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9 别逮着我一个人坑 - 重生军工子弟

749 别逮着我一个人坑

“这么说来,国内有了别的网络,我们可以实现军民共用一个通讯网络?只不过信道分开就行了?”李明山想得更多。 怎么省钱,怎么来最合适。 “完全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也会有一个问题,一旦这套系统被敌人破坏,就失去了备用系统。”谢凯明白李明山想要的是什么。 这样一来,全国只需要建设一套通讯网络系统就可以了。 不像现在这样,国外的交换机制式不同,有着排他性,国内通讯系统,都不是完整的,跨网络打电话,那费用老高了。 “军方应该有一套专用的通讯网络,可以接入民用通讯网络。”谢凯说道。 国内通讯网络线路铺设有很多,只要中转站的交换机堪用,完全可以整合成一个网络。 而后世,即使电话通讯,光纤等都整合在一个网络中,军方也是有着专用的通讯网络,为的就是军网跟民网断开连接。 军方跟民网也有连接,却时刻受到监控,为的就是国防安全。 “首长,还是先了解一下我们交换机的工作情况吧。”谢凯知道,这事儿,要说动上级不容易。 其实也不急在这一时。 龙耀华跟李明山心思沉重,跟着侯为贵去实验室了解交换机的工作原理,他们就想弄清楚,仅仅靠着交换机,究竟是如何做到监听别人通讯线路的。 无线电通讯被监听,属于正常的,毕竟无线电信号虽然不同,但是通讯频率是可以找到的。 侯为贵知道龙耀华跟李明山是上级主管单位的上级主管领导,自然明白了他一直都没有弄清楚的上级主管单位是什么部门。 谢凯也没有给他介绍过情况。 民品跟军品不同,而管辖中兴的单位,则是红旗机械厂…… 这种很怪异的管辖模式,侯为贵总算是得到了答案。 “……信号从一条线路接入,通过所在区域的交换机,交换机就会从这个转换站安排一条通往前面区号所在的通讯线路,不断通过交换机建立一条整个网络的直接通讯通道。在这个过程中,只要能确定拨号一方的号码或者接听一方的电话,这条信道就属于固定的,任何一个位置都可以利用特殊设定程序建立一条新的通话网路,也就是一个线路可以建立多条共享线路……”侯为贵解释着如何实现监听。 这种用于军用的技术,也可以用到国内公安管理部门。 “这样看来,问题没有我们想象的复杂。”李明山松了一口气。 谢凯点了点头,“现在确实没有那么复杂,随着科技的进步,越来越先进的技术运用,多种通讯网络被整合在一起,那时候会更加复杂……” 几十年后,固定通话、数字信号通讯、卫星信号、网络通讯信号等都被整合在一起,那个更复杂。 现在开始做这样的准备,到了后面才不至于手忙脚乱没有什么应对措施。 龙耀华也不断点头。 “多做一手准备,是好事。我们国内使用,不会给国外机会!” “领导,现在有些问题……” 见龙耀华开口,谢凯急忙打蛇随棍上。 龙耀华看着谢凯,心脏猛地一跳,开始还说防备着这小子,怎么这会儿如此不谨慎呢? “有问题,你们也自己解决!”不接招,对方不就没办法了? 谢凯一脸无奈,“领导,我们这没法解决啊,这种功能,属于国防特有的功能……” “……” 龙耀华不止如何回答。 话说到这份上,龙耀华跟李明山再不知道谢凯的目的,就不是领导了。 拒绝吧,到时候这功能无法实现,对于国家安全就没有那么靠谱了。 同意吧,那么,又得给人! 这一天,谢凯就问他们要了两批技术人员,芯片设计跟通讯技术人员…… “这小子的手段越来越高了啊,我敢保证,他绝对是为了要人才搞出这玩意儿的,开始说的那么严重,绝对是故意的。”郑宇成自以为了解谢凯。“为了要人,这小子也是够努力了。” “你以为都是你这样的人?”汪贵林白了他一眼,“我相信谢凯同志没有这样不地道,应该是先想到国防安全,然后才提出要人的。” 虽热汪贵林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话。 谢凯逮着机会就问龙耀华跟李明山要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谁叫谢凯不想中兴如同原本那样慢慢发展? 侯为贵在深市搞交换机,一开始就只有少数几个人一起研究,用来整整三年,随后有了业务才开始慢慢扩大。 谢凯现在要开始对手机发起冲击,模拟信号的大哥大卖几年,随后等到国外的差不多了,上数字信号跟卫星信号。 “这小子是不是故意的?那两只老狐狸也不吭声,在一边当好人啊。”龙耀华有些气苦,“其他单位的日子本来就不是很好过,现在他们还在抢人,从材料机械抢人,到现在通讯领域抢人了。” “唉!”李明山叹了口气,“人,得给啊。” “别的单位给了人,日子更不好过。” “他们不是大量的零部件都是外协吗?肥水不流外人田,提供配套加工的单位,对于技术人才的要求也没有他们这样高……与其大家都发展缓慢,不如优先发展一家,让他们带动其他单位发展。技术进步,自然就会对生产提出更高要求,制造能力得提升才行。”李明山看得明白。 国家经济发展不也是这样的思路? 让一批人先富裕起来,先富裕起来的带动后富裕起来的,共同奔小康。 404现在已经成为了先富裕的这个单位嘛。 “我看这样的方式可行,很多单位不适应市场,也没有能力开发新的产品……”龙耀华总算觉得平衡了一些。 “为什么要建在深市?我们这边不是很不错?”原本说把厂建在深市,侯为贵并不在意。 可现在,他觉得还是留在这边合适。 配套的厂家很多都在这边。 如果建设在深市,运输成本都会提升很多。 “总部建立在那边,对于我们技术发展有着很大的好处,现在我们可以靠着从别的单位挖人来支撑发展,但是到了后期呢?无人可挖的时候,怎门办?并且那边靠近市场,出海方便,我们的产品,只要出口,都得走海运,航空运输成本太高。”谢凯说道。 侯为贵一想,也是这样,“我什么时候过去?” “等巴基斯坦的正式合同签订了就过去,那边是否组建生产厂,先不做定论。主要得在那边建立研发中心,时机成熟,就以这种模式开始在美国等国家建设研发中心,充分利用国外的技术人才为我们开发技术。”郑宇成把中兴的公章等交给了侯为贵。 这时候,侯为贵彻底脱离了691厂,成为一家新公司的最高负责人。 “人员方面,很快会配备到位,所以,必须得尽快到那边找到地方。先期租房子,继续改进,开发新的产品,同时找那边政府,拿块地,建设我们的研发中心……” 侯为贵终于明白了郑宇成他们为什么要给他5000万的启动资金。 “财务方面,还是请公司安排人员吧,外面招人,不是太可靠。”侯为贵主动把财务权交出来了。 郑宇成他们也没有客气。 这些单位关系到404后续研发经费,经费出不得任何问题。 这边事情谈妥,晚上吃了饭,一行人又驱车往新越锻造厂而去,马凤山的运十团队、孙宏跟姜晨阳的发动机团队、霍海源的超七团队都来了。 但凡是跟飞机工业有关的部门设计团队都过来了。 大压机的生产能力,关系到他们设计的技术是否可以实现,也决定了他们能实现的设计是什么样的。 “姜总,很长时间不见,消瘦了啊。”谢凯看着姜晨阳,一脸打趣。 姜晨阳红光满面,跟之前然他当负责人搞军用发动机的核心机时完全判若两人。 “刚好减肥。”姜晨阳笑着说道,“我们的原型机已经有了初步的方案……” “这个后面再说吧。”谢凯笑着说道,“现在大压机搞成了,涡扇六批量生产问题应该不是太大……” “放心吧,五年时间搞出原型机,问题不会太大了,不过还是有点问题……”姜晨阳开始诉苦。 谢凯能给他们解决很多问题。 “缺人?”不用说,谢凯都知道。 他们的发动机本来就是以涡扇六团队为核心,然后加上一些挖的人。 现在一个项目变成了两个,不仅要完善涡扇-6的设计,进行改进,从而提高更高的推力,让飞机动力系统更优越,还有一个就是新一代大推力发动机的原型机设计。 “领导,在开会前,还有点问题……”谢凯有找到了龙耀华。 还没开口,就被龙耀华给拒绝了,“你可别当我是冤大头,逮着我坑!缺人就找我!自己去找毕业生培养,你们这样老挖墙角,算怎么回事儿?” “我这还没开口呢,领导,江湖救急,我们也很无奈。”谢凯厚着脸皮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