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 租借护卫舰给沙特 - 重生军工子弟

483 租借护卫舰给沙特

“其实不在于船,在于航海经验。我们甚至没有全球航道的水文图……”齐志远摇头叹息。 如果只是船,053h2完全没有问题。 可在全球任何一个海域安全航行,全球并没有多少舰队可以做到。 能做到的,只有少数几家远洋海军至少有上百年历史的国家。 一年陆军,十年空军,百年海军。 这句话,并不是说着玩儿,这也是为什么谢凯一直不愿意碰海军的原因。 海军,完全就是个坑儿。 只是搞出军舰,还没有太大问题,技术取得突破,科技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制造那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可海军舰队要想成熟,要想拥有强大的作战能力,不是靠着军舰性能强大就可以的。当年二战时期,日本制造出了全世界最大吨位的战列舰,满载排水量达到72800吨,被誉为日本救星的大和号,最终没有打几发炮弹,就被击沉…… 其原因,就是因为海军对于这样强大的战舰使用经验不足。 在日本海军战斗力严重不足的时候,日本方面却一直把这艘战舰当成最后的王牌…… 无论是作战思想,还是对战舰的使用,甚至战舰上官兵对于战舰的掌握,航海条件的了解,都决定了海军是否能取得胜利。 强大的德国同样也是如此。 元首上台后,德国开始不断撕毁一战后签署的《凡尔赛条约》,设计建造了满载排水量49400吨的“俾斯麦”号跟满载排水量超过52300吨的“提尔皮茨”号战列舰。 这两艘战列舰所属的俾斯麦级战列舰,在美国的艾奥瓦级和日本大和级下水前,一直都是世界上最大战列舰。 然而,有这样强大的战列舰,俾斯麦号执行第一次任务就成了最后一次任务,很快被击沉;“提尔皮茨”号战列舰最终被英国出动超过600个架次以及数量众多的袖珍潜艇给击沉…… 想到这些,谢凯就一阵烦躁。 海军啊,海军! 一直到052导弹驱逐舰的青岛号服役了六年之后,才完成。 “真不搞一次环球航行?如果不行,我们可以跟海军商量,用一艘051陪伴。一艘驱逐舰,一艘护卫舰,再有一艘补给舰,就没有问题了。”郑宇成越想越觉得这事儿可以干。“到时候,一路上搜集资料,了解沿途航线的水文资料,同时训练舰队……” “还是算了。海军军舰本来就不多,平时还得执行任务。”谢凯摇头。 海上风险太大。 如果没法准确地预测到前方的天气,遇到暴风雨的恶劣天气,那浪能卷起好几层楼高,环球航行的舰队,搞不好就被大浪给掀水里去了。 “对,这事儿,等以后再说。环球航行那是海军跟国家的事儿,咱们这是造装备的。”王贵林也不觉得这是好事儿,“现在有个问题,就是沙特的人上舰,那艘军舰还属于我们海军,从国内航行到阿拉伯海训练,这会造成一些不好的影响……” 中国海军一直都是在自己海域活动,除非执行一些特殊任务,才会远洋。 从中国海域到阿拉伯海域,路途遥远,甚至会引起东南亚海域周边的国家感到不安。 本来没有海军什么事儿,整个行动也不过是为了维护合同,沙特人要求这样,能如何? “不挂我们的国旗,把弦号先涂掉。”谢凯也知道,东南亚地区,不管是那几个不安分,动不动想要抢中国海岛的国家,还是跟中国尚未结束边境战争的越南,甚至海域跟中国隔得老远的三哥,看到中国军舰进入印度洋,把那边当成他们小池塘的三哥,能没心思? 国家海军发展本来就缓慢,再找些麻烦,将会更缓慢。 “不挂我们的国旗?” 众人都是不解。 “军方不会同意这样的行动,如果是沙特的军舰,就没有什么问题了。”谢凯说道。 沙特的军舰? 明明是中国海军的,怎么可能变成沙特的? 谢凯没有解释,再次找了班达尔亲王。 “租借一艘军舰给我们?”班达尔亲王不解,好像没有理会谢凯的意思。 拉法塔直接叹了口气,果然又来了。 不坑钱的谢凯,那不是谢凯。 太无耻啊。 “殿下,购买也可以。我们有一艘新的军舰,去年下水,原本计划今年年底交付我们海军使用……”谢凯介绍着536 号的情况。 “只有反舰导弹?没有防空导弹,也没有对地导弹?”拉法塔不乐意了。 这样的军舰,绝对不行。 根本就没法训练他们的海军防空作战。 何况,他们的本意是要去威慑南也门,只有反舰导弹有什么用? “是的,防空火力主要是4座37毫米双管速射炮……”谢凯有些尴尬。 053h2的主要功能就是近海防御不是? 防空火力跟对地攻击能力,这样的小军舰装上,也不是太强悍不是? “至少应该有如同飞盾-359系统的那种防空火力吧!现在可以不用对地攻击的能力……”拉法塔不同意,“你知道,现在对军舰威胁最大的就是来自空中。” 给h2加装一套防空导弹系统? 谢凯没法确定。 想了想,这事儿应该问题不大,37毫米舰炮也是有着火控雷达的,加上去应该比较容易,毕竟飞盾系统不大,装在军舰上,不管是预警雷达还是其他,甚至自动装弹机构,都会得到有效的解决。 “除非我们先签订租借合同,或者出售合同也行。那样我们会尽快进行改装。”谢凯说道。 如果能卖出去更好,不能卖出去,升级h2的防空功能,那钱也得由沙特掏不是? 反正也就几千万的事儿,土豪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 “如果租借,多少钱?”班达尔亲王不说话,拉法塔继续问谢凯,“如果购买,又要多少钱?” “租借,一年时间,大约需要1500万美元;如果采购,也就1.2亿美元左右,毕竟这不是拥有对地攻击导弹的新型号……”谢凯很快报价了。 1500万美元,折合软妹币也就4500万了,再添补个百十来万,一艘新的h2就有了。 抢钱! 完全就是抢钱! “殿下,上校,这价格并不高。要知道,再过几个月,这艘军舰本来应该交付给我们海军服役,就因为你们的要求,我们等着接舰的海军官兵将会面临无舰可用的局面……”谢凯平静地说道,“另外,贵国希望到波斯湾以及红海的海域培训贵国海军官兵,沿途都没有任何我们的海军补给基地,还得安排补给舰伴随……” 敢报这样的价格,谢凯就不怕对方觉得贵。 贵是有道理的。 要培训,要有奶妈陪伴,钱便宜了能行么? “要不,我们买下来?”班达尔亲王询问拉法塔。 拉法塔摇头,“谢,你们改装需要多少时间,一个月,可以完成吗?” 谢凯不确定,觉得问题不是太大,毕竟飞盾系统是现成的。 “得确定贵国是租借还是购买,这些都关系很大。如果是租借,贵国现在就可以安排海军舰艇相关人员过来进行接舰前的培训……” “你是不见钱,就没法确定?难道我们购买不能现在就安排培训?”拉法塔眼中几乎冒火。 “上校,您误会我了。如果没有这样的合同,我们培训,只会在中国海域。你应该清楚,我国南海周边的局势,一旦悬挂五星红旗的中国军舰出现在印度洋,这会让我们隔壁邻居也会担忧……”谢凯很平静地说道,“租借就没有这样的问题,租借期间,所有权依然属于我们,使用权却属于贵国,到时候悬挂贵国的国旗……” 沙特的国旗挂在中国军舰上,那也是沙特的军舰。 隔壁三哥家,会担心沙特的军舰跑到印度洋里面洗澡么? 不会。 他们只会担心中国军舰跑印度洋洗澡。 没办法,谁叫中国跟三哥家的死敌巴基斯坦关系铁呢? 巴基斯坦三哥瞧不上,但是中国虽然军舰不行,航母都没有一艘,他们却不敢不重视。 当年边境的那场很快就结束的战争,如果中国人不是不想打仗,主动撤兵,估计要不了几天都打到他们首都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就是三哥的心理。 何况中国南海小池塘周边的国家,强占中国海岛,一直都是心安理得,为啥? 中国军舰少,跑不了那么远,战机腿短,够不着! 可看到中国军舰带着奶妈到处跑,一艘军舰能去,一支舰队为什么不能去呢? 能不担心? “也就是说,我们怎么使用,都没有问题?”拉法塔逼问着谢凯,“用于战争也没问题?” “租借期间,使用权归属租借方。”谢凯平静地说道。“当然,各种消耗,损失,这得你们自己承担。” 租借了,他们要拿去打仗,中方也不能说什么不是? 要不然,人家给钱干什么? “合同上写明吗?” “这不可能!”谢凯坚决地摇头。 开什么玩笑! 租借合同上如果注明他们可以用于战争,到时候绝对是麻烦。 “另外,一旦你们用于战争,军舰上所有中国教官都必须下舰!”谢凯脸上很严肃,“这是原则,也是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