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4 大棒子敲了,就得给甜枣了 - 重生军工子弟

764 大棒子敲了,就得给甜枣了

“谢凯,你……” 郑宇成进来看清楚谢凯是对着天花板扫射,才松了一口气。 他就怕谢凯这小子一时冲动,把这些花费了大代价搞回来的小鬼子给弄伤残了,那就不爽了。 小鬼子该死,至少得让他们把价值给榨干才行。 五轴昨晚上卸载下来,红旗机械厂精密加工车间对数控机床技术熟悉的技术人员就已经开始着手组装,可五轴跟基地搞到的四轴有很大区别,完全是无从下手。 牧野的人,连说明书都没有给! 是否缺少零配件,也没有谁知道,这就是曹峰着急的原因。 他们的时间太少。、 原本还在嬉笑闹腾的东芝机械的技术人员们,被枪声吓得直哆嗦,瞬间酒就醒了大半。 “嗝~谢,你这是什么意思?”谷村弘明见谢凯满脸铁青,举着枪站在门口,提着酒瓶子,摇摇晃晃地走过来,打了一个酒嗝,问着谢凯。 “我倒要问问,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觉得我们需要你们,好吃好喝伺候就忘记了是我们救了你们的狗命?”谢凯冷冷地问道,“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开始干活?” “干活?干什么活?嗝~”谷村弘明再打了个酒嗝,“谢君,我们刚捡回一条命,难道不应该庆祝庆祝?再说了,即使我们现在开始,能干什么?你们可以提供什么?先进的材料还是制造工艺?” “对啊,你们能提供什么?我们只是技术人员,不是设计人员,让我们设计五轴加工中心?我们倒想,没有可能啊……”川佐宏满脸通红,笑嘻嘻地问谢凯。 周围听到这话的东芝技术人员都笑了起来。 而郑宇成他们听到,则是满脸铁青。 这跟谢凯的猜测没有任何差别。 小鬼子果然以这个说事儿。 “没有?有三台五轴加工中心,需要你们组装。你们没有太多的时间,一个星期内,我看不到成品,就说明你们并没有我们想象的价值……当然,你们也可以逃跑,在这方圆数百公里,还没有任何生物可以逃离……” “哒哒哒……” 谢凯说完,又是一梭子。 有几名小鬼子已经吓得双腿哆嗦。 一开始,他们还心中忐忑,可早上发现供应不一般,中国人虽然没有跟他们说话,态度却带着讨好。 于是乎,谷村弘明跟川佐宏等人就开始商量要试探中国人。 中午时,各种要求,甚至要求喝酒,中方人员居然满足了所有要求,于是乎,川佐宏等人在喝了点酒之后就开始更得意忘形了。 中国人有求于他们,完全可以借着机会占据主动,跟中方的人讨价还价…… 可没想到,把他们弄来的那个根本没被他们当成一回事的年轻人提着枪进来了。 “我有能力把你们从日本弄到中国,同样也有能力让你们消失在这个世界,请不要忘记,你们的家人需要你们努力工作养活他们!能在之前预支大笔钱给你们,我同样可以把这些钱收回来,就连他们花费的,也能收回来!”谢凯语气冰冷。 对于这些小鬼子,就不能太过客气。 “好吃好喝给供着你们,你们不满意,那么,就只能用枪逼着你们来了!”谢凯说道,“马上,收拾好,去车间给我完成你们的任务!” 谢凯如此对小鬼子的高级技术人员,郑宇成等人,都愣了。 这还是谢凯? 还是那个对任何技术人员都笑眯眯的小子? “嗝~谢,我们醉了,需要休息!”谷村弘明根本就不相信谢凯敢对他们下手。 “啪!” 谢凯马上把枪对准谷村弘明,没有一点犹豫扣动了扳机。 在他扣下扳机的一刹那,旁边一名内卫把他的手推开了,枪口偏了,子弹飞到旁边的桌子上,把一堆空酒瓶击碎了不少。 “你……” 东芝的技术人员没想到,谢凯会一言不合就开枪,而他后面的那些原本都还对他们笑脸的中方干部根本就不说话。 “你还有话说?需要我给你醒酒么?”谢凯的枪口指着哆嗦着双腿,脚边的地面已经湿了的谷村弘明旁边的川佐宏问道。 川佐宏被谢凯枪口一指,更是干脆,索性两眼一翻,瘫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谢,我希望你不要去打扰我们的家人……”林隆二也没想到,谢凯会是这样的人。 他现在已经有些后悔,可没有任何机会给他们反悔。 在他们逃离日本之前,家人都已经送走了,在那些雇佣兵手中! “只要你们好好干活,我不会威胁你们的家人。”谢凯平静地说道,“之前的协议,依然有效!” 谢凯把手中的枪丢给了旁边的内卫,随后对着这些技术人员说道,“有谁酒喝多的,我帮他醒酒。” “没有……” 林隆二等人急忙摇头。 说到底,林隆二只是一个中层管理,谢凯给了他十万美元的安家费,这已经是他几年的年薪。 同时,在来之前,谢凯也承诺过,在中国工作期间,工资是他们原来的两倍。 林隆二是铸造部部长,谢凯给他开出了十万美元的年薪。 谢凯让人把吓昏的川佐宏跟谷村弘明给弄回招待所房间,并且吩咐,“从今天开始,把他们两人分开关押,每天按基地最低伙食标准供应,没有任何特殊,不准跟他们说话……” 其实就是关了他们禁闭。 当从食堂出来,被二十多名武装内卫押着向基地边缘的359车间而去的时候,这些东芝机械的技术人员才真正看到基地的真面貌。 地面不是水泥路,也不是柏油路,而是在表面上喷涂着黄褐色的油漆;周围的建筑同样如此,到处都能看到持枪的内卫。 “果然还是得来硬的,这些小鬼子就这样,吃硬不吃软。对他们太好,不行。”郑宇成叹了口气。 汪贵林等人则是摇头不已,他们做不到谢凯这种程度。 至少,拿枪威胁,他们是干不出来的。 可有时候,还真得用枪来威胁才行。 还好,这边不是基地主要居住区域,没有多少人看着。 到了车间,几十名技术人员已经在里面待命,看着被枪押过来的日本人,众多技术人员心中疑惑不已。 “从今天开始,这些来自日本东芝机械的高级技术人员,就是你们的老师。不管是控制系统还是机械传动部分,我希望你们虚心请教,这可是基地花费大价钱请来的技术顾问。”对于谢凯,这些搞数控技术的技术人员们都不陌生。 对于谢凯的话,他们都是咂舌不已。 一方面,请来东芝机械的高级技术人员,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另外一方面,就是这些小鬼子是被枪押进来的,这是所谓的大价钱? “这里一共有3台五轴加工中心的零配件,我希望他们组装一台,你们在旁边学习;第二台,由他们指导你们装配、调试;第三台,由你们自己装配!”谢凯对着众多技术人员说道。 之前就有他的吩咐,懂技术的日语翻译,也把话翻译给了东芝机械的技术人员。 随后,谢凯对着战战兢兢的十多名东芝机械的技术人员指着旁边那些跟过来的黑衣内卫们手中的枪说道,“第一台,一个星期!现在可以开始了!我不希望他们手中的枪耗费任何一颗子弹!” 威胁! 绝对是威胁! 面对威胁,再看看那些内卫手中的枪,想着他们的家人还在谢凯手中,来自东芝机械的技术人员们,只能咬牙开始准备干活。 三台加工中心组装起来,占地面积不会太大。 可拆分开来,零零散散一大堆。 谢凯完全没想到,牧野的高岗正山良心大大的坏,没有说明书就不说了,所有的零配件,居然全部都被打乱,三台都是混装在一起,出了主体的大铸件,很多小零件根本分不清都是什么部位…… 难怪精密机械车间的技术人员们无从下手。 不仅是谢凯傻眼,就连东芝机械的这些顶级技术人员们,也都傻眼了。 他们装配改装,至少零部件是分开了的。 一星期时间,根本不可能装完。 “谢凯,时间是不是太紧了?把他们逼急了,兔子也会咬人,狗会跳墙。”曹峰见小鬼子技术人员发呆,低声问着谢凯。 谢凯摇头。 一个星期,完全是可以装配出来的,调试什么的可以一边装配后面的,一边完成。 “谢,一个星期,根本不可能……”东芝的技术人员一阵眼神交流后,林隆二咬牙对谢凯说道,“而且,改装系统跟调整系统,都需要川佐宏……” “这些不用你们操心,只要组装起来!另外,我希望你们在装配过程中不要藏私,把自己的技术经验,教给他们。因为这对你们有着很大的好处。”谢凯示意了一番翻译,开口说道。 东芝机械的技术人员看着谢凯,不少人撇嘴。 “什么时候让我们的技术人员掌握五轴加工中心的装配技术,详细了解各部分构造跟说需要的强度,精度,什么时候,你们就可以离开。” 先用了大棒子,自然得给个甜枣,让这些来自东芝机械的高级技术人员们对生活有期待。 日本人以为他们听错了。 谢凯却接着说道,“我们可以自己自找五轴加工中心日子,就是你们离开这边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