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4 诸位,请尊重你们的竞争对手 - 重生军工子弟

734 诸位,请尊重你们的竞争对手

“你疯了!这是作假,要是让人知道了,咱们以后都没法在整个行业领域拿到任何的项目!”看到谢凯手中用萝卜雕刻的公章,侯为贵差点吓死。 谢凯的胆子,实在是太肥了。 “事急从权,我跟老郑联系了,公司今天才会注册好,国内送公章根本来不及。又没法找这边的人刻,我这几天都在弄这个,好不容易才成功!”谢凯一脸憔悴,头发都一缕一缕的,嘴唇干裂,声音嘶哑。 这是熬夜带来的。 “不行,这是作假!”侯为贵坚决不同意,“我们可以放弃这次机会。” “放弃?侯总,如果放弃了这次投标,国内全国邮电系统的业务,我们也没有任何机会!”谢凯坚决地摇头,“放心吧,只要在标书上盖章,没谁知道。到时候,我们公司的公章,就按照这个刻。”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们在国内,得到消息就赶过来,谁知道,人家这边的计划早就启动了。 作为插队进来的人,没有一点准备,想要拿下这个项目,就不能不使用一点非常手段,何况谢凯也感觉到,穆巴拉可以说上话,但是没有决策权。 标书如果都没法投出去,这个项目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几千万美元的业务,对于404不多,对于即将成立的中兴通讯来说,就太重要了。 这年代,国内多少企业能一年做出两千万美元的大单子? “这是违法的。败露了,这是给国家丢脸,损害国家荣誉……”侯为贵严肃地告诫谢凯。 谢凯有些头大,“只要咱们不说,就没事儿。我是按照国内注册的名字刻的。” “企业资质验证呢?” “这个不用担心,正式签合同的时拿出来,都没问题。”谢凯没法解释,如果不是巴基斯坦军方的项目,他还真不敢这样干。 穆巴拉会帮他搞定这一切。 这个项目后,奥莱尔斯将会代理zx500程控交换机在巴基斯坦的业务,甚至这个项目的后续技术服务,也将会由奥莱尔斯的公司做。 究竟奥莱尔斯是自己个人搞,还是代表着巴基斯坦军方,谢凯懒得去追究。 “准备好没有?车已经来了,我们时间不多了。”奥莱尔斯着急地进来,见谢凯跟侯为贵站在门口,急忙问道。 谢凯没有再说话,直接把标书要过来,进了房间,用手中萝卜雕刻出来的公章在印泥上沾了,就在需要盖章的地方把公章给戳上去。 侯为贵作为中兴通讯的负责人,早已经把字给签上,就差公章了。 戳的时候,也不敢用力,萝卜水分太多,而且脆弱,用力大了,公章就会变得模糊,甚至会把上面雕刻的字给损坏…… 同样,他也不敢等下去,萝卜水分太多,刻字后更容易失去水分,失去水分后就焉了,很快会软下来,到时候戳上去,字就变形了。 要不然,谢凯也不会试验这么长的时间。 “行了,收拾一下,咱们马上出发。”谢凯盖好了公章,谢凯为了不留下证据,把那个萝卜雕刻的公章连带印泥给吞到了肚子里面。 至于其他的萝卜,早就被他给剁碎了。 早就想好了,如果有人问,就说自己无聊,学雕刻打发时间,不过没有天赋而已…… 在距离谢凯几人所在宾馆快一个小时车程的一座政府办公楼不远处的酒店里,考尔文的脸上,满是忧愁,豪恩愤怒地说道,“boss,我早就说了,他们不可靠,现在不仅是北方电讯,就连那些小鬼子跟该死的德国人都来了!” “马上就要投标了,这些该死的巴基斯坦人,居然玩这一手,一直到现在才通知!他们完全是故意的。”豪恩见领导不吭声,不断地怒骂这些该死的巴基斯坦人。 考尔文叹了口气,“这不能怪他们,要怪就怪我们自己太大意,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没有做好情报工作……” 实际上是怎么回事,他们自己清楚。 精力全部用在盯着中国的那个大项目上了。 “要是这次……” “如果这次我们丢了这个项目,中国的项目,咱们就不放手!”考尔文斩钉截铁地说道。 “诸位,之所以推荐来自中国这家刚成立的公司,不是我得了他们好处,而是我们有很多项目都是跟他们在合作。他们背后,站着中国军方!技术实力不一定很强,无论是价格,还是其他方面,我觉得都不会有太大问题……”穆巴拉在即将招标的会议室旁边一个会议室里面,对着一众穿着西装却坐得笔直的人讲着。 要是谢凯在这里,就会发现,这些人都是之前参观他们系统性能效果的人。 听着穆巴拉的话,众人神情各异,有不屑的,有怀疑的,也有好奇的,甚至还有冷笑的。 “穆巴拉,你究竟拿了多少中国人的好处?”一名中年人冷笑着问穆巴拉,“谁都知道,中国根本无法提供好的通讯设备。” “是啊,他们自己每年都在大量进口。” “中国连军用电台什么的性能都不好……” “诸位,性能如何,大家都是看到的。至于我是否拿了他们的好处,我没法解释。之所以推销中国人的通讯设备,是希望我们国内可以通过他们获得技术!其他的哪一家,愿意向我们提供技术?甚至,可以跟中国方面加大合作,未来得到更多军事技术……”穆巴拉被指责,一点都不生气。 “他们的性能确实不错,可以满足我们的使用需求,如果他们要价太高呢?”一名老者问道。 众人都闭嘴不言。 头儿发话了。 “贝托奇马将军,我开始之前就说过有个基础条件,那就是这一切都建立在中国人比欧美报价更低的情况下。以我对他们的了解,他们不会如同欧美通讯公司这样漫天要价!”穆巴拉解释着。 没办法,人家肩膀上比他多了一颗星星,还是参谋部的负责人。 贝托奇马看着穆巴拉,随后扫视了一圈,淡淡说道,“那就等招标的时候,看看中国人的报价跟他们的条件再说。” 其他人自然没有意义。 “麻生君,朗讯方面好像之前并不知道我们要参与投标?”木村太郎看着麻生佐伍,一脸担忧。 他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参与到这事情中来。 本来这就是美国人的业务,在中国,连加拿大人的业务都不抢。 麻生佐伍点了点头,“木村君,不用担心,美国人会感谢我们的。加拿大人拿下中国那么大的业务都不满足,他们先参与到这里面来的。” 看着麻生佐伍,木村太郎恨不得弄死他。 加拿大北方电讯亚洲负责人卢卡斯是一名四十多岁的胖子,这会儿正准备出门。 “boss,一旦我们参与了,跟美国人就彻底站在对立面了。中国的业务都可能受到严重影响。”副手丹尼尔提醒着卢卡斯。 卢卡斯耸了耸肩,笑着说,“即使不参与,我们跟他们难道不是竞争关系?中国市场本来就是我们的!他们非得插进来。再说了,又不是只有我们一家,还有德国人,法国人甚至日本人。” 说完,就踏出了房门。 “丹尼尔,你得记住,公司能生存,靠的是业务,不是跟我们竞争对手关系好!”临出门,告诫着副手,“如果不是美国人撕毁协议在先,不按照约定把涨价额度定到30%,我们怎么会少10个百分点的利润?这可是数百万美元的损失!不找回来,董事会那边怎么交代?” 北方电讯在中国的业务不断萎缩,原本这次中国的业务就应该是北方电讯的,美国人从中作梗,横插一杠子,甚至把涨价幅度只提高了17%,这让北方电讯为了中国这笔业务,不得不把原本涨价25%的幅度降低到15%。 投标即将开始,这次不是采用投暗标的方式,每家通讯企业都当众介绍自己的解决方案,以及可以提供的服务跟需要的条件。 谁能得到这个项目,靠的是实力,而不是暗中协定。 竞争本来就惨烈,自然谁都不想放弃数千万美元的项目。 在进场的时候,日本联合投标的麻生佐伍跟木村太郎一直拖着时间,最先进场的美国人跟加拿大人眼神都恨不得杀死对方,碍于巴基斯坦招标方已经在场,最终还是没有干起来。 西门子跟阿尔法特的人进入会场,使得豪恩跟考尔文的心情更不爽。 鬼子进来,他甚至气得差点暴走。 连这些小鬼子也反水了? 可当双眼布满血丝的谢凯跟侯为贵两人进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了他们身上。 “诸位,人都到齐了,我们可以开始了,首先,请美国朗讯公司介绍他们的方案……”主持招标的贝托奇马没有废话,介绍了参与招标的几个公司后,便进入了正题。 “中国人来干什么?”木村太郎顿时笑了起来,“那谁,你们走错地方了吧?不要着急,你们中国的投标,还有一段时间……” 麻生佐伍也是一脸笑意,“或许他们来瞧瞧我们对巴基斯坦的报价,作为他们选标的依据。” 就连快气炸的豪恩跟考尔文两人,也都笑了起来。 “诸位,请安静,中国中兴通讯有限公司也是来参加竞标的,请尊重你们的竞争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