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2 野马P51的重机枪对阵歼-6爷的航炮 - 重生军工子弟

652 野马P51的重机枪对阵歼-6爷的航炮

编号207的强五飞行员盖提姆上尉,看着地面上那些见着强大战机惊慌失措的布隆迪人,疯狂地笑了起来。 强五翅膀上的两枚250公斤航弹,90mm火箭巢中的火箭弹,23mm航炮的炮弹,还都没找到使用的机会呢! “该死的,高射机枪呢?没有高射机枪,至少也得对着天空开两枪啊!你们可是叛军,我们可是你们的敌人,面对威胁,居然不反抗!简直在丢叛军的脸!”盖提姆眼看就要飞过并不大的卡邦加,心中有些着急。 地面不开火,他们无法轰炸。 四架强五上面的弹药,足够把卡邦加这座人口只有两万多的小镇化为废墟。 去布琼布拉? 那是开玩笑。 约布亚不多的防空装备,全部集中在首都! “操,没机会了,咱们只能把蛋下到布琼布拉!”通讯频道,一名飞行员惋惜地说道。 “难道你们怕了?在布琼布拉,防空火力也没多密集!”另外一名飞行员轻蔑地反驳,“歼六可是空战,他们就带了一枚炸弹,目标很多!” “这些叛军简直太丢人了!开火的勇气都没有,是谁给了他们叛乱的勇气?”盖提姆抱怨着。 看着越来越近的四架强五呈直线飞过来,乔纳森舔了舔嘴唇,早知道,多带几枚毒刺,四架中国产的落后a-5攻击机,全部都得交代在这里。 “就是你了!”乔纳森选中了目标,在飞行高度不足两百米,距离他还有不到一千米距离时,一直计算着大约距离,毒刺飞行速度,强五飞行速度,甚至强五飞行员遇到袭击如何处理的乔纳森,猛地扣动了毒刺发射筒的扳机。 “咻~儿~” 细长的单兵防空导弹,从发射筒跳跃出来,随后发动机工作,尾部喷射出一道火焰,随后向着越来越近的强五攻击机飞去。 旁边的雇佣兵,几乎在同一时间向着距离他们不到五百米距离,不到两百米高空的另外一架强五飞去…… “操!真没机会了!”盖提姆学着曾经的中国教官骂了几句。 “滴滴滴……” 突然响起的急促报警声让盖提姆上尉慌了。 “防空导弹!” “拉升!加速!” “上尉,小心!导弹来袭!” “射特,我也被锁定了!” “快释放红外诱饵弹!” 盖提姆猛地把操纵杆拉到底,猛地把油门加到最大。 在不到两百米的低空,飞得不快的强五,发动机尾部喷射出强劲的气流,也没能把呈现45°角往上钻的强五速度瞬间达到最大。 盖提姆甚至没来得及释放诱饵弹,就感觉飞机一震,随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轰!” 一朵烟花在白日的空中绽放。 满载的弹药在战机爆炸的时候,产生更大的爆炸…… “轰!” 又一架强五被击中。 飞行员正要弹射的时候,战机就爆炸开来…… “返航!该死的,他们有防空导弹!”突然而来的袭击,让另外两架强五急忙拉升。 “射特,我被击中!”一架强五被盖提姆驾驶的强五爆炸的碎片击中了尾翼,飞行员听着急促的报警声,急忙返航,慌乱中的坦桑尼亚飞行员,连丢掉炸弹减轻飞机重量都忘了…… “射特,以后每次行动,一定得携带更多毒刺!”乔纳森看着逃走的两架强五有一架受伤,摇晃着居然越飞越高,一脸惋惜。 这时候,约布亚刚好得到前面防线受到空袭的消息。 “坦桑尼亚政府参战了?”约布亚慌了。 周围能出动这样庞大机群的,也就只有坦桑尼亚了。 “现在还不知道!”刚刚进来的布鲁斯说道,“乔纳森小队击落两架中国生产的a-5攻击机……” “中国人参战了?”约布亚都哆嗦起来了。 中国貌似跟巴加扎关系没有好到这种程度? “不可能,中国从来不参与任何国际战争。他们正忙着搞改革开放呢!”阿南达说道。 中国没有那能力。 “乔纳森说,有五架歼-6向布琼布拉飞来……”布鲁斯的话,让约布亚更是惊慌失措。 看着他的反应,阿南达一脸鄙视,可现在不能让约布亚被推翻,他们帮着约布亚当上总统,还没得到回报呢。 “让你们的空军升空迎战!”阿南达说道。 约布亚以为听错了。“野马p51,根本不是歼-6的对手!” “你们不是有高炮?”阿南达淡淡地说道,“让p51去把他们引诱到高炮阵地!坦桑尼亚的f6都是配备机炮,没有空空导弹!” “即使这样,装备12.7毫米重机枪的p51也不是装备23毫米航炮的f6对手!”布鲁斯摇头说道。 却被阿南达狠狠地瞪了一眼。 扎伊姆等人驾驶着歼六很快出现在布琼布拉的上空。 “呜~” 整个城市上空在歼-6刚到达时响起了凄厉的防空警报声。 “他们居然有防空雷达?”扎伊姆有些不相信,“把他们防空雷达找出来!干掉!” “滴滴滴!” 歼-6雷达出现了接敌预警。 “他们空军升空了!我先去收拾他们!”一架歼-6的飞行员大喜,加大油门,向着雷达指示的敌机方向飞去。 距离歼六机群十多公里的一处区域,7架野马p51正在空中盘旋。 他们根本不敢向着敌人扑去。 扎伊姆见手下居然先自己而去,顾不得找防空雷达。 布隆迪只有不到十架野马p51,晚了,就没有了。 很快,就看到了空中盘旋的几架p51,这些装备着4挺12.7毫米重机枪的野马战机,在双方还有超过四公里的时候,就开火了。 “哒哒哒……” 7架p51一共28挺重机枪同时开火,子弹还没飞到歼六前面就掉下了去了,甚至,歼六速度比这些飞行了一段距离的重机枪子弹还快! “干掉他们!”坦桑尼亚飞行员们如同发现猎物的猛兽,凶猛地扑了上去, 在距离还有三千米时,一架歼六机头和两翼三门航炮便开始喷出了炮弹。 见此情况,p51掉头就逃。 “追!”扎伊姆下达了命令。 “队长,这会不会是陷阱?”图桑担忧地说道。 “图桑,你不想要战功,我们还要呢!” 没人理会图桑。 p51最大飞行速度只有700多公里每小时,而六爷的最大航速可达1.36马赫,在空中追击,p51是无论如何逃不脱的。 眼看着就要把前面一架p51套中瞄准镜,扎伊姆刚准备摁下射击按钮,忽然看到空中爆开一团团黑色的物体,隐隐传来一阵密集的“咚咚”声。 “高炮群!冲上去,用炸弹对付他们!”扎伊姆怒了。 可刚降低高度,地面就飞上来数枚细长的防空导弹。 “头儿,我们中埋伏了!” 防空火力太密集,一时间让扎伊姆等人手忙脚乱。 地面上,不知道有多少高射炮,在用最快的射速疯狂地喷吐着装有无线电近炸引信的高射炮弹,这些炮弹在歼六飞行轨迹前方很大一片区域爆炸开来,形成一片弹幕,阻隔了歼六跟p51,刚刚还在逃跑的p51,这会儿又调头开火,把歼六的躲避路线给封住。 一朵朵在灿烂而绚丽的火花在空中燃起,非常炫目。 可对于置身这片空域的飞机而言,那就是巨大灾难。 “该死的,我中弹了!我要跳伞!” 刚说完,一名飞行员就弹射出来,却被凌空爆炸的高射炮弹单片给…… “轰!” 一团巨大的火球在天空中绚丽绽放。 编号107的歼六追p51最起劲,不幸冲入了高炮区域,油箱被高速的弹片击中,发生爆炸。 “他们的情报出错!撤!”扎伊姆顾不得去追击p51,也顾不得战功,带头逃离了布隆迪空域…… 基戈马北方而是公里的区域,第二攻击波次残存的两架强五,正高速向着基戈马飞去。 其中一架编号206的强五,尾部已经开始冒烟。 编号206的强五飞行员伊达尔驾机怆惶逃离卡邦加后,听到机舱内的报警声,一直处于慌恐状态,下意识地将座下强五航速开到了极致,他要到机场迫降。 不是他不想跳伞,而现在,还没到跳伞的程度。 很快,就看到了机场跑道。 机场也做好了灭火的准备工作。 得到指示,伊达尔在机场上空盘旋了一圈后,按照已经在塔台的中国退役飞行员的指示,逐渐降低速度,开始对准跑道。 “打开起落架!准备释放减速伞……” 这种情况,兰德瑟没有遇到过,但是知道怎么处理。 突然,天空中正准备降落的206尾部浓烟加剧,随后火光一闪。 “你着火了!跳伞!” “转向,马上转向,向着无人区域飞!”唐劲急了。 要是那架强五坠落在停机坪,后果不堪设想。 已经返航的第一攻击编队飞机,正要起飞却被指挥部下令暂停行动的第三攻击编队飞机,全部停在跑道两边! 驾驶舱内报警声响得更密集,塔台的命令,让伊达尔更慌乱,听到队友的惊呼声,顿时见机尾燃烧起来的熊熊大火。 “我不要死!”伊达尔不顾命令,直接按下了弹射按钮。 “嘭!”弹射成功。 “轰!” 弹射了飞行员的歼六,机头笔直地扎在了机场跑道正中,火光闪现后,一团巨大的黑色蘑菇云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