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9 谢凯个人三亿博十亿的狂赌 - 重生军工子弟

829 谢凯个人三亿博十亿的狂赌

“谢凯,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基地的钱,容不得太大风险。”宋延进也知道,谢凯在基地的地位比较特殊,郑宇成他们几乎是盲目相信谢凯。 可他不同。 做金融的,需要大量数据来得出结果,所有的一切,都需要理论支撑,谢凯的这些成功,有着太多的巧合。 一旦有一个损失,就将会万劫不复。 谢凯看着他,不想多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去。 跟这样的人交流,太费劲,而且他也没法做出更详细的解释。 “延进,他说的真的有那么大风险?”郑宇成见谢凯离去,皱着眉头看着宋延进,经融的事情他们不懂,也不太过于插手。 宋延进还有很大一部分资金是没有收回来的。 之前没有沙特的订单,加上有了伊拉克追加订单带来的资金支撑,他们也就没有急着让宋延进快速把所有钱都回收。 宋延进是在回收资金,但是还有好几亿美元在日本股市上,每天都在不停地带回来利润。 “郑主任,风险真的很大。现在全球股市一片繁华,形势大好。如果真的爆发战争,确实会造成很大影响。这样的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欧美各国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宋延进对自己的分析非常自信。 “要不,投一点钱,按照谢凯说的操作?”汪贵林总觉得谢凯还有什么没有说。 谢凯每次都不会无的放矢。 “首长,我们损失不起任何一分钱。所有的钱,都是关系到我们基地未来发展,国家技术研发的!”宋延进听到汪贵林这种不负责任的建议,很是不满意,“金融不是别的,乱来不得。一点差错都将会血本无归。” 无论怎么说,宋延进都不同意谢凯的那种在股市不断上涨的时候去做空股指期权。 他不是傻子。 虽然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买股指期权的收益将会很大。 谁都知道,这样的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跌。 “谢凯,你知道,这事儿,不是我们不支持,而是这东西太过专业了。”宋延进不同意,郑宇成怕谢凯怪他们不支持,赶紧跑去找谢凯解释。“我跟你汪叔他们商量了,杨倩应该也不会反对,要不基地出资一亿美元,按照你的意思操作?” 人家才刚刚给基地搞了五十亿美元,虽然利润将会分出去很大一部分,二十多亿美元的经费,还是跑不了的。 无论如何,都应该给一两亿来支持谢凯不是? 看着郑宇成真诚的脸,谢凯笑着摇了摇头,“郑叔,中东的局势,太过怪异。美国人自己不出手,沙特不愿意动手,出钱找河蟹佣兵团……” “我明白,明白,所以才说给一亿美元按照你说的操作不是?”郑宇成忙不迭地说道。 听他这话,谢凯就知道,他其实不明白,一点都不明白。 郑宇成他们根本就不会知道这会带来多大的收益。 “算了,这钱可不能乱动。郑叔,您得让宋总把日本股市的钱全部抽回来,即使不回流,也得撤离股市,要继续投资,等到十月之后局势明朗再说。”谢凯再次提醒了一次郑宇成。 十月,美国道琼斯指数将会首先大跌,掀开全球股灾的序幕。 时间很短,只有一个月。 “放心吧,基本上都抽回来了,就剩下一些固定资产。”郑宇成说道。 谢凯不置可否。 给郑宇成说了他要去香江一趟,也没有再说别的。 郑宇成这时候,一点都不反对,“也好,你之前一直忙着跟沙特那边谈判,合同搞定了吧,又忙着学习,都没好好休息一天,去香江一趟也好,散散心。” 老家伙是害怕谢凯想不通,然后又闹腾。 “又去香江?去那边干什么?咱们可是快要期末考试了。”莫齐不解,谢凯总喜欢乱跑。“要不,等期末考试后,再去?” “不行,必须马上走。咱们不等运十了,你去买机票,我弄点东西。”谢凯摇头。 莫齐见他一年坚定,也就不再劝说了。 劝了也没用,还容易产生矛盾,不如听谢凯的。 谢凯在房间里面,努力地回忆着他脑海中的数据,除了记得道琼斯指数第一天下跌了五百个点,他记不住其他的。 随后,根据道琼斯指数,开始按照自己的推测来写各个国际股市的指数下跌点数。 当天晚上就到了小渔村发展起来的特区,谢凯连去看看凯盛的工厂发展到什么程度的心思都没有,快速过关,曾经的语文老师李丽跟钱胖子已经在海关另外一边等着谢凯了。 “哥。”钱胖子比以前更胖,李丽倒是比原来更加荣光焕发,再次见面,还是有些尴尬。 谢凯跟莫齐两人都是她曾经的学生。 “行了,先去见你给我找的人,你们在这边这么长时间,但愿找的人是有真本事的。”谢凯没有心思去开李丽的玩笑。 这多多少少让李丽尴尬减轻了不少。 “谢凯,为什么这么急着找熟悉股指期权的人?那个虽然风险在所有期权中风险最小,利润最高的,一般的公司,可都不敢碰这个。”李丽不明白谢凯要干什么。 谢凯如果了解技术,她作为曾经的班主任,不好评估。 但是要说谢凯懂金融,李丽根本就不相信。 不是不相信谢凯的天赋,而是国内对于国际经融市场了解的人,都是凤毛麟角。 “没事儿,只管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就行了。三亿美元!”谢凯平静地说道。 重生一开始,他就没有在意李丽是他班主任,他的心理年龄,甚至比李丽还大不少,他支持李丽跟钱胖子两人,把他们安排到香江,一直都没有太多具体的工作给他们,只是让他们跟着经融公司学习,操盘的资金也就几十万美元,全部都是谢凯的。 赚的,是谢凯的;亏的同样是谢凯的。 两口子只在谢凯手中领工资,赚了钱,也有分红,小日子过得可滋润了。 “你要干什么?经过几年的持续增长,全球股市都已经到了很高的一个地步,而各国实体经济的发展跟增长,又不是太过理想……”李丽担忧地看着谢凯,“这钱,如果是国家的,亏了,谁都承担不起责任;如果是你自己的,那几乎都是你的全部资产了吧?” 谢凯并没有解释,而是要求去见李丽跟钱胖子给他找的熟悉股指期权交易的人。 一路上,钱胖子不断地问莫齐,莫齐也只是无奈地摇头。 她要是知道谢凯抽哪门子疯,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儿不是? “要不,让孙娟来劝劝谢凯?她现在肚子大了起来,怀着谢凯的孩子,她说话应该要好使一些……”李丽在带谢凯去酒店的路上,见谢凯跟莫齐都睡着了,非常小声地说道。 “你疯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儿,娟儿也不想让他知道!娟儿可是去意大利上学了!”钱胖子最怕的就是谢凯知道孙娟用他给的药把谢凯给逆推了。 这事儿,他特后悔。 随着谢凯的地位越高,这事儿,也就容易成为谢凯被人攻击的把柄。 生活作风问题,说严重就严重。 可现在木已成舟,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反悔。 “3亿美元啊!宋延进都不敢这样大手笔。” “但愿齐正山能说服谢凯!他一直都玩股指期权,虽然亏得不少……”钱胖子叹了口气。 他们找人,就是希望让谢凯打消去搞股指期权的主意。 四十多岁的人,把无数投资者坑得血本无归,最终不仅流落街头,更是被人在街上追杀,刚好遇到钱胖子他们…… 谢凯见到齐正山时候,已经听了钱胖子对这人的介绍。 “老板,股指期权能不碰最好不碰,我就因为……”齐正山得到钱胖子跟李丽的招呼,毫不在意自己可能会让老板看遍。 给他饭吃的,是钱胖子跟李丽。 哪知道,还没说完,谢凯就打断了他的话,“我不管你坑了多少客户,也不管你之前亏得有多惨,我需要的,就是可以严格按照我的要求去做的人!” “哥,您放心,他的执行力绝对没问题!只要不让他去死……”钱胖子不知道谢凯想要干什么,李丽在旁边用手掐着他腰上的肥肉,他不明白,“你掐我干什么?” 谢凯看着他们两人,眉头皱了起来。 齐正山的目光也在两人身上,显然,在等李丽开口。 如果人不能帮他,养着还有什么用? “我们都会严格执行。”李丽不敢看谢凯的眼神。 “这里有份清单,分批下手,做空纽约道琼斯指数、东京日经指数、恒生指数、伦敦《金融时报》指数……”谢凯没有废话,直接把兜里揣着的清单给摊开。 李丽先看到上面的内容,顿时花容失色,“你疯了?这可是三亿!” 钱胖子看着清单上的数据,整个人直接就瘫倒在了地上,“哥,你要是觉得有钱没地方话,你给咱们兄弟一人分点吧……” 太疯狂了。 齐正山一开始没有看清楚清单上的内容,等他拿到清单时,整个人突然疯狂地笑了起来,“哈哈哈……整个香江都在笑我不懂股指期权,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疯狂的人!不过要是赌赢了,至少超过十亿美元的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