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5 别当我们冤大头,万吨自由锻不搞 - 重生军工子弟

745 别当我们冤大头,万吨自由锻不搞

“压力40%!加压,合模!” 本来大压机工作是不需要这样指挥的,第一次试机,用磨具来压制整体涡轮盘,关系到大压机的成败,不得不搞得如此小心翼翼。 “嗡~” 液压马达工作的声音更大,在模具中间的镍基高温合金毛坯,在大压机提供的压力不断攀升的情况下,如同面团一般向着四周延伸。 一股白烟沿着模具边缘向着四周扩散开去,这是毛坯表面的高温接触到模具时,高温遇冷而让空气凝聚…… 延伸的同时,暗红的铁屑向着周围脱落。 原本数十公分厚的难加工镍基高温合金毛坯,在4.5万吨大压机下面,一点都无法阻碍这台大压机让模具上下模合拢,甚至,中间连一丝停顿都没有。 “压力80%,保压!” 压力提升,已经合拢的模具中的情况,根本看不到,却也没有材料因为承受不住压力往模具中间缝隙向着外面延伸。 “咋样啊!”郑宇成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这涡轮盘只要压制成功,达到要求,涡扇八发动机进展就快了。 “等着吧,急也没用。看着这玩意儿没动静,模具里面的材料组织可在发生很大变化。”沈鸿也急,却在耐心地给郑宇成解释。 谢凯在一边听的有些好奇,“部长,按理,这样大的压力,不需要保压就能在压下去的过程中细化晶粒结构吧?” “你没发现,这毛坯直径有些大?”陈铭善问谢凯。 谢凯早就发现了。 飞机发动机直径虽然不小,里面的涡轮盘也不小,可毛坯实在是太大了一些,按理,应该是很小直径的圆柱,缓缓压下去,把粉末冶金过程中中间那些承受的温度跟压力不同结合没有那么紧密的材料强力压在一起。 “试机呢。只要成功了,试生产开始,试生产过程,同样得不停地调整,一直到试生产结束,确定达到设计要求,才会直接用更小的毛坯直接压制,不用保压。”陈铭善解释着。 为的是确保机器不出问题,他们也不想浪费任何一块材料。 压制不成功,机器就会有问题,材料毛坯同样没法使用。 镍基高温合金,无论是原材料还是制备的成本,都是极其高昂的。 进口的一公斤最低都是六七百,人家还不会你想买多少提供多少,国产的仅仅是成本价,也都在480一公斤。 这样一件毛坯好几百公斤呢! “开了!” 又是一阵液压马达声,闭合的模具缓缓升起,升起的同时,又是一阵烟雾。 模具里面的毛坯,通红的颜色稍微黯淡一点。 “成功了?”郑宇成激动地问道。 “别急,等取出来看看。”沈鸿同样激动,却压抑着。 没有看到压制后的成品,谁能保证成功? 行车巨大的钢钳移动过去,缓缓地把模具里面稍显黯淡的通红毛坯夹出来,掉到旁边。 一群人激动地向着那让整个车间空气都变得燥热,向着四周散发着高温的模具奔去。 其实依然还是个盘,只不过中间两边有着凸起的台阶,中间是一个不小的圆孔。 一群技术人员围在旁边,不停对通红的毛坯做着记录,最后把数据汇报给褚国荣。 褚国荣看过数据,再对比了零件毛坯,向着众人宣布,“根据目前数据,可以进行试生产,内部晶粒结构的理化分析结果,要等几天才能出来。” 郑宇成不管这些,只是问道,“大压机成功了吗?” “成功了!”褚国荣一脸微笑,肯定地告诉他。 “成功了……” 整个车间里面,突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努力了这么久,终于成功了。 “好!好!好!”沈鸿部长激动地连说了三个好,却也没有再说别的。 “历史的车轮,总是在不停向前旋转的,现在,总算是加速了!”谢凯同样激动,当初为了铸造这台大压机,他可是冒着生命危险在高温环境中指挥主横梁的浇铸…… 现在,终于看到成果了。 运十的寿命将会数倍延长;航空产业心脏病问题将会得到有效解决;甚至,海军大型军舰的动力系统也能提升…… “大压机试机成功,代表着我们在这方面的技术已经成熟……成绩是可喜可贺的,向大家表示热烈祝贺!”在大压机试生产后的庆功会上,沈鸿部长亲自主持。 “哗哗哗……”热烈的掌声响起。 “估计马上就要说后面的事儿了。”谢凯叹了口气。 也不让人多高兴一阵。 “取得的成绩,都是过去的,我们更应该立足现在,放眼未来。同志们,我们的技术在发展,国外的技术同样也在发展,甚至因为比我们更有经验,更有经费,发展更快……”沈鸿让掌声停下来,“目前国内,有西南铝业3万吨模锻机一台,加上这一台4.5万吨的,也只有两台,跟制造强国比,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差的都不是一点两点,……” 庆功会是如何结束的,谢凯不知道。 反正原本大家的高兴没有了。 他以为没有自己什么事儿,结果却通知他去新越厂会议室开会。 到会议室一看,都是大佬,反而没有新越厂的领导,厂长唐振华都没在场。 沈鸿、龙耀华、李明山、褚国荣这些大佬都在厂,让谢凯不断猜测着又开什么会,总不会又想让他们承担别的项目吧? “人都来齐了,直接进入正题吧。”主持会议的沈鸿对旁边的陈铭善说道。 陈铭善点了点头,脸上变得严肃,“模锻水压机方面,我们现在算是有了一台四万吨以上的;可在油压机方面,跟国际上差距很大,这个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解决的。今天说说自由锻压机的情况,很多重型零件不适合模锻机锻压,为一两个零部件制造模具不划算……” 谢凯皱眉向着汪贵林跟郑宇成两人看去,见两人也皱着眉头,显然在之前是不知情的。 这就没意思了。 总不能让他们继续在自由锻上也投钱不是? “目前,国内万吨以上的自由锻水压机,一重跟沪重各有一台12000吨的自由锻水压机,都是国内设计建造,由于当初国内的技术基础跟制造条件,现在已经开始进入寿命后期,故障率越来越高,严重影响生产……二重10000吨自由锻水压机,原本是捷克生产的,苏联用了一些时间卖给我们的二手设备,现在几乎已经不能使用,除非进行大修。即使大修,成本高不说,相当于重新制造,甚至成本更高,技术还落后……” 郑宇成想要接话,被汪贵林给阻止了。 沈鸿向着谢凯看来,谢凯装着不懂他的意思,目光投向了别处。 分明当404是冤大头。 6.5万吨大压机项目的经费郑宇成他们都想挪用,不准备搞了。 现在倒好,4.5万吨大压机刚结束,让他们不仅要继续搞6.5万吨的,还要搞自由锻,那玩意儿也不是几百万,几千万就可以搞定的。 自由锻跟模锻不同,提供的锻造压力也不同,唯一的相同,就是一个字贵! 褚国荣等人都看向郑宇成两人,谢凯不由有些火了。 都是谁的主意? 难怪郑宇成跟汪贵林躲着沈鸿部长。 当即就站了起来,“诸位领导,万吨级的自由锻水压机确实非常重要,特别是对重型零部件的锻造,更得这个。其他单位要搞,我们也支持,可我们404不是国家财政部……” 郑宇成跟汪贵林不好说,谢凯好说。 项目本来就多,资金压力越来越大,还给他们手中塞项目。 “只是希望联合搞……你们不是打算在嘉峪关建造一个大型锻压基地吗?仅仅有模锻机也不行不是……”褚国荣笑的有些尴尬。 “联合?我们出钱别的单位出技术?”谢凯的话,一点都不客气了。“褚总,您不是不知道我们有多少吞金的项目!” 郑宇成这话是说给龙耀华以及李明山两人听的。 这种事情,他们居然不帮忙挡着。 李明山跟龙耀华两人无奈对视,谢凯的埋怨他们能不清楚么? “模锻水压机,我们需要,我们自己搞!还得接着继续搞6.5万吨的,那也是我们需要的,我们投钱,没意见!可油压机跟自由锻水压机都让我们来,我们404一家单位,支撑不起!”谢凯的话,很难听,“我们不是工业部的小金库,要什么项目,就让我们搞什么项目。就连军方领导,也没有说让我们把所有国家暂时不搞的项目给全部捡起来……” 沈鸿看着谢凯,嘴角浮现出苦笑。 他就知道,自己会被当成坏人。 “首长,如果非得让我们接受这些项目,我们只能从其他项目上挪用经费……等我们资金不足以支撑的时候,404就像之前那样,还是解散了算了……”郑宇成也站了起来。 该拒绝的时候,就必须拒绝。 这老家伙甚至比谢凯更过分,完全是威胁。 不是威胁工业部,而是威胁龙耀华跟李明山。 这种事情,实在是闹心。 基地到现在为止,基本上就已经决定,不是特别必须,不能觉得该搞就弄项目,一家单位,不可能把全国工业系统所有的领域都涉及到。

上一篇   744 一锤定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