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0 华清大学门口 - 重生军工子弟

670 华清大学门口

“哥,是不是觉得特别感动,带大红花啊。我要是没记错,你从幼儿园到现在,这是唯一一次,以前小红花都没有得过……”孙娟在一边笑着说道。 “不会吧?”莫齐一脸震惊。 谢凯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 “谢凯,你出去的时候多,首都大学是什么样子的,能说说吗?我有些后悔报国防科大了。”一名眼镜说道,对未来,有些担忧。 “四眼儿,国防科大可不错啊,再说了,去那边又不是你一人……” “就西北工大人最多。”孙娟说道,看着莫齐,就她一人选择了师范。 孙娟有些得意,莫齐作死,去了师范,自己跟谢凯都在华清大学,近水楼台先得月,总不信四年还拿不下谢凯。 “行了。这次提前出发,基地安排咱们参观首都,爬长城,可不能丢了基地的人……”谢凯听着孙娟的话,怕莫齐伤心。 其他人的学校跟专业,在录取通知书发下来之前就已经确定,有基地劳资处参与,毕竟这些子弟,从上大学开始就算正式成为404的储备人才,每月要领工资,所有费用基地承担。 唯独谢凯,郑宇成拿了一把录取通知书给谢凯,让他自己选择。 谢凯最终还是没有得到满分,具体分数多少,谢凯不知道,也懒得问。 至少,当初的作弊风波,算是彻底平息了。 原本的安排下,基地这些上大学的子弟,统一到首都转一圈,看看故宫啥的,爬爬长城,然后才会被劳资处跟工会的人送到他们所在的学校报到。 “运十坐着舒服吗?真的不会掉下来?” “我们自己的生产的大飞机,跟其他国家的坐着感觉不一样吗?” “肯定不一样啊!咱们的飞机,肯定比国外的飞机坐着更舒服……” “可那架伊尔-76,看起来更大,真的能飞起来?” 机场跑道上,停着两架飞机,一大一小。 基地这批毕业生,长这么大,很多就只有跟着父母探亲出去过少数几次,甚至有人没有出去过。 坐过飞机的,只有跟着谢凯出去过的几人。 劳资处跟工会的人,只听闻有大飞机,却没坐过,远远看过无数次,自然激动。 “行了,上飞机吧。”郑宇成见机长示意已经准备好,招呼着这些天之骄子们,“出去了,别丢咱们404的脸。” 原本还在兴奋,紧张,激动的准大学生们,眼圈开始有些红润。 没有离开时,他们无时无刻不想着离开这个跟外面几乎断绝联系的封闭小城,可真的离开时…… 没有人上飞机。 “走吧,又不是不回来,四年之后,我们会回来的!”谢凯偷偷摸了摸眼角的泪,大声地说到,带头向着运十悬梯走去。 “哥,你就不该瞎出主意!明明大家寒暑假可以回来……”孙娟红着眼睛抱怨着。 莫齐点头附和。 谢凯没法解释。 只有让大家了解了外面繁华,发自内心深处想要回来,他们才会耐得住404的寂寞。 出去的这些人,管理委员会并没有指望全部回来。 这批人放假的时间,将会去教育落后的地方支教。 这也是希望工程项目的一部分,整个项目书,莫齐跟孙娟带着十多名同学,写了几十万字的详细方案。 “走吧!别让飞机等久了。”邓华康突然间有些失落,有些惆怅。 这些青葱岁月的孩子,出去了,还有多少能回来? 回来的少了,这是他这个校长的失败。 有了谢凯几人带头,加上送他们的劳资处跟工会的人安慰下,这些第一次真正远离,打拼的年轻人,才红着眼睛,一边回头,一边缓缓地上飞机。 “嗡~” 运十机翼下的四台jt3d发动机开始慢慢转动起来,发出轰鸣,随后越来越快,在这些大多数第一次坐飞机的年轻人趴在舷窗上向外面看的时候,在跑道上快速滑跑,随后轻盈一跃,直冲云霄。 “这是?” 首都国际机场,一架外形酷似波音707的窄体飞机,缓缓降落。 “运十!” “真的是运十!我们国家搞了十多年的大飞机,终于看到了!” “不是说下马了?”有知道内情的人疑惑地问道。 “要是下马,能飞到这里?”有人一脸鄙视。 运十到首都好几次,每次几乎都是停靠在军用机场。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高调的一次,直接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里面。 让中外都能知道消息。 “这上面有人?这些年轻人都是干什么的?”当飞机在停机坪停稳,周围已经围上了不少记者,有人通知他们下午首都国际机场将会有大消息,很多报社的记者不相信。 依然有记者来了,尤其是国外一些驻扎在中国的报社记者,他们只能获得一些中国官方的消息,让报社非常不满。 在众多围观的记者,机场工作人员,旅客等的注视下,悬梯车靠近,飞机侧门打开,一名穿着白色寸衫,黑色裤子,理着板寸的年轻人出现在悬梯口。 看到外面如此多围观的人,谢凯低骂一声“骚包”,脸上却笑着,对着下面的记者挥了挥手。 “咔嚓!” 有反应快的记者,瞬间按下了快门。 一个潮气蓬勃的年轻人笑着站在运十悬梯上挥手的瞬间,被定格了下来。 很多人认为,这是中国航空制造业掀开新篇章的代表。 “咔嚓!” “咔嚓……” 不停响起的咔嚓声,把一众年轻人从飞机上下来的照片定格。 “先生你好,我是《纽约时报》记者卡洛特,请问你们这是……”一名记者见没有人阻拦,率先拦住谢凯,第一张照片也是他拍下的。 《纽约时报》? 谢凯愣了一下,这家在美国影响力很大的报业集团,可向来都是负面报道中国的事情。 “我们是来旅游的。”谢凯平静地说道。 “旅游?”卡洛特一脸懵逼,中国大多数人不是连饭都无法吃饱吗? “对,我们是一家单位的子弟,单位效益好,专程承包我们国产运十飞机送我们前来参观首都……”谢凯侃侃而谈。 “嘟~嘟~” 突然响起的哨声,让谢凯终止了吹牛逼,向着旁边跑去。 “全体集合!” “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带队的是劳资处的副处长,汪贵林的下属,牛季中。 原来部队后勤转业的,四十多岁。 上百名经过了长时间军训的子弟们,虽然没穿军装,却表现出极强的纪律性。 “同学们,这里已经是首都了,列队登车……”所有的一切,都是精心设计的。 毕竟要吸引各方目光嘛,得高调点。 三辆大巴就停在机场旁边,整队完毕的子弟们迈着整齐的步伐向着大巴车走去。 “部队的?” “不像啊,要是部队的,肯定就是到军用机场了。” “我大姨的儿子在机场上班,听说是哪家单位的子弟学校今年考得好,单位效益又好,作为福利,他们单位让这些考上大学的孩子来首都旅游……” “屁啊,听说这些都是那家单位的子弟,出来上学,还得回去的……” 人群中,不断有人传播着小道消息。 好几名外国记者上前,想要采访牛季中,却被他拒绝了。 “这位同志,我是新华社记者张衡,请问你们是部队单位吗?”张衡在人群中听到议论,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他也看到了几名外国同行被拒绝,还是厚着脸皮追了上去。 无数人都巴不得外国记者采访呢,可眼前这帮人,太有意思了。 “不,我们只是一家生产单位。”牛季中停下了脚步。 “你们这是?”张衡有些不理解。 “旅游啊!”牛季中一副你怎么这么没见识的表情。“这些孩子,都是我们单位的子弟,在上学前,已经跟我们单位签订了就业合同。这是单位为了让他们增长见识,毕竟孩子小,平时没出过远门……” 张衡更是不理解。 是他落后了,还是国家变化太快? 于是乎,这几天,首都人民在每天都关注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后,就看到了一直穿着整齐队伍,不断地出现在首都各个景点…… “他们这样搞,以后学生毕业分配,怎么弄?” 不少首都的学校这几天就已经陆续开学了,那家不知道名字的单位,已经让很多学校的学生注意到了。 于是乎,不少明年即将毕业的学生,就开始活动了起来。 很多学校就业分配部门的领导们就开始头痛起来。 “他们这是搞什么幺蛾子?”华清大学机械学院,陈铭善有些搞不懂。 “老陈,那小子真是准备学机电一体化?我可是听说,他对机械专业学习不太感兴趣啊。”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问着陈铭善。 “你是怕这小子影响了整个学院的风气吧?”陈铭善看着后者,“放心吧,现在他可老实多了。当初龙耀华首长是为了把他弄到国防科大去,才说的那些。” “……”后者无语。 谢凯的成绩,他们都是看过的。 最终,谢凯没有成绩。 可没有成绩,却得到了国内无数顶级大学的争抢。 结果郑宇成他们亲自出面,让大家都发通知书,由谢凯自己选择。 谁都没想到,最后谢凯来了华清大学机械系。 他们哪里知道,郑宇成只给了谢凯一份录取通知书。 “这一届的新生,质量可都不错,一定要做好后勤工作,让大家投入更多的精力在学习中,争取尽快完善8万吨大压机的设计,到时候404那边说不定就不要6.5万吨了……” “哪一届咱们的新生质量差的?各个单位抢着要……”陈铭善得意地说道,“那边……” 说到404,陈铭善就苦笑不已。 为了科研经费,他们可是跟404签订了不少的不平等条件,优秀毕业生,优先分配404什么的。 “同学,你是来报到的吧?来,我帮你拿行礼……” 每年大学开学,各个学校学生会的志愿者都会帮着啥都不懂的学弟学妹们搬行礼,引导他们报名。 华清大学大门口,就有着无数志愿者。 “嘎吱~” 一辆中巴车停在校门口,上面下来十多名穿着整齐服装的新生。 可这些新生跟其他报到的新生不同,瞧瞧他们,怎么又提又拖带那么多行礼? 这是搬家呢? 我去,谁家的二代,居然还有人帮着搬东西! 一时间,无论是报道的新生,还是迎接新生的志愿者们,都愣了。 这太高调了! 谢凯也在人群中,看着周围愣住的学生跟家长们,咧嘴一笑,对着旁边的孙娟跟另外一名一起长大的同学使了个眼色。 两人会意地点了点头。 “那啥,我就不用送了,自己走……”那名同学不等后面的人来,就一手提着个帆布袋,另一只手拖着箱子,向着校门口走去。 孙娟也拖着箱子快步追上去,“王晓乐,你等等我……” 在快要追上的时,伸手去拉王晓乐。 “噗~” 背包烂了。 一大堆花生、核桃,还有香肠等,从烂掉的口袋里面散落了一地。 “孙娟,以前就啥事儿就不让我跑前面,就连报到都不让我走前面,过分不过分?”王晓乐偷偷打量了一番围观的人群,怒道。 随后把手中的箱子重重往地上一扔,“今天可不会让你!” 也不知是箱子里面的东西太多,还是质量太差,落在地上的箱子突然裂开了。 “哗啦~” 好几个铁皮罐头、玻璃罐头从箱子里面向着更远处滚落过去…… “我去,不会吧?他们上学不带衣服不带书,带这么多吃的?” “这是来读书的?” “这都是土豪啊……” 这年头,全国生活都还不富裕,上大学的孩子,没谁会带多少吃的。 不过,大家对王晓乐有些鄙视了。 这样的人,怎么考上的? “你赔我箱子!”王晓乐看着破掉的箱子,怒了。 “自己烂的,凭啥找我赔?不要以为跟我一个学校,今天就让着你了……” “嘟~嘟~” “集合!孙娟,王晓乐,干啥玩意儿?赶紧集合!丢人不丢人!”牛季中板着个脸。 两人也不管东西,回到队伍中。 “上大学,是来学习的,不是让你们享受的……”牛季中板着个脸,“要是学习成绩差了,就别回单位了!” “牛主任,听说这大学伙食太差了,咱们……”王晓乐低着头,声音却不小。 “你还有脸是不?你们可代表着我们单位!把咱们单位的脸都丢尽了……”牛季中怒了。 “又不是我们两人带着,他们都这样带的……”孙娟不乐意了。 牛季中顿时大怒! 让所有人都把携带的行李打开。 于是乎,围观的人们,脸色就更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