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2 不择手段也要搞定巴统的人 - 重生军工子弟

752 不择手段也要搞定巴统的人

“吸~” 整个会议室里面,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谢凯说的这些,没有人认为是他随口胡掐的。 五轴加工中心对于军事工业的战略意义,现在中方已经深刻感受到了。 没有这玩意儿,飞机发动机制造不出来,飞机上不了天,先进的战斗机更没有可能。 难怪苏联的战斗机不如西方国家呢。 “不对啊,如果非得用五轴,苏联人苏-27使用的发动机,怎么制造出来的?”汪贵林觉得没有谢凯说的那么夸张。 当初谢凯可是打过苏-27使用的al-31发动机的主意,最终没有任何商量余地,才不得不采购了一批米格-29使用的rd-33发动机。 “专机生产线!如同我们国内的涡喷发动机那样,每种零件,都设计一条生产线,一旦更换产品,设计修改太多,这条生产线就报废。”谢凯直接丢出这样一句话,“国家863计划为什么把数控技术列为重点发展的技术,不用我多说吧?” 苏联的生产模式,那是专机专线生产。 没开发新的一款战斗机,就得配备一条新的生产线。 以苏联庞大的国力跟庞大的需求,开发专机专线大规模生产武器装备,平均下来,成本很低。 苏联国土面积庞大,又跟整个西方阵营扳手腕,同时还有十多个加盟共和国,任何一款武器装备,需求量都不小。 中国目前搞经济建设,国防战略采取战略防御,武器装备更新换代不仅速度慢,规模同样很小,搞以前那种时刻准备打仗,不计成本的专机专线生产? 要不了几个项目,一年也就六七十亿美元的军方,就会破产的。 “那个还是算了,现在发动机尚未完全定型,效果如何也需要等生产出来验证,开始设计制造一条生产线,这成本……”汪贵林忙不迭摇头。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 “我会尽快想办法解决这问题。”谢凯说道,“我会先问问谭林那边情况,他一直在联系那边。锻造出来的涡轮盘,先粗加工走起来,从车床加工到铣床加工以及时效处理,整个加工周期也不短。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在这个世界上,办法总比困难多。” 他这话说的也没有底气。 原本想要搞五轴,就是为了加工这些。 五轴用于精加工,整体涡轮盘锻造后,叶片与叶片间的材料,都需要利用机械切削的方式去掉,加工量不小。 加工后,还需要经过长时间的时效处理,让在锻压跟切削过程中产生的应力释放。 镍基高温合金比不锈钢还难加工,因为镍的韧性好,变形系数大,加工方法不对就会让整个涡轮盘报废。 谢凯搞基础技术出身,自然明白这些。 其他人也只能如此。 听取了其他项目进展后,会议在一众人愁眉苦脸中结束,谢凯连夜就离开了这边,到省城镐京乘飞机去首都。 学校早就开学了,不过谢凯这次不是去上学的。 “谢凯,这边。”谭林带着毛文峰在机场出口通道边对着谢凯挥手。 见到他们两人,谢凯不由有些疑惑,毛文峰不是在沪市活动? 而且,谭林不可能没有别的合作人吧。 “我要五轴加工中心,价格由你开,条件由你提。”谢凯跟着上车后,毛文峰开车,谭林坐在谢凯旁边,谢凯没有任何铺垫,直接开口说要五轴加工中心。 “正在联系,那边怕被发现。”谭林皱着眉头,“那东西利润高,谁都知道。” “想卖而不敢,就说明是给的不够。我说了,价格由你们开!” “凯哥,谭哥可跟您是一边的!”毛文峰不满地说道,好像是谭林坑谢凯一样。 “闭嘴,没你说话的份儿。”谭林怕谢凯炸毛,今天的谢凯跟之前完全不同,万一惹毛了,影响合作,就麻烦了。旋即扭头问谢凯,“很急吗?” “急,越快越好。” “巴统的人,一直都在生产厂里呆着,盯得非常严,任何零部件都不准流出去……”谭林把情况做了说明,“每生产好一台,就安装一个gps定位器,那边有十台计划外的五轴,因为这样的原因,很多零部件都还在外面没有运回去组装……” “巴统的人没法收买?”谢凯虚眯起了眼。 盯这么紧,难道东芝事件已经爆发了? 不是要等到5月? 现在时间很紧了,一旦彻底爆发,东芝公司的当事人被逮捕,东芝公司在政府施压下花了一亿日元在美国五十多家报纸上登整版的悔罪广告,那时候才是真的没有任何机会了。 “东芝卖五轴机床给苏联,你知道不?”谭林问谢凯。 谢凯猛地瞪大了眼睛 “跟苏联签订秘密协议的光和公司熊谷独那王八蛋不是个东西,不满公司降薪,在85年12月向巴统主席盖尼尔;陶瑞格举报了此事,刚好美国不断收到来自欧洲的报告,苏联方面军舰跟潜艇的噪音下降,无法再监听到……原本就怀疑苏联是否得到了先进技术……巴统措辞严厉地要求日本方面彻查此事,现在虽然还没有得到确切证据,但是全球的五轴生产厂家都被严格监控了起来……”谭林无奈地说道。 谢凯目瞪口呆。 难怪现在巴统对五轴加工中心监控这么严格。 东芝事件不是没有爆发,而是爆发很长时间了。 得到那批四轴,已经算是重生者的大礼包了。 “这么说彻底没有可能了?”谢凯满脸无奈,原本以为,还有机会搏一把。 “可能性很低,操作难度太大。牧野那边,有三名巴统的官员,一旦出现问题,新加坡的警察在三分钟时间内就能赶到。之前试过收买他们……”谭林苦笑着摇头。 谢凯可不相信,这世界有没法收买的人,“牧野方面什么考虑?” “他们的日子没有想象的那么好过,不然也不会如此,可是巴统盯得太紧。”谭林说道。 谢凯心中有了主意,“能帮我安排一下,我跟那边的负责人见一面?” “什么时候?” “越快越好。去新加坡都没问题。”谢凯说道。 “峰子,调头,去机场买票。”谭林知道谢凯急,也不说别的,当即就吩咐毛文峰掉头。 首都国际机场,国际航班密度远没有后世那么大,每天都有去香江的飞机。 谭林当即买了去香江的机票,从香江转机。 香江这边谢凯还有不少事,不管是钱胖子还是郑宇成他们的投资公司,相比之下,任何事情都没有五轴迫切,直接在机场候机厅等了几个小时,坐上了去新加坡的飞机。 一路上,谢凯都在琢磨着各种可以使用的方法。 想着究竟要如何才能搞定巴统的人。 牧野的五轴加工中心不是很出名,但是他们的高速数控铣床,一直都是最顶级的,同样属于战略设备。 “谭总。”机场外面,一名穿着ol装、化着淡妆的精干女人巧笑嫣嫣地看着谭林。 飞机降落已经是晚上十点过,谢凯顾不得打量这座亚洲四小龙之一的城市里面先进的机场设施,跟周围辉煌灿烂的灯光。 没有搞定五轴,没心情。 “张蕊,我的助理。”谭林脸色有些怪异地向谢凯介绍。 换成平时,谢凯会打趣一番,不用想,就知道这对狗男女的关系不简单。 现在没有心情,只是淡淡地跟张蕊打了个招呼,“张姐,事情安排好没有?” 张蕊疑惑地看了看谢凯,再看了看谭林。 谭林急忙向张蕊介绍了谢凯,并告诉她谢凯是自己最重要的合作伙伴。 “牧野副总高岗正山先生同意明天晚上聊聊……”张蕊说到。 “明晚么?这边巴统负责人卡伦特呢?”巴统的人搞定,才能搞定牧野。 卡伦特是关键,这老头,五十来岁,油盐不进。 而且是坚定的反动分子。 张蕊对谢凯这种反客为主的行为非常不感冒,眉头皱了起来。 一个年轻人,仗着谭总对他的信任,对自己颐指气使,自己又不是他的手下。 “谢凯,咱们还是先去酒店吧。”谭林见张蕊神态,知道这女人心里不满了,怕闹得不可收拾,赶紧说先去酒店安置下来再商量对策。 谢凯点了点头。 新加坡不大,整个国家也就七百来平方公里,甚至不如中国一个县大小。 从机场到酒店,路途并不遥远。 “卡伦特的个人爱好,家庭详细情况,你们知道多少?”谢凯到了酒店安置好后,直接就以询问下属的态度询问张蕊。 顿时就让这女人处于即将爆发的边缘,还好谭林拉了她一下,“要不先休息?” “不用。知道他的情况,他的喜好,才好制定计划。不管用什么办法,用美色,还是用金钱,或者是威胁,都必须搞定他!”谢凯的疯狂,让谭林吓了一条。 张蕊更是担忧地看着谭林。 “这种方法不可取,为了几台机床,冒这么大的风险,可不划算。而且我在这边没有几个人。”谭林担忧地说道。 早知道,就不带谢凯来了。 “放心,我会找人来处理。”谢凯平静地说道。 这一路上,他都在想着各种方法,好像最好用的,就是那种他一向都不推崇的暴力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