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5 实力悬殊的军力对比 - 重生军工子弟

645 实力悬殊的军力对比

“将军,您怎么亲自来来了?”谢凯刚下飞机,就看到科瓦鲁比,有些不可思议。 这货好像很积极啊。 科瓦鲁比看着谢凯,黝黑的脸上,露出白得反光的白牙,“谢,东西带来了吗?” “都在货舱里面呢。一次作战,足够了。”谢凯笑着说道。 感情这老头不是为了欢迎自己,而是欢迎自己带过来的反装甲导弹跟反坦克的穿甲炮弹。 “巴加扎总统在等您。只要把合同签订,我们的雇佣兵团就能出动了,这是合法行动……”科瓦鲁比相信谢凯。 谢凯要是搞不到这些东西,他们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去搞了。 359坦克是从59主战坦克升级的,但是炮管口径比59主战坦克要大很多。 坦桑尼亚每年都有安排留学生到中国去学习装甲车辆的驾驶跟指挥,装备了一支在非洲来说规模不算小的装甲部队,就连利比亚的卡扎菲都被他们给操翻了。 可穿甲弹这玩意儿,在整个非洲,都没有几个国家装备的有。 毕竟,几十年前的老二手坦克,根本就不需要专门的穿甲弹就能收拾了。 “在这边签合同?具体情况我都还不知道。”谢凯皱着眉头说道。 他这不是客套,而是事实。 雇佣兵在这边的时间不长,作战能力如何,地方的水平咋样,都不是他了解的。 虽然易卜拉欣给他说廖东比谁都积极,谢凯却不觉得是这样的情况。 廖东并没有任何消息反馈到国内。 “廖东也在这边等你。”科瓦鲁比说道,“总统先生特别批准,佣兵团需要什么重型装备,咱们都可以提供。” 谢凯看着他,不知道怎么说。 科瓦鲁比跟姆维尼两人,这是用整个坦桑尼亚的军事实力来给他们自己捞取好处? 谭林跟方强等人见谢凯跟一名黑人将军聊得如此投机,心思复杂。 之前到这边,老方他们可没有这样的接待标准,伊尔-76直接就飞到了河蟹佣兵团的驻地。 寒暄后,迎接的车队就出发了,还是之前谢凯等人在这边时候的别墅区。 廖东在别墅里面等着谢凯。 “关于布隆迪那边的情况,你怎么看?巴加扎那边,你接触过了?布隆迪的军事实力几何,佣兵团如何拿下?”谢凯见到廖东,一连串的问题问了出来。 他不了解军事,更不擅长打仗。 但是他比谁都清楚,布隆迪有着上百辆的比59还先进的美制以及法制坦克,还有上百辆比63式先进的装甲车,这仗,不容易打。 廖东看着谢凯,苦笑,“这是咱们佣兵团在非洲的立足之战。” 一句话,包含了太多的信息。 “这么说来,我们并不占任何优势?”谢凯皱起了眉头。 易卜拉欣找他的时候,他就觉得,廖东并不是这样的人。 廖东以前只是侦察兵,对于装甲作战,根本不擅长。 现在佣兵团在装甲部队跟空军方面,也并没有什么建设,只是从国内招聘了一些拥有丰富经验的装甲部队退役人员跟空军战斗机飞行员。 甚至没有进行过一次空地协同作战的演习。 “反坦克导弹,您带来了多少?”廖东没有回答,而是苦涩地问谢凯,“不管是易卜拉欣还是科瓦鲁比,他们都希望拿下这笔订单。六千万美元,这可以支撑整个佣兵团招聘更多人员。” “有钱拿,还得有命花!”谢凯不满地说道,“你是我在这边的代言人,咱们手中握着最大的股权。” 虽然不是绝对控股权,但是谢凯才是最大的股东。 到现在,河蟹佣兵团,还是以廖东等人为骨干。 “布隆迪西北部的金矿,他们国内的其他矿山,基础建设等,都是国内单位走出来需要的。”廖东看着谢凯,神情严肃,“布隆迪虽然装甲车辆不少,战斗力真心不咋样。而且,上百辆的坦克,都是集中在布隆迪首都布琼布拉周围,拿下首都,这次叛乱也就平息了。” “是不是想得太轻松了一些?”谢凯皱眉问道,“兄弟们出来,不再是为荣誉,一旦牺牲,国旗裹身,都不一定能做到。” 谢凯神情满是严肃。 “大多数兄弟,都希望打这一仗。咱们的声誉也好,尊严也罢,不是靠别人施舍的。”廖东看着谢凯,一脸坚定,“打仗,有牺牲是正常的。巴加扎在等你签合同。” “安哥拉那边的特遣队,已经派出去了吗?”谢凯突然问道。 廖东看着谢凯,一时间有些愣神,“刚派出没有多久。怎么,难道你怀疑?” 派到安哥拉的队伍,以卡比拉的游击队为主,伊拉克总统卫队的特种士兵,河蟹佣兵团经验丰富的雇佣兵,几乎都是做顾问的。 就连坦桑尼亚,也没有派出多少人。 这一切,也都是谢凯在飞机上想到的。 巧合? 有可能。 但是更多的却可能是中情局要对河蟹佣兵团动手。 在安哥拉内战中,支持安解阵跟安盟的可都是美国中情局以及南非政府。 卡比拉的游击队,可是直接针对本来就没有占据什么优势的蒙博托最精锐的第4、第7步兵营。 “你是怀疑跟扎伊尔的蒙博托有关?”廖东皱起眉头看着谢凯,“我觉得可能性不大。” 谢凯没法向廖东解释。 有些事情,都得经历了才知道。 蒙博托一直都想要剿灭卡比拉的游击队。 奈何,卡比拉的游击队在之前先是随着乌干达部队一起推翻阿明的统治,然后一直在布隆迪南部靠近坦桑尼亚边境的山区活动,还时不时地袭击蒙博托靠近坦坦葛尼喀湖的金矿。 二十多吨黄金啊! 这得开采多长时间? “如果这样,中情局很可能会雇佣白人退役的装甲兵帮助布隆迪……”谢凯最担忧的就是这问题。“安哥拉战场上,安解阵跟安盟,空中支援的都是白人飞行员。” 这种可能性太大了。 “一旦这样,河蟹佣兵团将难以在非洲立足。”谢凯也变得严肃。 廖东原本的位置太低,他又不知道非洲这边的真实情况。 安哥拉内战,本来就是苏联-古巴跟美国-南非各自代表的阵营双方的战争。 结果,河蟹佣兵团参与进去了。 “如果这样,这场账就难打了。”廖东脸色变得阴沉。“美国人不可能搅合在这里面吧?” 谢凯不知道怎么说。 非洲这地方,从当初奴隶贸易开始,一直到几十年后,几乎没有发展。 也就中国的企业到这边,真心实意帮助非洲国家发展经济,才有一点起色,结果最终美国人见不得中国发展,扶植代理人,把跟中国关系好的政权给推翻…… 这些地方,其实是大国的角力场。 卡比拉疯狂地从中国采购上百辆坦克跟装甲车,还有二十多架作战飞机,如何能让蒙博托心安? 一旦训练出来,这些部队攻入扎伊尔共和国,蒙博托这非洲最后一位暴君,就gameover了。 “即使这样,又如何?中情局总不能让所有坦克跟装甲车都用他们招募的白人士兵。”廖东想了一阵,开口说道,“我们从国内招募的装甲车辆教官,可以组成一个尖刀连,再配合反坦克导弹……” “你决定了?”谢凯看着廖东。 “不能因为实力悬殊咱们就放弃。尖刀连只要一辆坦克干掉他们两到三辆,我们的步兵再配合坦克协同作战,二十枚反坦克导弹只要管用……”廖东咬牙说道。 语气中,带着一丝狠厉。 廖东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谢凯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说。 看着眼前这位同样是靠着军事政变上位,皮肤棕色的布隆迪年轻总统,谢凯一阵唏嘘。 巴加扎现年40岁,多少人能想到,他已经当了十年布隆迪总统? 跟一般的黑人不同,身材微胖,额头出其的高。 有点像没进化完成的猿人。 “总统先生,六千万美元,必须先行支付。”谢凯知道,巴加扎也在打量他。“无论是我们战前准备,还是调动部队,都需要经费。” “之前可是谈好的,先给预付款。”巴加扎皱着眉头看着易卜拉欣跟科瓦鲁比。 两人视线看着天花板,佣兵团他们可以帮着介绍业务,可以分红,但是真正说了算的,还是谢凯跟河蟹佣兵团。 谢凯不说话。 布隆迪的业务,对河蟹佣兵团来说,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一开始确实说的是先给预付款,可谢凯思量一番,打算先收全款。 “贵方不是还考虑后续的国防合作吗?”谢凯平静地说道,“约布亚将军手中可是有上百辆坦克,上百辆装甲车。这样的装甲部队,在整个非洲,规模都是不小了。” “你们如果没有能力,我们完全可以找别的安保公司。”巴加扎显然是不愿意给全款。 先行支付全款,到时候没有帮自己夺回政权,钱也给了,自己一切都没有了。 “那您可以去找别的安保公司。在非洲活跃的雇佣兵,可不少!比如,南非32营,美国黑水等……”谢凯不置可否。 在这上面,他不打算有任何退让。 反坦克导弹只有20枚,就连新研制出来的钨芯尾翼脱壳穿甲弹,他把整个404的库存全部带过来,也不过只有300枚。 换成解放军的装甲兵,别说300枚,哪怕只有200枚,就足够了。 指望在前进路线上方向都能跑偏的坦桑尼亚装甲兵百发百中? 算了吧。 随着国内退役坦克兵教官随着他们搞的二手59坦克的到来,还没训练,就直接上战场,怎么说都不合适。 伊拉克跟巴基斯坦安排到雇佣兵中的军人,都是以陆军的侦察兵为主。 其实也就是特种作战部队。 对于特种作战部队,谢凯没有太大的信心可以直接干掉对方的装甲部队。 约布亚学的可就是装甲作战。 从驻地到布隆迪,路程不短,也算是长途奔袭了,指不定坦桑尼亚的装甲兵把坦克开到别的地方都说不定。 “谢,我们可以提供装甲部队。”科瓦鲁比也没想到,谢凯会突然改变条件。 “这不是谁提供装甲部队的条件。巴加扎总统给的条件很优厚,但是我们不能不考虑他们的装甲部队。如果再有空中作战支援……” “不可能!他们的空军,只有四架二战时期的老飞机。约布亚把这几年的军费都用于组建他们的装甲部队了。”科瓦鲁比说道,“数量虽然多,但是却缺乏训练。” “约布亚跟卡比拉可不对付,蒙博托可是一直想要剿灭他们,而蒙博托一直跟美国cia走得很近。”谢凯说道。 约布亚的上台,没有cia支持,谁都不相信。 他搞了太多美国人的二手坦克了。 卡比拉的游击队一直都在布隆迪南部山区活动,跟巴加扎之间关系不错,也是因为没这样,布隆迪才没有剿灭他们。 “我们可是一直跟解放军学习,布隆迪即使有一些来自欧美的雇佣兵,也不是我们的对手。这里,是我们的非洲!”科瓦鲁比冷冷地说道。 在布隆迪,约布亚看着眼前几名身上穿着没有佩戴军衔的白人,笑着说道,“阿南达少校,感谢你们能来。有你们在,我就放心了。” “你的装甲部队确实太垃圾了。”为首的一名四十来岁的白人说道。“总统阁下,我们希望贵方调派一个连的坦克交由我们,你的装甲部队,只需要配合我们就好。” “这……”约布亚有些迟疑。 “你的坦克兵,停在那里都很难击中一千米外的目标,要知道,你们面对的是来自中国的雇佣兵!”阿南达少校冷冷地说道,“他们为了尽快结束战争,肯定会用他们的人组建一支尖刀装甲连……” “可他们还有来自坦桑尼亚的装甲兵,这些装甲兵,可是中国人一手训练的!”约布亚担忧地说道,“我希望你们能分散到每辆坦克,这样一来,可以让更多坦克发挥更强战斗力。” “不!我们拒绝!不是瞧不起你们,贵国的坦克兵,连最基本的装甲作战要求都无法满足。”另外一名白人说道。“只要我们击中火力解决了中国人的坦克兵,乌干达的那些坦克兵,完全不用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