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1 扯淡!大压机试生产得选黄道吉日(65/100) - 重生军工子弟

741 扯淡!大压机试生产得选黄道吉日(65/100)

“那就先讨论一下哪些厂家,这两天确定,初四开工,就让他们开始。”郑宇成询问汪贵林等人。 其他人并没意见。 反正负责这个的,也不是他们。 他们只要知道事情,不反对就好。 “那你们讨论,没我啥事儿了,反正只要搞出来,他们过来能看到就行。”谢凯说完就准备开溜。 奈何郑宇成等人根本就不愿意让他这样离开,以提建议,了解情况为由,把谢凯给留了下来。 无奈之下,谢凯只能跟他们一起,一直到中午才拿出方案,并且落实到人,才一起跟着孙玉成一起去他家吃饭。 基地里面的吃喝跟外面不同。 外面很多地方怕领导吃饭,而基地里面,一般的人根本请不到领导,不是领导嫌贫爱富,基地大家的福利啥都差不多,领导甚至没有技术人员多。 毕竟领导在一起,有可能会讨论事情。 郑宇成等人也为了整个管理委员会成为一块铁板,免得有太大分歧,闹出矛盾影响后续发展。 当天晚上,谢凯最终还是去了王晓乐主持的同届聚会,只不过跟大家一起喝了两杯就离开了,孙娟却拖着莫齐一起又去找谢凯,然后,故技重施,用酒把莫齐灌醉,再给谢凯的酒里面又下了特别搞到的药…… 连续好几天,一直到大年初四,谢凯跟着汪贵林以及孙玉成一起去691厂找侯为贵讨论建厂的事情,让孙娟没有了机会。 “但愿能怀上,不然以后就没有这样好下手了。”孙娟有些无奈,三天时间,哪怕是处于最容易怀孕的时间,她也不敢保证就可以真的怀上。 “娟儿,国外不比国内,你出去,有什么需要就给妈说,别苦着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孙娟妈在初四晚上送孙娟坐上离开的火车时,红着眼睛说道。 “妈,放心吧,柳妈会经常去那边的,我要有需要就写信,您让柳妈帮我带来。”孙娟眼睛也有些发酸,却挤出笑容。 用手摸着肚子,扭头看着黑暗中的基地,心中祈祷,肚子得争气,不然啥都没有了。 一想到这,差点没忍住眼泪,随后深呼吸一口气,从老娘手中接过包,上了车。 “娟儿,国外不好,就回来……”孙娟妈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 在车厢内的孙娟,双手捂着脸,无声地哭着。 柳旭叹了口气,“娟儿妈,孩子是去学习,国外大学也有假期的。” 她知道孙娟跟谢凯及莫齐三人之间的关系,她有时候也无法选择,可这事情,她做不了儿子的主。 “再说了,她还得在香江那边待一段时间,那边有我们的人。”柳旭安慰着孙娟妈。 “柳旭啊,娟儿才20岁不到,资本主义世界是啥样,谁都不知道,娟儿一个女孩子……” “……” 柳旭心中的那点酸楚,瞬间被孙娟妈这句话给冲淡了。 孙娟坐火车到嘉峪关转去甘省省会兰城的车,从那里再转道首都,然后再飞香江。 钱胖子跟李丽两人虽然去了美国,最终还是吃不惯资本主义世界的黄油跟面包,回到了尚未回归的香江。 孙娟出国,先得在香江待一段时间,在服装公司的香江分部待一段时间,学些基础的时装设计,然后再去意大利,同时还得补习意大利语。 “多多,你说,谢凯要是知道了我们这样帮孙娟,会怪我们吗?如果不是他,我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穿着一件长风衣的李丽看着身边瘦了很多的钱胖子,担忧地说道。 “怕啥,你不是也想要孩子么!孩子生了,你是妈,我是爹。”钱多多搂着李丽的腰,却被李丽给一把打开。 “我怕到时候谢凯说我们利用孙娟……谢凯要知道,肯定不会把孩子给我们养。”李丽一脸担心。 李丽不孕! 到404,是因为夫妻矛盾。 两口子间的矛盾,也因为李丽不孕造成。 钱多多并不在意李丽是否有孩子,可到了外面的花花世界,李丽却不这样认为。 刚好,跟着柳旭到香江的孙娟找钱多多帮忙搞药,于是三人就开始合计…… “不会。不是说好了么,我们只是干爹干妈。我说李老师,你整天哪来那么多的担忧。有这精力,不如还是想想怎么把钱翻倍吧。我哥不是那样的人!何况他不知道?”钱多多觉得李丽在杞人忧天。 李丽叹了口气,“谢凯能不知道?” “孙娟那丫头,心可黑了。你是不知道,从小我哥跟王浩不对付,起因就是孙娟。很多时候,都是孙娟故意去惹王浩的,凯哥这么多年根本不知道。”钱多多笑着说道,“孙娟是他最信任的人,要对他下手,他一点防备都不会有。只是可怜了王浩那娃……” 李丽只是看着机场出口通道,“她快到了吧?” 对于这些事情,谢凯甚至想都不曾想过。 现在的他,正看着眼前的大压机流口水。 “调试即将结束,很快就可以开始生产了。”新越锻造厂厂长唐振华在旁边,用如同看自己媳妇儿那种温柔的眼神仰望着眼前的巨无霸。 天天看,都看不够。 大压机厂,是新成立的一家专门的厂,从刚决定生产,就开始基础建设工作。 全新的轻钢结构厂房,配套的加热炉等,都是全新的。 厂房高47米,两边都是巨大的工型结构钢作为立柱,为的是支撑大压机顶部可以移动的150吨龙门吊,这已经是国内能生产出的最大吨位行车了。 整个大压机,高出地面22米,地下部分17米,总高度达到37米。 人站在22米高,全部由钢铁制造的4.5万吨大压机前面,一股厚重的压迫感油然而生。 “唐厂长,还有多久可以试生产?试生产什么?”眼前这台大压机,可是用了15000吨的钢铁! 如果不是为了验证6.5万吨大压机,体型会小很多。 “涡扇发动机上的尼基高温合金整体涡轮盘,模型已经准备好。我看过日子,七天后是个黄道吉日,正月十三,宜开光、求嗣、修造、动土……”唐振华高兴地说道。 谢凯一脸怪异的看着他。 这货是神棍? “唐厂长,封建迷信那一套,要不得!咱们这可是花了两亿多才搞出来的,关系着很多项目的发展……”谢凯不是不信,要不然他重生,怎么解释? 但是大压机这么严肃的事儿,什么时候试生产,应该是在调试完成后,而不是选个什么黄道吉日。 “我是党员,肯定不搞封建迷信啊。谢同志,就因为投资大,关系太大,所以才选个好日子来求个好彩头……”唐振华解释着。“谁都希望一次试产成功。只要试生产成功,我们的发动机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大飞机也没问题了……” 为了图个吉利,讨个好彩头! “不请领导剪裁什么的?”谢凯揶揄着唐振华。 这奇葩,郑宇成他们怎么选的? “肯定要啊!军方国防科工委领导也会前来。”唐振华兴奋地说道,“还有机械工业部的领导。我请龙耀华将军跟沈鸿部长一起剪彩。” “艹!”谢凯心中暗骂。 这货也是个事儿妈。 “郑主任他们都同意,我们不搞封建迷信,只是讨个好彩头,图个吉利,并不违反规定。”唐振华见谢凯不满,怕被谢凯误会他搞封建迷信,急忙解释着。 “按照你们的流程来就好。”谢凯无语。 只要不过分,他也懒得管。 “褚总,不是已经检查完了?”谢凯见一边的褚国荣又吩咐人从头检查,测试每个部分。 “再检查检查。”褚国荣笑着说道,“为了确保一次试车成功,多检查几次无大碍。” 谢凯点头表示认同他的说法,向唐振华那种想法,指望着黄道吉日,有毛用。 检查不仔细,任何地方留下了隐患,都可能会造成整个大压机在压铸时候出现问题,黄道吉日,也可能会出大问题的。 “现在检查调试的如何?”谢凯问道,“压铸发动机涡轮盘,没问题吧?” 发动机是关键。 只要涡轮盘解决,能够承受高温度,国内的发动机,就能形成批量制造。 解决航空产业心脏病问题,飞机工业除了航电系统,其他方面就不是太严重了。 “调试已经没问题了,就连旁边的炉子也都调试好了,到时候只管开机,然后压铸就好。日子已经选好了……” 听褚国荣这样说,谢凯满头黑线。 如果说唐振华是搞封建迷信,说得过去;可褚国荣,八万吨大压机总师,坚定的无神论者,会相信这个? “其实,你不用惊讶。这台大压机,对于我们国内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两年时间搞出这个,已经是值得骄傲的事情了。大家虽然有信心可以完成试生产,没有生产,谁能保证试生产一定成功?”陈铭善对谢凯的疑惑,做出了解释。“你可以理解大家的期待。” 不是大家想要搞封建迷信。 而是谁都希望一次压铸成型,试生产成功。 只有试生产成功,这台大压机才能基本达到设计要求。 无论是后续的6.5万吨大压机项目,还是大飞机、燃气轮机等项目,都需要这台大压机不出现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