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 是时候让你们见识一番404的家底了 - 重生军工子弟

714 是时候让你们见识一番404的家底了

对于发生的事情,谢凯根本就没当回事儿。 穆拉利塔被带走后,他的日子就平静了下来,这年代的学生,虽然八卦,却很保守,即使有时候在谢凯背后指指点点,也没有谁要上来抱大腿,搞好关系。 就连孙娟,也没有再来烦过他,即使来,也是跟莫齐一起…… 于是乎,就这样平静地复习,一直到期末考试结束。 还好,没有挂科。 “你准备转到哪个系?”考试结束,陈铭善主动把谢凯叫到自己办公室里面。 “没想好呢……”谢凯说道,“先呆着呗。” 陈铭善一愣,之前谢凯就说过,他要转系,现在却说不转了。 想好的说辞,无法开口。 “陈主任,您找我,是关于大压机的事情吧?”谢凯知道陈铭善找自己肯定不是为了聊天。 现在已经是87年了,一月都快过完了。 “你们那边,对于.5万吨大压机是怎么考虑的?你回去的时候,能不能问问?4.5万吨大压机已经在做最后的调试,如果顺利,春节前就会试生产……”陈铭善叹了口气 谢凯顿时喜上眉梢,这几天好消息很多啊。 “不是说要五月才会调试完成?”之前的计划是五月试生产。 “进度快。从大铸件铸造成功后,一直都在加班加点……”陈铭善笑着说道。“所以,二重那边也在问,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如果要建造.5万吨大压机,前期资金该到位了。” “或许,得等到4.5万吨大压机的锻造效果出来。”谢凯自然知道郑宇成他们是怎么想的。 不过他有些担忧,“大压机的关键零部件,都是几十上百吨重,没有经过足够的热处理工艺,会不会影响到使用……” 谢凯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大压机的建造,投资大,成本回收很慢。 一般的设计使用寿命,都是上百年。 越是大型铸件,在铸造过程中,材料内部产生的应力跟铸造缺陷就越多,这对使用寿命将会造成很大影响。 内应力在释放过程,将会产生弯曲变形等,严重的根本无法影响使用。 “这问题,二重跟我们组成了专家组进行讨论。主横梁等核心零部件,都生产了备用,现在还在进行自然时效。先期生产的这一批,由于你们急着用,采用的人工时效的热处理工艺,并且利用了江南厂水压机车间的.2万吨自由锻进行锻造……”陈铭善知道谢凯懂这些。 这玩意儿,给郑宇成等人解释过。 郑宇成他们表面不说啥,心中肯定有意见,这也影响了双方的后续合作。 404要想提高运十的使用寿命,就不能不解决大压机。 甚至未来的隐身战机,现在的仿造f-4战机,超-7b战机的框梁等,都必须得4.5万吨甚至.5万吨大压机的锻造才能达到结构强度。 而航母跟大型驱逐舰的动力系统,更离不开这东西。 由不得郑宇成等人不慎重。 “没有经过足够时效处理的,能用多少年?”谢凯直接问陈铭善。 提出这样的替代解决方案,肯定是经过多方面论证的。 这速度,让谢凯有些担忧。 别因为图速度而影响质量,那玩意儿一旦出事,就是绝对的大事。 “十年没有问题。到了十年变形量太大,备用的主横梁已经加工好了……”陈铭善解释着。“你这假期,有安排吗?” 谢凯看着陈铭善,不知道他想说啥。 “如果没安排,就跟我一起去那边的锻造基地。”陈铭善说道。 谢凯还真没啥事儿可干。 回基地? 他有些不愿意,老爹整天忙着自己的事儿,老娘更是为了事业忙得脚不沾地。 孙娟跟莫齐两人,考试完就被老娘安排人给接走了。 超-7a的首飞准备工作,也还没有完成。 “啥时候走?”正好,去看看大压机什么情况。 “今天晚上就走。咱们这只能自己坐飞机,没有你们自己有飞机那样随便。”陈铭善平静地说道。 谢凯点了点头,回去准备去了。 “哥几个,今晚一起吃饭的事儿,只能等开学回来啊。”谢凯回到宿舍,对其他几人说道。 “老八,放假后,我们依然领工资?”梁耀在几人眼神下,开口对谢凯问道。 “之前不是都说好了?签合同后,就是我们的人,从签合同那一刻到三十年合同结束,除非你们不继续在咱们单位干了,那就不给你们发工资了……”谢凯知道几人想啥。“放心吧,福利啥的都不会少。也许你们人还没回去,过年发放的福利就已经到了。” 对于几人的工资,虽然都是谢凯出,他并不觉得吃亏。 一个月3块钱,一年也才432,加上福利啥的,也就500块钱。 四年下来,一个人才两千! 这两千块钱,让这些大拿未来2年都得归属404。 干了二十多年,他们还会想着离开,那404就太过失败了…… 所以,两千块钱,买这些人一辈子,很划算。 “还有福利?”程晓峰瞪大了眼睛。 “必须有啊。我们单位,吃穿住行,生老病死,都给包干了。生了娃,都可以直接丢给单位……”谢凯不厌其烦地再次解释了一遍,“这些事儿,以后大家就明白了。现在放假,好好休息吧,毕竟以后毕业了,就没有这么多假期了……” 军工保密单位,探亲假,前面刚进去,两三年内那是别指望了。 “要不我们跟你一起去那边认认门?”梁耀想说,跟着谢凯去他们单位看看情况,总觉得当初签这合同有些冲动,回去还不敢给家里说这事儿。 “现在不太合适。等毕业吧,放心,早晚会看到的。”要进基地,可不容易。 谢凯突然闪过一个想法,“要不这样,咱们系里不是马上要搞大压机项目嘛,你们都会参与到这个项目中去,我带你们先去看看已经建成,正在调试的4.5万吨大压机项目?” “真有?” 除了吴喜成是汽车工程系,其他几人都是机械工程系的。 一直以来,他们都认为4.5万吨大压机项目是他们将会参与的项目。 “去!”梁耀带头说道,他要看看404这单位究竟比沈飞好在什么地方。 其他几人也想了解这家除了谢凯等子弟外,全部都是无比神秘的单位,没有什么犹豫就同意了。 “你带他们去?这不太合适吧?”陈铭善看着谢凯,眉头拧在了一起。 瞎搞! “领导,他们跟红旗厂签了合同……”谢凯也不瞒陈铭善,反正大压机项目必须得让梁耀等人参与进去积累经验。 这是前提条件。 不是404的人,谢凯会让他们参与么? “果然!”陈铭善哭笑不得,“你们这样搞,以后就业处那边怎么面对其他单位?你给了什么条件让他们在不了解你们单位的情况下就签合同?” “领导,我们那样的单位,本就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大压机这样的项目,我们不出钱,就只能等着……还有别的一些项目……”谢凯咧嘴笑着说道,“机票钱,我们出。” “算了,不用机票了,我把运十叫过来得了。”谢凯见陈铭善不同意,反正这次是准备让梁耀等未来大拿们瞧瞧404的强大,让他们更好地去帮着404拉人。 索性就多干点。 到现在为止,梁耀他们拉人都不积极,谢凯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跟那些优秀的学长们交流沟通。 “谢凯,你是准备利用他们进入项目筛选人才?”陈铭善严肃地问谢凯。 谢凯不置可否。 “你知道这样干,将会造成什么后果?” “领导,您只是培养人才,希望您培养的人才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对吧?”谢凯反驳,陈铭善无话可说,“我们单位承担的项目,都是国家暂时没有精力搞的,一方面做预研,一方面积累经验,这不埋没谁吧?” “再说了,学生毕业,应该是一个双向的选择。之前分配的毕业生,很多都不是干他们自己的专业,这不是浪费么……”谢凯平静的话,让陈铭善根本无法反驳。 最后,领导只能表示,他不知道这事情。 甚至拒绝乘坐谢凯他们的运十来跟红旗机械厂划清界限,免得以后有人说他帮着红旗厂。 “让那些学生去看大压机项目?”汪贵林问汇报的人,“目的是什么?” 接到谢凯电话的机要员把谢凯的话原原本本地给汪贵林说了。 “运十在什么地方?”汪贵林琢磨了一下,问着自己的助手。 “还在深市,今天刚往那边运送了一批游戏基板。原计划明天白天飞秦飞进行检修。”助手查了一下,很快汇报。 “这样,给谢凯说说,让运十过去接他们,通知其他在首都的子弟,一起。不仅参观大压机,再阻止他们到秦飞瞧瞧我们的运输机,9厂的芯片生产线,然后再去蓉城参观战斗机项目……”汪贵林说道。 “领导,这不太合适吧?这些都是保密项目……”助手说道。 “我们的子弟,从小学保密,会不知道?”汪贵林点头表示知道,“是时候让他们看看我们的家底了。家底太差,留不住人,不吸引人,怪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