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2 惊现歼-20?不,这是超-7B - 重生军工子弟

852 惊现歼-20?不,这是超-7B

“前面鸭翼布局就是十号工程的气动外形验证。”霍海源有些担忧地回答。 超-7a本身就承担着十号工程的一些技术验证,虽然是一款高级教练机,那是在后面市场定位给定的。这本身其实还是一款战机。 只不过对于战机来说,超-7a的载弹量太小了,也没有别的轻型战机性能那样出色。 作为高级教练机,足够胜任了。 “进气口也是歼十的技术验证机吧?”谢凯问道。 尾部全都是大三角翼布局,没有差动尾翼的歼十,怎么都会让人觉得那不是歼十。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歼十这款国内第一次自主设计的歼十战机,给谢凯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 那种才是真的歼十,中国空军的顶梁柱战机,谢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出现而让歼十变成不是他记忆中熟悉的战机。 “是的。尾部采用的歼-9方案,在试飞过程中,表现还是不错。只用于空中格斗,比歼-7的性能高很多。唯独不好的就是作战半径只有500公里,滞空时间太短。”霍海源介绍着。 这里面只有一架,谢凯围着这架他觉得不正经的战机看了好几圈,怎么看,都怎么觉得怪异。特别是鸭翼到后面的大三角翼,中间有着襟翼连接,看起来就是一个整体。 襟翼部分,又有不少的凸起。 跟曾经在网上看到的歼-9最终方案的3d模型图也有太大的差距。 “我们去生产车间看看呗。”谢凯提议。 rd-33发动机的耗油量大,他是知道的。 装备两台这种发动机的米格-29,性能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出众的,唯独航程太短,作战半径太小,使得这款战机被称为短腿王。 霍海源自然不无不可,这边这架只是用于静压力试验的。 现在经费充足,一边改进设计方案一边生产,研发速度自然快了很多。 何况原本歼-9就已经制造了原型机。 谢凯跟着霍海源到达组装车间的时候,整个车间里面,居然摆着好几种战机。 之前看到的那架被拆开的强五已经看不到去了哪里,估计正在进行试飞。 跟上次不同,车间里面又密密麻麻地摆满了战机,生产任务看起来很饱和。 歼-6、歼-7、超-7a都在同一个组装车间里面能看到。 “歼-6不是已经停产了?怎么还在生产?”谢凯不解。 他没想到,现在还在车间里面能看到歼-6爷,国家不可能生产不是? “这不是你们的订单吗?要求改造一批退役的歼-6,升级作战能力。”熊宏元从一边走了过来,他在这里等着谢凯他们呢,“改装工作可不容易。” “我们的?”谢凯问着汪贵林。 他真不知道。 改造成无人机,确实不是问题。 可这成本太高了一些不是,而且性能也不会增加太多,甚至会因为前面的电子设备增加而降低使用性能。 “坦桑尼亚那边的。”汪贵林说了一句,“主要是增加对地攻击能力。” “那边还买啊,他们想要干什么?”谢凯更是疑惑,廖东没有给他提过这事儿。 “你想多了,是坦桑尼亚政府采购用于补充空军力量的。虽然在其他地方落后了,但是在非洲,这还是比较先进的。”汪贵林解释着。 谢凯也懒得去管这些。 当初推销这些武器,他可是介绍以歼-6为主来夺取制空权,强五舔地,只不过五爷已经老了,携带的弹药不够多。 “超-7a的新一批在哪里?”谢凯没有太过关注歼六爷的改造情况。 改成无人机,终究成本还是太高,用来打靶,价格太让人有些无法承受,特别是空军,现在承受不了。 “4架,已经快要完成,就剩里面的一些仪表没有安装上。”熊宏元带头向着车间一头走去。 旁边就是模型车间,一年前,谢凯过来时,超-7a还在隔壁的车间里面保密着,现在已经跟歼-7等型号在一起同时生产了。 4架比旁边的歼-7还要长,还要高不少,机翼更是显得庞大的,机身倒是给人一种细长感觉的超-7a看起来要高大上很多。 “一架看起来不咋样,好几架摆在一起,看起来就舒服多了。”谢凯说道,“只不过,这玩意儿,还是落后了一些。” “作为高级教练机,也不算落后。”熊宏元安慰着谢凯,“只要能适合使用,就是最合适的。” 谢凯也没有多说太多。 听着他们的介绍,在了解这几架轻型战机主要装备404由前卫防空导弹改造而来的雷霆-1型空空导弹后,谢凯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对地攻击能力吗?” “可以装两枚500公斤航弹或4枚250型号的航空炸弹……”霍海源介绍着,“现在的载弹量,可以达到1600公斤。” “不错,不错,比歼六爷的500公斤强多了。”谢凯点头,“就是比歼-7爷,也强不少。” 谢凯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跟真正的枭龙比,超-7a的武器携带能力,弱爆了。 要知道,枭龙fc-1的外挂能力可以达到3.6吨,加上内部的航炮炮弹,载弹量超过3.8吨。 “如果我们改变一下气动布局,材料方面用更轻的零件取代,载弹量可以提升很多,性能等方面也可以增加……”霍海源听出了谢凯话中的不对劲。 不是我们不努力。 “成本会增加不少吧?”汪贵林问道。 霍海源忙不迭地点头。 “教练机,就这样呗。要是指望这玩意儿打仗,估摸着很悬。”汪贵林叹了口气。 超-7a原本就是一个应急方案。 反正现在卖出去了80架,加上巴基斯坦人的投资,怎么算都不会亏的。 “超-7b呢?”谢凯也清楚,能在短时间内有这样的结果,已经非常不错了,要不是歼-9搞了那么多年,十号工程的一些技术也运用上来,根本就不可能在立项到现在仅仅两年时间就进入到小批量试制的环节中。 “旁边用于静压力试验的样机正在组装,改动很大。”霍海源说道。 “那可是我们两家技术最顶级的成果,谢凯,你小子看了,眼珠子估计都不会动了!”熊宏元有些自豪地说道,“这将会比国内任何战机都优秀,航电只要跟上,甚至比歼-82还优秀。” 谢凯有些诧异地看着熊宏元,132负责人说这话,几个意思? “比十号工程还好?” “那个怎么说呢?这跟10工程不同,走的路子是不同的。”熊宏元有些尴尬,“你去看了就知道。” 谢凯开始好奇起来了。 超-7b的模型,他是看过的。 那玩意儿的气动布局难道改过?或者功能什么的增加了? 不然熊宏元哪里来的底气这样说! 不是谢凯不相信,而是国内基础就这样,设计经验不丰富,气动布局的储备也不够。 但是,当他看到眼前新的超-7b的样机时候,整个人如遭雷击,不由自主地惊呼,“歼-20?” “什么歼-20?” 汪贵林等人疑惑地看着谢凯。 这东西,有这么让人震惊吗? “不是歼-20。”当谢凯认真看清楚超-7b的外型后,才失落地摇头。 怎么可能会是歼-20,那种国内花了很大精力才搞出来的不落后世界的战机,不可能出现在这个时代。 不过外形实在是太像了。 单座双发,固定双垂危,虽然前面的鸭翼做了一些改变,跟超-7a依然有着很大的相似,前端鸭翼到后面三角形主翼间依然采用边条翼连接,所以后面的三角翼也就没有超-7a那样让人觉得有些不正经,容易被击落。 在主翼后面,居然采用了差动尾翼。 让谢凯认错的,不是别的,而是整个战机机身上面的设计,不再是别的战机那种圆滑过渡,而是棱角分明。 “通过我们的研究,这样的外形设计,可以有效降低雷达的波的反射截面。”霍海源知道谢凯在404说话的重要性。 见谢凯盯着这架超-7b外形一直不说话,脸上表情变化不定,心中也是有些慌。 对于这种战机的设计,他们改变了太多。 尤其是外形气动布局,一开始,谁都没有想过会这样,要想在歼-9的基础上来搞,还得兼顾一些十号工程的技术验证,两个设计团队不断地讨论,修改,试验,然后就成了这样。 404作为投资方,如果不同意这样的方案,哪怕真的很优秀,最终都会胎死腹中,止步于目前的程度。 “好,很好!”谢凯激动了起来。“前面的鸭翼,是全动设计吗?” “不是。”霍海源嘴角有些抽筋。 “后面的垂尾是全动的吗?机翼跟鸭翼之间的边条是可动的吗?”谢凯继续问道。 哪怕明知道这不可能,但是他心底还是有着那么一丝丝的期待,万一是呢? 问完后,眼睛直愣愣地看着霍海源,脸上满是希冀。 他就希望霍海源说,是的,虽然技术差点,可以实现的。 霍海源真的急了,谢凯是被他们乱改设计,气动布局整得不伦不类而刺激得失去了心智? 只能向着旁边的汪贵林投去求助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