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 上百亿资金去哪了 - 重生军工子弟

719 上百亿资金去哪了

“孙道乾找你了?”郑宇成见谢凯怒气冲冲地进自己办公室质问,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一边看文件一边问谢凯。 “你说呢?”谢凯很大的火,“当初大飞机是你搞回来的,现在又准备扔掉,咱们是钱多得花不完,还是用到我们单位的干部职工身上不舒服?或者交给国家不是贡献?” “读了半年大学,说话水平高了不少嘛。我应该给你们学校颁发个500公斤的奖章。”郑宇成依然平静地看着文件,头也没抬地说道。 谢凯差点气炸。 这老家伙不是个好东西,当初苏联单方面撕毁协议,撤走援助中国的专家组,尤其是蘑菇蛋的制造技术,逼得中国自己搞。 后来,苏联专家撤走没有几年,中国仅用了4年多时间便成功爆发了黑色蘑菇蛋(原子蛋),也在爆发黑色蘑菇蛋后两年时间,炸响了白色蘑菇蛋(氢蛋)。 如果没有苏联专家组的撤离,全国上下憋着一口气,没有这么快搞出来。 所以,太祖说了,要给当时苏联的老大颁发一个一吨重的奖章,感谢他让新中国这么快就拥有了吓唬人的国防利器。 现在郑宇成说这话,分明就是挖苦。 “我不管你们把钱用来干什么了,运十的经费,绝对不能停。航母什么的,先放一放,那玩意儿,不是现在我们手中的钱可以搞出来的……”谢凯压抑着火气,让自己的语气不显得那么激动。 郑宇成诧异地放下了手件,抬头看着谢凯。 好像不认识谢凯一般。 “老郑,运十到现在不容易,眼看要出成果了。甚至,在生产过程中,没有干涉,他们主动开始进行标准化,为的就是让所有零部件可以通用……”谢凯解释着。 换成以前,他不会这样摆事实,讲道理,而是直接强硬地要求。 “不错,不错,真的应该给你们学校颁发一个五百公斤,不,六百公斤的奖章。”郑宇成说道。 谢凯双目喷火,眼神能杀人的话,郑宇成已经成了渣渣。 “我是认真的,你小子知道讲道理了。”郑宇成发自肺腑地说道。 对于谢凯的成长,他是有着莫大期待的。 整个管理委员会都是无比期待。 谢凯愣了。 这老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谁告诉你资金挪去搞航母了?航母只是预研。真的要弄,以现在的条件,也不过是扩建船坞,买二手航母回来拆开研究,为航母的研制做准备。这样的情况下,能花几亿?”郑宇成看着谢凯,撇了撇嘴,“不告诉你,就怕你担心。你小子倒好,听他们一说,就火急火燎赶回来了,一点大将风范都没有。” 一边说,还一边撇嘴鄙视谢凯。 谢凯被他的神态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冒烟,这老家伙啥时候变得如此牙尖嘴利,光说风凉话了? “不管花几亿,大飞机的钱是不能动的,当初整个管理委员会都同意了。就连我转账给大飞机的钱,都没有拨付,前面该秦飞的钱,也好几个月没有结算……”事实,对方总不能狡辩吧? “那是事实。现在我们手头钱紧张……”郑宇成摊了摊手,“再说了,这些钱,都是预算之外的……按理,他们先生产,我们一手货一手钱,没错吧?” 好像是这么个理? 可问题是现在因为经费不到位,运十的总装进度被拖缓,就连那架运八的总装,秦飞慢下来了。 “钱呢?我们之前就有上百亿!即使那上百亿花掉了,这次跟埃及还有伊拉克人签订合同的二十多亿美元,预付款已经到位了吧?”谢凯无奈。 这老东西,气煞人也! “存银行,吃利息呗。几千万,晚几个月,那可也是上百万的经费,一年下来也好几千万……”郑宇成笑着说道。 谢凯根本就不信。 基地一帮子老家伙喜欢把钱存银行挣利息,谢凯是知道的。 之前每年做预算的时候,都会在前一年把预算做出来,然后所有项目的经费都提前准备。 一直是这样,现在郑宇成告诉谢凯,为了多上百万利息,他们拖欠了合作单位的资金,谁信? “反正他们拿去也是修房子,发福利啥的,连存银行挣利息都不愿意,何必给他们浪费了。”郑宇成见谢凯不信,继续说道。 听起来很有道理,以杨倩这财务部长那种只进不出的性格,很合理。 甚至汪贵林也会支持这个,主管后勤的,谁不希望小金库里面有更多的小钱钱? 谢凯听都懒得听,知道这老家伙是不准备给自己说实话,转身就出了郑宇成办公室。 郑宇成看着谢凯出去,摇着头苦笑一番,随后拿起办工桌上的电话,“老汪,那小子回来了,为钱的事儿,我按咱们商量的说的,你别心软说漏嘴了……” 得到电话另一头肯定的答复,连着又打了好几个电话,郑宇成才松了口气。 “这小子,真不让人省心,偏偏好奇心又那么重。”郑宇成再次叹口气,又开始埋头处理自己办工作桌上的文件。 汪贵林得到郑宇成那边传递的消息,知道谢凯肯定来找自己。 果然,没过几分钟,谢凯就过来了。 “汪叔,咱们基地的钱,究竟哪里去了?您可不要告诉我放银行存利息去了……”谢凯进汪贵林办公室,改变了策略,一脸讨好的笑容,唯一相同的就是没有绕圈子。 “真的存了银行。”汪贵林的答复,让谢凯差点就翻脸。 “大压机项目,咱们不搞了?这都已经快二月了,预算早出来了吧?钱呢?大压机那边,一直也没有落实……”谢凯根本不可能相信。 汪贵林喜欢挣小钱钱,杨倩巴不得只出不进,谢凯都知道。 更知道他们不可能这样小家子气。 否则,404也没有可能在两年多时间就发展到现在的规模。 “大压机啊?那事儿,正在讨论呢。华清跟二重那边提出需要5亿经费,这确实有些多了,而且要求一开始就拨付大部分,即使预付款,也不用那么多不是?5亿,还包括基建跟配套等呢……”汪贵林一说这个,就不满了,“他们打什么主意,咱们不清楚么?不就是为了拿到钱去吃利息?你算一下,五亿,按照现在大额存款的利息,一年都能有近一亿,大压机的生产,怎么也得三四年的时间……” 谢凯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难道他出去上学期间,这些老家伙受到了什么刺激? 按理,汪贵林不会骗他。 无论如何,他真的没法相信,他们是把这么庞大的一笔钱用来存银行换取利息了。 “大压机不搞?” “搞!怎么不搞?不搞大压机,更大的飞机咱们就搞不出来不是。”汪贵林坚定地说道,“不过这支付方式得改变。” “运十的经费都不到位……”谢凯要吐血了。 “没说不给不是?只是晚一点,而且这些资金,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在一开始就先拨付……你杨姨算过,这样庞大的资金,一天利息都好几万……” “噗~” 谢凯一口老血最终没忍住。 他觉得自己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 汪贵林这老家伙,也变得一点都不正经。 齐志远没在基地,白彦军依然躲在导弹研发设计那边,谢凯跑去找他,得到的消息完全一样。 这让他真的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得太多了? 最终不死心,跑去找杨倩,而杨倩却不知道哪里去了,问了财务部的人,都说不知道。 没办法,只能往嘉峪关去。 别人要瞒他,他爹不会。 即使谢建国原则性很强,了解他的儿子,也能从他口中掏出一些东西不是? 这时的杨倩,却一脸埋怨地看着郑宇成等人,“我说不能这样干,你们都不信,现在好了,我得躲着他……” “这不是怕他知道乱搞?要知道,这小子手中的钱也不少,之前跟瑞士银行那边勾搭上,也不知道他能有多少的贷款额度……”郑宇成慢条斯理地说道。 “怎么说勾搭,多难听!”谢建国皱着眉头,“他可是往嘉峪关去了……” “你坐飞机回来,他坐的火车,碰不上,也是正常不是?建国同志,原则一定得坚守啊……”汪贵林语重心长地提醒谢建国。 当初大家都商量好了,这事情不能告诉谢凯。 “其实,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他。根据我们的消息,谢凯认为是航母计划占用了其他项目的资金。”齐志远愁眉苦脸,“要是他再次开始反对航母,这事儿,以后不搞好。除非不让他接班,等上级安排新的管理者……” “那不可能!”郑宇成当即就跳起来了,“这钱的利益,可不是我们一家拿。” 其他人都沉默。 告诉谢凯,就怕谢凯太年轻,不稳重,事情泄露出去,整个计划都将出现问题。 上百亿的资金,搞不好都将打了水漂。 不告诉,以谢凯这脾气,不弄清楚,是不会甘心的。 怎么选择,都是一件为难的事情。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