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8 新式导弹玩空城计让M1升级计划提前 - 重生军工子弟

668 新式导弹玩空城计让M1升级计划提前

“加上导弹,总成本多少?”龙耀华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开口问道。 “导弹得看什么型号,前卫防空,还是未定型的反坦克导弹,或者我们尚未研究成功的单兵对地攻击导弹,不过平均下来,怎么也得十万一发。20枚导弹,也就得200万,总价得500万软妹币左右。”汪贵林扳着手指头算着。 这里面有着不少的水分。 显然是说给龙耀华听。 国内部队用不起,为了持续研发,开发更先进的,必须得先回收成本不是? 又不是上级财政拨款支付科研经费。 龙耀华一听,顿时脸色更苦。 得! 又是一种军方买不起,用不起的先进装备。 不能因为军方用不起,就叫停这样的研发。战争爆发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却不能不为可能爆发的战争做好准备。 忘战必危。 “首长,现在这样的导弹坦克,成本确实高了。不过等到后面,技术成熟,研发经费摊薄,成本就会降低很多……”谢凯怕龙耀华一怒之下阻止这样的装备出口。“现在国际市场有需求,咱用国外的经费来研发我们自己的先进武器技术,提升国防实力,多好的事情。” 龙耀华看着谢凯,心思复杂。 404的这些项目,绝对是故意的。 所有技术,都是整合国内尚未获得突破,结果国内部队没有装备,先行出售给国外使用。 这对国防并不是好事,却又不得不如此。 这是在经济基础太差时候为了快速赶上国际水平,一种无奈的妥协。 “可这也暴露了我们国防真实水平。”龙耀华叹息一声。 “放心吧首长,并不会。即使在战争年代,也很困难。咱们这算是唱了一处空城计。一直以来,国内最好的武器装备,即使落后于国际,依然不会出口的,好东西都是藏着掖着。谁能想到我们会把最先进的技术出口?出口了,按照常理,那是有更好的……”谢凯继续说服龙耀华。 确实是一处空城计。 404的所做作为,跟国内一直以来的习惯截然相反。 尤其是现在,美国五角大楼一个办公室里,一群校官跟将军正襟危坐,听取着一篇来自非洲,却跟太平洋对岸中国有关的报道。 “……根据参加过布隆迪这次的战争的雇佣兵的消息,出现了新式坦克穿甲弹,那些雇佣兵把穿甲弹防守得太严密,无法获得样品;还有一款新型防空导弹,发射后不管,可以从顶部攻击坦克……”中情局非洲负责人把情况做了详细介绍。“根据情报显示,这是来自中国的新式穿甲弹跟反坦克导弹……” 一名少将皱着眉头打断了汇报,“奥斯特中校,中国人的新式穿甲弹跟反坦克导弹,并不值得我们花费太多精力关注,我们更应该把精力投放在苏联的新式武器装备,是否会对我们刚装备部队的新型坦克造成威胁……” “对,中国基础薄弱,即使研发出新的反坦克导弹跟穿甲弹,也无法破掉m1正面对heat(空心装药破甲弹)达到700~800毫米rha(滚轧均质钢甲),对ap(穿甲弹)也能达到350~400毫米rha……”一名少将自豪地说道,“中国人的穿甲弹跟反坦克导弹,根本无法对我们坦克构成威胁。” “米佛尔将军!请注意,中国人的反坦克导弹,全部都是攻击坦克顶部。这是所有坦克装甲最薄弱的地方!”奥斯特中校严肃地强调着。 攻击坦克顶部! 所有人不得不重视起来。 “这不可能吧?导弹采用攻顶模式,对于制导技术跟内部数据处理技术,都有着极高的要求。我们国内的相关研发团队不是没有考虑过这问题……”米佛尔依然有些不信。 他在这方面,属于军方顾问级别。 对于来自中国的装甲跟反装甲类型武器,他有着本能的瞧不起。 国际上的三代坦克都已经列装了,中国二代坦克研究才刚开始起步,还是从英国引进的技术。 “事实就是如此。中国的导弹很大可能穿甲能力不足,所以才采用这样的攻击模式。”又一名上校说道,“从理论上,这种导弹还是有可能,我们现在的技术储备,都有些勉强,对方居然还是便携式单兵发射系统!” “不管如何,中国在这次,暴露出来了隐藏的底牌,我们国防部必须拿出应对方式。我觉得,m1必须升级,进一步加强装甲防御,重点加强顶部护甲……”米佛尔终于认清了事实。 他的意见,没有人反对。 却有人脸色苦恼。 “1的价格,就已经达到850万美元一辆!再进行改进,这价格会让国防部疯狂!纳税人的钱,不能这样被花掉。”有人提出了质疑。 “布莱恩少将,这都是国防部考虑的问题。我们只评估中国的反坦克导弹跟穿甲弹对我们新式坦克的威胁。”米佛尔说道。“至少,我们的坦克比法国人正在研究的勒克莱尔主战坦克便宜多了。他们的坦克,可没有m1那样庞大的采购数量来摊薄研发成本。” 坦克花多少钱,那应该是财政部头痛的事情。 甚至国防部都不考虑这些。 只考虑国防安全。 何况,美国的坦克虽贵,性能在那里。 m1比m60a3巴顿坦克的性能进步的可不是一点点。 法国人的坦克,样车都没有生产出来,已经消耗了庞大的研发经费,初步估计,按照法国的需求跟可能获得的订单,怎么都无法达到m1这种美国国防部都采购数千辆的程度。 “中国的359坦克,根据中东局的评估,攻击力已经对m1造成威胁,再配备新式穿甲弹,威胁更大……中国人不可能不把这些穿甲弹卖出去。我们又无法阻止!”看了一圈,米佛尔盯着最开始说了话就一直不发言的伦斯特少将,开口说道。 评估报告,将会由伦斯特将军向国防部陈述。 “不能继续下去。一方面,我们需要针对这些新的威胁提升主战坦克的性能,另外一方面,得想办法阻止他们的发展……最好是想办法了解清楚中国的穿甲弹跟反坦克导弹真实性能水平。按照中国人一直的习惯,最好的东西,都是留着自己用,而且是藏起来,根本不会卖出来。”伦斯特少将说道。 中国一直都是把好东西藏着压箱底,当做杀手锏使用。 359坦克拿出来了,地红旗拿出来了,就连现在突然丢在国际市场上的一款单兵便携式导弹,都让美国战略分析部门不淡定了。 一直以来,在大家眼中贫穷落后的中国,武器装备,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大的提升? 美国方面的疑惑,谢凯不知道。 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上面不同意他们出售这些新研发出来的武器装备。 任何一种,都是国内性能最顶级的东西。 “对了,苏联对我们的新型坦克炮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提出可以进行技术合作……”龙耀华没有表态支持还是反对。“对我们的复合装甲也表示了兴趣,被拒绝了。” 等待牟阳转达中信银行的最终决定期间,询问郑宇成等人。 “他们准备买我们的技术?”郑宇成顿时来了精神。 龙耀华的话,在传达一种上面的态度。 上面反对跟苏联人在装甲方面的合作,新型炮钢开发,貌似是可以合作的? “技术换技术……”龙耀华说道,“你们跟苏联方面不是一直有合作?最后一批航空发动机快要交付了吧?” 一说到这话,404所有人的脸色都尴尬了起来。 200台rd-33发动机,这是目前整个404最让人诟病的。 到现在为止,这些发动机都因为超七工程没有获得海外订单而闲置着。 空军对超七不感兴趣,联合研制的巴基斯坦虽然在美国的f-16后续订单交付拖延跟苏联出口米格-29战机造成的国防压力表示接受新的方案,甚至谈论了好几轮,可详细合同没有签订,钱还没进404的兜里。 有变数的东西,都是做不得准的。 “首长,我们跟苏联人,只有发动机这块有接触。”郑宇成尴尬地说道。 谢凯更是在一边低着头不敢说话。 他拿不准巴基斯坦的态度。 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跟埃及人接触。 何况,超七的高教机,还在进行地面测试,尚未进行首飞。 “可苏联方面的人表示,如果要谈苏-27的引进,需要你们参与。”龙耀华的话风轻云淡,却让404的众人吓了一跳。 苏联人这是在坑他们? 当初谈判,可是空军方面派的代表团! “首长,这事情我们毫不知情啊。”郑宇成急忙解释。 404有截胡其他单位业务的前科,当初起步,可就是截胡了617跟巴基斯坦的合作。 现在国内的大规模武器出口,几乎都是404带来的,强-5、歼七跟59的出口,很多合同都是404参与在里面,装备款都是由404拨付给生产单位呢。 上级肯定有人不满这事儿,郑宇成自然不能不解释。 “首长,苏联人的合作,我觉得还是得由上级负责沟通协调,谈妥了我们具体执行就是了。”汪贵林开口说道,转移了话题。 他们弄不清楚龙耀华的目的。 苏联人的苏-27出口,跟404一分钱关系都没有。 这绝对是天地良心。 谢凯不敢说,这事儿他当初当老爹跟老娘做了不少工作,毕竟老爹的关系,很多都在苏联航空部门中任职。 “这事儿以后再说。”龙耀华不再提苏联的事情,“关于你们研发的武器出口的事情,我尽量帮忙争取。要想获得支持,几乎没有可能。” “只要不反对就行。”郑宇成嘿嘿笑道。 各种先进的武器装备,上级肯定不会乐意卖不是? 只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行。 “我希望你们在出口的时候,多考虑一下国防安全。国防安全重于泰山。” “明白,首长放心,以后非洲那边产生巨大的效益,经费问题得到解决,肯定不会再这样。”郑宇成保证着,“这都是无奈之举不是?经济发展起来,咱们部队有钱了,直接提供给部队多好!” 359坦克,只是国内三代坦克技术的整合试验。 独臂老总的坦克团队在有了359坦克为实验平台,并且承担一部分研发经费后,可以把经费转移到进一步提升性能上面,到现在,设计总体方案都没有彻底定型,就在等359坦克更详细的实战数据。 否则,上级怎么可能同意359坦克如此大批量的出口? 甚至,如同谢凯说的,让国外摸不清楚中国军工领域真实水平。 兵法有云,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让国外情报部门去头痛呗。 “关于非洲那边的项目,有几点必须强调,不能违背我们国家外交方针,不能干涉他国内政……”龙耀华严肃地告诫郑宇成等人。 那边的雇佣兵什么情况,上面都知道。 到现在,并没有干什么违规的事情,给国家名誉带来不好的影响。 “请首长放心!”郑宇成拍着胸脯保证,“我们在非洲投资,完全是双赢的事情。我们帮助他们发展经济,分享他们经济发展的红利……” 龙耀华这是在表态,布隆迪的投资计划,他个人是赞成的。 只要他赞成了,就会帮着说服上级其他领导。 “对了,前阵沪市的事,谢凯表现得不错。揪出了国外间谍……”龙耀华见谢凯这次躲在一边不吭声,猜不到这小子心中又在憋着什么坏,把矛头指向了谢凯。“勇气可嘉,方法却不可取。” “请首长放心,以后我保证老实学习,天天向上!”谢凯无语,却不能不表示。 龙耀华盯着他,满脸不相信。 谢凯这小子,从来就没有老实的时候。 这一摊子事情,都是谢凯给弄出来的。 不过以后谢凯在首都上学,领导们眼皮下,也整不出啥幺蛾子不是? “首长,中信那边……”汪贵林问道,“事情必须得解决了。我们已经开始联系有兴趣到非洲发展的兄弟单位,甚至工程机械等的生产已经开始排生产计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