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 送人头的猪队友 - 重生军工子弟

651 送人头的猪队友

没有磨合的佣兵团指挥方面本来就问题重重,加上坦桑尼亚空军跟装甲部队参与进来,地面部队进攻主力又是卡比拉的游击队。 这场仗的真实情况,谢凯现在才知道。 特别是科瓦鲁比明摆着想把坦桑尼亚空军也扯进来。 廖东沉吟片刻,断然作出决定:“只能继续轰炸,等掉队的装甲部队到来再出动地面部队。” “不行!我们不能错失机会。一旦现在无法占领阵地,等布隆迪再建设防线,就没有这样容易!” 易卜拉欣看了来自提克里特师的特遣队负责人,脸上表情非常严肃地说道:“你们不去,我们去!我向巴加扎保证过。” “将军,你想干什么?” 谢凯冷冷地看着易卜拉欣,沉声说道:“当初你加入进来就保证过,不干涉河蟹佣兵团的任何军事决定!” “谢,我这不是干涉,而是为了河蟹雇佣军打好在非洲立足的第一仗!”易卜拉欣恬不知耻地说道:“胜利,才是灿烂的徽章!也是最好的广告!” 谢凯一脸狐疑地盯着易卜拉欣那双目光游离的棕色眸子,话到嘴边,却啥也没说。 提克里特师派出现役特遣队加入河蟹佣兵团,事情本来就有问题。 河蟹佣兵团承担着伊拉克练兵的职责,谢凯是知道的,也是之前忽悠易卜拉欣的理由。 两伊战争还没停火,两国谈判代表团已经坐在一起不知道吵了多少年了。 傻大木想结束战争,霍梅尼不干,年初才打了几场激烈的呢。 无论如何,战争结束是早晚的事。 难道说傻大木还有别的想法? 把手伸到非洲? 中东的事儿他都没搞定呢! 廖东原本指望谢凯反驳易卜拉欣,见谢凯不说话,冷冷说道:“将军,这是打仗!” “我们跟波斯人已经打了六年了,比你们更了解战争!”易卜拉欣轻松地说道。“提克里特师每一名战士,都是久经战场的百战精兵!” 在易卜拉欣旁边的贾布里一脸鄙视地看着廖东,“只有你们才这样怕那些乌合之众,就我们,就能轻易解决布隆迪那些叛军!等着我们的捷报吧!” 说完,也不管廖东等人脸色如何,转身离开了指挥部。 贾布里私自带着的11辆59式坦克跟11辆63式装甲车轰鸣着驶离基戈马营地,向着北方疾驰。 廖东这个指挥官,根本就不被放在眼中。 “易卜拉欣,我们需要一个解释!”谢凯也火了。 伊拉克人根本不顾命令,这对佣兵团的发展,没有任何好处。 易卜拉欣看着谢凯,“谢,廖,我知道,战场上不服从指挥后果很严重,以后绝对不会。现在请你们相信特克里特的小伙子们!等战争结束,我会给你们满意的解释!” 廖东牙齿几乎咬破嘴唇,在这样的情况,他无力。 谢凯也无奈。 一切,都得等战争结束。 “科瓦鲁比先生,希望您督促你们的人尽快到达!”廖东心中隐隐不安,只能做好准备。 科瓦鲁比一脸轻松,“放心吧,小伙子们将会以最快的速度到达指定地点。” 廖东跟谢凯两人一阵无语。 从基戈马到布隆迪南部边境的空中直线距离虽然只有五十多公里,沿着坦噶尼喀湖岸的土路向北挺进,路程远了不少。 一路急行,贾布里指挥的11辆坦克和装甲车没有一辆掉链子,三个小时不到就越过边境进入布隆迪境内。 边境被轰炸的阻击阵地,地面随处可见弹坑、到处都是焦土,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硝烟味道跟隐隐的血腥。 突前的侦察坦克沿路小心翼翼地搜索,不停用车载电台队伍发布安全信号。 “打扫战场是步兵的事儿,装甲部队,需要做的,就是前进!”初略查探了一番战场,贾布里便下达了向卡邦加前进的命令。 战场上,除了少数还在哀嚎的伤兵,啥都没有。 在这之前两个小时,扎伊姆率领的歼-6编队,早已把四架强五甩了十多公里,在半路遇到兰德瑟的歼六攻击编队。 兰德瑟没有看到对地攻击的强五,急忙询问:“106,106,我是101,你们保护的对象呢?” 扎伊姆回答,“正在后面,我们先行侦察!” 说完,就关闭了应答器,不管兰德瑟怎么呼叫都无用。 兰德瑟等人弹药清空,燃油也不多,考虑着一直没有遇到空中拦截,加上情报显示,布隆迪只有几架野马p51,强五爷的机炮都能操翻他们,一边向指挥部汇报,一边返航。 驾驶编号106的歼六在卡邦加上空盘旋了几圈,见到处燃烧着熊熊火焰,冒起很多烟尘,战场一片狼藉,他们的目标早就被摧毁了。 机翼下的炸弹用来干啥? “兄弟们,继续往北,咱们去炸约布亚的总统府!”见下面实在找不到目标,扎伊姆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让约布亚在我们的炸弹下颤抖!” 轰炸一个国家首都,这是多么值得说道的! 当初收拾阿明,扎伊姆都没能把炸弹丢到乌干达首都上。 做出了决定,便在公用频道断然下令:“205,206,207,208加快速度跟上,我们去布琼布拉;107、108、109,110跟我一起侦察!” 居中负责对前后两个双机编队进行机动支援的109号飞行员桑图,听到扎伊姆少校的话,直接在公用频道反对,“头儿,我们的作战任务是保护强五编队对卡邦加进行饱和轰炸!” 擅自改变作战命令,在任何部队都是不被允许的。 “图桑上尉,你告诉我们,卡邦加还有什么地方值得轰炸?难道轰炸他们的平民住宅区?”扎伊姆反问图桑。“那些中国人已经摧毁了卡邦加的防线,他们带头违背命令……” “他们承担着空中侦察的职责!”图桑辩解着。 扎伊姆完全是违反命令,擅自行动。 “我们不是也承担着侦察职责?作为第二编队指挥官,我命令向布琼布拉进行空中侦察。” 扎伊姆得意地说道,图桑正要反对,就听到电台里继续传来扎伊姆的回答,“我是指挥官,任何后果,都由我负责!” 除了图桑,其他的飞行员,都兴奋地加大了油门,向着布琼布拉冲去。 “桑图,别担心了,等我们返航,将会被记首功!”扎伊姆的僚机语气轻松地安慰不愿意跟上的图桑,“布隆迪就几架老掉牙的p51野马,难道让中国退役飞行员来获得战功?” 而此时的卡邦上空,编号205、206、207、208的四架强五对地攻击机,连空中队形都不保持,得到轰炸布琼布拉的命令,他们也不管是否违反了作战计划。 即将飞越开绑架上空,四架强五猛然降低了高度,在不到百米的高空呼啸着准备冲过卡邦加的平民居民区。 指挥部的命令是不准对平民开火,不准轰炸没有威胁的城镇。 卡邦加地处湖边平原,防线被布置在城镇南部狭窄的区域,这就避免了卡邦加遭到轰炸。 坦桑尼亚的四名飞行员的目的就是吸引地面火力,这样就可以反击了。 兰德瑟的队伍,五架歼六保持着整齐的队形返回,大家在公用频道里轻松愉快地聊着这仗太容易打了。 可兰德瑟却一点也轻松不起来,他担心坦桑尼亚的那些飞行员。 担心没用,他是空军行动负责人,却无法有效掌控手下! 卡邦加防线后面的城镇中,一座两层高的楼房房顶,白人雇佣兵乔纳森半蹲在房顶,肩上扛一架“毒刺”单兵防空导弹,望着南边飞得很低很慢的四架强-5,嘴角微微弯了起来。 他是约布亚雇佣的白人军事顾问的一支特种作战小队的队长。 约布亚花重金雇佣了超过65名国际雇佣兵,大部分坦克装甲兵,成员来源于欧洲、美国、南非…… 而一支15人的雇佣兵,最高指挥官为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少校布鲁斯,外号“屠夫”,这支小队人数不多,却参与了最近几年非洲不少国家的叛乱。 那是cia手中的一张王牌。 有cia的支持,有了数量不少的雇佣兵担任军事顾问,才是约布亚发动军事政变的底气。 有这些雇佣兵的参与,整个军事政变,仅仅只用了不到五个小时,约布亚就成了布隆迪新总统。 乔纳森作为布鲁斯最信赖的副手,被布置在卡邦加防线,布鲁斯还是非常放心的。 奈何,情报出错,对方居然出动数量不少的战机。 之前歼六根本不靠近卡邦加,乔纳森没有得到机会。 后来几架歼六从卡邦加低空呼啸飞过,乔纳森手中的导弹还没发射出去,对方就已经飞远了,正失望,发现又来了几架! 布隆迪没有强力空军,更没有多少防空力量。 唯一两枚“毒刺”单兵防空导弹,也只是作为特种小分队的标配,因为小队习惯才带着。 此刻,这两枚“毒刺”成了乔纳森手里逆转战局的关键。 想要对付机动灵活的f6歼击机,两枚“毒刺”显然不够。 就连中国产的a-5番摊攻击机,飞行高度不够低,毒刺也难把它给捅下来。 可现在,四架a-5不仅飞得很低,甚至飞得很慢! 乔纳森亲自扛着毒刺,静静地等待着机会。 在他旁边,还有另外一名魁梧的白人雇佣兵,也扛着毒刺半跪在房顶等着4架a-5的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