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 要辞职的中兴老总 - 重生军工子弟

728 要辞职的中兴老总

未来的事情,郑宇成他们没有经历,很难理解。 如果谢凯不是从几十年后回来,别人告诉他,他肯定也会告诉对方,那是扯淡。 就连现在信息化程度最高的美军,都不敢说,未来战争打的就是技术跟经济实力,交战双方的士兵甚至可以不用面对面。 “所以,无人机的事儿,绝对不能受到影响。只要691那边的芯片合适,我们的程控交换机修改一下可以适应国内,仅仅是价格优势,就可以拿下我们国内很大的一部分业务!”谢凯不想再谈这个事儿。 “唉!但愿吧。飞机降落了。”郑宇成叹了口气,“只要不投入太多,程控交换机咱们还可以搞。为国家节省外汇的事情,谁都乐意不是?” 对于谢凯说的程控交换机的事情,郑宇成心中一点底都没有。 基地通讯方面研究人员说得天花乱坠也是白搭,能生产出来,还得起到作用,产生效果。 谢凯从一开始见到侯为贵的时候,就在琢磨这事儿。 如果不是他的出现,侯大拿现在已经跑到深市去创办了中兴半导体公司,开始做电子表跟电子琴的加工业务,一年挣了35万,开始研发数字程控交换机。 谢凯出现了,侯为贵依然在691厂当技术科长,只不过,当初691被划给404后,谢凯给侯为贵下达了一项任务以691厂为技术支撑,研发国产数字程控交换机。 到现在效果如何,谢凯也不知道。 平时甚至都没有想起过。 两人在秦飞并没有停顿,哪怕孙道乾亲自来迎接,想要跟郑宇成聊聊关于经费问题的事情,郑宇成也拒绝,表示得先去691厂。 谢凯偷偷给孙道乾说了几句,让他放心资金问题,孙道乾即使不放心,也知道肯定有眉目。 提供了一辆212给郑宇成跟谢凯两人,让两人连夜向着691厂而去。 到达691厂时,已经是第二天天亮了。 从并入到404后,691厂开始生产68000芯片,小日子越来越红火,厂子外面的街道上,多了很多的摊位。 正是上班前的早餐高峰期,谢凯跟郑宇成两人也没急着进去找人,而是在外面找了一个卖羊肉泡馍的摊位坐在那里吃早餐,顺便听听691厂的人怎么说。 “老陈,你们技术部今年一直加班,这次发多少过年钱?”一名四十多岁的消瘦汉子,问着旁边穿着洗得发白的工作服,个子魁梧的中年人问道。 中年人苦笑,“别提了,新的产品一直没研发成功,上面说了,今年就别指望多发奖金了!” “怎么可能!去年不是都比我们多不少么!”消瘦汉子说道。 “去年不一样,我们现在搞研发,没有新产品出来,就别指望奖金。对了,老冯,你家闺女不是过年后就得送到那边子弟校?” 这一问,干瘦汉子就眉飞色舞,“小子上初中了,也一起送过去!反正不管考不考得上大学,以后都是咱们单位的人。” “上学的也能回来接班啊。”技术人员笑着说道,“其他的单位,可没法跟怎么比。” 谢凯听着这些话,对着郑宇成笑了笑。 一群老家伙为了基地的发展,居然让子弟校的招生范围扩大到了全国所有404下属单位,当然,至少也得初中可以独立生活才接收。 而且属于自愿,基地不强行要求。 “对了,听说今天又有一批从南方拉回来的大虾,可好了……”干瘦汉子继续问技术人员。 技术人员叹了口气,“看你高兴的。咱们这好啥,真正的好东西,得是北方的海域的,北方水冷,鱼虾长得慢,味道好,本部那边,发的都是北方的海鲜,咱们这被收编的,就发的南方的……” “那也很不错了,以前咱们过年,发点海带就算是海鲜!”干瘦汉子很知足。 技术人员也点头表示同意。 “走吧。咱们那地方与世隔绝,探亲什么的都很少,发点好东西,又咋了!”谢凯结了账,两人各吃一碗羊肉泡馍,外加一个鸡蛋,居然才花七毛钱。 郑宇成一开始确实有些尴尬,毕竟政策是他们制定出来的。 祁连山里面的404,是待遇最好的,无论是工资奖金还是福利,比起在嘉峪关的都好不少,自然也会比其他那些收编的单位强不少。 这算是为了给放弃一起投入到军工领域的人一份补偿。 眼看又是年关,整个691厂的人都是喜气洋洋。 两年前,他们连工资都发不起。 现在要过年了,天天各种福利领的手软,来自南方的柑橘,烟台的大苹果,东北的大米,南方的大虾,巴蜀的腊肉等…… 谁不乐意? 日子好过了嘛。 谁愿意放弃好日子呢? 不! 有人不愿意过这样的日子。 侯为贵就是这样的。 “侯科长,你可要想清楚了。你可是单位重点培养的骨干技术人员……”陈德贵看着眼前要一脸坚定的侯为贵,苦口婆心地劝说着,“出去创业,你有技术,没有资金……” “厂长,我知道单位很重视我。原本我搞新的芯片设计,我没有意见,后来让我搞程控交换机,搞出来了吧,就让我等着……”侯为贵看着陈德贵。 他很憋屈。 真的。 从被纳入404之后,他就很憋屈。 程控交换机,已经搞出来了,他手下的技术人员跟他,在整个厂子的技术研发部分都忙的不行的时候,他们却闲着。 最终,侯为贵觉得熬不住了。 在这个时候提出辞职,准备出去闯荡。 “我知道你很憋屈,上面怎么想,咱们也不知道,你放心,我已经把项目成功的消息汇报上去了,很快就会有消息的。”陈德贵知道上面主官部门的人重视侯为贵。 为什么重视,他不知道。 反正一直以来,都是要人给人,要钱给钱。 他们一家芯片生产厂搞通讯设备,实在是有些不务正业,让整个厂里的意见很大。 陈德贵一直都顶着压力,他相信郑宇成他们让侯为贵搞这个是有着深意的,只是不知道那边出了什么事情,程控交换机已经搞出来三个月,上面却没说是生产还是什么。 当然,让生产,没有理由,陈德贵也不会同意。 没有订单,生产出来,不是浪费? 每家单位能预留多少经费自己开支用于给职工发福利或者用于其他方面,都是根据利润来的。 “厂长,我觉得,还是出去闯闯,现在不是可以停薪留职,外面我闯不下去,再回来。”侯为贵是经过认真考虑的。 留下来,能干什么? 让他研究一些跟厂里没关系的东西? “叮……”正在这时,陈德贵办工桌上的电话跳了起来。 接了电话后,陈德贵顿时就高兴地对侯为贵说道,“侯科长,你先等等,红旗厂的领导过来了,咱们先听听他们怎么说。” “红旗厂的领导过来了?他们是为新的芯片来的?”侯为贵苦笑一声。 他现在都后悔,当初怎么会听一个孩子的。 也有些不爽红旗厂的领导,怎么就会把一个孩子的戏言当真。 “不是,没说,门口的保卫真带着他们过来。”陈德贵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 红旗厂的领导过来,从来都没有谁问过程控交换机的事情。 在被纳入到红旗机械厂旗下前,侯为贵可是整个691厂的年轻技术骨干,那是重点培养对象的。 就这样被耽误了,陈德贵也心痛。 琢磨着跟上面说说,让侯为贵还是回去搞芯片研究,不然耽搁人家。 “咦,侯科长,您也在这里?”谢凯刚进陈德贵办公室,就发现侯为贵也在这边,一脸惊喜。 他之前好几次都准备来691厂,就因为各种原因,没来。 “这是侯科长停薪留职的申请。”对于谢凯出现,陈德贵也有些不爽,当初不就是这小子一句话,还得侯为贵这样的么。 “停薪留职?”谢凯皱起了眉头。 郑宇成也是不明所以地看着侯为贵。 这年头,确实有不少人停薪留职下海,但是搞技术的,有这想法,这貌似…… “对。”侯为贵点了点头。 “为什么?”谢凯有些不爽了,“是单位给的无法满足你的需求,还是我们这平台太小?” 郑宇成不解谢凯为什么这样激动,“我们是尊重个人选择的,你如果觉得单位不适合你的发展,选择更好的平台,我们也不反对。” 404缺人,不会缺某一个人。 “你闭嘴!”谢凯火大地让郑宇成不要开口,转而问侯为贵,“为什么?” “我想出去看看。”侯为贵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这样大一家单位,怎么会让这样一个年轻人来做主。 这些领导太过了。 “世界那么大,你想去看看?”谢凯被气乐了。“要走可以,不强留,但是有些条件,我希望你能达到。” 侯为贵不说话,就这样看着谢凯。 “离开691后,十年内,不得从事芯片相关、数字程控机相关的领域工作……”谢凯努力让自己不那么气。 “为什么?”这些轮到侯为贵问为什么了,“我研究程控交换机,单位根本就不重视,现在研究成功,也不生产,也没有任何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