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4 我要造车!造中国人自己的车! - 重生军工子弟

674 我要造车!造中国人自己的车!

“究竟是什么样的单位?” 在华清大学领导们询问404是什么单位的时候,谢凯寝室的众多大拿们,同样在问这个问题。 全聚德,这是其他同学大学四年都可能不会进入的地方。 贵! 更重要的是,谢凯还叫了几瓶酒。 “具体什么单位,现在就不告诉大家了。算是改革开放的试点单位,涉及领域很广,机械制造,采矿,冶金,新材料开发与运用,计算机应用技术开发等……”谢凯说道。 其他人酒量并不好,这会儿,几杯酒下肚,关系也拉得更近了。 “你们真的之前就领工资?” “没有呢!就我哥,他是个妖怪,高二暑假搞了个……”孙娟喝了不少酒,满脸通红,正要把谢凯当初搞出电磁炸弹瘫痪了数控车间,差点被枪毙的事儿给说出来。 却被谢凯给瞪了一眼,急忙打住。 “别听孙娟的,她吹牛,我就是会的外语多一些,我们单位又是挣外汇的单位,每年十多亿美元呢。那些领导精明得不行,还不是为了让我以后回去……”谢凯撇嘴说道。 “我哥会……英语,德语,俄语,乌尔都语,阿拉伯语……五门外语……”孙娟扳着指头算着。 众位学霸本来今天够震惊了。 这会儿却如同见了外星人。 谢凯比他们还小,在上大学之前就会五门外语,这还让不让人活? “你们单位要求很高?” “看什么样的岗位。研发岗位,要求就高了。不过这也不是我们一家单位是这样,听我爸说,很多单位,甚至国外的企业也是这样要求的。学习期间得刻苦努力,毕业时成绩优异,能超越大多数同学……”谢凯知道这些家伙动了心思。 适当地丢出了基地选择人才的标准。 虽然是华清大学,每年能弄走的人肯定会有定数。 那么,就得从这些全国最优秀的人才中选择最优秀的。 华清大学的毕业生,如果可能,整个基地每年招聘全部从华清大学招,谢凯都乐意。 但是他不能,要不然,不被唾沫星子给淹死,出门也得防着被别人的板砖给拍了。 “大家吃好没有?吃好了,就回去吧。明天就得军训了……”谢凯给了一叠大团结,让孙娟去结账。 “开慢点,这里是首都,别像在基地那么野。”谢凯也喝了酒,不多,开车没问题。 他怕孙娟撒酒疯。 这年头,并没有查酒驾。 看着孙娟走路都歪歪倒倒,谢凯觉得还是算了。 全聚德不远处,就有一个出租汽车服务站。 这年头首都的出租车,可不像后世,直接站在街边对着空车招手就行。 要想打车? 先给出租车公司打电话,报上自己的姓名地址,出租车公司的调度员就会从附近站点调度。 “哥,何必这么麻烦?咱们有车,自己开回去呗,放在这里被偷了怎么办?”孙娟想开车。 以前在基地,开车的时间可不多。 之前谢凯让莫齐学开车,孙娟也闹着要学,学会了,可没有多少时候能开上车。 基地的车就那么几辆,解放大卡车,她们碰都不准碰。 “再这样,以后都别想开车了。喝酒后,不准开车。”谢凯严厉地的说道。 其他人都一阵无语。 很快,出租车就来了。 “咦?黄大发出来了?” 谢凯没想到,出租车公司居然给派了一辆拉达,一辆黄色的面包车。 让孙娟上了拉达的副驾驶,其他几人一番推让,让谢凯也上轿车,谢凯可不乐意。 首都的黄大发出租车,不是说87年才出现? 这会儿就出现了呢。 更重要的是,他们宿舍有个学汽车工程的! 而谢凯,有想要搞汽车。 “三哥,你上这辆车。”大家推来推去,都想发扬风格,最后决定让三个农村来的娃上小轿车,谢凯却把老三吴喜成叫住了。 几人不解,梁耀正要问,谢凯开口了,“你学汽车工程的,坐国产车!” “这是国产的?” “对,咱们国家自己生产的。虽然看起来不如进口小轿车高档,也没有空调,但是空间大,坐的人多……”驾驶室的中年司机得意地开口了,“比那些动不动就趴窝,开着特难受的二手鬼子车,可强多了……” “可这车……”一时间,吴喜成不知道怎么说。 “觉得这车不如小轿车高档对吧?”谢凯知道他的想法,拉着吴喜成上了黄色的大发面包车,“感受一下国产车跟进口车的差距,以后设计出更符合国情,更有档次,性能更好的汽车呗。” “小兄弟,您可别看这车档次不够,可拉人拉货,跑得也不满,还省油。更重要的是,出了毛病,可以搞到零配件维修,不想那些进口车那么娇贵……坏了也搞不到零配件,根本无法维修,一些不影响驾驶的地方,坏了就坏了呗……可有安全隐患,影响驾驶的零部件出现问题,只能趴窝了……”司机听了谢凯的话,扭头看了吴喜成好几眼。“好好学,以后咱们的道路上,都跑我们自己设计生产的小轿车。” 吴喜成沉默了。 为什么选择汽车工程? 因为他就接触过公社的拖拉机跟解放汽车,县里也有几辆小轿车,可那玩意儿,他根本无法接触到。 父母看着路过的县领导的小轿车那眼神,以及父亲喃喃地说要是这辈子能坐一回小轿车,死了也值了…… 这一切,都让吴喜成选择了一个他并不了解的专业。 造车! 是的,吴喜成学习汽车工程,就是为了造汽车,自己亲手给他爹造一辆小轿车,要比县领导的更高级! “师傅,这车能拉货吧?”梁耀问道。 司机嘚瑟地说道,“当然了!看看后面的空间……” 一路上,司机嘚瑟地介绍着这辆还崭新的大发牌微型面包车。 谢凯一直都在打量吴喜成的表情跟反应。 “这车好是好,唯独就是鬼子的技术,没有鬼子的技术,咱们发动机也造不出来,想着这事儿,就让人闹心……”出租车司机离开时的一句话,让众多刚刚进入大学的天之骄子们的心情瞬间变得不美丽了。 谢凯却没注意到这些。 孙娟的女生宿舍距离男生宿舍有着不短的距离,喝多了的孙娟,闹着让谢凯送她到宿舍才作罢。 在女生宿舍大门口,谢凯被宿舍楼管大妈一脸严厉地盯着,搞得谢凯好像干了什么违背天量的事情一样。 解释了半天,这是他妹妹,说是上了华清这全国第一学府,原本不确定,今天报到后才确定,一高兴,就喝了几口酒,就这样了…… 被楼管大妈板着脸教训了好一阵,才放谢凯离开,并且警告谢凯,不得进入女生宿舍。 一路上,谢凯不断反省。 怎么就忘记了这是八十年代呢! 学校对于谈恋爱,从一开始的坚决反对,到现在的不支持,虽然有进步,但是这不支持依然是反对。 两个异性,接触太亲密,被发现,那可不是啥好事儿。 “大家都怎么了?”谢凯回到宿舍,见几人都沉默地坐在床上。“之前不是还好好的?” “老八,我们国家,真的造不出汽车?”梁耀问谢凯。 谢凯更是不解,回来不就是坐的国产的大发牌面包车吗? 那可是国产。 “那是合资生产,鬼子的技术!”吴喜成丢出一句话。 “这不正常?改革开放,招商引资,从国外引进技术,学习消化国外的技术,再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研发我们自己的技术……”梁耀家里的人员级别绝对不低。 “可总觉得这事儿,太让人闹心。咱们街头上,跑的不是进口车,就是国外技术的车……咱们自己的车呢?”吴喜成不了解国内的工业体系情况。“尤其还是鬼子的技术!” 农村的娃,能了解多少? 中国改革开放的时间没有太长。 中日合作,虽然进行了很多年,但是国人在情感上,很难接受。 当初二战,小鬼子可把国家给祸害得不轻,老一辈,几乎都经历过那个时代。 谢凯他们这些出生在新中国,生长在红旗下的新一代,却时常听到父辈、爷爷辈讲述他们年轻时候小鬼子的残忍…… “就是,用谁的,都不应该用小鬼子的!”梁耀来自东北。 那疙瘩,可是小鬼子最先入侵的地方。 “其实也不能这样想。凡事有利弊,大家往好的一方面想就好了,引进技术,我们就努力学习国外的技术,然后开发我们自己的技术……”谢凯的说辞,对血气方刚,还喝了不少酒的年轻人,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可我们还是用的国外的技术!” “科学技术无国界。有了,不让国外卡脖子,那才是正道。不然,我们学习什么?关着门在国内自己瞎搞?”谢凯叹了一口气,“心中不爽,就努力,搞出我们自己的技术,让国外看看,咱们不比他们差,不就行了?” “我要造车!”吴喜成突然占了起来,挥舞着拳头大声地咆哮着。 “什么?”众人皆惊。 “我要造车!自己设计,自己制造!”吴喜成的眼神中,闪动着坚定。 “老三,你喝多了,赶紧上床躺着去……” “我要造车!我要造出中国人自己的车!”吴喜成突然跑到阳台边,对着宿舍外的夜空,大声咆哮……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