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3 神对手,猪队友 - 重生军工子弟

653 神对手,猪队友

“消防车,快点!”机场跑道上的爆炸,让整个指挥部都乱了起来。 廖东整个人如遭雷击,作为指挥官,却不能不作出反应,“马上清点损失!找到弹射的飞行员!” 机场跑道中间,硝烟弥漫。 本就只是拥有一条简易跑道的机场,现在不宽的跑道被一个直径十多米的大坑拦腰切断。 “报告,爆炸地点距离停机坪超过两百米,没有造成停放的飞机损失,不过……”汇报的空军地勤负责人欲言又止。 廖东压着火气,“说吧。” “跑道中间有个爆炸的坑,很大。” “那就修复!空中轰炸必须进行。”一直没回过神来的谢凯,这时候坚定地说道,“没有空中支援,这仗更难打!” 谢凯对于空中支援,比在这边的任何人都更重视。 “挖掘机,推土机,压路机等设备,我问了机场负责人,即使从最近的地方调集,也需要两天时间。”地勤负责人说道。 廖东等人亲自去跑道看了被炸出的弹坑。 “强五的250航弹有这样大的威力?”谢凯不可置信地问道。 “这些强五,只飞了一百多公里,燃油几乎没有消耗。本来就起火,如果燃油先行爆炸,二次引爆航弹跟飞机弹仓的航炮炮弹,完全有可能。没有挂载火箭发射巢的强五,装了四枚250航弹。”兰德瑟看了弹坑周围情况,说道。 “三天!一旦空中轰炸停下来,布隆迪肯定会重新布防。”兔子一脸愤恨地看着科瓦鲁比,“将军,您强行要求你的人加入,向我们保证他们是精锐!” “他们确实是精锐!我们的王牌。”科瓦鲁比老脸发烫,可不能不顾荣誉,“当初对阿明军队作战,他们都表现得非常英勇!” 他的装甲部队掉链子,前线已经打得火热,结果距离战场还有超过两百公里。 “我们应该庆幸,卡比拉不在这里。要是他知道他的战机自己飞行员都还没有碰过就损失三架轰炸机……”易卜拉欣看着科瓦鲁比,幸灾乐祸地说道。“要是不赔偿,咱们也就别指望以后有业务了。” 科瓦鲁比咬牙看着他,也不说话。 廖东看了两人一眼,再看着一脸自责的谢凯,对着作战部队下达了命令:“命令贾布里装甲部队在边境待命!询问扎伊姆护航编队下落!催促掉队的装甲部队必须在8小时内到达边境!”廖东一连串命令下达。 “这个……”科瓦鲁比觉得,八个小时前进两百公里,难度太大,可想着自己的空军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要是易卜拉欣让他们赔偿卡比拉的战机,两千多万美元,他们这次的分红都不够。 “我会催促他们按时到达!”说完就离开了指挥部。 “谢,这些战机是佣兵团借用的卡比拉的……”易卜拉欣看着离去的科瓦鲁比,一脸担忧。“最开始我就反对科瓦鲁比的空军参与进来……” 这次合同就六千万美元…… “赔偿是必须的!”谢凯咬牙说道。 这一次,河蟹佣兵团暴露了太多问题。 “可造成这些损失是科瓦鲁比的人违反命令,不能让佣兵团承担……”易卜拉欣的目的就是这个。 要是算入成本,他就分不到什么钱了。 廖东没有精力去理会这些,而是跟手下几名骨干商量接下来的作战计划。 “目前的情况,只能重新制定作战计划。” 这是大家最终得出的结论。 没有空中支援,十多辆59坦克带着坦桑尼亚那些不着调的装甲兵以及基本操作都成问题的卡比拉游击队,没法打! 谢凯现在有点不敢面对廖东等人。 他比谁都后悔,跟易卜拉欣、科瓦鲁比两人合作,但是绝对不该让他们瞎搞! 事情关乎着河蟹佣兵团在非洲立足。 河蟹佣兵团这次打仗,统一指挥形同虚设,更不要说作战部队的磨合。 现在廖东他们焦头烂额,他也不好去说这事儿。 科瓦鲁比的人出了大问题,可谢凯隐隐感觉,接下来还会有更大的乱子。 伊拉克的特克里特师特遣队可是不顾命令,出发了好一阵了。 “这下好了,不用咱们出动了,他们的人自己把跑道给炸毁了。”基戈马空军基地的情况,第一时间传递到距离机场数公里的一间普通民房,一名魁梧的黑人笑着说道。 “河蟹佣兵团的人,防御太严密,根本无法混进去,居然也不运输物资!”另外一名黑人说道。“咱们把消息汇报上去吧!” “头儿,我们怎么办?”返航的路上,一名飞行员询问领头的扎伊姆。“回去吗?” 丢下强五贪功冒进,他们损失了一架战机。 甚至从编队通讯频道知道了强五编队遭遇,不过那时扎伊姆没有理会,甚至关闭了接收机。 “不能回去!即使要回去,也得等战争结束!”扎伊姆说道,“基戈马跑道已经废了,无法降落。” “最近的机场,都有好几百公里,我们燃油已经不够……”一名飞行员说道。 “还记得当初我们在中国学习时,中国教官能在公路上迫降,我们为什么不能?卡苏卢郊区的道路又平又直,完全可以降落!” 于是,四架歼五,把向南的航向改成了向东南。 仿佛要验证谢凯的担忧,贾布里的坦克装甲分队并没有在边境停留。 越过了被摧毁的第一道防线,直接向着十多公里外的卡邦加前行。 卡邦加南郊的第二道防线,已经被摧毁。 可还没通过第二道防线,贾布里的装甲坦克分队,就无法继续快速突进了。 横在坦克分队前方的,是数道三米宽的反坦克壕! 对只有2.6米越沟能力的59坦无而言,无疑是一条条无法逾越的天堑。 前路无法通行,贾布里只能下令选择能通行的区域直接碾压过去。 只有靠山脚的陡坡上没有反坦克壕,上面留着航空炸弹爆炸的痕迹。 没有认真侦察,贾布里就指挥队伍前行,他们要快速攻下卡邦加。 “轰!” 正在陡坡上倾斜前行的一辆59下面,突然被一声剧烈的爆炸声掀翻,翻滚着掉了下去。 停止的时候,底部的主动轮还在旋转! “反坦克地雷!” 跟在右面的59坦克车长,惊恐地咆哮了起来。 居中指挥的贾布里,急忙叫停整个队伍。 “扫雷车,清理障碍!”贾布里急忙命令。 “少校,我们在非洲……”一名手下提醒贾布里。 这不是在跟波斯人作战,他们队伍中,根本就没有跟随扫雷车等后勤车辆。 一时间,整个坦克队伍停止了前行,就在山坡上倾斜着停着。 距离坦克队伍350米的山上,隐蔽着一个规模不大的阵地。 正躲在战壕中偷偷的几十名没有佩戴军衔,白皮肤黑皮肤的军人们,见到爆炸后一辆59坦克翻滚到了山坡,脸上都涌现出了笑容。 乔纳森一直举着望远镜观察着那支规模不大的坦克装甲队伍。 还没构建完成的第二道防线遭到空中轰炸,乔纳森从来没吃过这样大的亏,整个阵地崩溃,他依然也没有侧立。 没有了防空导弹,无法对付天上飞的,地上跑的还有办法不是? 见计划奏效,乔纳森当机立断,“rpg伺候!” 四名白人军事顾问,肩上扛着60mm反坦克火箭筒,对着远处山坡上停止前行的装甲部队瞄准。 “开火!” “咻儿~” 四声尖锐的破空声响起,四枚反坦克火箭弹向着350米外的目标飞去。 “轰!”一枚火箭弹击中了一辆59坦克的炮塔侧面…… “轰!轰!轰!” 三枚火箭弹,则是让三辆跟随在坦克后面的三辆63式装甲车…… “反坦克火箭弹!” “我们中埋伏了!” 连续四声爆炸,让贾布里的队伍慌乱了起来。 “撤退!撤退!”贾布里着急地咆哮着。 “轰!” 在队伍后面,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队伍尾部,大量山石被距离爆炸掀下来,堵住了整支队伍的退路。 右侧是山体,左侧是纵横交错的反坦克壕,前面不知道有多少反坦克地雷,后面被巨大的山石堵住了去路! 贾布里的队伍,被堵在这里无法移动。 “把敌人位置找出来,干掉他们!”无法撤离,贾布里冷静了下来。 59坦克炮塔开始转动…… “用机枪!” 侧着倾斜在山坡的坦克队伍发现,敌人在山上。 根本没法开炮,坦克倾斜得厉害,搞不好,开炮的巨大后坐力会让坦克翻车! 一切都是被敌人算计好了的。 “哒哒哒……” 钻出炮塔的车长,直接操纵着炮塔顶部的高射机枪,开始对敌人所在的位置上扫射。 “嘭!” 一名正操控高射机枪喷射弹药的车长,脑袋突然如西瓜一般炸开,失去控制的身体,压在高射机枪尾部,欢快叫着的高射机枪,突然停了下来…… “嘭!” 又是一挺机枪停了下来。 “狙击手!” 贾布里绝望了。 敌人完全是布置好了一切,算到了他们所有的行动。 “打开电台,跟指挥部联系!请求空中支援!” 之前贾布里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理由,再次违反指挥部要求在边境待命的命令,甚至关掉了跟指挥部联系的接收机! 这会儿,他们被人包围,成了瓮中的鳖! 顾不得其他,必须申请空中支援。 “虾兵二队呼叫蟹巢!虾兵二队呼叫蟹巢!” 基戈马指挥部,廖东等人一直在等贾布里小队的消息汇报,急忙让通讯兵询问他们的位置。 现在他就担心贾布里他们冒进。 “这里是蟹巢,虾兵二队,是否到达指定位置?” “我们被包围了,请求空中支援,请求空中支援!” “什么?”指挥部沉默了。 所有人都被贾布里的再次违反命令,还被包围的消息震惊了。 “卡邦加防线并未被摧毁,大量反坦克壕一直到湖边,无法通过,我们从山坡上过,前面是反坦克地雷区域,后方已经被炸掉的山石堵住退路……敌人正在用火箭筒从山顶上攻击,有狙击手,请求空中支援!重复,请求空中支援!”贾布里把消息汇报了上去。 指挥部再次沉默。 原本还在对科瓦鲁比幸灾乐祸的易卜拉欣,脸上的笑容僵硬,现在已经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空中支援无法到达,你们得自己想法办法!”廖东亲自回复。 “廖,你不能这样干,这是提克里特师高层将领的后人!”易卜拉欣急了。 这会儿,也顾不得隐瞒了。 “射特!”乔纳森看着不远处无法动弹,也不再有人钻出驾驶舱操纵机枪,失望透顶。 精心布置了一切,结果却依然出了意外他手中没有了火箭筒,现在的四枚,是整个卡邦加防线仅剩的,之前绝大部分火箭筒,都在乔巴姆用来射飞机后,被摧毁。 这四枚,还是乔纳森的人在战场上翻找出来的。 “头儿,该撤了,他们空军支援很快会到。”一名雇佣兵对不甘心的乔纳森说道。 “等等!他们的战机,已经有两个小时没有出现了,说不定我们的人混进去了!”乔纳森如何能甘心? “即使没有空中支援,我们也没办法,没有火箭筒!”手下也不甘心。 “向布鲁斯汇报,让他想办法空投!”乔纳森看着那些无法动弹的坦克跟装甲车舔了舔嘴唇,“如果他们空中支援真的无法到来。” 十分钟过去,空中没有看到战机。 二十分钟过去,依然没有。 乔纳森亲自联系在布琼布拉的布鲁斯。 “空投火箭筒跟防空导弹?”阿南达看着布鲁斯,“布鲁斯,他们可是有战机!没有护航,运输机只是靶子。” “基戈马空军基地出事了,24小时内,不会有空军支援,我们甚至可以让野马p51对基戈马机场进行空中轰炸!”布鲁斯说道。 “算了,还是空投吧。约布亚会担心坦桑尼亚报复……”阿南达摇头。 廖东冷冷地看着科瓦鲁比跟易卜拉欣,竭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这一切,都是他们的人违反命令造成的。 大好的局面,被搞成了现在的样子。 这可是河蟹佣兵团的立足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