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5 武器运输航线出问题了? - 重生军工子弟

675 武器运输航线出问题了?

“三哥,造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谢凯见其他人都是一脸不相信,但是他相信吴喜成。 因为他知道吴喜成是谁。 “我知道,但是我还是要造车。我造不出来,就让我儿子接着造……”吴喜成的话,没有人笑话。 大家都知道,新中国到现在,成立不到四十年。 国外的汽车工业发展了上百年。 “我帮你!”谢凯笑了。 让吴喜成上大发面包车,甚至有意无意地引导,告诉他们,这车是国外落后的技术,厢式货车改的…… 目的,不就是为了这个? 他没法去慢慢地等吴喜成学习完成,进入企业积累,然后到了他重生那个年代,已经到了年过半百,知天命的吴喜成才跳出来,组建自己的汽车团队。 那时候,他们是要打造国内的顶级国产豪车品牌。 三十年太长,谢凯等不了。 “不过,现在该睡觉了……”谢凯没说如何帮。 其他人一夜根本没睡着,这个时代的大学生,对于新闻等,都是非常关注的,毕竟没有电脑、没有智能手机、没有游戏、没有小说,甚至没有什么娱乐活动。 今天刚进入大学校园,这一切给他们的冲击太大。 第二天,系里召开新生见面会,各个班开始选班干部,陈铭善亲自提拔谢凯当班长,最终被谢凯拒绝了。 陈铭善了解他的情况,这小子不可能老老实实一直呆在学校。 让谢凯没想到的是,梁耀这小子,最后当上了班长,就连程晓峰,都混了生活委员。 随后就开始了军训。 强度不高,谢凯在开学时的高调,让他连军训都没有躲,老老实实地,这让系里盯着他一举一动的领导们松了口气。 每天军训后,大家累得要死要活,可谢凯他们的201,每天军训完了,就回到宿舍,不是休息,而是在学习。 华清大学图书馆,对于大家来说,都是一个宝库。 特别是吴喜成,放出豪言后,每天晚上在熄灯后,点着蜡烛在宿舍里面看汽车技术相关的书籍,他的速度很快,平均四天一本。 四天,是他消化完成一本书的速度! 这是一个让人恐怖的速度。 然而,这并不是谢凯所在201宿舍的特例,其他几个,都展示出了学霸的本质,看书如同翻书,只有遇到无法理解,解不出来的公式时,才跟宿舍其他几个人讨论。 搞得谢凯越来越觉得在这个宿舍里面无法呆下去了。 人家都在学习,他一个人闲着? 好意思么? 无奈之下,只能看书。 看什么呢? 他没有其他几个学霸的那种学习天赋,专业类的书籍,除了比较基础的,很难消化。 于是乎,谢凯这个机械系的学生,就开始看管理类的书籍。 从后世过来,很多管理理论都了解,甚至见过很多,这玩意儿,谢凯看起来,一点都不吃力,最终速度比其他人还快不少。 也不知道是华清大学学习气氛本来就好,还是大家在过了大学的新鲜劲后,闲得无聊,越来越多的人,每天都在宿舍里面看书…… “嘭嘭嘭……” 正在看书是201,宿舍门被重重地拍开。 “娟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梁耀打开门,见门口站着怒气冲冲的孙娟,旁边还有另外一个一脸拘谨,小心打量着周围从宿舍门伸出脑袋的打量她们的男生,局促不安。 “哼!”孙娟扬着脑袋,没理梁耀,径自进了宿舍。 正趴在宿舍中间桌子上看书的其他几人跟孙娟已经混熟了,可有其他女孩,也有些不知所措。 “咋了?整天疯疯癫癫的,将来嫁不出去咋整?”谢凯拍了拍脑门。 尼玛! 今天好像是星期天? “嫁不出去,我负责啊!”几乎同时,宿舍其他几个心中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却没人说话。 “你答应过我,陪我看电影!”孙娟不满地说道。 “我啥时候答应了?”谢凯一脸懵逼,从军训后,到学校开始上课,他除了往莫齐学校去了一趟,没找到人,几乎都是跟宿舍几个学霸拼狠劲学习,如果不是晚上熄灯后,学校严查点蜡烛,估计早就有人倒下了。 “少说!你开学前就答应了。”孙娟不讲理地说道…… “学习呢。我得做好以后接班的准备啊!”谢凯只能拿这个事儿说话,“这两天,只能呆在宿舍,老易要过来了。” 宿舍几人一脸懵逼,谢凯天天跟他们在一起,没见他打过电话,写过信啊。 老易是谁? 对谢凯这么重要。 “那老家伙来干什么?”孙娟根本不信,“你给莫齐写信了?” “还没来得及呢。这些犊子,天天一有时间就看书,我这样不爱学习的人,都不好意思干看书之外的事儿。”谢凯解释着。 宿舍众人无语,这特么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以后还怎么找对象? 孙娟他们从一开始就看出来对谢凯有意思,他们没法打主意,可孙娟带着别的女孩来了。 没瞧着,老大梁耀给妹子让了坐,平时惜字如金的老二胡定国在给妹子倒水? “管理学?哥,你还让人活不?”孙娟一看谢凯看的书,有些无语,“你一个学机械的,学技术就是了,学啥管理?” “以后他管我们啊。搞技术的人,得有管理不是?”程晓峰笑嘻嘻地说道,视线却不断往那女孩那边瞟。 “砰砰砰……” 这时,门口又响起了敲门声。 “请问谢凯在吗?”又是一道女声。 宿舍众人齐齐转向谢凯,孙娟怒了。 不跟自己联系,感情勾搭上了新的女同学? “您是?”谢凯看着门口穿着一身小西装,脸上化着淡妆,年约三十的女人。 “谢凯先生,我是奥莱尔斯先生的翻译,他希望见你一面。”女人开口说道,“出于某些原因,他不适合到你们学校宿舍……” “……”谢凯看了这女人一眼,冷笑地耸了耸肩。 “穆巴拉先生,您知道吧?” “这跟穆巴拉有啥关系?”谢凯立即用乌尔都语开口问道。 这宿舍里面,会外语的都不多,乌尔都语,估计也就他跟眼前的翻译能听懂了。 果然,这女人露出了轻松的语气。 “奥莱尔斯先生是穆巴拉将军的侄子,他儿子穆拉利塔在你们学校留学……”女翻译说道。 谢凯皱起了眉头,“什么事情?” “奥莱尔斯先生希望能跟您面谈。接您的车,在外面……” 谢凯有些好奇了。 穆巴拉从来没有介绍过他的侄子什么的,如果有什么事情不方便出面,至少也会提前告诉谢凯。 假身份? 那种可能性不大。 这里是中国首都。 “我这有点事儿,你们先忙着。”谢凯对着众人歉意地说道。 孙娟不乐意了,却也没继续,谢凯用他们听不懂的语言跟人交流,明显就是不想让他们听到,孙娟比谁都聪明。 “哥,给点钱呗,中午我们下馆子去,学校食堂的饭菜,太难吃了……” 谢凯从兜里掏出了几张大团结,随后跟着女翻译走了。 “孙娟,你哥说的啥语言?没听过啊……”第一次听到谢凯说外语,宿舍众人即使有心理准备,也依然被震惊了。 “我也不知道,他可能又学啥外语了……”孙娟真不知道,知道也不会说,扬了扬手中的钱,“难得今天周末,要不咱们两个宿舍来场联谊?反正经费也有了!” 众人大喜。 宿舍旁边,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停着一辆红旗。 谢凯更是疑惑对方的来头。 红旗可是国内高级公务用车跟涉外车辆。 “奥莱尔斯先生就在车里……” 谢凯既然来了,自然不担心会对自己不利。 径自拉开了车门,后座上,一个四十岁左右,满脸大胡子的巴基斯坦对着谢凯露出了一脸笑容。 “谢凯先生,非常抱歉,冒昧打扰你了,我叔叔在等你。”奥莱尔斯见谢凯不上车,解释着。 “他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之前我没有收到通知?”谢凯觉得这一切太过不合常理。 要是穆巴拉找他,即使不通过基地,也会通过军方。 而不是直接让人来找自己。 “车是贵国商务部提供的,司机跟翻译也是……”奥莱尔斯知道自己来得冒昧,可他有着自己的苦衷,“我叔叔希望跟你聊聊中非航线,以及关于超七工程的问题。” 谢凯愣了。 难道巴基斯坦那边出现了什么意外? 来自404的武器没法直接通过巴基斯坦中转运输到非洲,要是这样,可就麻烦了。 这事儿,知道的人很少。 超七工程,到现在,让老爹谢建国整天愁眉苦脸的。 最后心一横,上了车。 “谢,非常抱歉,没有提前通知你。我也是刚到,时间很紧,只能让在这边的侄子提前来接你……”在巴基斯坦驻华大使馆里,谢凯见到了穆巴拉。 “将军,您应该提前通知我的。我现在在上学,不像原来那样方便……”谢凯有些抱怨,同时也在揣摩穆巴拉的来意。 可对方一直都不提找他的事儿。 “航线出问题了?”谢凯皱眉问道,今天的穆巴拉,给人的感觉有些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