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3 萝卜雕刻的公章 - 重生军工子弟

733 萝卜雕刻的公章

穆巴拉完全有理由,谢凯是在开玩笑。 中方连军用通讯系统都非常落后,民用通讯设备全部进口,现在居然跑来想要拿下巴基斯坦国内核心干线电话网络的项目。 “叔叔,他们确实搞出来了!”奥莱尔斯见叔叔不相信,急忙上前解释,却被穆巴拉给狠狠地瞪了一眼。 后者也不退缩,继续说道,“他们的样品系统,都在飞机货舱里面,技术人员也跟着过来了。” 穆巴拉不相信,可侄儿不可能骗他啊。 “将军,可以先看看效果。”谢凯笑着说道。 穆巴拉自然不会反对,如果中方真的能提供,参与招标,也会让其他国家招标的通讯器材供应商把标书上的价格降低。 “谢凯,他们政府采购,咱们给军方的人看,是不是?”侯为贵一路上,一直都是少说多问多看,谢凯跟对方的行为,着实让他摸不透。 看着侯大拿一脸紧张,谢凯心中很爽,能在大拿面前装强悍,大拿虚心请教,那酸爽,别提了,他却没有直接解释,而是神秘地一笑,“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谢凯这种欠揍的行为,让侯大拿差点一脚把他踹死。 对于巴基斯坦,侯为贵根本就不了解,更不要说对方为什么这样反常了。 几名来自691厂的技术人员,倒没有这样的好奇心,不是说有人都懂得英语的。 反正跟着走就行了,谢凯跟他们老大咋安排,他们就咋做就行了。 穆巴拉很快就调集了一批通讯技术人员,把谢凯带过来的交换机系统在机场所在城市的电话中心跟其他网络连接,进行通讯试验。 有来自中国的技术人员,开发者也在,仅仅只有几台交换机,直接跟电话机相连,根本就用不了多少时间。 现在的交换机,没有网络光纤,没有移动数字信号等,设备不多,网络结构简单,搞起来自然快很多。 侯为贵一直想问谢凯,又没有别的人参观,这样的目的是什么,最终什么都没问。 谢凯跟穆巴拉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对于穆巴拉询问超-7b工程的进度,都没有心思回答。 等到确定了中方提供的交换机确实好用,可以达到欧美国家通讯公司提供的效果,穆巴拉终于放心了。 随后,让谢凯等人在这边等着。 侯为贵心中更是不解,完全是浪费时间,对方了解了效果,依然什么都没说啊。 “谢凯,咱们是不是烧香拜错了庙门?”终于,侯大拿忍不住了。 “没有,大佛马上要来了。”谢凯依然很平静,“侯总,过几天就是春节了,虽然咱们不在国内,春节还是得过的。放不了假,咱们也要过年……” 侯大拿哪里有心思过年。 原本以为,到巴基斯坦很容易,现在人家了解了性能效果,什么话都没说,也没透露招标投标的事情。 现在如何准备标书,都还不知道呢。 要知道,巴基斯坦这次的招标,直接就是现场开标,几乎没有什么暗箱操作的可能,最多就是在投标前,竞争者会跟需求方沟通,详细了解巴基斯坦方面的需求。 “其实,在性能方面,虽然技术方面相差不大,主要竞争的就是售后服务跟价格。”谢凯知道侯大拿担忧什么,“我让奥莱尔斯去找找这边有没有中国厨师,让他安排,好好地整一桌。” 过年没有几天了。 春节,那是中国人的春节,巴基斯坦人可不过春节。 而且,这次招标,马上就要开始。 这是侯为贵等技术人员第一次在国外过年,没法跟亲人团聚,谢凯习惯了过年一个人,虽然有几年是跟父母在一起,可一家三口的小日子,在过年期间,那是从来都没有的。 “还是别费心了。这里不是他们首都,估计很难。何况咱们的同胞这阵都忙,在国外,讲究那么多干什么?”侯大拿苦笑不得。 谢凯在这地方,这样的环境,居然都不放弃享受。 全程专机到这边,已经是非常奢侈的了。 一次好几十万的成本。 能省则省。 谢凯看着侯大拿,有些无奈。 眼前这大拿,他如果不了解,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反正他对过年过节什么的,并不是那么在意。 虽然他知道这位大拿是真的勤俭节约,可作为一名管理者,有时候,该花钱的就必须得花,很多人都看着。特别是这位,曾经有一次去开会,飞机本来7点的航班,结果11点都还没起飞,他也不着急,最后还是会议负责人觉得时间太晚,让他回去,他才回去…… 这样的情况,对整个404来说,都是无法忍受的。 谢凯希望他能改掉这习惯。 “谢,这次咱们拿下这个项目的难度很大,根据内部消息,nec跟富士通等公司都来了。”当天晚上,奥莱尔斯找到谢凯,愁眉苦脸地说道,“竞争的公司很多,他们的底价什么的都搞不到。” “他们底价搞不到无所谓。”谢凯无所谓地说道,“这项目是军方的吧?全国军用通讯网络?” 奥莱尔一脸震惊地看着谢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行,你叔叔没说什么?” “明天,军方的相关领导会到这边来看实际效果,这几天。”奥莱尔斯说道,“你们可以准备投标书了。” “准备标书?”侯为贵跟其他几名技术人员听了,顿时就愣了。“我们连公章都没有!” 没有公章,搞个屁的标书。 “先准备标书,到时候再说。”谢凯不想放过这样的机会,即使让国内把公章送过来,也来不及,何况郑宇成在国内,哪能这么快就把公司给注册下来? “谢凯,没有公章,标书根本没用啊。”侯为贵提醒谢凯,“关系再好,涉及到几千万美元……” “放心吧。先准备标书,明天上午,他们的人会过来看系统效果。只要标书搞定,问题不大。” 侯为贵无奈,这事情只能听谢凯的,“价格怎么报?” “399美元。” “太贵了吧?”侯为贵被这个价格给吓着了,“我们才刚研发出来,没有任何名气,对方甚至都不一定选择我们的。” “侯总,咱们得有信心。按照这个价格报。解决方案,一会儿奥莱尔斯会把他们的需求书拿过来,按照那上面的要求,你们提供一个方案。另外,有几条得写明白,这些价格包含技术培训费,售后技术支持,两年内免费,核心零部件跟换免费……” “这些本来就应该包含啊。”侯为贵不解地看着谢凯。 这么高的价格,还不包含这些,不是开玩笑? “其他公司不会,所以,我们需要在标书内注明这些。”谢凯比谁都清楚,中国国产要想走出国门跟世界老牌通讯公司竞争,打价格战并不是好的手段。 售后服务,才是最重要的。 欧美的企业,技术培训,技术支持等,那都是一个不小的收入来源。 “公章的事情,怎么解决?” “放心,我来解决。标书这两天尽快弄好,我们一直都不清楚投标是什么时候,先准备好标书。”谢凯一说到这个,就有些气氛,穆巴拉那老家伙,居然不给自己说投标是什么时候。 侯为贵点了点头,等奥莱尔斯把需求说明书拿来,很快投入到加班中去了。 “公章啊!咋解决?老郑肯定没有这么快把公司注册好。”谢凯有些头大,“巴基斯坦这边有搞假的人么?” 即使有,谢凯也找不到人不是。 第二天,在侯为贵等人的注视下,肩膀上扛着一枚闪亮金星的穆巴拉带着一群同样穿着将官服跟校官服的人参观一直在稳定运行的交换系统,听取侯为贵详细的介绍后,也询问了他们自己的人员一些情况。 穆巴拉板着脸,好像跟谢凯等人根本就不认识,一个眼神都没有。 搞得谢凯疑惑不已。 老家伙这是被其他灵魂给占据了身体? “谢,赶紧准备标书,两天后投标!”在谢凯猜测穆巴拉这老家伙怎么了的时候,奥莱尔斯着急地说道,“原本投标是不同意你们参加的,我叔叔费了好大的劲才说服那帮家伙,标书的价格一定不能高……” “老家伙怕被误会收我们黑钱了?”谢凯无语。 “这简直就是儿戏。三天时间弄好标书没问题,可公章……”侯为贵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咱们的公司都没有注册好!” 791厂没法用来签合同。 能用,谢凯也不会同意用791厂,那是专门用来生产芯片的厂,目前为止,中国大量的高性能芯片哪里来的,都还是国际上的一个迷。 “放心吧!标书准备好就行。”谢凯深呼吸了一口气,只能这样干了。 下来后,谢凯让奥莱尔斯去给自己找了一筐萝卜跟一把刻刀送到房间,连续两天,不准任何人打扰自己,就连送饭的,也只能放到门口…… 侯为贵虽然担心,却带着技术人员认真地写标书。 虽然是第一次参与国际投标,时间很短,却一点都不敢马虎。 标书好了,就差公章,他们却更担忧了。 “标书好了吧?把这个公章盖上。”谢凯满眼血丝推开门,看着外面同样憔悴的几人,递给侯为贵一个用萝卜雕刻的公章! 侯为贵整个人差点倒下。 这,太疯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