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8 全球股灾,咱们做空市场来挣钱 - 重生军工子弟

828 全球股灾,咱们做空市场来挣钱

“就是,他们干他们的架,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发什么财?难道你还指望着他们双方采购我们的武器装备?”郑宇成被气乐了。 谢凯一点都不争气,他们正在商量重要的事情,门都不敲就这样闯进来,没规没矩的。 完全是给他丢人。 他就没想过,商量机密的事儿不去机密的地儿,反而躲在汪贵林的房间里面商量,一点都不正式。 谢凯看着一屋子将军,郑宇成跟龙耀华几人一点介绍的样子都没有,眼下不给个解释,看来是不行的。 “首长,全球金融危机要来了,在这样的机会下,我们可以狠狠地捞一大笔钱。”谢凯咬牙说道。 “经融危机,那不都是损失钱,怎么可能赚钱?”一名肩膀上扛着两颗金星的将军诧异地问着谢凯,“经融危机出现,这会让各国经济受到严重打击。” 国内对经融危机的认识一点都不深刻。 七十年代因为中东产油国对美国禁运而引起的全球经融危机时,中国尚未改革开放,反正进出口少,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 等到改革开放了,国际上也没有出现过什么全球性经融危机。 “这对我们国家影响会有多大?”龙耀华问道。 他不关心经融危机,只关心对国家经济的影响。 国家经济增长不给力,军费预算只能更少,现在几乎都已经降低到gdp的0.6%不到了。 “我们进出口增长不多,但是也不多,基本上不会受到什么影响。”谢凯不敢说那只是各国股市上的危机,“每次经融危机,影响最严重的就是全球进出口贸易。” “那跟我们发财有什么影响?”又一名中将问着谢凯。 谢凯看着这位不认识的大佬,沉默不言。 “这小同志,居然还保密了。行了,那事情后面咱们再谈,今天先就这样吧。”中将说完,就起身告辞离开,其他几人同样也离开了,就留下龙耀华等几个谢凯熟悉的。 “首长,你们这是商量啥国家机密大事呢!”谢凯的好奇心又来了。 结果被李明山瞪了一眼,“知道是国家机密大事,还打听什么?保密守则又忘了?” 弄得谢凯也是尴尬不已。 郑宇成跟汪贵林两人也没有帮他解释的意思,谢凯便知道,绝对是大事儿,还是先丢到一边,不考虑的好。 “说说看你的发财计划。”汪贵林转移了话题,“虽然我们目前资金多,搞科研,谁都巴不得钱越多越好不是?” “经融危机,最先反应出来的就是股市,股价将会大幅度下跌……而有人在股价大跌的这个过程中,反而赚钱,盆满钵满的……”谢凯本来就不懂经融,对于股市有着本能的畏惧。 他清楚股市都是那些经融大额以及庄家甚至是上市公司对其他数量庞大的小投资者割羊毛,更清楚,那是很多金融大鳄圈钱的所在。 但是这次,板上钉钉的经融危机,不进去捞一把,谢凯觉得有点对不起重生者的身份。 “你是说股指期权做空?”郑宇成问着谢凯。 他的专业术语表达,让谢凯震惊不已,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郑宇成。 老家伙很满意谢凯的反应,一脸嘚瑟地说道,“咱们单位下属有经融公司,我这当领导的能不学着点么,要不然,他们说啥都听不懂不是?” “嘚瑟!” “经融这东西,我们不是很懂,这次如果不是国内需要钱,日本股市的钱都还没抽回来呢。”汪贵林其实也不是很希望往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业务上投资。 实实在在的工厂,实实在在的设备以及投入产出,那才是应该做的。 “你们玩经融?这能玩得转吗?”龙耀华问道。 他们对于股市什么的,平时关注并不多。 “首长,如果确实要发生,只要消息可靠,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次中东的局势变得更加紧张,波斯跟伊拉克的袭船战不断地扩大,欧美各国由于担心苏联利用战争转移经济危机,一直都不敢派出军舰护航,这会让本来就紧张的中东局势更紧张……” 不用谢凯解释太多,所有人都明白。 中东局势一紧张,那么,全球石油价格都疯狂上涨。 石油上涨带来的就是生产成本上涨,物流运输等的上涨,企业利润不足,生产设备增加减少甚至企业破产,这影响,将会是全面的。 “本来,欧美到现在,经济的发展已经停滞了下来,各国企业利润本来就不是很足……”谢凯之前想起87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就不停在想着原因。 说全球股灾更合适。 83年开始,全球股市都在疯狂上涨,实际上,实体经济的增长却很缓慢。 各国之间,贸易摩擦越来越大,美国希望让全球来承担他们的贸易逆差,《广场协议》就是美国债务转嫁的典范。 甚至,谢凯认为,这次从美国开始的全球股灾,是美国一些大财团割羊毛而造成的。 因为根本就没有任何征兆,从早上开盘到休市,道琼斯指数下跌508.32点,跌幅达22.62%,然后引起全球各个金融市场的暴跌…… 虽然整个股市蒸发市值超过5000亿美元,占据整个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八分之一,那又如何? 那些财团,依然盈利了。 做空股指期权,股市跌得越多,他们挣的越多。 同时,在股价底到惨不可忍的地步,打着救市的幌子,调集资金大举进入股市抄底,这样一来一回,好几倍的利润都能轻松搞到。 谢凯就是想明白了这点,在不愿意碰金融这东西的情况下,还是准备进去捞一票。 对于他来说,这是没有任何风险的。 “不可能吧?全球股市依然是一片欣欣向荣的势头啊。”宋延进被紧急召回来,不是回基地,而是到首都,以为有什么大事,可听谢凯说做空股指期权,不由乐了,“谢凯,你真的懂金融?” “不懂!”谢凯对于宋延进的质疑,一点都不在意,本来就不懂经融,“但是我知道国际局势对经融的影响。” “哦?”宋延进的嘴角挂起了玩味的笑容。 在他心中,不懂金融,说个屁。 尤其是现在,他投入到日本股市的钱,本来利润蹭蹭往上涨,因为谢凯的反对,不得不在还没达到预期收益就出手,少赚了不少,让他本来就对谢凯有意见的。 这会儿在全球股市形式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居然让他去做空股指期权! 这是对他专业的侮辱。 外行指导内行的悲哀让宋延进根本就不想继续去这样操作了。 郑宇成跟汪贵林两人也不好说什么,这事儿如果宋延进不同意,也没得搞。 谢凯被宋延进轻蔑的笑容给激怒了。 这货真以为自己牛得不行了?在全球股市上涨的情况下,谁都能赚钱,一点都不谦虚,拿着基地的庞大资金去玩儿,出现了问题,造成重大损失,那钱就真回不来了。 “中东局势越来越紧张,袭船战规模不断扩大,国际原油期货市场的油价一路高涨,现货市场上,价格更高,一旦南也门以欧美插手内战为借口,封锁曼德海峡,您觉得,国际股市还会继续红火?” “欧美怎么可能坐视不理!”宋延进依然认为谢凯在杞人忧天。 “苏联支持着南也门。到目前为止,沙特掏钱找了不少雇佣兵进入北也门,而苏联的特种部队已经进了南也门……另外,沙特采购了一批导弹,一旦对南也门的导弹发射阵地进行打击……”这些情报,是宋延进他们必须得到,却又得不到的。 对于谢凯说的这些,宋延进震惊无比,看着郑宇成跟汪贵林两人,希望从他们口中听到这不是真的。 因为还有两亿多美元的资金,被他投入到股市中去了。 真的开战,股价崩盘都是正常的。 “他说的是事实,因为导弹是我们卖的。”汪贵林也知道这消息的重要性。 “即使不开战,哪怕是南也门有一枚导弹落入曼德海峡,不击中任何一艘船,最终都将会影响到全球的经济。”谢凯平静地说道,“而苏联经济情况不好,谁都知道。欧美如果出现经济危机,才符合苏联的利益,他们需要做的只是制造紧张局势,顺便往曼德海峡发射几枚导弹就行了,如果动手,更符合他们利益……” 苏联人从来都不害怕战争。 在国内矛盾无法转移的时候,对外发动战争,可以有效转移国内矛盾。 “这并不表示股市一定得在近段时间内大跌……”宋延进依然不死心。“股指期权,都是有时间限制的。” 谢凯根本不懂金融。 “要不这样,咱们签对赌协议?”谢凯冷冷地问道,好话歹话都说完了,“或者,先用凯盛的钱投进去,赚了,你们把本金还我,亏了,我认……” “谢凯,怎么能这样!” “不行!” 汪贵林跟郑宇成两人都不容易这样的。 “做空市场,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尤其是仅仅靠着中东局势紧张……”宋延进不敢赌。 “那我个人玩儿!”谢凯冷冷地说道。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