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没钱搞个屁的军事技术研究 - 重生军工子弟

074 没钱搞个屁的军事技术研究

“放心吧,早晚会实现的。有了目标,大家一起向着目标努力,就会实现。国外技术先进,也是靠着长时间奋斗才先进的!”谢凯对梁小龙肯定地说道。 技术的进步,需要的是找准方向。 有了方向,研究起来就会实现。 “对,五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就二十年!只要不放弃,总有那么一天,目标会实现。现在咱们研究环境,可比刚建国时搞原子弹强太多了。”梁小龙也被谢凯的肯定感染。 谢凯看着他,笑着点头,心中却否定了这时间。 要是等二十年才研究出来,巴基斯坦的钱就得被617用“两代半”的85iim给赚走了。 五年倒是可以忍受的。 十年,巴基斯坦会被印度人欺负哭的,谢凯不忍心让这事发生。 “这模型能行驶吧?”谢凯问道。 “没问题,只更拆了炮塔,按我们的计算结果,负重降低,最大速度可以提高到62公里每小时,操纵也比原来更灵活一些。”一说这个,梁小龙就蛋痛的不行。 这炮塔看起来吓人无比,上面的火力也足够强劲,唯独就是,这玩意儿只是一个空架子。 模型! 小孩子玩儿的模型! 就是仅仅只有外形,没有战斗力,才让梁小龙这样对装甲车辆有着一定基础,无比喜爱的技术人员闹心。 “涂上褐黄色,果然比59的军绿更好看,看起来更威武!”谢凯看着坦克上的褐黄色涂装,比五九那丑得要命的绿色威武霸气多了。“我们应该研究荒漠迷彩,用于沙漠作战;研究雪地迷彩用于寒冷地带作战……” 只有多几种迷彩,才更威武霸气。 59的球形炮塔,让本就落后的坦克看起来更不讨人喜欢,尤其是那绿色的涂装更是不讨喜。 这是一种让国人又爱又恨的陆军装备。 爱,是59坦克撑起了共和国半个世纪的国防;恨,是因为一直没有足够多的先进坦克取代他们,即使进入二十一世纪,59坦克依然活跃在国防上。 “这样搞出来,得要多少钱!”梁小龙叹了口气。 “钱的事情,有基地管理委员会考虑。他们自己要搞这个项目,我只负责把脑海中的想法弄出来,你们负责实现技术,大家分工不同……”谢凯说道。 谁不知道越先进的装备越烧钱。 军方没钱,基地不可能从财政部搞到多少项目经费,只能自筹资金。 “其实,不凑近看只有五对负重轮,这坦克的外形,就足够吓人了。”梁小龙说道,“以后装上装甲了,这坦克能跑得起来吗?” “730马力的发动机正在来的路上,到时候就按照一比一的模型用金属制成,测试各种性能。”谢凯说道。 梁小龙看了谢凯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给这样一辆玩具模型换上730马力发动机,即使换成金属的,那又如何? 依然没有任何战斗力。 谢凯想进坦克内部去试试,尤其是木头制成的炮管跟炮塔转动运行情况,见上面的油漆刚刷上,只能作罢。 对于他这样一个孩子进入车间,车间里面的人员倒没有什么反应。 外面有着持枪内卫守卫呢。 也没别的事情,谢凯直接回家,准备明天再来把坦克模型开到外面看看降低重量能对速度提升多少。 “回来了?赶紧过来,陪咱喝几杯。”谢凯刚进门,见屋子里拥挤着坐了一圈儿人,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郑宇成就开口了。 谢凯翻了个白眼儿,“我还是学生!学校规定学生不准抽烟,不准喝酒……” “少来了,你说说你,喝酒抽烟啥事儿干少了?”不等谢建国发言,郑宇成就一脸的鄙视,“赶紧来,刚刚咱们正说你的事儿呢!” 系着围裙的柳旭在一边忙碌,也不管家中喝酒的人。 屋里坐着的人都是笑眯眯地看着谢凯,有些谢凯眼熟,有些他没有丝毫印象。 “来吧!”谢建国也是开了口。 谢凯只能无奈地过去,谢建国旁边的几人都把小凳子向着旁边挪动,给谢凯腾出位置。 家中地方小,也没有桌子,茶几就当桌子,这年头的人,也没有那么讲究。 柳旭给谢凯拿了一双筷子跟一个小碗。 还不等谢凯反应过来,郑宇成就提起旁边的酒瓶子,咕嘟咕嘟给谢凯倒满了一碗,放在他桌前。 随后端起了酒杯,“来,大家一起敬谢凯同志一碗!感谢他为基地的付出。或许大家不知道,不管是简易四轴加工中心,还是军用挖掘机项目,都是谢凯同志提出来的。如果不是他把数控系统修好,并且改进,咱们基地依然发不起工资,也没有后续研发经费!我先干了!” 说完,一仰脖子,咕嘟咕嘟地把碗中的酒干掉了。 在谢凯家中喝酒的七八名技术负责人,都知道一些情况。 这阵子基地一直流传谢建国能当上总工是因为他儿子当着军方首长的面提的要求,如何能不清楚? 即使心中羡慕谢建国有个好儿子,即使谢凯年龄小,仅仅他拯救了基地,让大家拿到了工资,就值得让他们敬一碗。 “小谢,我先干了……” “谢凯,来,干了这碗酒,我把我侄女介绍给你当女朋友……” 谁说搞技术的人都是死板的? 至少,现在的谢凯不觉得。 尤其是这些家伙都够狡猾,喝干之后,直接把碗倾斜着,亮着碗底给他看。 显然逼着他喝酒。 “我不会喝酒……”谢凯装出要哭的模样,“我还是个孩子……” 扭头向老妈投去求救的眼神,忙着擀面的柳旭正一脸笑意地看着他,也不阻止。 在柳旭看来,儿子能获得这些技术负责人的认可,是她这个娘光荣。更何况,可以让其他人跟谢建国关系更和谐。 “喝吧!老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烧刀子都能喝三斤!”郑宇成鄙视着谢凯。 “别装了,你们以前经常跑沙枣林喝酒,又不是没人知道……” 一众搞技术的,居然都跟着起哄。 谢建国同样不阻止,满脸通红的他,笑眯眯地看着儿子,见谢凯看自己,点了点头,示意他喝了。 谢凯无奈,无论怎么推脱都不行,只能端起碗一咕噜干掉了。 辛辣的白酒,一入口刺激就在味蕾上弥漫开来,随后一路灼烧到喉咙,食道,进入胃之后,就如火一般燃烧了起来。 “水,妈,快给我拿点水来……”一碗酒下肚,谢凯有些难受,喝了一搪瓷盅谁才感觉好受多了。 “这才对嘛!男人,尤其是搞技术的,更得喝酒。喝了酒,一切难题就迎刃而解了……”郑宇成见谢凯满脸通红,一脸坏笑地说道。 惹得谢凯给他翻了一个白眼儿。 喝酒能解决难题? 简直扯淡。 这些技术员也都坏透了,明知道酒精刺激下只会让大脑反应迟缓,居然附和郑宇cd是马屁精啊。 谢凯干了一碗酒后,桌上的气氛就热烈起来了,惹毛了谢凯,端着碗一人轮了一番,就连柳旭拉着也没作罢,其他人才不灌他酒了。 反而开始讨论项目遇到的技术及后勤需要跟上的地方。 这倒让谢凯整明白了为什么郑宇成会在这里。 他们在酒桌上解决问题。 时间随着酒桌上的话题不断深入而渐渐流逝,熄灯号都不知道吹过多久了。 谢凯早就喝迷糊了,郑宇成却不放他走。 “……军工单位搞民用产品,怎么想怎么窝火!如果不是没项目,咱们哪里至于没落到如此地步!” 也不知道是谁,说起了军品民品的事情。 对于这些技术人员来说,搞民品显然不如搞军品符合他们的身份。 搞军品的来搞民品,实在是掉价。 “挖掘机说是军品,为工程兵开发,没有攻击力,没有防御力,就特么的一民品……”有人鄙视着军用挖掘机项目。 虽然都已经喝麻了,也都知道已经是深夜,声音倒不大。 “军方没钱,一切都给经济建设让路!不搞民品,咱们难道如同之前那样等着饿死?等国家经济好起来,军方有钱了再搞项目?”对于这一点,谢凯不认同。 他知道整个基地,不管是管理人员还是技术人员,就连清洁工跟孩子,骨子里都是骄傲的。 因为他们是国防科技工作者,为国防服务的。 “国家这也是没有办法,整体经济不好,光搞军事技术有什么用?苏联人现在就是例子,钢铁洪流让世界颤抖,已经开始在太空建设空间站,准备把武器搬到太空上……这又如何?整个苏联国内的人,过的啥日子?吃不饱穿不暖的,跟咱们之前有什么区别?咱们这里各种物资敞开供应,全国呢?什么都得有票!”谢凯质问着众人。 “没钱,搞个的屁的军事技术。咱们自己有了钱,想搞啥项目就搞啥项目,根本不用国家财政拨款。别说坦克,就是战斗机跟导弹,都不是问题!民品怎么了?民用技术配套跟不上,咱们军事技术能发展?一根液压软管就难住了整个项目,不丢人?”谢凯本就醉了,说完后,就脑袋一歪倒在地上睡着了,留下一众发呆的技术人员们。 很快,大家也散了。 第二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谢凯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敲醒的。 “哥,快起来了,再不起来你媳妇儿被王浩那孙子抢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