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9 挖人到丧心病狂的404又出新招 - 重生军工子弟

669 挖人到丧心病狂的404又出新招

“真的要这样干?”郑宇成跟汪贵林看着谢凯,有些头痛。 白彦军也一脸纠结,“会不会太高调了?咱们可是保密单位。” “成本倒是不高,可事情太过麻烦。”杨倩也无奈。 谢建国看着儿子,不说话。 这段时间他忙得脚不沾地,回家的时间都很少,柳旭也还没有回来,目前404的子弟都还没有到各个学校报到。很多家长甚至没时间送学生。 按照基地原本的计划,让这些子弟自己扛着东西上大学去。 可谢凯却有想法,提出让基地高调送子弟进入大学校园。 “诸位叔叔阿姨,仅仅靠着我们基地子弟,不可能满足咱们基地未来发展的用人需求,各大高校的优秀毕业生,还没毕业,都被各个单位瓜分了……目前情况下,咱们没有办法获得更多的毕业生分配,只能从质上来改变现状!”谢凯提出这个想法,是为了从一开始就吸引学校所有人的目光。 “咱们毕竟是保密单位,这样很容易被盯上……”汪贵林觉得这种行为不可取。 “那样正好,把间谍给找出来不是?”谢凯并不在意被盯上。 即使毕业生想要进入404,还得404同意不是? 进入绝密级保密单位的人,首先得经过政审,祖宗八代的根都得查一下,才能进入后续招聘环节。 刚进入基地的新人,可没有那么容易随便就离开,在来之前,只有保密协议,只告知工作环境跟工作状态,工作内容都不会做过多的介绍。 所以,国外间谍要想潜入,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我打听了一下,之前各个效益好的单位,子弟上学,都是带着各种好东西,毕竟学校伙食也不会太好……然后,每年这些单位分到的毕业生,都是成绩好的。”郑宇成说道。 他是有些动心。 现在的大学毕业生,毕业后由国家分配,但并不是没有活动的空间。 比如,学生不满意单位,可以申请去别的单位;或者单位不满意学校分配给自己的毕业生,就可以跟学校沟通,换人。 问题是,谁都想要学习成绩好,人踏实肯干的。 如此一来,单位不满意学校分给自己的毕业生,想要换人,就得跟学校论交情了。 按照谢凯的这种方法,首先就会吸引其他人的眼球。 “要搞就搞得更吸引人一些。那些上学的孩子,每个月不都是有补助吗?以后每个月基地发的福利,都给他们送到学校,让广播通知去取……”汪贵林也知道,每年毕业前,各个单位劳资处都是全国各个大学乱蹿。 谁都需要人! 每年大学毕业生就那么点。 404这样的特殊单位,需要的人才都是顶级的,普通专业的毕业生,根本就无法用。 “你们……”杨倩不知说什么好。“也不怕太高调,反而起反作用。” 开始大家不是都不同意么! “怕啥?咱们的子弟,福利待遇好,上学就拿工资!分福利,用实际行动告诉那些还没有参加工作的年轻同志,来咱们单位,一切都不用考虑!”郑宇成豪气地说道,“从出生到死亡,一切有单位负责,甚至单位包分媳妇儿!” 众人顿时乐不可支。 可不就是这样么? 为了解决基地男女比例问题跟广大单身青工婚姻问题,基地的被服厂,已经扩大到了一千五百人的规模。就连其他能安置女职工的单位,也保留了不少。 甚至接收毕业生,也都是按照1:1的比例招收男女毕业生。 有对象的,除非对象一起进入到404,否则,不要。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汪贵林等人可是耗费了不少的精力。 “专科学生也送?”白彦军咂舌。 “送!”谢凯坚定地说道,“毕竟基地不仅是需要研发人才。专科方面,有潜力的,先在生产岗位实习考察,然后调到管理岗位或者深造,走技术人员路线。” 反正每年的毕业生就那么点。 也就是这两届的高中毕业生多一些,明年参加高考的,只有三个班不到一百人;再后面一年,更是只有两个班八十多人。 70年代各个单位安置进来的,很多都已经调离。 父母调离,子女自然随迁。 “哥,基地真的用飞机送咱们?”刚回来的孙娟,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她受不少人委托,前来打听消息。 即将上学的,没有留在基地的,半个月前,就被召回基地参加军训。 就等着开学,最近几天,都开始得陆续去学校报道了。 事情既然决定了,单位劳资处跟学校招生办的人就开始有事儿做了。 原本有些子弟是由家长请假送,现在基地出面,自然也就更没问题了。 具体细节却没有透露多少。 “肯定啊。飞机只能飞到机场,下了飞机后,还得有专车送到学校……”谢凯点头说道,“你跟莫齐这次在那边如何?” “大凉山那边的情况超乎我们想象,很多孩子甚至根本没有上过学……”孙娟一说到这个,顿时就变得落寞起来。“可惜我们现在的能力太有限了……” “不是有‘希望工程’嘛。只要你们的调研报告拿出来,到时咱们再向学校申请,甚至共青团中央联系……”谢凯说道。 希望工程,这不是某个个人能完成的。 “你不是说咱们基地跟合作伙伴参与就行了?”孙娟不解。 谢凯摇了摇头,“到时候再说吧,这两天在家,多陪陪父母吧。” 孙娟点头同意,“哥,你不去看看莫齐?刚回来,就被她妈给锁在屋里了。” 还有这事? 谢凯顿时急了,急忙向着莫齐家跑去。 难怪没见着莫齐呢。 孙娟看到谢凯的动作,脸上一阵失落,贝齿咬着嘴唇,跟了上去。 “……不同意这门亲事,你休想去上大学!我向你大舅保证过!再说了,家良现在也在这基地上班,很快就会成为正式工……” 刚到家门口,谢凯就听到丈母娘的声音。 顿时火大,却耐着性子拍门。 “你小子还有脸来?别以为你能哄莫齐,就能把我也哄了……”莫齐妈一见谢凯,气不打一处来。 “阿姨,我奉领导的命,通知莫齐去开会……”谢凯继续使用这理由。 莫齐妈更气,“上次骗我,让她跑去出野这么久,现在又来!真以为我农村来的什么都不懂?小子,你是谁家的孩子?信不信我让莫齐爸爸把你父母的工作都弄没?到时候吃不了商品粮……”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让莫齐爸爸把他父母开除了!”孙娟本来就不爽莫齐妈,见这女人脑子有包,针锋相对,“你以为你男人怎么上位的?当初如果不是他喜欢你家莫齐,莫齐爸爸会成调到359车间?短短两年时间,从一个工人提升为车间主任,再成为厂长……” 莫齐妈愣了。 想要反驳,人家说得有板有眼。 “妈,谢凯是我男朋友,两年前就是了。我爸只是一个小厂长,别说开不了谢凯父母,他爸是管理委员会的主任……只要他一句话,我们一家都得被赶出基地!”莫齐从院子里面出来,平静地对母亲说道。 然后拉着谢凯就向外走去。 “你知道了?”谢凯诧异地问道。 “嗯。”莫齐声音很轻,点了点头。 “啥时候的事?” “我爸进359车间没有多久,你跟王浩在我家门口瞎闹的时候……”莫齐依然平静。 谢凯看着莫齐,不知道说什么了。 莫齐没有问谢凯是不是觉得自己贪图谢凯家的权利才同意,谢凯也没提。 “关于希望工程的事情,你怎么想的?”谢凯转移了话题,“孙娟说你还是想读师范。” “对,已经确定了,首都师范大学,跟你学校离得不远,每周周末,我们可以一起……”莫齐坚定地点了点头。“希望工程,我希望还是由政府部门负责。” “这没有问题。你们这两天把方案拿出来,调查报告,也拿出来……”谢凯说道,“之前我要求拍摄的照片,有了吧?” “放心吧,哥,你指示的,必须办好啊!”孙娟见自己被冷落,急忙说道,“柳妈提供的来自香江的专业摄影师,拍的照片我们看到都忍不住流泪,不过要到首都才能看到……” “等上学了,请你吃烤鸭,带你爬长城作为奖励。”谢凯有些闹心。 “就我们两!”孙娟示威地看着莫齐。 谢凯没法回答,看向莫齐,后者只是笑,也不说话。 “我不去。”莫齐主动说道。 这让谢凯闹心了。 这样的情况,想要跟莫齐多待一会儿,都不行。 索性跑到服装厂去看基地给他们定做的那套上学时候穿的制服。 男生清一色的白衬衫,灰色裤子,黑皮靴;女生则是一条浅色卡其布的无袖连衣裙,很修身的那种,配以小皮鞋,作为工作服主要布料的卡其布在精心设计下,变成了时尚。 所有的一切,由柳总倾情赞助。 基地总部大楼前的主席台前,所有人胸前挂着大红花的整齐方队静静地停在主席台前。 方阵旁边,则是十辆车头挂着几乎遮住半个车头大红花的解放汽车。 周围则是数量更多的基地干部职工。 这批学生出去,还会回来。 他们代表着404的一个新的开始,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同志们,请稍息。”看着自己当校长以来,一年考上大学人数最多的邓华康,满脸都是褶子。 他明年这个时候,就该退休了。 出发时,今年考上大学的子弟,一共103人,一半以上都是本科,绝大部分人在基地劳资处的“建议”下,选择的是跟目前404尖端项目关联最大的专业学习。 而这百名大学生,有超过六十名都是选择了首都的大学。 “唰!” 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起。 “废话不多说,出去了,记住你们的身份。你们是东风城的子弟,是由基地培养出来的接班人!到大学校园,好好学习,毕业后回来,继续建设东风城,为国防科技事业建设添砖加瓦!” “啪啪啪……” 热烈的掌声响起。 “那啥,废话也就不多说了。你们校长表达了他跟我们整个基地的殷切期望。希望大家在未来认真学习的同时,不要忘了你们神圣的使命。还是那句话,谁拉回一个研究组,我就让他当组长!拉回一个大项目团队,就让他当项目负责人……” “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个人,至少得带个人回来,男生嘛,就找个专业强的同学当媳妇儿嘛;至于女生,找学校专业领域强的男同学处对象……” 一番话,让围观的基地干部职工目瞪口呆,却让这些刚刚成年的子弟们面红脸赤。 “郑主任,咱们基地不是提倡内部消化嘛……我这要找个基地的女同志当对象,您这不得棒打鸳鸯?”谢凯见大家有些拘谨,在队伍中大声喊道。 这是基地给所有人下达的任务,也是对他们的考核。 谁的任务完不成,以后就别指望回来了。 一方面,观察所在学校的顶级人才,并且搞好关系;另外一方面,挖人! 是的,404现在丧心病狂到了让自己出去上学的子弟拐带人才回来的程度。 “要内部消化也没问题,外部找一对专业好的回来就是了!”郑宇成嘿嘿笑着。 一下子,所有学生都笑了起来。 在围观人群中的莫齐妈,看着谢凯跟郑宇成在这样场合扯淡的谢凯,捅了捅莫盈,“老莫,咱们是不是该抽个时间拜见一下亲家公跟亲家母?” 莫盈看了看自己媳妇儿,“你急啥!老娘们儿知道个傻?” 莫齐妈顿时不吭声了。 莫盈当了车间主任后,地位就无限上升,当了厂长,更是翻身农奴把歌唱。 “出发!” 郑宇成的手重重地往下一挥,基地宣传队的喧天锣声,震天鼓声一起响了起来。 “嘀嘀哒嘀嘀嘀哒嘀嘀……” 不该响起的广播,这时候传出了一阵急促的冲锋号。 原本整齐排列的方阵,瞬间在头排标兵的口号下,快速向着旁边的解放汽车冲去…… 他们是出征。 只不过,不是打仗,而是去学习,去挖人…… “送战友,踏征程……”冲锋号连续响了好几遍,等所有出去上学的子弟全部上了车开始,广播里又响起了《送战友》。 “尼玛,非得搞得这么煽情。”谢凯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这两年,离开基地不知道多少次了,却从来没有这样一次眼角变得湿润……

下一篇   670 华清大学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