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7 今年过年不放炮,导弹打靶看烟花 - 重生军工子弟

737 今年过年不放炮,导弹打靶看烟花

“必须马上想办法把中国的订单拿下,否则就没有我们什么事了!”卢卡斯一离开招标会场,就严肃地对着扶副手丹尼尔说道。 “可是他们正在过春节,都已经放假了!”丹尼尔有些为难。 “直接跟他们的负责人打电话,告诉他们,我们取消涨价!必须尽快签订合同,取消招标……”卢卡斯急切地说道,“先去中国!” “boss,中国人或许并没有开发出交换机……” “没有?他们凭什么来这边投标?巴基斯坦政府为什么要帮他们?”卢卡斯觉得自己这个副手智商堪忧,“或许,他们的技术有着一些缺陷,所以中国政府部门才没有采购。如果无法抓住这机会,我们未来在中国的业务将会受到很大影响。即使这样,该死的美国人以及德国人他们不会放弃……” “可现在中国春节,我们去了,连吃住都成问题。”丹尼尔提醒着boss。 中国春节是整个中国最重要的日子,全国都放假。 “我们自己住酒店,这样的情况下,还想着他们招待?”卢卡斯懒得说下去,“立刻,马上,去订最快一班飞往中国的航班!我亲自向董事会汇报中国已经能生产交换机!” 北方电讯的人着急时,美国人同样做出了决定。 失去了这次的巴基斯坦的项目,让他们非常愤怒,必须拿下中国邮电部的业务才行。 豪恩已经在订票了,而考尔文,则是直接从巴基斯坦给中国方面打电话,要求朗讯在中国办事处的人想办法,尽快跟中国邮电部门采购项目负责人联系,告诉对方,不仅取消涨价,甚至可以谈降价的问题,条件同样是要求中国放弃招标,直接签订采购合同。 每家电讯公司的人,能做主的,急着去中国。 不能做主的人,也把中国已经突破数字程控交换机的技术,如果不尽快拿出对策,打压中国这家企业,将会让他们在中国的业务损失大部分利润。 “真不用担心他们对我们的威胁。国际通讯巨头,最大担忧就是怕我们做大,所以,将会对我们采取打压跟围剿……即使国内项目我们无法拿下,他们也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漫天要价,甚至将会有很大幅度的降价……”飞机已经进入中国境内,逐渐向着黑暗行进。 伊尔-76里面有部分空间改造成了私人空间,里面有着一些食物跟酒,谢凯开了一瓶郑宇成放在上面的二锅头,跟侯为贵以及另外几名技术人员庆祝后,几天没有好好休息,疲惫不堪的技术人员们睡着了,谢凯睡了一会儿,醒来发现侯为贵没睡,安慰着他。 “你不睡了?”侯为贵叹了口气。 他的压力很大。 根本就没想到,一直担心谢凯坑了他,结果一上来,就投资5000万,虽然还没建厂就已经拿到了2940万美元的合同,这里面利润很高,仅仅这笔业务就能把投资全部收回来。 拿到这批合同,也跟世界各大通讯巨头直接成为了敌人,没压力,那是假的。 按照侯大拿的想法,先在国内慢慢发展,积累实力,慢慢扩张,低调发展,那才符合稳妥的发展。 一旦国际所有通讯公司对中兴联合封杀,不折手段竞争,中兴根本就支撑不起。 “侯总,以后您就会发现,这样的状况,将会是我们基地所有单位的工作常态。”谢凯笑着提醒侯为贵,让他做好心理准备,“如果那些巨头真的要封杀我们,也不一定是坏事。” “亏你想得开。五千万啊!我之前经手最多的,也不过一两万块钱。你们就这样把五千万交给我,也不怕我扛不起。” 谢凯无语。 这是他了解的那个侯大拿么? “放心吧,亏了就亏了,五千万不够,再砸五亿。”谢凯一脸豪气,“事情都有两面性,不能只想着坏的,也得想好的。只要他们无法把我们封杀掉,那么整个国际市场都会被我们搅乱!论技术,咱们确实不如他们,论成本,他们没法跟我们比!” 国际竞争,很多时候,并不是低价就能拿到合同,很多业务,往往都涉及到一些附加合同。 谢凯清楚,一家中国企业要想在国际市场上站稳脚有多不容易,但是他有着绝对的信心可以让中兴立足国际,放眼全球。 当初没有他,中兴不也是国际通行领域的佼佼者么? 虽然不是最顶级的那波梯队,也没有像北方电讯那样最终破产不是! 飞机降落在404的机场,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运十已经准备好起飞,侯为贵几人见此,也不再推脱,直接上了飞机。 很快,运十呼啸着起飞,冲向了东方黑暗的天空。 “咦!老郑这家伙居然没有来接我?”谢凯下飞机就让侯为贵等人上运十,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郑宇成那一帮子老家伙没有来接自己。 他也不在意,直接跑到机场管理处要了一辆212吉普,自己开车往基地方向赶去。 春节的机场,跑道并不繁忙,但是跑道旁边的工地却并没有停工,灯火通明,挖掘机轰隆着不断地把石头从山体上剥离…… “没有炮声,一点过年的氛围都没有。也不知道今年放多少万发炮弹,以老郑那骚包的样子,跟去年一样估计都不行……”一路上,谢凯开着车,无语至极,“也不知道爹妈的年夜饭准备的咋样!我这赶回来,他们惊喜不惊喜!” 一个人开车,总会无聊地胡思乱想。 特别是这过年的时间。 不像外面,除夕夜,到处都是鞭炮声。 “轰……” 谢凯即将靠近基地时,突然听到天空上传来了一阵轰鸣声。 一脚踩住刹车,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运十已经起飞飞走了,大过年的,基地没有飞机。 可黑暗的天空中,啥都看不到,只有轰轰的发动机声音…… 谢凯对f-14发动机轰鸣声很熟悉,仅仅听声音都不是基地那仅有的三架f-14在夜间训练。目前国内飞行员白天训练都还不敢完全放飞呢。 歼七?不是。 歼八?也不是。 运八?那是战斗机外形! “战机?艹!特战旅又玩演习?”谢凯皱着眉头,向着天空搜寻着声音的来源。 当看清楚天空上橘红色的火焰尾巴时,谢凯心中咯噔了一下。 号称蚊子不报备飞进来都会被打掉的基地防空体系,瘫痪了? 或者说防空部队都过年包饺子看春晚去了? “咻儿~” 从基地内部,一枚防空导弹拖着长长的尾焰向着天空上不断闪烁变化,时不时尾部冒出一团焰火的战机飞去。 “轰~” 天空上一团火球猛然爆开,形成一道绚丽的烟花。 “好~”基地里面传来了雷动的欢呼声。 这让在基地外猜测这战机来路的谢凯嘴角直抽抽,“真特么的会玩!居然用导弹打靶来当烟花放!” 谢凯突然想起很久没有出现过的一个词城会玩。 绝对是郑宇成这老家伙的主意,太骚包了,一点都不知道低调。 “轰~轰~” 一连串轰鸣声响起,天空出现好几架靶机,这些靶机应该是经过特殊改造,不断在天空中拖着长长的尾焰坐着各种机动,一时间,404城上空绚丽无比。 谢凯在外面看着天空上的无人机不断画出各种图案,感触良多。 一架靶机上百万,过年放烟火,404都好几百万砸出去,全国哪家单位敢比? 两年多前,这家单位连工资都发不起,处于破产的边缘。 所有的一切,都是谢凯带来的。 满满的成就感。 “四处奔波,不就是为了让大家欢乐么。”谢凯听着基地内部传来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一时间不由有些迷醉。 索性拉起手刹,打开车门,依靠在车门上掏出烟,一边吸烟一边看着天空上的烟花,有着深深的满足感。 “咋样,我就说这才吸引人,看吧,基地所有人都出来了!”在谢凯家新房子的楼顶上,郑宇成指着无人机营造出来的绚丽夜空,得意地说道。 汪贵林叹了口气,“过个年,看个烟花,都花上千万,咱们太奢侈了,很多兄弟单位饭都吃不饱。” “朱门酒肉臭?”郑宇成冷哼一声,“如果不是咱们采购这批靶机,洪都那边能过个肥年?再说了,这也是为了试验不是,前卫2防空导弹打靶测试……” “……”汪贵林懒得跟郑宇成这不要脸的人废话。 如果不是测试,确实不会如此。 只不过,一次十架靶机,十枚防空导弹,就有点过份了。 “轰!轰!轰……”连续一串爆炸声,宣告了这次烟花表演结束。 “好了,烟花结束了,咱们回去喝酒吧,忙了一年了……”天空中恢复静宁,404城却变得喧闹起来。 这座祁连山内与世隔绝的小城,这一晚上,是欢乐的。 “真浪费!十架靶机啊!这些败家子啊。”谢凯看着天空绚丽炸开的火球,笑着摇头。“该回去了,家里差不多准备好了吧……” 可当谢凯回到宿舍楼的时候,整个人心情就变得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