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 走,哥带你开坦克去战场浪一圈 - 重生军工子弟

647 走,哥带你开坦克去战场浪一圈

“谢,瞧瞧我们的部队,怎么样?纪律跟你们国家的军队一样……”科瓦鲁比看着前面队列站得歪歪扭扭,不时乱动的黑人方阵,得意地对谢凯问道。 谢凯只是看了一眼,随后向着最中间那个只有四五十,全部都是东方面孔的方阵。 科瓦鲁比老脸一红,不过他皮肤黑,也看不出来。 谢凯看了一圈,直摇头。 除了那个由国内退役军人组成的方队,其他的,太垃圾了。 别说跟基地旁边已经升级为特种作战旅的守备部队比,就连国内的民兵,估计作战能力都比他们要高很多。 “让人把炮弹跟导弹搬运下来吧。特别是那三百枚钨芯尾翼脱壳穿甲弹,集中起来用,全部装备到尖刀连的坦克里面。”廖东对着一名三十来岁的军人说道。 军人敬礼后,便去安排人了。 廖东带着谢凯等人向着旁边的一栋外表还没粉刷的两层楼房走去。 “这建设速度很快嘛。”谢凯有些惊奇,“不过这些建筑距离飞机跑道这么近,真的没有问题吗?” “前面是部落,周围将会圈起来,跑道两边的平地,可以用于步兵训练,这样可以更好地防御。”廖东介绍着。“你要不要先去看看你的部落?” 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 他没有像上次那样再陪着老方等人。 “还是先看看你们的作战计划吧。”谢凯叹了口气,这样的军队打仗,他没有底气。 就靠着一个坦克连11辆坦克,要干掉欧美退役装甲兵组成的装甲部队,太难。 谭林从飞机上下来,看着前面整齐排列的这些军人,不由咂舌,他认为,这些都是谢凯在这边的私人军队。 见着前面那些正在解散的队伍,不时地问身边带着他们去旁边的雇佣兵询问情况。 “目前已经确定,布隆迪方面,约布亚找了超过上百名白人雇佣兵,还有南非32营的一支特种作战小队……”一行人刚到指挥部大厅,一名三十来岁的黑人少校,就指着地图向着众人介绍情况。“在整个布隆迪,他们装甲部队全部集中在布琼布拉一线。在卡贡加,卡济林两个南部通道调集了总兵……” 巨大的作战地图上,几条从坦桑尼亚通往布隆迪的通道,都部下了重兵。 谢凯没有说话。 科瓦鲁比跟易卜拉欣两人更不说话。 兔子等几名雇佣兵团的头目,都是看着廖东。 “我们有空军,可以一路强攻过去。”廖东说道,“既然是在非洲的立足之战,就必须得彻底展现我们的实力。”廖东冷脸说道。 谢凯坐不住了,明知道对方是故意如此布置,还冲过去,不是找死么? “如果就从这边渡过坦葛尼喀湖,在扎伊尔共和国沿湖北上呢?”谢凯并不太懂军事指挥。 但是很明显,布隆迪南部多山,就一条沿着坦葛尼喀湖边境的公路,另外一条也在南部,则是得通过山区。 两条路都很容易设伏,根本不利于坦克行军。 “蒙博托把他为数不多的装甲部队都布置在了这条路上。”廖东说道,“我们的侦察部队,在三天前就已经进入了布隆迪,那边布置的,都是一些步兵。” “布隆迪真的没有空军?”谢凯问道。“作战我不懂,只是希望大家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多考虑一下我们人员的伤亡。” “放心吧,谢头儿,咱们早就考虑好了。卡比拉的游击队,已经潜入了扎伊尔的乌维拉。一旦我们这边进入布隆迪,他们将会阻断蒙博托增援……”兔子开口说道。 “只要空军能提供足够的空中支援,问题并不大,他们手中的防空武器并不多。”廖东在之前,就跟河蟹佣兵团的人做好了作战计划。 “空军今晚上就会到达这边。”谢凯说道。 他过来,其实并不能产生太大作用。 打仗他根本就不擅长。 “那等空军的负责人到了这边,咱们再商量讨论。”廖东说道。 随后把尖刀装甲连的几名负责人介绍给了谢凯。 冯源,原来国内某装甲部队坦克营营长,大裁军时,转业。 赵峥,某装甲营营长,大裁军转业。 “都参加过南边的战争?”谢凯有些震惊。 参加过南边的战争,怎么可能会转业。 “部队提出年轻化,知识化,我们年龄有些大了,加上部队裁军后,干部太多……”冯源有些惋惜地说道。 对于大裁军,谢凯知道。 普通的义务兵倒还没有什么问题,可军官,就难以安置了。 裁军百万,就会闲置太多基础干部。 不多时,天空中已经出现了战机发动机轰鸣声。 对于简陋的野战机场,强-5跟歼-7这两种二战结束不久后才研发出来的飞机,表现了超强的适应性。 27名作为空军教官的中国退役飞行员,平均年龄超过33。 带队的是一名叫兰德瑟的退役军官。 谢凯没有问级别,也懒得去问他们来这边的原因。 人都是廖东自己通过关系从国内找的。 “人已经都到了,目前是这样计划的。空军部队在明天转场飞往基戈马,.3公路的艾玛小镇的驻军进行轰炸。”廖东说道。 当初在国内,他就从谢凯那里了解了一些未来战争模式。 有空军,自然先得让空军进行轰炸。 “那边的机场……”兰德瑟担忧地问道,“还有地勤等……” “跟着你们一起过来的地勤,今晚就会到达那边。燃油,航空炸弹等,都已经囤积在那边。”科瓦鲁比说道。 坦桑尼亚的空军,对地攻击同样是以强-5为主,空战是歼-6。 这玩意儿便宜不是。 “机场防御……”兰德瑟担心的是这问题。 “机场防御原本就有我们的部队负责,现在有来自伊拉克的一个防空连,还有河蟹的一支小队。”廖东平静地说道,“不需要担心。” “那这边给飞机加油,我们今晚就准备转场。明天转场,晚上就执行轰炸,时间太紧了。”兰德瑟说道。 廖东看向了科瓦鲁比。 “你们不累吗?” “累!”兰德瑟回答,“但是我们更希望有充足的精力应付这一切。” “那好,我让我们的飞行员领飞,你们去准备吧。”科瓦鲁比点头说道。 兰德瑟没说什么,直接出去准备了。 “看来,今晚上没法为你举行欢迎仪式了。”廖东说道。 “你不用管我。” 让谢凯没想到的是,天色还没有黑下来,刚刚训练的装甲部队就接到通知,立即开拔…… “你跟我们去干什么?基戈马靠近边境很近,如果他们有导弹……”廖东皱着眉头看着谢凯。 “我去看看。”谢凯不是拿自己小命开玩笑。 他是希望跟着廖东的指挥部行动,一旦出现问题,就让廖东他们撤退。 任务失败无所谓,大家的性命,才是重要的。 “给我们一辆坦克!”方强舔着嘴唇对廖东说道,“虽然我们不是专业的坦克兵,但是比起那些货,强多了。” “瞎搞!”廖东懒得理他。 这可是战场。 不是搞着玩儿。 谭林就老实多了,他可不想跟着去基戈马。 “咱们四人,开一辆坦克刚好合适。谢凯,敢不敢跟着哥哥去战场上浪一圈?”从廖东那边没有要到坦克,老方跟谭姐还有陈宇三人,并不死心。 上百辆坦克,一个团的规模。 但是只调走了两个营的规模。 “算了,战场太危险了。”谢凯摇头。 当初在伊拉克坠机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呢。 何况,这里是非洲。 “就知道你小子胆小!”陈宇一脸鄙视。 “他不是胆小,是玩不转坦克。”桃姐更是一脸瞧不起,“咱们坦克飞机都会玩儿。” 谢凯明知道对方是激自己,最终还是怒了。 尼玛,说得就好像他们会玩儿坦克一样。 好歹,老子也是造坦克的吧? 于是乎,谢凯就跑去找留守这边的佣兵团负责人要了一辆坦克,理由就是他们太无聊,开坦克到周围去炸野兽玩儿。 “你小子会开坦克?”老方没想到,谢凯居然把这坦克开得飞了起来。 “别说开坦克,战斗机都不是问题!”谢凯吹牛地说道,“只可惜,没有战斗机给你们飞着玩儿。” “切,谁信?我说,开了这么久,怎么还没追上他们?他们没有多走多长时间啊!你小子不会走错了路吧?”陈宇被老方塞在了炮弹装填手的位置上。 谢凯担任驾驶员,老方任车长,桃姐任炮长。 非洲炎热无比,还好,晚上的坦克里面,并不太热。 “没看到地上有履带痕迹?”谢凯有些无语,“我跟的可是痕迹最多的一条路。” “有车走错方向了?”老方诧异地问道,“不可能吧,前面带队的,可是国内退役的坦克兵。” “坦桑尼亚的坦克兵,在我们国内学习,考试路段,只要不跑偏太多,就算合格。”谢凯心中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 伊拉克提克里特师的精锐士兵,同样也只开了十多辆坦克。 要是坦桑尼亚坦克兵走错了路,这尼玛就好玩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