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8 十亿美元!又见狗大户拿钱砸人 - 重生军工子弟

838 十亿美元!又见狗大户拿钱砸人

“谢凯,谢凯,沙特人又来了……”郑宇成的语气很急。 现在谢凯整天都关注着国际经融市场,就想着3亿美元能给自己带来多少收益,如果多,到时候就把库兹涅佐夫号核动力航母的壳子跟相关资料也买回来。 那玩意儿,国际上绝对不会轻易让中国获得,需要的经费,绝对不会老少的。 瓦良格号回来的路上,还得被土耳其那鳖孙给坑一把,堵着土耳其海峡不让过,最后特么的收停靠费,还得要无息贷款啥的。 九十年代初期,中国的外汇可是依然不多的。 想着这些,整天也懒得去关注别的,就连邮政部那个已经拖了好长时间的程控交换机招标项目,到现在都没有动静,他也没有心思去打听。 正看《华尔街日报》呢,结果郑宇成急冲冲地闯进来。 “来了就来了呗……他们是要催货还是增加订单?”谢凯漫不经心地说道。 郑宇成气不打一处来,“屁啊,他们是来找咱们算账的,前两天跟南也门干了一仗,导弹对射,他们的那些混蛋们胡乱操作,一次把飞盾-359的12枚防空导弹全部给打了出去,第二轮出了事儿……” 郑宇成快速地把事情给说了一遍。 谢凯惊讶得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自己的心情,“这样都行?他们的人犯错,来找我们?被摧毁了多少?” 对于飞盾-359系统的拦截成功率,谢凯是心中没底的。 那已经是整个国家军工领域最顶级技术的结合,本来得进行大规模的作战实验,各种飞行器,导弹什么的都经过严格的测试才能定型。 奈何,沙特这大金主强行要,没有办法,连实验用的四辆都先行提供给他们,只能指望一边生产一边修改。 现在还等着沙特那边的实战数据反馈呢。 “飞盾没有被摧毁,地红旗-1型的发射车被摧毁了3辆……” “拦截率呢?”谢凯皱着眉头问道,不会对方只发射了一辆枚导弹吧。 要是这样,根本就不好判断。 “南也门两个批次发射了12枚导弹,初步确定是飞毛腿-b型,11枚被拦截,一枚漏网,拦截率达到了91.67%……” “这么高的拦截率,他们算个球的账,让他们哪儿来的回哪儿去,没空理他们!谁特么的能保证导弹防御系统可以百分之百的拦截?”谢凯顿时火了。 沙特的狗大户果然不是好东西。 当中国人好欺负? 美国人提供给他们的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拦截率不足25%甚至更低,他们不去找美国人瞎逼逼。 现在飞盾-359露脸了,拦截成功率超过90%,对方还特么的不要脸地来找这边算账,想要100%的拦截率? 谁能? “具体情况不知道啊。这次苏尔坦亲王没有来,来的是他儿子班达尔亲王,最开始跟我们这边接触的那位,之前跟美国政府关系很好……”郑宇成介绍着情况。 班达尔亲王? 谢凯很熟悉名字,没见过啊。 不过,跟年轻的接触,比跟苏尔坦亲王这样年龄大的容易多了。 “您这是什么意思?”谢凯问着郑宇成,“他们来,基地跟他们扯淡扯淡就是了。” “沙特的人点名要找你……”郑宇成看着谢凯,“你没有给他们保证100%拦截吧?” “噗……” 正在喝水的莫齐一口喷了出来,看着郑宇成,“郑主任,您觉得谢凯会这样没谱?” “我觉得也是,但是他们那边的措辞很严厉,加上王成举反应情况,说是拉法塔那瘪犊子玩意儿说不是他们官兵操作问题,是我们装备的技术问题……”郑宇成也不相信谢凯会做出那样的保证。 他了解谢凯。 论不要脸,他郑宇成自认自己排第一,没有人敢跟谢凯抢第二,谢凯的不要脸,再加强一点,就连他郑宇成都没法比啊。 怎么能保证100%的拦截成功率? “那管我屁事!告诉他们,合同已经签了,钱已经花了,生产会持续……”谢凯才不想去见什么班达尔亲王。 如果对方是来找他喝酒聊天,增进感情,没有问题。 可特么的这是来找事儿的啊! “这样是不是不太好?”莫齐见郑宇成不高兴地离开,问着谢凯,“你这段时间天天都把自己关起来,他们也很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不盯着,怎么能知道咱们能赚多少钱?”谢凯才不在意郑宇成他们怎么想,“那些老家伙认为我会亏得血本无归吧?” 莫齐不说话。 事实显然是如此,虽然国际上已经知道沙特跟南也门干起来了,那又如何? 中东太远了,大家该过日子还是得过日子,除了原油价格还在涨,其他的都没有受到太多影响,南也门没有多少导弹的事儿,谁都知道。 如果波斯人说他们要彻底封锁掉波斯湾,那才是灾难。 郑宇成他们担心谢凯会因为亏损爬不起来。 三亿美元啊,全中国都找不到第二个能拿出这么多钱的个人了。 “谢凯,你说你,平时除了偶尔好吃一点,衣服都舍不得穿好点的,也不买别的奢侈品,要这么多钱干什么?”莫齐很难理解谢凯这么在意钱。 从一开始到现在,认识谢凯后,就发现,谢凯疯狂地捞钱,逮着机会都得要钱,可他的钱,都没有多少用于自己花销。 “莫齐,再等几年,你就会明白了。钱这东西,可是个好东西,虽然不能买到一切,但是可以买到我们现在没有的技术!”谢凯说道。“别的不说,就说五轴加工中心这样重要的东西吧,只要肯给钱,咱们不是也买到了么?” “那也是单位的事儿啊。” “单位的钱,能用到这些渠道吗?即使可以,去向能不被监管吗?”谢凯叹了口气。 莫齐有些懂了。 之前,谢凯干的一些在她眼中算是违规的事情,让她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彻底想明白呢。 也没法继续问,不然要吵架。 “行了,还是继续吧,也不知道啥时候才会股市大跌,我倒要看看,欧美能扛多久,股市连续涨了好几年了。”说完,谢凯就继续研究欧美的经融消息,莫齐无奈,只能转身去做自己的工作。 郑宇成找了谢凯的第二天,班达尔亲王就降落在了首都的军用机场。 他身边跟着拉法塔上校,同样还有404提供给沙特的技术培训团队负责人王成举。 王成举一脸严肃,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对方来中国干什么。 拉法塔向苏尔坦王爷说了什么,他身边没有翻译,也根本不知道。 一路上,王成举都在郁闷自己不懂阿拉伯语,更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抓住任何机会学习阿拉伯语。 现在想要单独行动,都不行。 拉法塔动不动就以取消订单威胁他,这种不是他可以承受得起的后果。 50亿美元的订单啊! “咦,王,你们单位的谢凯怎么没有来迎接我们?”见着欢迎队伍中居然没有谢凯,就连404的高层管理,一个也没瞧着,拉法塔不由有些疑惑,“怎么说,我们也是大客户啊。” 王成举看着他,心中怒骂,大客户是个大客户,可不是好客户,瞎找麻烦! 心中怒骂,口中却平静地说道,“上校,您知道我们单位的情况,领导们都很忙,我们的飞机已经在旁边等着了……” 班达尔亲王倒也不在意对方没有高级官员前来迎接。 他是带着国王陛下跟苏尔坦亲王的秘密命令而来的,有着重要的事情,不能因为这样一点小事儿就指责对方,到时候惹得对方火大,无法达到他们的目的,就麻烦了。 运十依然晚上才出发,而且还是在空中飞行了五个小时才降落在祁连山这个隐蔽的基地里面。 跑道两边,依然灯火辉煌,日夜赶工,两边的建筑,已经有了不少。 “谢凯,沙特的人来了。”莫齐提醒谢凯。 “来就来了,没空理他们。”谢凯越到后面越烦躁。 已经快八月了,世界各个股市都没有任何动静,这让他都越来越烦躁,对于闲得没事儿前来找麻烦的狗大户,他才不理会。 钱已经到了腰包,剩下的对方要是不给钱,那就不给货就是了。 反正合同都是注明了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班达尔亲王完全没想到会进入到中国的一个秘密基地,而且条件相对来说,也不算差。 更让他诧异的是,这里面居然驻扎着穿着伊拉克军服跟波斯军服的人! 这让他对于此次任务的信心降低了很多。 当天晚上,他就想见谢凯,却被告知,谢凯不是基地管理层。 “怎么会这样?拉法塔上校,不是说他全权负责这事情?”班达尔亲王不满地问着拉法塔。 拉法塔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殿下,那个混蛋只认钱。” 对于谢凯,沙特的人就一个印象只要钱,死要钱! 至于脸跟面子什么的,没有一样是他在意的。 “十亿美元能不能让他来见我们?”班达尔亲王无奈地问道。 他心中没底啊。 十亿美元,要想达到他们的目标,真的很难,至少他都觉得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