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5 错过了几亿美元(94/100) - 重生军工子弟

825 错过了几亿美元(94/100)

“怎么样?加四成啊,跟他们商量一下,哪怕二一添作五,一家一半也行啊。”郑宇成看着汪贵林,“坦克跟导弹,能多交付多少,就先交付多少。这样的发财机会,哪里找?” 谢凯没想到,王爷的条件带回来了,一向把钱看的重,最应该支持的汪贵林,反而沉默了。 倒是郑宇成,一脸急切。 恨不得把所有的合同一次全部交付了。 增加4成的加急经费,这样的好事儿哪里找? “伊拉克的装备,不能动。”汪贵林看着一脸急切的郑宇成,“我们不能失去信誉,信誉丢了,再多钱,都买不回来,尤其是在国际军火市场上,我们本来就只是刚起步。” “老汪,这上亿美元的利润,能做多少事儿了?至少可以投入几个基础技术项目的研究了!”郑宇成急了,见谢凯坐在一边默默喝茶,也不吭声,“谢凯,你好好给他说道说道。” 谢凯能说么? 他确实动心。 但是他也知道,在国际军火市场上,中国因为59坦克在海湾战争中名声搞臭了,重型装备出口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跟美国关系不好的,可以花钱从俄罗斯乌克兰等国家购买苏联时期的武器,那些玩意儿,虽然相对落后,但是价格便宜不是,毕竟是苏联的遗产。 跟俄罗斯等国不好的,自然是西方国家,有着来自欧美的被称之为世界先进的武器装备,价格贵点又如何? 中国的重型装备出口,几乎很少。 能有的客户,就是亚洲跟非洲那些用不起昂贵的欧美装备,也跟俄罗斯等国没有多少合作的传统老客户。 虽然,海湾战争中,59坦克是被从空中摧毁的,但是名声真的是那个时候被搞臭的。 要不然,对方给这么搞的加急经费,以谢凯那种一切向钱看的尿性,早就同意了。 “他?如果他愿意,你觉得这事儿他会什么话都不说,只是告诉我们?”汪贵林冷哼了一声。 谢凯这小子,越来越狡猾。 这种事儿,他干脆就不发表看法。 “不能吧?”郑宇成不可置信地看着谢凯,说谢凯放弃上亿美元的利润,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很多时候,谢凯是把那种不要脸发挥到了极致,而且还振振有词,说什么国家利益至高无上,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没有友谊什么的。 现在告诉郑宇成,谢凯转性了,一时间,自然是难以接受的。 “我觉得,现在我们没有那么缺钱了,应该更重信誉。美国跟苏联之所以不把客户当回事儿,那是因为他们的技术足够先进,国家足够强大。我们,要向获得更多的订单,就必须得保持信誉。”谢凯认真地看着郑宇成,明确表示,他真的不想拿沙特的这笔钱。 郑宇成脸上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这还是他认识的谢凯? “你不是说,那王爷威胁你,要么接受他们加价,先行支付一部分装备,要么就失去整个合同。谢凯,那可是五十多亿,美元!美元!”郑宇成有些愤怒了,“一旦失去了这样的合同,我们很多计划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那是我们的未来!” 郑宇成的声音很大,几乎都成了咆哮。 “我们可以不在意那一亿美元,但是五十亿美元,能不在意吗?”郑宇成咆哮问着两人。 “即使我们不同意,这合同,也不会出现问题。”谢凯肯定地说道。“他们是在拿这个要挟我们,就如同当初我要挟他们,不给爱国者,就不谈合同……” “我们赌得起吗?”郑宇成冷声问道。 汪贵林不说话了。 一亿美元,他可以不在乎。 但是五十亿美元,关系到整个404的发展,他不能不在意。 谁都不可能不在意的。 就连国家,都不可能不在意。 可问题是,这涉及到整个单位在国际军火市场上的声誉。 404最大的经费来源,就是军火装备出口。 “谢凯,你能确定不接受这条件,不影响后续签约?他们会依然很快地签订合同,并按照合同约定,支付30亿美元的预付款?”汪贵林神情严肃地问着谢凯。 沙特一年收入几千亿美元,根本就不在意这三十亿美元。 中国去年的外汇储备,都不到三十亿美元呢。 “虽然确定,但是我们必须得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多交付一些装备。”谢凯说道,“否则,合同他们会签订,但是预付款,就难说了。” 这是谢凯把问题丢给两人的原因。 “现目前,我们能提供现货的就只有4辆飞盾-359,一百枚地红旗-1……”汪贵林琢磨了好一阵,想了又想,仓库里面能调集的,就这么多。 “地红旗-2是他们必要的东西。南也门至少装备了6套飞毛腿导弹发射装置,而且还是射程达到300公里的飞毛腿b。”谢凯说道,“要是他们的军队不进入南也门,地红旗-1型只有220公里射程的导弹,根本就够不着对方的发射阵地。” 事实就是这样。 从沙特跟南也门交界的边境线,到南也门南边海岸线,将近四百公里。 地红旗这样的导弹,沙特应该也不会提供给他们支持的北也门,要不然,有着他们武器装备跟资金支援的北也门,早就武力统一南北也门了。 “这个之前我们就没有生产,只有几发用于测试的样品,一直到伊拉克的订单来了……而用于测试的样品,这次也消耗掉了。”汪贵林摇头。 地红旗-2型,哪怕现在就开始下单生产,最快也得等到5个月后才能交付。 “第一批交付给伊拉克的呢?” “已经交付了,现在第三批四十枚倒是完成了……”汪贵林皱眉看着谢凯,不是说不打伊拉克订单的主意吗? “我们的用于试验的呢?” “只有五枚,需要持续改进,新的一批改进后的五枚,很多改进的地方,才刚开始下单。” “也就是说,我们在短时间内,可以凑十枚出来?”谢凯问道。 “按照地红旗-2的技术标准,改进跟弹头等,至少也得半个月。”汪贵林说道。 谢凯心中有了主意,“这样,伊拉克的那批导弹里面,先分10发出来,先给沙特,尽快把我们手中用于试验的十枚改出来。平时运输,都是走的海运,改出来后,用伊尔-76运到伊拉克,你们觉得如何?” 还能如何? 要不想失去信誉,就只能这样。 “坦克呢?他们也要坦克。”郑宇成无奈,要是交付四十枚地红旗-2型,可以多拿将近1500万美元,这些钱,足够生产一架运十了。 可现在…… “把特战旅的359坦克交给他们!”谢凯咬牙说道,“他们本来就是用于作战实验,最多几个月时间,就可以给他们补充上。” 郑宇成也没法反对了。 特战旅手中的坦克,原本是计划全部换成359,这些坦克的价格及其便宜,性能不比提供给伊拉克的差一点,装甲方面,甚至因为有着加装反应装甲的预留升级空间,更强一些。 商量妥当后,谢凯罗列了一张清单,无论是地红旗-2型,还是m-80式273毫米火箭炮,都能交付给沙特一部分,只不过,这数量,实在是太少了。 前卫防空导弹跟红箭反坦克导弹,把基地用于试验的,特战旅装备的都收罗起来,数量倒是不少。 带着清单,谢凯再次出现在了王爷的面前,这次还有郑宇成跟一名从军方借来的阿拉伯语翻译。 “谢,你知道,你们这将会失去多赚几亿美元的机会!”王爷看着手中的清单,有些不可置信。 他一直认为,谢凯是一个贪婪的军火商人。 中国缺外汇,面对这样的机会,谢凯他们这些贪婪的人居然放弃了。 “殿下,我们单位负责人也来了,虽然我们很缺钱,但是我们更在意信誉!失去了信誉,那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的。”谢凯心中在滴血。 早知道,拼了老命,也得多生产一批备在那里。 卖不出去,也可以用来装备不是? 后悔有毛用。 “是的,殿下,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合同签订后,我们可以把这清单上的提供给贵方,数量虽然少一点,也能应应急,我们会尽快地生产交付……当然,这些都按合同价……”郑宇成的脸上,更是悲痛欲绝。 哪怕让他多放弃一美元,都是在割他的肉。 “真不再考虑一下?如果觉得加的钱不够,我们可以商量。”王爷觉得,没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问题。 谢凯苦笑一声,“殿下,这批交付给贵方应急的,都是从我们部队中抽调的用于作战实验的……” 苏尔坦亲王震惊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中国人表现的诚意,更足了。 “就是上次您参观演习的那支部队的,他们使用的大多武器装备,都是我们单位研发的,平时训练都是帮我们检测……”谢凯继续解释着,“殿下如果真的想要获得更多,除了飞盾-359跟m-80式273毫米火箭炮,其他的应该都不是问题……” 看着王爷不好看的脸色,谢凯也不知道对方是否能同意。 如同郑宇成说的,他们没法赌。 也不敢赌。 五十亿美元的合同,损失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