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8 被开除?校企合作项目要不要 - 重生军工子弟

688 被开除?校企合作项目要不要

“真的有这样的项目?穆拉利塔可没告诉我你们学校有这样的……”奥莱尔斯显然不相信谢凯的话。 他让儿子到中国留学,还是理工科类最好的华清大学,为的,不就是多认识一些相关专业的技术人才,即使毕业时候无法勾引到巴基斯坦,也还有着友谊嘛。 到时候,完全可以合作不是? 结果,谢凯告诉他,有个汽车项目,他儿子不知道! “这个项目,只是有个雏形,这次回去,就准备跟学校谈合作……”谢凯说道。 吴喜成才刚上大一,现在估计还在死命的啃书,根本就没有可能主持一个项目。 巴基斯坦人上赶着要给钱,不能让人家寒了心不是? 好像,带着巴基斯坦人一起回去,也能让严厉的系主任网开一面? “谢凯还没回来?”再次见陈铭善来自己办公室,正忙着的高敬德问道。“帮他请假的人,我这电话都联系不上……” “校长,他这开了口子,我们系里面好些个平时都不上课,各科老师都在反应,这已经成了普遍现象,还有扩大的可能……”陈铭善阴沉着脸,“原本只是他们宿舍几个人偶尔旷课,随后扩散到周边宿舍,没有处理他,只能警告学生……” “他们旷课干啥?”李新问道,“一般的年轻人,进入大学不都是拼命地学习吗?” 这年头的大学生,由于没有多少课余活动,谈恋爱啥的都得胆子大的,大把时间自然就花在学习上了。 可现在,居然出现大面积旷课,这就有问题了。 “图书馆里面……”陈铭善说到这里,语气稍微平静了一些。 “这是好事啊。不上课,去图书馆看书,虽然这事情不能提倡,这也可以理解成他们已经掌握了老师讲的内容……”高敬德说道。 “可上课的都是基础课,那些孩子也不知道咋想的,连基础都没掌握,很多都在开始看专业领域书籍……”陈铭善急忙说道。 “我觉得,这不是坏事。咱们录取的,都是全国最顶尖的人才,不能为了让他们上课就限制他们……具体结果如何,等期末考试再说,如何?”李新问道。 教育不能死脑筋。 华清可是国内理工科最顶级的学府,录取的都是全国最顶尖的人才。 “那谢凯呢。”陈铭善后悔,早知道依然是之前的结果,索性就懒得来了,“他从开学到现在,快两个月没有出现,这样的情况,不应该姑息!” “他不是请假了嘛。”说到这事儿,高敬德也头痛。 假是他帮忙请的,谢凯干什么去了,他都不知道。 只知道干的事儿需要保密。 “老八,你居然回来了?不会是到西南边境执行任务去了吧?”谢凯回到宿舍时,就老大梁耀在宿舍里,翻看着一本快要烂掉的计算机杂志。 “怎么可能!”谢凯一愣,他都忘记了西南边境的战争尚未结束,“其他人呢?现在不都应该上课么?你没课?” 同一个宿舍,几乎都不是相同的专业。 “他们也没上课,老师讲的,我们早自学了,现在大家都在泡图书馆。老八啊,你见识多,你说说,自动控制这玩意儿,要是没有计算机,还算自动控制吗?”梁耀轻描淡写地介绍了一番,随后问谢凯,自动控制跟计算机的事儿。 “计算机?个人计算机还是大型计算机?”谢凯一愣。 这些家伙,估计也是上了学才听过计算机这东西吧。 不过梁耀难说,沈飞的呢! “我一直琢磨着求我爹给我搞台apple ii,他说我不务正业……”梁耀对着谢凯吐槽,“国外的很多设计,都是通过计算机……” 他这是真的吐槽。 “你想要台计算机?”谢凯问梁耀。 “能不想要么!学校都没有几台,不是学计算机的,根本就别想碰……”梁耀一说这个就无奈,“我在琢磨要不要干脆转去学计算机呢。” “……”谢凯无语。 他好像忘记了一个重要的生意! “对了,你小子,现在在我们系里可是名人了……每科老师每节课点名,你都不在……陈老板对你很不爽,你可得自求多福了……”梁耀好像意识到自己的不妥,幸灾乐祸地看着谢凯。“陈老板说要把你开除了,赶紧去说点好话,要被开除就不划算了。” 谢凯懵逼了。 这些老师咋了?没事儿点啥名? 以前他上的那所破专科,老师都不点名的好吧? 华清果然不好混。 “老大,您先忙着,我得去找陈老板报到……”谢凯觉得,不能等陈铭善找自己。 军训尚未参加完成,谢凯就走了,回来时,已经上了一个多月的课了。 问了不少同学,才知道系办公室在什么地方,整个华清大学,除了谢凯,估计没人了。 一栋三层的小洋楼,外墙早已斑驳,楼周边的花园茂密,环境很是怡人。 可这时候,谢凯没心思去打量环境。 到了二楼,敲开了陈铭善办公室的门。 陈铭善刚回办公室,怒火尚未平息,现在的学生,越来越难管理,他这个系主任,必须得抓个典型,杀鸡儆猴。 鸡有了,上面不准他抓啊! “你小子还有脸回来?”看到进门一脸贱笑的谢凯,火腾地一下就起来了。 “领导,别生气!我这可是为了学校的项目在奔波……”谢凯知道要遭,原本计划的很多说辞都放弃了,“6.5万吨大压机……” 陈铭善愣了。 听到6.5万吨大压机,那已经冒了三丈高的火焰,瞬间就消失了。 “你们那边要上马6.5万吨大压机了?这投资可不小!”陈铭善不相信地问道。 寻思着谢凯这小子是不是为了让他息怒,在骗他。 “4.5万吨对于一些战机,根本不够。这次我们那边卖出去了一批战机,还签订了一款新战机开发合同……”谢凯简单介绍了。 陈铭善作为大压机设计的负责人,告诉他这事儿,也不算违反保密守则。 “什么时候启动?”陈铭善已经忘记之前铁了心要收拾谢凯,把这只鸡杀了的决定。 6.5万吨大压机,那是国之重器! 关系到整个国家机械制造实力提升的。 “老郑他们这段时间正在琢磨,现在单位有钱,经费不紧张……”谢凯这完全就是瞎扯,郑宇成都忘记了还要继续搞6.5万吨大压机。 谢凯却知道,那是绕不开的重型装备。 可陈铭善不知道啊。 “确定吗?” “确定!”谢凯拍着胸脯保证,看着陈铭善的表情,眼珠子转了转,觉得这关算是过了,“对了,陈主任,我帮咱们学校拉了个汽车设计的业务,外资……” “咱们是机械工程系,不是汽车工程系……”陈铭善火了,“整天不务正业,这么长时间不上课,还没跟你算账!” “别啊。领导,汽车工程,也离不开机械不是?”谢凯赶紧解释,“即使设计了汽车,也得设计生产线不是?” 陈铭善一想,好像是这么个理。 “具体什么情况?” “要不,您帮忙联系一下汽车工程系的领导,我找投资人,咱们一起沟通一下?”谢凯问道。 不能让陈铭善想起自己一个多月没上课的事儿。 “这位是巴基斯坦哈吉汽车公司总裁奥莱尔斯。”谢凯指着西装革履,打扮得人模狗样的奥莱尔斯,向着陈铭善及汽车工程系主任倪静一等人介绍,随后把系领导介绍给奥莱尔斯。 “谢凯,你们不是说英语?”陈铭善听不懂谢凯的话。 “乌尔都语。”谢凯知道这些大佬都是懂得不少外语,能懂乌尔都语的,他敢保证,绝对没有。 明显就是显摆。 “不错,你们机械系果然出人才……”倪静一由衷地夸赞着。 “那是自然。好歹我们也是整个华清最顶尖的学科!”陈铭善得意地扬着脑袋,心中却暗骂谢凯这小子嘚瑟。 “奥莱尔斯先生希望能由我们学校帮忙设计一款汽车……”谢凯把话题拉了回来,做了简单的情况介绍。 倪静一听谢凯没有说任何要求,皱眉问道,“不知道奥莱尔斯先生有些什么具体要求。” 校企合作,在华清大学,并不是先例。 国家下拨的研发经费少,学校承担不少研发任务,机械系跟红旗机械厂等合作搞大压机,由机械系设计,红旗厂投资,二重等单位生产,已经成为校企合作的成功典型。 汽车工程系,原本只是跟国内汽车单位有合作,可国内汽车单位,也缺经费不是? 加上巴基斯坦跟中国关系又好,上面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我希望这款车,市场用户定位于中高端商务用车……”奥莱尔斯把自己的要求给说了,“成本一定不能太高……” 奥莱尔斯把要求讲了。 从整体设计一款小轿车,在汽车工程系,还是破天荒头一遭。 “你们预算多少经费?多少研发时间?”倪静一问道。 “经费方面,不限制,时间上,越快越好。”不等奥莱尔斯开口,谢凯就急切地说道。 他这话一出,双方都愣了。 特别是奥莱尔斯,心中更是极其不爽,这摆明了把自己当冤大头坑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