些客户资料前,瑞士银行还是可靠的。 要不然,全世界的富人,雇佣兵啥的不会都把钱存在瑞士银行。 唯独不好的就是瑞士银行在二战时期侵吞了被纳粹关入集中营的犹太人财富,可那跟谢凯又有什么关系呢? 等待瑞士银行香江分行私人财富经理人过来的时候,老方有些愤怒地找到了谢凯。 “非洲的业务,你真准备让谭林他们加入进来?”老方看着谢凯,有些不满。 谢凯看着老方,郑权已经把他们跟谭林等人的矛盾告诉了谢凯。 双方之间的关系,就如同谢凯跟王浩两人,从小两伙人就相互不对付。 唯一不同的是,老方他们玩得更大,打架更狠。 “方哥,非洲那么大,你们吃得完?”谢凯平静地说道,“非洲那边遍地黄金,大家现在都不是太有钱,联合起来,才能获得更大的利益不是?” 不满归不满,老方也知道,他没法改变谢凯的决定。 “谭哥并没有抢你们的业务,他们对铜铁矿的兴趣更大。”谢凯说道。 其实不是谭林不动心金矿钻石矿,而是谢凯没有松口。 谭林他们是想接着谢凯他们在非洲打下的基础为跳板。 坦桑尼亚那边,政府的关系肯定不可能让私人动用,国家之前几十年在非洲,都是免费帮助非洲黑兄弟们建设基础项目,自己勒紧裤腰带。 国家项目都没有盈利,怎么可能让私人到非洲瞎搞? “真的?”老方不相信。 “方哥,说句您不爱听的话,仅仅扎伊尔共和国的金矿,以你们目前的实力,可以同时开采,多少?”谢凯问方强。“你们去非洲了解了情况,前期准备我花了这么大的精力,投资这么大,总不能把一些矿山开采权转让给你们,却看不到任何进展吧?” 谢凯这话说得有些不客气了。 老方沉默了。 这次被谢凯打劫了六千五百万美元的外汇,他们实力更差。 在国外投资,需要的是外汇。 他们能贷款的,几乎都是投资国内项目,国家引进技术跟装备,需要的外汇都不够,哪里有外汇贷款给私人? “方哥,给您透个底,如果你们有实力,不仅非洲,南美洲的很多业务,咱们都可以搞一搞,中东那边的油田也不错……”谢凯说道,“我们手中,能搞到项目的机会很多。” “艹!”老方爆出了一个粗口,“明知道我们穷,缺钱,被你打劫了,现在还继续给我们展现更多肥肉。” 老方看着谢凯,真的有揍人的冲动。 谢凯他们是卖武器装备的,国外很多国家,经济不行,政府却不能不发展国防,要不然,就等着被反政府武装推翻或者被邻国入侵。 没有钱,自然买不来武器装备。 美国人跟苏联人是整个世界上最庞大的两个军火贩子,可是他们武器价格高,条件高,不给钱不行。 这就给了中国武器装备很大的机会。 价美物廉。 什么,没钱? 没钱好解决,你们不是有丰富的资源吗? 直接用资源抵押就行了。 有资源没能力开采?没问题,联合开采,404的人帮着寻找可以跟他们合作的单位,开采的时候,提供资源的国家可以解决一大批人的就业问题,政府可以有地方收税,而联合开发,政府还能分一部分的利润。 这是双赢的合作方案。 没钱,也没资源? 那还买个屁的武器,先把自己的人民肚子填饱吧,没事儿买啥武器装备? 谢凯也不怕那些拿了武器装备不给钱,给了矿山开采权后返回的政府。 河蟹佣兵团的总部基地都搞到了非洲,现在给他们配套的战机,坦克,已经快到坦桑尼亚了。 谁特么的不给钱? 河蟹佣兵团将会带着装甲部队,由战斗机在天上护航,武装讨债! 当然,这一切,都是老方他们到非洲,由河蟹佣兵团负责人廖东告诉老方跟桃姐几人的。 对谢凯的手笔,老方等人,除了惊叹,还能如何? 非洲战乱频繁,谁都担心投资收不回来。 有着河蟹雇佣兵团,妈妈就不用担心投资人血本无归了,何况谢凯居然让坦桑尼亚军方都参与了进来。 “你能确定,非洲那边真的会这样操作吗?”老方舔了舔嘴唇。 在部队待了十多年,他觉得自己都没谢凯那样疯狂。 “要不然,我搞着玩儿?卡比拉你见过了吧?他买的战斗机跟对地攻击机,坦克装甲车,那是闹着玩儿的?”谢凯反问,“当然,我只负责卖武器装备,其他的不管。” 老方自然知道,谢凯说的是屁话。 如果真不管,就不会让河蟹佣兵团的总部驻地在靠近坦葛尼喀湖了。 谢凯比谁都精明,跟坦桑尼亚国防部合作,这样一来,就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了,毕竟河蟹佣兵团的作战人员中,主力并不是来自中国大陆。 目前有坦桑尼亚的黑人,伊拉克的总统卫队成员,巴基斯坦特种作战部队等成员…… “如果有人欠债不还,你准备怎么处理?”老方问谢凯。 “河蟹佣兵团未来将会装备一支以359坦克为作战主力的装甲部队,会装备以米格-29同类型战机的作战飞机,甚至可能装备图-22m逆火轰炸机……”谢凯平静地说道,“有谁特么的想不给钱,得考虑他的军队能不能干过武装到牙齿的雇佣兵。” 在非洲,其实不需要这样强大的军事实力的。 不过谢凯却不希望有人想要挑战自己的底线。 “如果一个政权还没还完账,就被反政府武装给推翻了呢?”老方问道。 谢凯看着他,咧嘴笑道,“那么,佣兵团就帮着政府军收拾反政府武装,反正帮忙镇压叛乱,也是雇佣兵的业务的。” “我去……”老方没法说什么了,“要我是那边小国家的领导,国内如果有反政府武装无法收拾,就找你借钱!” 虽然是玩笑话,老方从来不会想到,他的话最终会被应验。 谢凯看着他,只是笑,也不说话。 老方一阵无语,最终愤愤地离开。 从郑权口中,谭林了解到了一些关于谢凯在非洲的业务,很多东西,郑权也是第一次知道。 “他真的准备这样干?”谭林有些不相信,“美国,南非等国的雇佣兵正在安哥拉大打出手,一支普通的雇佣军,并不能产生多大的作用。何况那边很多国家都是欧美国家支持的郑权。” 非洲乱成了一锅粥。 很多公司的投资,都因为非洲动不动就出现的战乱血本无归。 于是乎,在非洲投资的公司越来越少。 “这个就不清楚。据说,雇佣兵他是准备用来武装讨债的。”郑权叹息,谢凯告诉他,这样回答的。 非洲那地方,债务很容易就会因为欠债者政权丢失而收不回来。 “只要可以保证项目的安全,非洲的投资,在未来,将会生产非常大的收益。”谭林说道。 郑权不置可否,他更喜欢苏联。 那是现在就能产生巨大收益的地方。 “有疑问,完全可以去问谢凯,他更清楚。”郑权说道。 谢凯让他给谭林介绍,其实不过是打个预防针而已。 “要是那边有案例,这将会决定我们投资力度。”谭林对谢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