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4 一锤定型 - 重生军工子弟

744 一锤定型

“这么说来,咱们这不搞那个项目都不行?”郑宇成问着。 谢凯愕然。 基地的预算,不是有6.5万吨大压机项目的钱? 为什么郑宇成会这样问! “原本考虑,如果4.5万吨能满足使用,就先让6.5万吨等等。优先把超七跟运十的改型整出来……”汪贵林解释着,“这两个项目,需要的经费,将会超过我们的预算很多。还有发动机……” 谢凯听得直翻白眼。 真特么的挪用了。 “当初我们一开始可就是要6.5万吨大压机,技术储备不足,时间太长,我们才选择了先建造4.5万吨,要是没有6.5万吨大压机,我们的很多项目都会受到严重制约,到时候再开始搞这个,时间就又得浪费掉。”谢凯严肃地说道,“即使停掉航母预研项目,也不能挪用这个的经费。” “挪用经费的事,不能成为习惯!”谢凯脸上坚决无比。 到目前为止,基地没有出现过挪用经费的事情,不过郑宇成他们越来越习惯直接从小金库掏钱开支,现在资金监管变得严厉,就没有这样容易了。 居然开始挪用项目经费。 “有些事一旦开了口子,后面就收不住。如同大压机项目,一旦挪用,挪用的这点经费可以建造一台大压机,能研究出航母吗?不能,为了不让之前投的钱打水漂,只能投更多钱进去,然后造成一个恶性循环,航母搞出来,建造不出来……” “行了,行了,这不还没挪用么!”郑宇成老脸有些挂不住,打断了谢凯的话。 旁边的汪贵林偷笑不已。 早就给郑宇成说了那样不可行,他非不信也没办法。 “早点休息吧,明天上午大压机就试机,只要试机成功,下午三点就开始试生产涡扇发动机的涡轮盘……”汪贵林见时间已经很晚了,提醒休息。 关于交换机厂的事情,已经安排下去了,这里完事儿,马上又得弄那边。 谢凯疑惑地看着汪贵林,“黄道吉日的吉时?” “哪里那么多废话,加热炉里面的整体涡轮盘,要等试机成功才会开始点火加热,九点试机,十点点火,温度达到得下午三点了。”汪贵林白了谢凯一眼。 听了这话,谢凯才稍微放下心。 要真靠着黄道吉日,怎么想怎么不对头。 在新越厂招待所,谢凯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台大压机实在是太过重要,后续很多项目计划,都得大压机成功。 另外,国内的几台万吨以上大压机,由于当初技术不成熟,工艺不成熟,已经开始进入寿命后期,这台大压机承担着太多的工程项目关键零部件了。 睡不着,索性跑到大压机车间去,那边还有技术人员,褚国荣等人放着招待所不住,天天都呆在那个车间,就为了确保大压机试机一次成功。 夜晚的大压机车间,灯火通明,几乎每一个角落都被灯光照耀得明亮无比。 庞大机身的4.5万吨大压机,在灯光照耀下,更是给人一种沉重的压迫感。 钢铁制造的巨大零部件,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结实。 “你小子怎么来了?”见谢凯过来,沈鸿部长主动开口问道,老人双眼通红,脸上却精神奕奕。 “领导,您这不休息?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谢凯没有说自己为什么来了。 “不看着这台大压机试生产成功,哪里睡得着。这是锻压技术进步的一小步,却是我们国家整体制造实力向前迈进的一大步。” “领导,一万吨压力的提升,已经不是一小步了。”谢凯无法理解,在这样的大佬眼中,一万吨的锻造压力提升,只是一小步。 国家整体制造实力一大步,确实如此。 沈鸿看着谢凯,笑笑,没说话。 “咦,郑叔跟汪叔也来了?”谢凯有些尴尬,不知道如何聊下去,扭头一看,不远处的车间大门口,郑宇成跟汪贵林两人也来了。 “大压机的事情,他们怎么说?”沈鸿突然问道。 “明年预算1.5亿经费,我们在嘉峪关那边的铸造基地在正月结束就奠基开工。”谢凯看着沈鸿,“部长,有什么大项目?” “没有大项目就不能搞?搞工业的人,总希望国家制造实力越强越好不是?咱们是大国,却不是制造大国,更不是制造强国。”老人的语气有些落寞。 “会的,按照目前的速度,等个二三十年,咱们国家就会开始从制造大国成为制造强国。”谢凯肯定地告诉老人,“别的国家,哪家不是发展了数百年?新中国成立到现在不到40年,咱们国家已经有了这样的工业规模,已经非常不错了。” 虽然不满国内工业技术现状,但是谢凯也清楚,这已经是非常快的速度了。 甚至,等到苏联解体,全世界,就剩下中国一个国家拥有完整的工业体系。 “当年苏联的发展速度可比我们快。” “没办法啊,人家赶上了好时机,世界经济危机,他们几乎搬空了整个美国;再后来吧,又赶上了二战,德国人一半以上的兵力都用来逼着他们发展工业,再然后,跟美国人扳手腕,争当大哥,国家一切都为军事工业服务……”谢凯知道老人清楚,还是安慰了他。 如果没有沈鸿,国家的工业,指不定到不了这样的程度。 12000吨自由锻压机建造时,国内根本就没有大型机器生产的经验跟技术,特别是4根立柱,完全是在沈鸿主持下,调集全国所有技术大牛一起公关,利用刚出现的电渣焊技术,拼焊出长达18米,重达80吨的四根立柱,然后12000吨自由锻压机建造成功。 同时,其他高压容器、高压缸等的制造工艺都得到了解决。 不仅郑宇成跟汪贵林来了,就连龙耀华跟李明山,也在凌晨三点进了车间。 “所有的大佬都来了,要是来一发导弹,把所有人全都端了,中国工业会受到多大的影响?”闲来无聊,见一帮子大佬在大压机边上讨论着,一群技术人员在做试机前的最后检查,谢凯胡思乱想着。 一直到天慢慢亮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谢凯趴在大压机车间旁边的办公室里睡着了,等到醒来,车间里面已经有了很多人。 “开始了?”谢凯急忙跑出去。 大压机上面的行车,已经开始移动了起来。 整个车间所有的部分,都将进行全面的检查。 为了确保安全,除了专门划分出来的区域,大压机周围都不准非工作人员靠近。 “各系统准备,各系统准备,试机倒计时30分钟……” 褚国荣亲自主持试机工作。 谢凯不由奇怪了,不是说要剪彩么? 没有声音就搞完了? “他们觉得太浪费,把大红花给大压机戴上了,你看那顶上。”郑宇成对钻到自己身边的谢凯指着大压机顶部。 果然,最顶上的区域,一条红色的绸缎中间挂着一朵大红花,如同围巾一样围在大压机顶上。 等待的时间,总是过得那么慢。 一帮大佬就在一边默默地等着,看着。 谢凯却越来越耐不住。 “十秒倒计时开始,十,九……” 终于听到了这个声音,谢凯变得激动了起来,他不知道为什么激动。 “三,二,一,液压系统启动!” “嗡~” 一阵不小的嗡鸣声响起,在车间外面单独建造,加装了介质的水在液压水泵的工作下,通过巨大的液压管不断加大压力,快速向着液压机各个机构移动着。 整个车间除了液压马达的声音,几乎听不到其他声音。 “压力20%!” “压力30%!” “压力50%……” “压模举升……” 虽然检查过很多次,压力机构也分开检查过,但是巨大压力环境中让数千吨的移动部件举起来,这是第一次。 褚国荣的额头已经冒出细密的汗珠,随着命令下达,他的目光一直盯着一动不动的巨大机器中间部分的移动机构。 郑宇成等人同样紧张起来。 沈鸿更是双眼瞪得老大,脖子上青筋都冒了出来。 “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成功!”谢凯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期待了。 以前他期待,却没有现在这样期待。 “嘎~” 一阵有些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响起。 “动了!动了!”郑宇成激动得发出了声音。 “激动个屁,要举升起来才知道……”谢凯鄙视了一番老家伙没见识。 沈鸿看了这一老一小,笑了笑,没有说话。 在巨大液压力的作用下,几千吨的钢铁机构,被缓缓地举升了起来,随后再缓缓地落下。 “不是一锤子砸下去?”郑宇成见这情况,有些失望。 他希望的是,液压机高高举起,然后猛地砸下去,最好把地面都震烂。 “轰轰轰……” 厂房顶部的行车移动了起来,吊在行车下面的巨大金属钳子,从旁边加热炉中夹出一个烧得通红,直径超过一米的圆盘毛坯夹了出来,送到大压机旁边的送料口,在穿着厚厚隔热服的工人辅助下,缓缓移动到了大压机的模具中间。 压模在液压力的带动下,缓缓下降,轻轻挨在通红的毛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