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9 特殊的年、特殊的事、特殊的人 - 重生军工子弟

739 特殊的年、特殊的事、特殊的人

“哥,平时谢爸柳妈都忙,房子里面的家具等都是后勤部帮着准备的,搬家的事儿,很多都是我妈他们帮忙的……”孙娟见谢凯发火,急忙解释。 大过年的,谢凯闹腾起来,大家的兴致都将会被扰。 “要不去我家,有火,很多东西都是现成的……”莫齐开口了。 谢凯看着这两丫头,有些无语,“我是那样无理取闹的人么。回来本来想给他们个惊喜,谁知道他们搬家了。唉,我有些后悔让我妈去搞服装事业了。” 这话,是发自谢凯内心说的。 家里啥情况,他比谁都清楚,这一切,都是他一手促成的,完全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何况这次回来,也没有通知郑宇成他们,他知道过年这几天郑宇成他们都很难得休息。 大家一年从头忙到尾,他还清闲很多。 根本就没想到巴基斯坦那边的事情这么顺利,能在过年当天就搞定。 “别费神了,弄点能填肚子的就行,我累的不行,也懒得过去,老郑他们非得灌我酒不可。”谢凯想了想,说道,“你们吃没有?” 两女摇头。 “干脆咱们三一起团年,一起守岁。”孙娟眼珠子一转,提议道。 谢凯不置可否,他是真的累。 飞机上也没睡多一会儿。 莫齐没说话,跟孙娟一起回去拿吃的去了。 “孙娟,基地里面,亲情都这么淡吗?”看着谢凯那样,莫齐的心中,一股说不出的酸楚。 她突然发现,虽然在基地里面呆了两年多的时间,好像根本就不了解谢凯,甚至不了解整个基地的这些人。 “哪里淡了?”孙娟不明白地看着莫齐,“没有谁家亲情淡啊,虽然很多人有时候会有一些鸡毛蒜皮的矛盾,最多吵几句……那都是因为平时太无聊了,这座城,很小,而很多人,会在里面生活一辈子……” “可家里搬家这么大的事,谢凯都不知道。家里热热闹闹地请客,他却孤独地一个人呆着……那栋宿舍楼,所有人可都搬走了……”莫齐向来话不多,可这里却因为心痛而为谢凯鸣不平。 孙娟停住了脚步,用一种带着嘲笑的表情看着莫齐,“莫齐,虽然你在基地待了两年,但你很难懂基地里面这些人的想法。对于外面的人来说,基地里面的人,都是傻子!这个基地,从建设开始的那一天起,所有人,都把自己的一切全部奉献给了国防科技工作!一切,明白吗?不仅是他们自己,甚至子女后代!” “我知道,也理解。但是谢凯是他们家唯一的孩子啊!”莫齐不是不知道基地里面这种淳朴到让人觉得傻的奉献精神。 她无法理解的是谢建国夫妇两如此对自己儿子。 “那又如何?郑宇成亲手枪毙自己儿子的事情,知道吧?”孙娟问莫齐。 莫齐听到这个,赶紧用手捂住张大的嘴。 她真的无法理解。 “我们从两岁就开始上托儿所,父母工作……基地为了解决大家后顾之忧,专心工作,为国贡献,把生老病死,甚至娶媳妇儿嫁人什么的事情都包干了!你觉得谢爸跟柳妈没人情味儿,连儿子都不在意,对吧?”孙娟的话,让莫齐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确实就是那样想的。 再忙,都应该关注自己的孩子,哪怕留一个人也好。 “柳妈的服装厂,说是她承包的,不过现在业务主要在苏联,这里面涉及到一些绝密的计划,我都不知道具体内容,只知道有计划;谢爸,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厂里……这不仅是他们,还有老郑他们都是如此。他们这些人,没有生活,只有工作……”孙娟的话,如同重锤,让莫齐觉得跟整个基地格格不如。 “我们从小,几乎都是老师带着,基地的子弟,闲的无聊就打架什么的,反正都不会下死手,也没有什么没法解决的矛盾……我哥当初为什么敢顶撞老师?然后被柳妈在学校挥着擀面杖追上了树?其实他就是想要让柳妈他们多关注他一些,毕竟他不像我们,家里都是兄弟姐妹好几个,不孤独……”孙娟幽幽地解释着,“可当我哥进入工作状态,你觉得,他这种人,可能顾家吗?” 莫齐摇头。 她太了解谢凯了。 “基地里面,绝大部分人都跟我哥差不多。不是对孩子没感情,而是他们的精力更多放在工作上!我们国防很落后,我们国家的军工科技距离世界先进相差太多,必须夜以继日,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追上世界,不然,我们就又会落后,又要挨打……” 孙娟的话,让莫齐不得不重新审视孙娟。 她第一次觉得,她自认为很了解的孙娟,陌生无比。 “行了,以后要跟我哥过日子,就习惯这种生活模式,反正我哥那样的,不可能把时间放在带孩子的事情上,这些事儿,都得你来。” “你或许更适合跟他在一起。”莫齐这话,是发自内心深处。 孙娟看着她,摇了摇头,“那不可能,因为我们从两岁就开始天天在一起,他把我当亲妹妹,要不然,没你什么事儿。再说了,我去意大利,或许就不回来了。你了解我,我不可能当个家庭主妇,给人洗衣服带孩子……” 莫齐很想反驳,问孙娟为什么在学校里给谢凯洗衣服收拾床铺,最终没有问出来。 “行了,咱们赶紧回去拿东西吧,分头行动,我回去看看我家有些什么熟食,顺便带点酒过来。”孙娟转移了话题。 想着谢凯还饿着肚子,莫齐点了点头,“你带点酒就是了,我妈煮了几只腊鸡,还有香肠等,那个不用热就可以吃……” 孙娟点头,转身就走了。 莫齐也一路小跑回去,从家里收罗了一大包熟食,虽然凉的,她怕谢凯饿着,也没有再去弄热菜,只是把饺子给装了不少,打算到谢凯那边生火煮饺子。 过年期间,是基地里面大家相互在一起吃喝交流感情的时间。 基地效益越来越好,各种年货发得多,很多人给老家的亲人寄走,依然还剩下了很多。 所以,根本就不缺吃的。 谢凯家,那是个例外,毕竟搬家了嘛,基地发的东西,都送到那边了。 莫齐带着食物过来时,孙娟正在走廊上蹑手蹑脚地生火,并且提醒莫齐小声点,“我哥睡着了。” “那正好,咱们把这些都给热一热,家里有蒸笼,放锑锅上蒸着就好。”莫齐把东西放进去,也出来帮着生火,她比孙娟可熟练多了,火很快就升起来了。 等着水开,锅上蒸笼里食物热的时候,两女为了不吵醒躺在沙发上鼾声如雷的谢凯,就在外面小声地聊天。 “莫齐,我想求你一件事。”孙娟突然用哀求的语气对莫齐说道。 莫齐疑惑,孙娟可不会求人。 “我去意大利的事,不要告诉我哥,他知道了,肯定不会同意。我还是求了柳妈好长时间她才答应让我到那边去学习时装设计……” “我觉得你应该告诉他。”莫齐不知道孙娟的目的。 “等我到那边,安顿好了再写信告诉他吧。”孙娟声音很小,语气中满是哀求。 莫齐见她这样,也就答应了。 一直到水开了,食物也热了,才把谢凯喊起来吃东西。 “来,咱们三走一个,为这个特殊的年。”孙娟摆好食物,把能装二两的玻璃杯倒满,举起了杯子。 倒酒时,孙娟直接开了三瓶,每个人都是倒的不同瓶子里的酒。 莫齐几乎不沾酒,可想着谢凯这样心痛,加上孙娟马上要出国,咬着牙干掉了二两白酒,很快,就醉了。 “你不会灌的水吧?怎么没酒味?”谢凯有些疑惑。 睡得正香,刚被叫醒,还迷糊着呢。 可一杯刚喝下去,谢凯就变得更迷糊,“这酒真有问题……” 向着旁边的莫齐看去,莫齐已经趴在茶几上睡着了。 孙娟看着身体有些摇晃的谢凯,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基地发的,能有什么问题,哥,你太累了,吃点东西休息吧……” 谢凯虽觉得酒有问题,外面假货横行,可基地应该不可能买到假酒,都是相关兄弟单位自己三产厂制造的。 话刚说完,谢凯就身子一软,倒在了沙发上。 “原以为出国前没有啥机会,亏得一直有准备。”孙娟看着躺倒的谢凯,再看了看莫齐,“姐们儿,你不来这基地,多好。我只要怀上我哥的孩子,就够了,以后出国了,就不回来了。” 对莫齐,孙娟的心思很复杂。 现在她比谁都清楚,要想把谢凯抢回来,问题不是太大,可谢凯在这样的状况下不会快乐。 她出国就是为了让路。 “这是老天给我的机会,不抓住,会被天打雷劈的。”孙娟深呼吸了一口气,满脸潮红。 莫齐是真的醉酒了,孙娟把她抱到谢凯父母的床上,盖好,随后出来,再把谢凯抱到他的那张床上,看着床上的谢凯,孙娟一开始非常纠结,虽然想了无数次,事到临头,加上一个没有任何检验的女孩,哪里有那么容易…… “管他呢,反正老娘马上就出国了!再说,刚好这两天是排卵期……”也不知道纠结了多久,孙娟最后心一横,把自己扒光,钻进了谢凯的被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