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 千万美元单价,少于80架订单,不谈生产线(52/100) - 重生军工子弟

678 千万美元单价,少于80架订单,不谈生产线(52/100)

“你别在这里磨我,没用。要么就别想请假,要么,就用理由说服我。”陈铭善见谢凯赖在自己办公室不走,想要把他给赶紧打发了。 “领导,这是刚才一国防科工委领导赏我的特供碧螺春,以此孝敬您,通融通融呗……”谢凯从兜里掏出了从龙耀华办公室打劫的碧螺春。 “用国防科工委的领导压我?”陈铭善怒了,“我们可不归他们管,没用。还有,少用这样的手段,自己拿着你的东西离开,我当没瞧见你。再有这样的事情,你会被开除!” 谢凯人不大,心眼不少。 居然玩这样的手段,这让陈铭善很是愤怒。 完全是不正之风。 这威胁,已经很严重了。 这年头,考上大学,已经非常不容易,要是被开除了…… 陈铭善知道谢凯不在意上大学,但是他们的计划,不在学校内,没用。 “领导,这可不是贿赂。请假这事儿,我真的有正当理由……” “那你说啊!” “……” 谢凯无奈,“领导,这关系到一些国防军事机密……” “少给我扯这些没用的。如果真是这样,你让相关领导给我打电话,不能,就滚回去老老实实地学习。”陈铭善被气笑了。 现在越来越觉得同意让谢凯来机械系是个错误的决定。 谢凯在机械方面有天赋,他亲自感受过;404跟华清大学在大压机上有合作,为了更好地合作,希望谢凯成为纽带。 可这接触的多了,才发现,事情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美好。 “领导,这就不用了吧?毕竟首长也很忙。”谢凯有些无奈,就是不想通过上级或者让郑宇成他们找学校,那样不是什么好事情。 他以为,请个假很容易,只要保证期末考试成绩及格就行。 然而,他忘记了,这是八十年代。 搞导弹不如卖茶叶蛋,拿手术刀不如拿剃头刀的言论,已经开始冒头。 有些学校,学生已经喊出六十分万岁了。 这种风气,绝对不允许出现在华清大学里面,否则,陈铭善也不会这样火大。 “那你就老老实实地滚回去学习。”严厉的系主任,根本没有丝毫通融。 “领导,由于一些制度,我没法详细说干什么,不过事情关系到一些对外的贸易……我明天一大早就得走。”谢凯很认真地说道,“希望能通融通融。” “别想。”陈铭善懒得跟谢凯扯皮。 谢凯见无奈,要是系主任这关过不了,以后就没法在华清大学混下去了。 总不能保证,以后我每科都考第一吧? 同一个宿舍里面,其他七个人,全都是学霸,全校除了首都考进来的,其他的也都是全国各地最顶级的学霸,让谢凯一个学渣去保证用成绩碾压其他学霸? 这将会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为了不现原形,谢凯已经开始琢磨转系转专业了。 见无法说服陈铭善,谢凯无奈,只能给龙耀华打电话,让龙耀华找能说服陈铭善的人来帮忙请假。 “领导,要是这事情开了口子,以后学校……”很快,陈铭善就接到了电话,刚拿起电话,脸色就苦了起来。 谢凯不知道龙耀华是找谁打的电话过来,反正知道这事儿成了。 “好……” 当陈铭善挂掉了电话,脸色铁青地看着谢凯。 谢凯也有些不好意思,知道以后跟陈铭善的关系,就没有那么好了。 陈铭善担任他的班主任! 班主任啊! “赶紧办完事回来。”陈铭善最终挤出这话。 谢凯急忙感谢领导,随后把手中装碧螺春的盒子放在他办工桌上,转身就向着外面跑去,就怕他反悔。 “回来,把你的东西拿走。”陈铭善气不打一处来。 “领导,您留着自己喝。开课前我要是没回来,您就帮忙给其他老师说说……”谢凯的声音越来越远。 气得严厉的系主任想揍人。 可不同意又如何? 也不知道谢凯给谁打的电话,陈铭善听到谢凯是找电话另一头的首长帮忙找能说上话的帮忙给请假…… 结果,校长打了电话过来。 他能如何? 说了一堆道理,一向对校风校纪抓得严的校长都帮着请假,还能如何? 要是陈铭善知道谢凯是卖战机,涉及数亿美元的合同,不知道他会如何想。 “孙娟走了?”谢凯回到宿舍时,几个学霸室友依然在学习。 “中午我们宿舍跟她们宿舍一起吃饭,约着以后周末多联系,饭后就各自回宿舍了。”梁耀说道。 谢凯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直接倒床上睡觉。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就起床了,这时的首都,还没完全亮起来。 首都时间,比祁连山的时间要早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老七,你这么早?”谢凯没想到,他起床,程晓峰已经洗漱完成,穿戴整齐。 “早啥。我这都多睡半个小时了,你瞧瞧老大他们,早起来,出去锻炼去了……”程晓峰有些懊恼地说道。 谢凯顺着程晓峰指的一看,整个宿舍,所有床位上,被子都也已经叠得整整齐齐的,人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艹!”谢凯惊呼了,“你们不是天天晚上一两点才睡?天天晚上比谁睡得晚,早上比谁起得早?” 之前每天早上,谢凯醒来,几乎都是基地广播的时间,大约六点半。 这是长时间形成的生物钟。 起来时,宿舍几人,都已经起来了,六点多,起来是正常的。 但是他想不到,这些比他睡得晚的家伙,早上比他早起这么多。 果然,谢凯不属于这个时代。 他原本上的那个专科学校,大家都是能睡多晚就睡多晚,反正及格不挂科就是了。 全国几百万中厮杀出来的,考试自然不是问题。 “没办法,咱们不像你,从小学习外语,现在会五六门外语,成绩也好……”程晓峰叹了一口气,随后有些不好意思地对谢凯说道,“对了,老八,有空教教我德语呗。听说机械自动化这块,德国在全世界都是最顶级的。” “没问题,不过德语我就会说,不会写。”谢凯说的是真的。“我们那单位,很多都是建国后国外回来的,学习外语容易,毕竟没有多少条件写……” 口语他没问题。 德语跟俄语,毕竟是老爹从小就教他的,写这方面,谢凯真不擅长。 404平时,交流不可能用外语。 国外技术文献,大多数都是苏联的。 即使有用上英语这些的机会,也跟谢凯没关系。 “没问题。要不,今早就开始?”程晓峰问道。 谢凯无语,有这么急么? “七哥,我得出去一趟,有重要的事儿,等我回来再继续,行不?”谢凯问道。 程晓峰点了点头,他以为谢凯就早上一会的事儿…… 谢凯从宿舍出来,学校里面已经有不少人在锻炼了。 他这是第一次这么早在华清大学的校园里面溜达,不少人在锻炼,更多的则是抱着本书,在外面看着。 学习氛围,果然是需要环境的。 谢凯到门口时,巴基斯坦大使馆的车已经在门口了,穆巴拉的侄子奥莱尔斯亲自开车。 “他也去?”谢凯问后座的穆巴拉。 “不,他只是送我们去机场。”穆巴拉自然知道谢凯问这个的意思,“有些事儿,等回来你们沟通。” 奥莱尔斯笑着对谢凯点头。 谢凯不知道他有什么跟自己谈的,现在也没心思琢磨。 “谢,关于他们引进生产线的事情,你怎么考虑?条件呢?”穆巴拉问谢凯。 他在衡量,这次谢凯会提出什么条件。 按照原本协定,他们有50%的股权。 谢凯看着穆巴拉,知道这货的心思,难怪他一大早来找自己。 “至少80架的订单,才会同意提供生产线。”谢凯说道,“那样兼顾轻型战机功能的教练机,按照目前国际价格,最少不低于1200万美元一架……” 穆巴拉大喜。 要这样一来,他们的投资,不仅马上回收回来,还可以赚一点。 “谢,这样的价格,会不会太贵了一些?”穆巴拉怕谢凯坑自己。“国际上价格虽然这样,可超七现在连首飞都还没有完成。” “不会。研制中全面推广使用可靠性、维修性设计准则;使用寿命达到10000小时;重要受力结构件采用复合材料;大规模使用数字技术,起落架运动机构收放协调采用计算机模拟;飞机救生使用穿舱弹射等……”谢凯再次强调了超七教练机使用的新技术。“这样的飞机,这个价格,并不高。” 穆巴拉看着谢凯,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现在反而担心,谢凯会拒绝他们的合作。 按照原本的约定,整个项目,双方各投资2.5亿美元,由中巴联合研制。 本来这个合同,就对巴基斯坦有着很大的好处,他们的技术,跟中国没法比。 现在超七的教练机已经接近成功,他们的人没有到位,资金也没到位,甚至合同都没签。 对方还会同意他们加入进来? 谁能想到,一个并不被看好的项目,遇到第一个真正的客户时,对方就准备引进生产线。 按照谢凯的价格,哪怕最终谈下来只要1000万美元一架,投资也能收回大部分。 巴基斯坦还能参加进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