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2 雇佣兵第一个镇压叛乱的业务 - 重生军工子弟

642 雇佣兵第一个镇压叛乱的业务

“案例?”谢凯皱起了眉头。 佣兵团目前的几单业务,都是谢凯促成的。 他对于佣兵团的业务了若指掌,谭林他们要求的是谢凯可以提供雇佣兵有能力向一个政权讨债的案例,谢凯根本就找不到。 目前雇佣军在非洲参战的一个业务,也不过是因为蒙博托的军队被美国cia用飞机运输到安哥拉参加内战,卡比拉希望雇佣军组织一支队伍去收拾蒙博托最精锐的第4跟第7步兵营。 可到现在为止,雇佣军都还没有完成编组后的作战训练,毕竟成员来自多个国家,语言等都是有着很大问题的。 最初谢凯都觉得卡比拉在开玩笑,毕竟当初蒙博托派出的人员是安哥拉内战刚刚爆发时候支持安哥拉人民解放阵线的,在75年就被古巴跟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组织跟古巴联军打得落花流水,蒙博托两个精锐营在逃跑中,损失惨重。 后来通过卡加梅才知道,安解阵当年虽然被击溃,丢失了安哥拉北部大部分油田,有着南非跟美国中央情报局支持,有着蒙博托的支持,一直都还活跃在安哥拉北部区域,跟被压缩在南部区域的安盟-南非联军遥相呼应。 蒙博托重组了第4、第7步兵营,装备了美国提供的装甲车,坦克等,这也是安人运-古巴联军一直无法彻底剿灭安解阵-扎伊尔联军的原因。 敲掉了扎伊尔第4、第7步兵营,蒙博托军队的实力,会弱很多。 美国中情局提供经费跟武器装备,蒙博托的扎伊尔出人,南非提供军事顾问训练,并指挥作战。 整个安哥拉国内依然是混乱无比。 可这些,对于河蟹佣兵团来说,业务太过庞大了。 他知道谭林他们想要在非洲大笔投资,但是却没法现在提供案例。 “咚咚咚!”正在两人谈话继续不下去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怎么了?”谢凯看着进来的郑权。 “易卜拉欣将军过来了,他的飞机两个小时候会在这边降落。”郑权看了一眼谭林。 谢凯并不在意,“跟他们的业务还是其他?” “非洲那边出事儿了。”郑权看着谭林说道。 谭林一听,来了兴趣。 非洲出事儿? 难道谢凯的雇佣兵团跟坦桑尼亚政府发生了冲突? “什么事儿。再大的事情,他也没有必要往咱们这边跑啊。”谢凯更疑惑,不知道易卜拉欣来这边干什么。 “布隆迪发生军事政变。总统让;巴蒂斯特;巴加扎在法国参加第一届法语国家首脑会议时候,被参谋长皮埃尔;布约亚发动政变……”郑权把自己知道的消息说了出来。 本来这事儿不该他传达,可404那边联系不上谢凯。 “易卜拉欣为这事情来?”谢凯皱起了眉头,“难道是雇佣兵的业务?” 谭林原本还在想,这跟谢凯他们有什么关系,可这话,就让他明白了。 看着谭林,谢凯笑着说道,“你不是说需要成功的案例么?如果不出意外,这就会有了。” 谢凯当即起身,让柳东盛帮忙安排车,去机场迎接易卜拉欣。 谭林想要跟着一起去,谢凯直接拒绝了。 有些事情,肯定不能当着谭林这样的外人。 了解了情况,再决定那些东西可以告诉他们,不然谢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们有帮着非洲国家平息叛乱的能力?”谭林回去后,询问毛文峰对谢凯他们的了解。 毛文峰就接触过郑权,谢凯还是第一次遇到。 知道谢凯他们在非洲有这样的业务后,不由咂舌。 谭林就是想知道河蟹佣兵团有没有这样的能力,说实在的,他即希望谢凯有,又希望没有。 如果有,他们在非洲的投资,就能得到安全保障,但是这也说明谢凯的能量比他们还大。 如果没有,非洲那地方投资,就得赌运气了。 “谭哥,布隆迪在啥地方?没有听说过啊。”毛文峰问道。 谭林摇头,“我也不知道,估计也没有多大的一个国家。” 非洲的国家太多了。 国内宣传非洲黑兄弟,向来都是以坦桑尼亚跟赞比亚这些勒紧裤腰带帮助他们建设的国家为代表。 “怪事儿,布隆迪的政变,不是要等到明年在加拿大召开第二届法语国家首脑会议的时候才会发生吗?”去机场的路上,谢凯挠着头。 布隆迪内战,他知道的不多。 好像要等到九十年代? 就因为爆发内战,南非eo公司的雇佣军才在一支装备精良的快速反应部队在空中掩护下,几天内就平息了叛乱,赚了几千万美元。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儿? 所有的一切,都要等到易卜拉欣过来才能知道。 布隆迪不大,不到三万平方公里的国家,军队数量也不多,谢凯唯独知道的就是这个国家金矿也不少。 跟中国的贸易并不是太多,81年,布隆迪跟中国成立贸易混合委员会,在83年扩大为经济技术贸易合作混合委员会,中国有几家公司进入了布隆迪承建一些基础建设工程。 对于这个国家,谢凯了解也就这么多。 “谢,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不应该老老实实地呆在你们单位吗?幸好我又借了一架专机。”易卜拉欣见着谢凯,就抱怨。“中国太大了,飞机都得飞好几个小时。” “中国本来就大。究竟什么事儿,让你非得亲自跑一趟?”谢凯逮着机会,就练习自己并不是太熟练的阿拉伯语。 一说到亲自来中国的原因,易卜拉欣双眼放光地说道,“就在三天前,布隆迪发生了叛乱……” “这个我知道了。”谢凯看着兴奋无比的这货。 “巴加扎急得焦头烂额,我找上了门,告诉他,我们的雇佣兵可以帮他夺回政权,他只需要出钱就可以。”易卜拉欣脸上满是笑意,“只要解决掉这些由美国中情局支持的叛变,我们不仅可以得到6000万美元的酬劳,还可以获得一些金矿的开采权。” “你已经谈妥了?找我干什么?”谢凯有些火大。 这货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雇佣兵团,易卜拉欣是最小的股东,只有25%的股份,坦桑尼亚的科瓦鲁比将军跟总统姆维尼手中加起来35%,剩下的40%归属谢凯。 “武器!这次需要更多的武器。布隆迪叛乱的皮埃尔;布约亚从1967年到1975年先后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王家军校和装甲部队学习,后到法国装甲和骑兵部队受训。1980年11月赴联邦德国军校进修。1982年回国,任装甲营司令……担任总参谋长后,更是大力推行装甲部队建设,中情局提供了超过60辆m48巴顿坦克,超过40辆法国产amx-30坦克……还有来自法国的amx-vci步兵战车……”易卜拉欣把他掌握的情况告诉谢凯。 谢凯听完,顿时就有骂人的冲动。 这些坦克的性能,比起59主战坦克要强不少。 特别是法国的amx-30坦克,六十年代才开始研制! 还打个屁,根本就没法接这个业务。 不管是质量还是数量,都没法比,雇佣军根本无法在装备悬殊太大,人员数量悬殊太大的情况下帮助巴加扎夺回政权。 他跟恨布约亚那王八蛋,国家穷的裤子都没得穿,搞他们的这么多坦克装甲车干什么? 即使是二手的,对于一个国土面积只有不到三万平方公里,国内生产总值一年也就几亿美元的国家来说,这么庞大的装甲部队,天疯狂了。 “虽然看起来他们的数量很多,不过非洲人,玩玩弓箭还行,坦克啥的他们根本就玩不转。你不是刚运了一批坦克跟装甲车到非洲?还有122毫米榴弹炮,可以对地攻击强-5攻击机,可以提供空中掩护的歼六,这六千万美元,哪怕出一千万美元的成本,也有五千万利润。”易卜拉欣没有看出谢凯脸上的难看之色。 他对于那些几十年前使用的武器并不是太重视。 非洲人的作战实力,全世界谁都瞧不上。 当然,除了南非。 “这业务我们没法接。”谢凯叹了口气,“不能用雇佣兵的生命去冒险。” “怎么会!只要我们的装甲部队在空中掩护下出现,战争就结束了。”易卜拉欣很轻松地说道,“只要你同意,两千万美元就到手。” 易卜拉欣更在意自己得到上千万美元。 之前跟谢凯的交易,五千万美元的回扣一分钱没拿到手,被谢凯给骗走了,只得到了25%的雇佣兵公司股权。 让雇佣兵快速赚钱,才是他的目的。 这些钱,都是合法的,而且可以收入到自己腰包里面的。 “那批坦克跟装甲车,可是坦桑尼亚政府的!战机是卡比拉的。”谢凯摇头。 用上百辆59对阵由m48跟amx-30组成的上百辆坦克对阵,上百辆63对阵上百辆amx-vci步兵战车,谢凯心中没底。 如果全部由解放军的装甲部队操作,他有信心。 可那边,装甲兵就十多名教官。 虽然非洲的士兵战斗力不强,装甲部队的士兵连跟步兵协同作战都做不到,可现在的佣兵团,根本就无法支撑这个业务。 “借来用一用,再说了,完全可以让他们的士兵参加实战训练嘛!”易卜拉欣依然不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