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没有竞争多寂寞 - 重生军工子弟

079 没有竞争多寂寞

“别走啊,来,让你瞧瞧咱们坦克的强大火力!”罗峰对着离去的王浩等人叫嚣着。 被谢凯拍了一巴掌,再也不敢得瑟。 “谢凯,你真的从守备团偷的坦克?”孙娟皱眉问着谢凯,狠狠地瞪着罗峰,“你之前在监狱里还没待够?” 就连孙娟旁边的莫齐,也是一脸担忧地看着谢凯。 “我哥是那样的人?”罗峰回答到,“模型,懂不?这其实就是外形吓人,五九坦克的底盘扛着一个强大的木头坦克炮塔。” “真的?”孙娟跟周围的人,都是一脸不可思议。 “要是真坦克,你觉得能开出来?”谢凯苦笑着解释,“不过,除了炮塔,其他地方跟五九坦克没区别,要进来看看不?” 他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郑宇成等人,准备过去找他算账。 “咦,这不是我们车间那辆模型?怎么到这里来了?”莫盈昨晚跟车间的同事一起聚餐,喝得有些多,这会儿才起来,看到闺女在一辆怪异的坦克前面,走上前来想要看个究竟,完全看清楚了才发现,这就是他们弄的那辆。 莫齐没有听清楚她爹的话,扭头问走过来的莫盈,“爸,你说什么?” 莫盈的话刚说出来,就意识到泄密了。 每个月六块钱的保密费不能白拿。 闺女问他,他平静地说道,“我说这是什么坦克,如此怪异。” 莫齐不相信地看着父亲,见他不想说谎,也没再问。 见谢凯已经走了好几米远,再看着眼前的那辆坦克,最终咬着牙回屋了,不管孙娟怎么叫她都不上这辆坦克。 “小伙子不错,坦克开起来如何?”郑宇成见谢凯一脸不爽地向自己走来,心中直乐。 谢凯可是亲自把坦克开了过来。 谢凯翻了个白眼,对着郑宇成说道,“郑主任,这样有意思?”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搞出来,就要让大家看到嘛。过两天军方首长来了让他们瞧瞧,肯定会感兴趣,口径越大他们越高兴。”郑宇成笑着说道,其他人都退了一步,保持跟他的距离。 实在太过无耻。 “那跟我可没关系。郑主任,王浩的破事儿,是你在煽风点火吧?”谢凯懒得跟他绕圈子。 郑宇成一点都不否认,“其实我也就提了一句,他表哥张华忠一直喜欢装甲车,王浩这小子在你还没有搞坦克模型之前就准备弄装甲车吓唬你……” 对于郑宇成的话,谢凯一点都不相信。 王浩什么尿性,他比谁都清楚。 他不得不承认,王浩在设计领域的天赋。 原来那一世,王浩就是开了一家机械制造公司,加上家中背景,年产值数十亿。 同样有天赋的谢凯则是沉浸在失去莫齐的悲痛中,整天混日子。 “其实,你们这样挺不错的。比如这次,王浩受了你的刺激,肯定要去搞反装甲的东西了。你得想办法让坦克拥有更强防御力,更高机动性,更强的火力……就像矛跟盾一样,矛太锋利,盾防不住,肯定不行;盾太强,矛不利,也不行不是?一个人又研究矛又研究盾,精力不够不是?”郑宇成一脸笑意地说道。 谢凯看到郑宇成的笑脸,很想一脚踹上去,然后把他给绑到坦克炮的炮管口,有多远把他打多远。 这分明就是郑宇成的阴谋。 利用他跟王浩两人从小就不对付,甚至把莫齐这个根本不知道内情的无辜女孩牵连进来,他心中有多愤怒,可想而知。 明知道这是郑宇成的阴谋,他却没办法不理会。 莫齐就喜欢重型武器装备,典型不爱红妆爱武装的妞儿,自己不接招,难道真让王浩把莫齐抢走? “你一个人搞,多没有乐趣。”郑宇成见谢凯不说话,继续说道,“你看现在这样多好,王浩就像井底之蛙,没啥见识,以为装甲车扛着一门坦克炮就逆天了,不把天下英雄放在眼中,就得这样狠狠地治他……” “郑主任,你对王浩,也是这样说的吧?是不是让他得搞出更先进的东西,狠狠地压制我的嚣张气焰?”谢凯差点被气笑了。 这老家伙,绝对不是好人。 吃了原告吃被告,忽悠着他们免费干活。 “我能干那样无耻的事情?你得知道,我更看好你。”郑宇成拍着胸脯保证,“不过这事情也没办法,你知道我闺女一直不给好脸,而我女婿又是王浩表哥,我这也是走曲线来巴结我闺女,女婿喜欢装甲车,我不能不支持不是?” 郑宇成的话,让谢凯一愣。 这事情他还真不知道。 王浩的表哥是郑宇成的女婿? 别说谢凯,就连其他人,都是一脸的诧异。 “我这算以权谋私吧,张华忠是那个试验车间车间主任,本来就对研究装甲车感兴趣。你搞出先进的坦克,得有先进的装甲车配套不是?你没有时间,刚好他们感兴趣,就让他们看着弄了……”郑宇成恬不知耻地说道。 他确实是以权谋私,但没人能反驳。 事情完全是为基地考虑。 坦克需要装甲车协同作战。 否则,一旦坦克冲入步兵集群,大威力的坦克炮根本就无法保护坦克,就连上面的同轴机枪,同样也是很难保护坦克不受步兵破坏。 “他们搞装甲车什么的我没有意见,跟我没关系。如果再把不相干的人牵扯进来,别怪我不客气!”谢凯冷冷地说道。 王浩搞什么都不影响他,但是不能把自己的白菜牵扯进来。 吕阳听到谢凯这话,本就看谢凯不爽,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怎么说话呢?你以为你是谁?在郑主任面前,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不客气!” “如何不客气,到时候就知道了!”谢凯同样对吕阳丝毫好感都欠缺。 之前如果不是吕阳,他也不会被保密科在地下审讯室里审了一天。 他不是什么小气的人,同样也不是啥大度的人。 吕阳这样的人,一旦得势,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好人。 睚眦必报。 军工体系一旦有了这样的人存在,各种事情就不容易了。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小吕,怎么跟个孩子一般见识。”吕阳流露出来对谢凯的敌意,之前郑宇成就感觉到了,这时候吕阳借题发挥,要是让谢凯不搞坦克了,他找谁哭去? “首长,如果所有人都像他这样,以后工作还怎么展开?”吕阳不服气地说道,“稍微干出点成绩,尾巴就翘起来,恨不得把天给捅破。要是他弄出原子弹这样的大杀器,那还得了?” 吕阳的话,让谢凯心中不爽,想要出口反驳,最终啥都没说。 至少,在没有弄清楚吕阳为什么如此敌对他之前,不能轻举妄动。 “行了,谢凯只是一个孩子。你好歹也工作了十多年了,怎么如此不成熟?”郑宇成冷脸教训着吕阳,随后扭头对谢凯说到,“事情也解决了,这辆坦克你自己开回车间去吧。” 说完后,便带着一行人向基地外走去。 梁小龙见谢凯瞪着他,苦笑着说道,“小谢,这可不关我的事,我到现在都不清楚怎么回事情。” 谢凯看着他,心中感觉有些好笑。 或许梁小龙真不知道,知道不知道,这有什么关系? 郑宇成给他挖了一个坑,他明知道是坑,不依然得往下跳么。 他不往下跳,在坑底的白菜就得被郑浩给拱了。 “梁哥,我又没说什么。下来后我认真考虑一下需要修改哪些地发,明天咱们再谈。”谢凯点了点头。 王顺义等人,直接到了基地西北角一处原本废弃,现在却挂着363车间牌子的车间。 王浩正在用榔头把装甲车顶部木头制成的炮塔疯狂地拆掉,他的小伙伴们神情没落地站在一边。 “怎么,这就认输了?”郑宇成拦住了吕阳等人制止王浩,等他把所有的木头部位敲掉,榔头扔在一边,抓着头发蹲在地上呜呜地哽咽,才走上去,拍了拍王浩的肩膀。 王浩没理会郑宇成。 “爸,装甲车面对坦克,本就没有火力跟防护力的优势,谢凯搞坦克,你为什么没告诉我们?”张华忠脸色难看地质问着老丈杆子。 郑宇成看着他,“你们搞装甲车,他也不知道情况。” “可……”张华忠想要说什么,最终什么都说不出来。 这事情怪不了任何人。 他们想升级63式装甲车的防护能力,攻击火力,让装甲车拥有更广泛的用途,甚至在很大程度替代坦克。 是他们的想法太天真,而不是别人打击了他们。 “见一见别人的设计,对你们不是坏事。125口径坦克炮火力强悍,你们就想办法让装甲车防御力更好!至于100口径的坦克炮,我个人觉得思路还是没问题的。火力即是真理,口径就是正义!当然,必须得考虑到各种性能,以及技术的实现,现在只是模型,真正重要的在于能实现的性能!”郑宇成说道,“不搞出最终成品,谁都不知道性能如何,仅仅只是一个外形,决定不了攻击能力以及防御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