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 明知被打劫,还得主动凑上 - 重生军工子弟

644 明知被打劫,还得主动凑上

谢凯把易卜拉欣先丢到了一边,找到柳东盛,询问他瑞士银行的私人客户经理什么时候才会到。 柳东盛一脸尴尬,毕竟他的钱太少,瑞士银行私人客户经理面前,他的优先级别不是那么高。 “告诉他,如果今天晚上之前到不了,就不要他办理了。”谢凯冷冷地说道,“直接告诉他,我要存七吨黄金在瑞士银行。” “你哪来这么多黄金?”柳东盛跳了起来。 人家买黄金,都是论克,谢凯是以吨计数。 “你别管这么多,告诉他就行了。”谢凯手中一共有20吨黄金,都在404基地里面。 这批黄金并不是谢凯的,而是卡比拉存放在谢凯这边。 坦桑尼亚政府订购的那一批装甲车,坦克,飞机,都是卡比拉为了推翻蒙博托政府的,利用黄金结算,还剩下一部分。 按照国际结算价格的5成结算,谢凯自己就从这业务中得到了十吨黄金。 只不过,他是以六成结算给基地的,依然剩下了八吨归属谢凯个人。 这是一笔让人疯狂的财富,可对于谢凯的计划,远远不够。 郑宇成等人跟中信那边谈的时候,并没有把所有黄金都给说了出来,非洲跟苏联两边的计划都需要钱。而且需要外汇。 至于这么多黄金如何运出海关,自然是有办法的。 国内根本就没有谁能想到,又不是生产黄金的单位,而且也没有黄金交易的404手中有如此庞大数量的黄金。 柳东盛并不质疑谢凯话中的真实性,直接去给瑞士银行香江分行打电话去了。 谢凯打了转接404的电话,让他惊喜的是,郑宇成回了404,汪贵林却还在沪市处理事情。 把自己需要的东西说了,电话那头一点疑问都没有,说很快就会准备好谢凯需要的东西。 “去非洲?”谭林一脸诧异地看着谢凯。 谢凯点了点头,“你可以邀请三名合作伙伴一起去见证。你们需要的案例之前没有,但是现在可以让你们亲眼看到。” 谭林倒吸了一口凉气。 之前还在猜测那是谢凯为了打消他的疑虑故意安排的。 现在邀请他们去非洲。 “布隆迪的很多基础建设工程,我们可以接手。”谢凯说的时候,看着谭林。 谭林在衡量。 衡量谢凯口中话的可信度。 “我们能拿到多少?”良久,谭林问道。 谢凯看着他,脸上浮现出微笑,“这得看你们有多少钱,能得到多少贷款。在海外搞工程,没有资金实力,你们清楚。” 海外投资的规模如果小了,还不够前期投资的。 投资大了,却又害怕无法收回来。 非洲政权更迭太过频繁。 “晚上就走?”谭林再次问道,“时间太过仓促了。” “你们也可以后面再来,从国内到坦桑尼亚,并不多复杂。”谢凯并不在在意谭林他们是否跟着去非洲。 布隆迪那边,要不了多久就能平息叛乱。 时间拖长了,那就难说。 只要解决布隆迪的装甲部队,步兵什么的根本不是问题。 “晚上你出发前,我给你答复。”谭林说完,就告辞离开了。 谢凯不会用这样的事情来欺骗他们,没有什么好处。 这就需要谭林跟其他的合作伙伴们商量。 香江瑞士银行办公楼里面,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着眼前的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下属,不确定地问道,“安迪妮,对方真的准备存七吨黄金?” 这名女下属经验不足,很容易被骗。 “是的,boss,介绍的客户,在中国国内有着一定经济实力,背景也没有太大问题。”安迪妮看着经理马克维斯,知道他担心什么,认真地说道,“即使对方只是夸张,也值得去一趟。香江这边,大多数富豪跟信任汇丰或者花旗……” 香江属于全球金融中心,汇丰属于香江本地,也是亚洲最大的银行,特别是收购一系列英国银行后,实力更是暴涨。 花旗在更早前就已经在这边开启了业务。 瑞士银行在65年就在香江设立了办事处,但是却根本无法与花旗跟汇丰竞争。 现在瑞士银行在中国大陆展开了业务,甚至85年就在中国大陆为企业提供融资服务,却并没有多少客户选择他们。 “大陆政府虽然允许一部分先富裕起来,但是他们国内的人,积累没有这样快。”马克维斯皱眉说道,“何况这么庞大数量的黄金,他们国内私人不可能拥有。” “boss,我还是希望去看看。”安迪妮坚持着,“在这边,很多香江的富豪,都是一直跟汇丰以及花旗等合作,对于我们的个人业务展开很难,大陆市场,现在是一片空白……” “你去试试吧。”见手下坚持,马克维斯叹了口气。 得到许可,安迪妮急忙跑了出去,现在时间已经不充足了。 对方说的,晚上六点前,如果没到,就不会再等。 她不认为对方是没有底气跟她开玩笑的。 看着安迪妮跑出去的背影,马克维斯苦笑着摇头,“去碰钉子了,才会知道中国大陆人有多穷。年轻人,总是充满希望与憧憬……” 随后,便不管安迪妮,而是继续看桌上的资料。 远在西北祁连山深处的404,郑宇成一脸蜡黄,走几步就冒虚汗。 “郑主任,您这身体还没恢复……”跟在郑宇成身边的王明一脸担忧地看着郑宇成。 “咳~咳~”郑宇成咳了几声,虚弱地说道,“等你以后年龄大些,就会发现,时间不够用。” “可您这……事情都有人去安排,您这休息几天,养好身体,才能更好带领咱们404为国防做出更大贡献。”王明拍着马屁。 郑宇成看了他一眼,“你去弄辆自行车,咱们到火箭研究那边去看看。” “……” 王明想要劝说,却被郑宇成给瞪了一眼,不敢再说,只能去找自行车了。 跟着郑宇成的秘书,一个个都被放出去独当一面,王明同样也希望自己能被放出去。 可这事儿,他不敢提。 “老郑,你怎么来了?难道不放心,觉得我安排不好?”火箭研究所外枝繁叶茂的白杨树阴影里,白彦军看着脸色蜡黄,浑身是汗的郑宇成,不满地说道。 虽然是这样说,脸上却没有一点不爽,唯独有些担忧。 “我就是来看看。好久没有签订新的合同……”郑宇成说道。 现在卖个军火不容易啊。 “这批导弹,还没定型呢。咱们这边的实验效果也不是非常理想。”白彦军看了一眼右面的研究所,“他们对这安排不乐意。” “难怪你刚才脸色不好,毕竟不是咱们单位的人啊。”郑宇成也不急着往里面走了。“还好,上面安排的军代表还没来,不然更麻烦。” “是啊。以后就没有这样容易了。”白彦军说道,“谢凯那小子,不会又往非洲跑吧?现在这小子的心,可是越来越野了。” “心野没事儿,总不能让他一直都被圈在这山里。”郑宇成说道。 他旁边的王明嘴角撇了撇,心中暗道,是谁整天为谢凯不愿意留在基地唉声叹气的? “这次那边可是打仗,我跟老齐都有些不放心。还没给建国说。”白彦军提醒着。 “他去干什么?东西直接空运过去就是了。过几天他就得去学校报道呢……”郑宇成根本就不相信,“何况,明知道那边打仗,还凑上去,不是他的风格。” 说谢凯不顾自己生命危险往非洲交战的地方跑,郑宇成根本就不信。 上次在伊拉克差点被自己卖出去的导弹给炸掉,谢凯到现在都不想去伊拉克呢。 从谢凯房间出来,谭林就接连打了几个电话。 说话的声音很小,就连跟他一起的毛文峰,竖着耳朵都听不清他说的什么。 “怎么了,谭哥?”毛文峰见谭林表情不太好看,急忙问着。 接连打了几个电话,好像脸色越来越难看。 谭林摇了摇头,随后问毛文峰,“对于非洲,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毛文峰一脸疑惑地问道。 非洲,太遥远了。 他搭上谭林这条线还没有多长时间呢。 “去非洲搞工程,如何?” “那边不是在打仗?”毛文峰只知道非洲战乱频繁。 “去么?”谭林声音很轻。 毛文峰一个激灵,谭林这是准备带着自己玩大的? 富贵险种求,越是打仗的地方,机会越大,至少,竞争者少了很多。 “去!” “那行,晚上我们一起跟他走。”谭林没有多做解释。 跟他一起合作的那些人,对于非洲的业务并不看好,即使那边有金矿又如何? 尤其是布隆迪,这几天乱得不行呢。 “又去非洲?有没有搞错?”当老方询问自己几个小兄弟时,有人不乐意了。 就连陈宇也一脸疑惑,“方哥,咱们不是才从那边回来?” “谢凯今晚会去那边。”老方说道,“布隆迪发生了叛乱,廖东他们接到布隆迪总统的请求,河蟹佣兵团将会进入布隆迪平叛。” “基建还是矿山?”杨桃没想到,老方这是越玩越大。“咱们能调动的外汇,都用在购买凯盛的股份了。” “找谢凯贷款。”老方咬牙说道,“他手中的外汇不少,给他多一些利息就是了!” “……” 一众人集体石化。 桃姐看着老方,脸上浮现了寒气,“谢凯把我们能调动的所有外汇都拿到手中,现在却又……” “是啊,方哥,他的目的不会就是这个吧?”陈宇也火了。 他们能调动的外汇,都调动了,这个窟窿还没补上呢。 现在说在谢凯手中贷款,给利息,本来是他们的钱,然后…… “一码归一码,要么我们就放弃凯盛的股份,要么就暂时放弃非洲的业务。谭林那边,你们觉得会放弃吗?布隆迪西北部到处都是金矿!”老方叹了一口气。 谢凯玩这招,他们有什么办法? 在国内不是问题,贷款什么的,以他们的关系网络,只要有项目,搞个几亿都不是问题,哪怕现在国家已经开始执行货币紧缩政策。 问题是国家都缺外汇。 他们有国际账户,但是那些账户能抵押贷款的,都在六千五百万里面。 “不等他们打完仗再去?”桃姐有些担忧,“或者,就咱们去吧。” 跟着他们的,不是都从战场下来的。 “等到打完仗,什么都没有了。谢凯过去就会签合同,伊拉克人来这边的目的就是这个。”老方说道。 “要是郑权坑咱们呢?”桃姐突然来了一句。 老方是跟郑权聊了后,才说的这话。 “他那边是谢凯透露的消息,这个应该不会是假的,不然到那边就穿帮了。”老方说道。 谢凯的目的,他们知道。 可知道又如何? 明知道谢凯要打劫他们,却不得不伸出脑袋去让对方砍。 要不然,机会就没有了。 扎伊尔共和国的业务,不知道还要多久呢。 坦桑尼亚跟赞比亚的一些大矿山,都是被各国大型矿业公司给占据了,就连国内都在那边有业务,他们如果想要去抢,还不等别人说什么,他们家里的都能揍死他们。 “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这次没有跟上,后面的好业务,咱们也拿不下。”老方说道。 “资金问题怎么解决?”杨桃有些不满。 老方在这事情上,有些一意孤行。 “拿到业务,我们干不了,就找国内有这样想法的公司合作,很多公司想要到外面挖矿,但是却没有门路。”老方在说这事前,就已经考虑好了。 谢凯惊讶地看着眼前这名金发美妞。 他真没想到,瑞士银行的私人客户经理会这样年轻。 立体的面容,姣好的身材,虽然不是国际名模那样的容貌,也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谢先生,开户的问题很容易解决。”安迪妮看着谢凯,有些泄气。 谢凯的年轻,是她没有想到的。 一个这样的年轻人,手中有七吨黄金,谁会相信? 他以为自己是沙特那些石油大国的王子? “七吨黄金,将会存入我在你们这边开户的账户,当然,这需要你们能答应我一些条件……”谢凯没有先说开户的事情。 他知道,对方根本就不相信他能拿出来这么多黄金。 安迪妮顿时就皱起了眉头,这小子不会是跟香江那些富豪一样,对自己有什么想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