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1 分配得红旗厂,嫁人也得红旗厂 - 重生军工子弟

671 分配得红旗厂,嫁人也得红旗厂

“你们,你们……” 牛季中被气得直哆嗦,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这些家伙带来的行李箱,背包里面,全部装的都是平时一般工薪家庭都舍不得吃的肉罐头,水果罐头,香肠等好东西。 花生核桃等干果,同样数量不少。 华清大学的学生,何时见过这样的阵仗? 就连送还在来上学的家长们,也咂舌,都是他们逢年过节才能咬牙狠心买的东西。 重要的是,这些供应,现在依然得凭票! 不要票的也有,可那价格更高。 再看看自己的孩子…… “你们是来上学,学习知识,为国家实现四化做贡献,不是让你们来享受……”好一阵,牛季中才哆嗦着嘴,指着整齐排列成一排的子弟们怒骂。 谢凯看着他如此卖力的表演,暗骂一声“戏精”,却也不敢笑出来。 周围报到的学生跟家长,学校迎接新生的学生会志愿者可都看着呢,很多人咽着口水,盯着那些打开的箱子,他们有些羡慕这些家伙了。 家里都是万元户吗? “牛主任,咱们单位不是一直强调,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只有解决了后勤问题,大家伙才能有更好的精力学习。大学需要学习的东西很多,要是天天吃不饱,吃不好……”谢凯大声地说道。 这些话,都是说给其他那些学生听的。 目前学校的大学生,每个月有19.5的饭票菜票,2元的困难补助,即使这样,家里每个月还得寄来5~10块钱。 食堂打饭打菜,有票,也得花钱的。 学费不要,自己吃饭,票有国家给,钱得自己掏不是? “胡闹!学校每月有饭菜票发放,还有困难补助,单位每个月给你们发30块钱的工资,还不够?”牛季中怒了,“简直越来越过分!” 周围的人更听得咂舌。 这些家伙来上学都是领着工资? 一个月三十块钱,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尤其是现在都是学生啊。 “儿子,你得想办法跟那几个同学搞好关系,问问他们什么情况,要是能跟他们一样,你弟弟妹妹以后上大学咱家就没有那么困难了。”一名穿着洗得发白中山服,身材干瘦的男人小声地对身边盯着箱子里面东西流口水,同样干瘦,却戴着眼镜的儿子。 一家人省吃俭用,让儿子能出来上学。 “爸,您放心吧!让我姐好好复习,明年一定要上大学。不上学,咱们没前途……”干瘦眼镜看着谢凯他们,坚定地说道。 他有想法了。 都是同级新生,别人能有这样的待遇,他们为什么不能有? “闺女,以后找对象就要找这样单位的。看看人家单位的孩子,咱们单位,效益那么好,也不会给你们上大学发生活费啊……”一名穿着的确良花格子衬衫的母亲理了理头发,对着身边不时看那群人中两名女孩的裙子,再看自己身上的母亲亲手缝制的连衣裙,嘟起嘴的闺女说道。 女孩没说话,眼神却表明了她的态度。 她的眼神,已经开始在那群人中打量了,最后停留在谢凯身上。 父母精明的,开始给孩子教经验。 可大多数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他们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 “孩子,爸没本事!你努力学习,进他们那样的单位,以后你的孩子,就不用如你这样受苦了。”一名父老实巴交的父亲说道。 华清大学,是国内最顶级的大学,孩子考上了,虽然不至于如同其他那些并不是太好的大学,学生毕业后,哪里来的哪儿去,省里安排不了就到市里报到,市里安排不了,就回县里。 可同样是华清大学,毕业后,国家分配的单位,工作岗位,都是不相同的。 这年头,大家的想法还是很朴素的。 “少给老子扯淡!”牛季中怒了,“带着这么多吃的来上学,还有理由了,你们咋不上天?谢凯,又是你的主意吧?老子给你说,别以为你爹是厂里领导,为所欲为,少在这里给老子扯淡。” 谢凯无语。 没说自己出头啊,不是让孙娟跟王晓乐出头么? 他哪里知道,郑宇成跟汪贵林等人可是给牛季中下达了命令的。 必须让谢凯负责这事儿。 周围有想法的人一听,眼睛亮了。 正愁找不到门路,居然那单位领导的儿子也是他们同学。 “牛主任,您这可是冤枉我了,我真不知道。您看,我箱子啥的都没带……”谢凯解释着。 好像是这么回事儿。 谢凯啥都没带。 唯独就带了钱。 牛季中指着其他几人,“是谁的主意,站出来!” 没人站出来。 “王晓乐,是不是你?”牛季中指着王晓乐,王晓乐正要踏上一步挺着胸脯承认,可想到谢凯的吩咐,急忙装出害怕的样子,后退一步,随后指着孙娟。 “是我的主意。牛主任,我妈说了,学校食堂饭菜比不得咱们子弟校,更没有什么零食,让我多带点,我就给他们说了下……我也没想到他们都跟我一样贪吃啊……咱们在子弟校的时候,单位不是每个月都给我们发零食嘛。在学校,没零食,怎么学习?这事儿,您如果有意见,得去找单位领导啊……”孙娟本就泼辣。 一番话,说得牛季中无言以对,说不出话来。 而围观的学生跟家长,更是愤怒。 为富不仁啊! 这尼玛,大家吃饱饭都成问题,他们单位居然钱多得给基地职工子女发零食…… 一定要想办法进这样的单位。 什么? 他们不要? 华清大学,那可是全国最顶尖的几所学校之一。 负责新生接待的谭元庆主任一直在新生接待处巡视,听到汇报说学校门口出事儿了,赶紧跑过来,就看到学校门口围了一圈人,不由有些愤怒。 学校保安都干什么去了? 有损学校名誉的事儿,居然不阻止。 见谭元庆过来,有接待新生的老生见到,开口问好,周围人让出一条通道来。 看到眼前的一幕,谭元庆嘴角不由一抽。 尤其是地上那些整齐摆着的箱子,里面都装的什么? 街头摆摊,跑到华清大学门口了? 这不是恶心人! “怎么回事儿?”谭元庆板着脸上前询问,“不知道这里是学校门口?” “您是?”牛季中见谭元庆,一脸笑容,“我这是送我们单位的子弟来上学,结果这些瘪犊子玩意儿,全都带着吃的,惹人生气……” 谭元庆愣了。 “我是谭元庆,招生就业办主任。他们都是华清的新生?” “嗯啊,这帮子瘪犊子玩意儿整天不学好,谭领导,以后还得让你们学校费心了……不过,这些都是宝贝疙瘩……”牛季中满脸堆笑。 一个单位的子弟校,一下考上这么多人? 周围的人更是来了精神。 谭元庆苦恼了。 学校领导之前开会讨论今年新生迎接工作时,就单独强调,注意红旗机械厂的人搞幺蛾子,毕竟之前红旗机械厂那边要的人太多,都是尖子,被拒绝了。 结果404的人没有动静。 哪里想到,千防万防,玩这么一招。 “红旗机械厂子弟校的?”谭元庆虽然知道对方来头,还是问了出来。 “嗯啊,我们就是红旗机械厂的,谭主任,以后多费心。我们厂未来,都在他们身上,今年还算不错,130多人,考了一百零几个,可这点毕业生,不够啊……”牛季中大声地说道。 于是乎,红旗机械厂的大名,就开始在华清大学的一些学生心中扎根了。 谭元庆气得差点吐血。 果然对方太不要脸了,学校不分人,他们就自己主动让学生找他们…… 不能这样下去了,不然新一届毕业生的工作分配不容易,那些心思活泛的学生,绝对会让他焦头烂额。 于是乎,让谢凯他们赶紧收拾好东西,亲自带着他们去报道。 招生就业处的领导,对于很多学生来说,那可是比学校的领导都还更关乎他们未来的存在。 去好单位还是差的单位,都是招生就业处的人说了算。 于是乎,华清大学门口的事儿,就这样由新生老生开始向着整个学校扩散。 无数人开始关注着红旗机械厂,可全国红旗机械厂,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更不要说属于保密单位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 唯一能运作的,就是跟那些人搞好关系,打听打听。 谢凯他们自然不知道情况,办手续很快,由于大家都不是同样的专业,甚至不同院系,宿舍自然很难在一起。 约好等大家安置好了后,明天到学校大门口集合。 至于牛季中等人,也不知道跟学校谈了些什么,报名后,把谢凯等人丢开,直接就走了。 莫齐一个人上了首都师范大学,谢凯想要送她,要强的她拒绝了,她不是基地人才抢夺计划实施者,所以也就省了麻烦。 毕竟基地对于师范院校内的,目前并不看重。 基地要发展,缺的是理工科人才,尤其是一些前沿科技领域,师范类的去了能干什么? 只要有404子弟的出现的学校,几乎都在上演这一幕。 没有网络的时代,消息传递很慢,但是学校内部,404的子弟,走到哪里都能吸引注意力,这也达到了一开始谢凯跟郑宇成等人商量的成效。

上一篇   670 华清大学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