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2 大压机剪彩,让谢凯来? - 重生军工子弟

742 大压机剪彩,让谢凯来?

“领导,党员都是无神论者啊!” “无神论者,难道就不能有殷切的期望,美好的愿望?”陈铭善笑着问谢凯,“我们承受不起失败。” 如果大压机试生产出现问题,或者压力达不到,在压铸过程中,无法提供足够的压力一次让涡轮风扇盘成型,这就将会对后续的很多项目造成严重影响。 压力不够,能做的,就是多次压铸。 模锻不是自由锻,多次压铸,不一定能达到效果,必须一次成型。 运十的主体框梁,起落架;涡扇发动机承受高温高压的涡轮风扇;超-7战机的主大梁等等,都需要这台大压机一次压铸成型。 6.5万吨大压机项目到现在没有确定,只因为这台4.5万吨大压机属于后续大压机的验证机,如果这台都出现问题,无法提供设计要求的压力,后面的项目肯定会受到影响。 “你们单位关于6.5万吨项目如何考虑的?”陈铭善问谢凯,“理论上讲,这台大压机没有任何问题,6.5万吨项目,也不是问题。” 他自然知道,404是在等这台大压机的效果。 国内最大压力的锻造机,只有西南铝业的3万吨模锻水压机,那是六十年代搞出来的,在71年安装在属于三线工程的西南铝业,主要是为了给国产战斗机配套。 从那以后,国家再也没有搞过吨位更大的模锻水压机。 一方面,技术实力不行,储备不够;另一方面,就是成本太高,即使搞出来,也用不上。 国家的6.5万吨大压机项目,就是为了给运十配套的。 就因为技术储备不够,最终设计都没有完全完成就下马了。 404接手过来,6.5万吨项目最终变成了4.5万吨…… 现在,设计跟生产团队自然希望接着搞,关键是需要金主开口。 “领导,我们基地,经费是准备好了的,至于是否在这边完成后就继续搞这个项目,我想需要等看到试生产的效果。”谢凯知道陈铭善担心什么。 华清大学机械系跟一、二重已经把6.5万吨大压机的设计完成,需要生产出来,验证设计是否有问题,没有问题,才能继续下去。 每一个更大吨位的大压机核心技术,都是建立在前面设计的基础上。 同样,大压机,哪怕提供的压力只增加几百吨,难度并不是增加一点点。 基础技术的积累非常重要。 只要404不持续投钱建造更大吨位的大压机,很多技术设计无法得到验证,就没有办法持续往后面设计更大吨位的大压机。 “多要经费?” 陈铭善不得不抹开面子,询问谢凯404准备投多少经费。 前面谈过,双方就因为经费问题无法谈拢。 “经费不会少,得看效果。”谢凯叹了口气,看着车间中间矗立的那台大压机。“行车是不是吨位太小了?大型军舰用的传动主轴,动不动都是数百吨,何况在六十年代,上重那边的1.2万吨自由锻就能锻造几十吨的合金钢跟300吨普通钢锭。” “500吨行车还在生产中,你没有看到上面预留的有很大空间吗?”陈铭善白了谢凯一眼,这事儿本来不该他解释,“何况,目前为止,你们哪个项目需要数百吨的重型零件?” 陈铭善没说,即使数百吨的重型零件,仅仅有这个,压力是不够的,锻压后,不一定能达到设计要求。 “好像没有?”谢凯想了想,目前确实没有这么大的。“大型发电机转子啥的,应该用得上吧?” 风电什么的国内没有起步,他们不可能专门去搞这个,国际上都才刚开始起步研究。 对于这些,谢凯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去弄。 “国内能生产多大的发电机?”陈铭善问谢凯,脸上很平静,“我们有了大压机,他们会开始挑战设计更大的发电机。等设计出来,6.5万吨大压机又建造出来了。”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 核心制造能力上去,设计能力才会跟着提升上去。 听了这话,谢凯总觉得哪里不对,一时间又想不太明白。 他忘记了,在他越来越了解国内工业系统情况下,了解到国内的设计能力,并没他原本想的那样差,很多设计无法实现,就因为材料,工艺等问题无法得到解决。 当然,有些设计能力确实不行,同样因为材料、工艺等问题的限制,使得无法生产出来并且改进,原本的设计作为基础,向着更强悍的制造实力发起挑战。 一直到进入二十一世纪的前面一个十年,国内好几台超过15000吨自由锻压机建成投产,4万吨、8万吨模锻机相继投产,国内从改革开放到那个时候经过三十年的积累,工业科技领域开始全面呈现井喷。 c919大飞机、运-20运输机、歼-20隐身战斗机…… 瓦良格号航母服役,001航母下水,002航母继续建造…… 全球最庞大的高铁网络,最稳定运行的高铁技术…… 1000兆瓦半速核电转子解决,于是,1000兆瓦核电技术解决;1100兆瓦核电半速转子批量制造;1400兆瓦核电半速转子工艺突破…… 然后,美帝不爽了,一个叫川普的人成了美帝老大,然后把中国给当成了头号敌人,想要故技重施拖垮苏联的手段,奈何,中国不是苏联,只按照自己的节奏建设国防,安心挣自己的小钱钱。 于是乎,贸易战开始了…… “谢凯,谢凯……”见着谢凯走神,陈铭善叫了他好几声,他很好奇,谢凯流着哈喇子在,一脸笑容,如同变成了傻子的原因是什么。 谢凯有些尴尬,想太远了。 眼前这台,只有4万吨,自由锻啥的都还没突破呢。 “领导,要不我不转专业了?”谢凯没听到陈铭善说了什么,试探性地转移话题,“了解技术,再确定自己未来的方向……” “……”陈铭善看着谢凯,一阵气苦。 你转不转专业管我屁事,反正已经放弃了让你成为一名优秀机械设计师的想法。 这是陈铭善的无奈决定。 连续几天,谢凯也没管郑宇成他们如何安排交换机生产厂家的事儿,就呆在新越厂的锻压车间,跟着陈铭善了解整台大压机的结构构造。 书本上学的,永远不如现场看到这种机械制造顶级技术成品展现出来的更多,何况还有主工程师的讲解? 试机的前两天,沈鸿部长就到了,看着这台矗立的大压机,老头的眼睛红了。 试机头一天,肩膀上扛着两颗金星的龙耀华跟李明山两人同时出现,他们连谢凯的马屁都不理会,在比他们高了十多倍的大压机前面,不停地问着陈铭善跟褚国荣等核心工程师,话中的意思,只有一个能否让航空发动机现在面临的关键锻压工艺得到有效解决,提高结构强度。 当得到肯定答复后,两个老头居然一点不顾形象,抱在一起流泪。 “将军,将军,人多,注意形象……”谢凯有些看不下去了,提醒两位大佬。 然而,他的好心,没有得到好报。 “滚!” 两个老头不顾形象地让谢凯滚蛋。 无语至极的谢凯,只能撇着嘴转身准备走。 “回来!”李明山等谢凯走了十多米远,又把他给叫住了。 “不都喊我滚蛋了嘛。首长,你们继续……”谢凯慢吞吞地回来,龙耀华气得差点提他一脚。 “老龙准备让你来剪彩……”李明山对谢凯说道。 周围听到这话的人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到了谢凯身上。 谢凯更是懵逼了。 开玩笑吧? 自己来给国内第一台4万吨大压机剪彩,那是多高的荣誉,想着都激动得颤抖。 谢凯真的是颤抖了。 不是激动的,而是受到了严重惊吓! “首……首长……这玩笑……”谢凯说话都不利落了。 4万吨大压机,剪彩,他一个年轻人来,出门不被唾沫给淹死,就会被人用板砖拍死。 “怎么?这么点事儿,就激动到这程度,以后还怎么扛更重的担子?”龙耀华笑着问谢凯。 谢凯连续深呼吸好几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苦着脸,“领导,我还想多活几年。” “想多活几年,就更得干这个了。多大的荣誉,你瞧瞧,老龙都让给你了!”李明山同样笑着看着谢凯。“你对这台大压机的建成,功不可没。” “那可是老郑他们搞的,我只是随口提了一句。”谢凯冷静下来,急忙拒绝,“老郑他们才更合适。我们那么多项目,都是他们拍板的。” 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 谢凯从来没觉得自己大脑运作得有这么快过。 他明白李明山跟龙耀华这样干的原因,这是彻底接受了郑宇成他们那种以他为404接班人的计划,这也是给他铺路。 可他同样给知道,一旦真的冒头了,眼前的欢乐小日子,就没了,随时都得防备冷箭。 多少人奋斗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这样的荣誉跟地位。 “这是好事儿啊。反正早晚你都得成为404的一把手,早点适应适应,也不错不是?”谢凯把事情讲给郑宇成听了,这老家伙居然也是笑着表示赞成。 “好个屁!”谢凯忍不住对老家伙爆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