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6 航空心脏病依然是问题 - 重生军工子弟

856 航空心脏病依然是问题

飞盾-359无论是价格,还是其他,双方都没有太多的意见,合同直接准备着。 易卜拉欣再次找谢凯的时候,却没有找到人。 谢凯跟汪贵林两人去了东风动力厂。 东风动力厂这几年绝对是国内航空动力系统中发展得最快的单位,几乎网络了国内所有动力单位的优秀技术人员。 给运十配套的涡扇-8,给歼-9配套的涡扇-6两个项目都在东风动力厂继续研制,并且开始进行小批量制式。 4.5万吨大压机投产成功,使得这两个项目的关键制造工艺得到突破,现在两个项目都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 廖东风一边带着谢凯跟汪贵林两人往总装车间内走,一边介绍着两个项目的情况。 以原本的蓉城发动机厂为基础,现在的精密加工车间里面,几乎都是全新的数控加工设备,车间也远比原来变得整洁多了。 对于机械加工的车间,无论是汪贵林还是谢凯,都没有太多的关注。 在蓉城,没有任何一家单位的机械加工设备有现在的东风动力厂强悍,404接手这家动力厂后,仅仅是设备跟厂房投资,就超过了2亿。 不过这边的机械加工能力,再怎么强,都是没法跟404基地红旗机械厂的精密机械车间强的。 四轴在东风厂,只有一台,还是压轴的顶级设备,五轴联动加工中心,在这里根本就看不到。 红旗厂的四轴几乎成了绝对的加工主力,五轴现在也开始为中国国防发展而发挥作用。 所以,这两人根本瞧不上这点技术。 涡扇发动机的整体涡轮盘,加工都是由404做的呢。 “涡扇-10项目准备的怎么样了?”谢凯最关心的就是涡扇-10。 搞出了涡扇-10这样推重比达到10的大推力发动机,才能进一步改进,研究尾部带有矢量喷管的矢量引擎。 没有矢量引擎,要搞隐身战机,那就是个笑话。 “还在论证阶段。从涡扇-6跟涡扇-8的技术基础跨越到推重比10的发动机,理论方面,搞起来都不容易。”廖东风语气中有着很多的无奈。 国内在涡扇发动机的经验跟技术储备都不足,上马推重比10的涡扇发动机,确实比较困难。 “我们该做的,都没少;现在,就看你们了。”谢凯说到。 一开始,谢凯就说,404为了航空发动机,不惜代价。 从东风动力厂划拨给404后,无论是基础设施配套,还是研究经费,完全没有任何的克扣。 整个404下属工厂中,东风动力厂的研究经费,甚至比运十等其他项目还多。 为的,就是解决航空心脏病的问题。 “具体情况,还是让姜总介绍吧。”廖东风满脑门冷汗。 谢凯倒也没有说别的,他清楚发动机没有那么容易搞出来的,想想看,秦岭发动机用了好几十年才搞出来,现在他对涡扇十的期待也就没有那么急切了。 即使搞出来隐身的歼-20,那也是绝对保密的。 国家经济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动不动都是多少亿一架的隐形战机,别说装备不起,用都用不起。 美国f-22,飞一小时,不算维修,成本16万美元,折合软妹币,上百万! 现在f-14这样的战机,空军都养不起。 国内装备的歼-7、歼-8,可不是可劲儿地由着飞行员们飞。 姜晨阳之前就得到了汪贵林跟谢凯要来的消息,早就在办公室里等着了。 平时他都是在设计室或者到其他项目团队,在办公室的时间反而不多。 负责涡扇-6的孙宏,也在办公室里等着。 两款发动机都因为关键工艺得到解决,现在全部进入大规模批量投产前的密集实验,这是整个东风动力厂的经费消耗去向。 原本,搞发动机从来没有现在这样让人不觉得憋屈。 “汪主任,谢凯。”见几人进入办公室,姜晨阳跟孙宏都站了起来。 汪贵林双手虚压,示意他们不用多礼。 “两位老总,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谢凯开口就问。 孙宏看着谢凯,一脸笑意,“目前涡扇-6还在高空台上进行持续试车,已经搞了330多个小时,目标是500小时,问题应该不会太大。” 涡扇-6原本就是给歼-9项目配套的。 歼-9下马了,涡扇-6发动机继续研究就没有了意思。 现在倒好,为了获得基础技术跟经验,404在从苏联采购了200台rd-33发动机的情况下,依然投入资金继续完成涡扇-6的改型。 这款发动机并不是没用。 在84年下马时,涡扇-6在研制初期遇到的起动困难、压气机喘振、涡轮进口温度高及振动大等问题全部得到有效解决,甚至改进型号的涡扇-6g将推重比提升到了7.05,这是非常大的进步。 只不过当初因为失去了适用对象而不得不下马。 404接手过来,超-7项目成立,这就有了适用对象。 不仅是超-7a项目可以使用这种发动机,其主要用途,则是用到超-7b上面。 “高空试验台整500小时的超长运行试验了?”谢凯倒没有太多的惊喜。 涡扇-6的性能相对来说是比较先进,可跟目前世界各国三代战机使用的主流发动机相比,还是要差一些,用于运输机,也不是太过好用。 所以,涡扇-6最大的作用就是作为基础,积累经验。 “是的。之前就已经做了300多个小时的整机试车,在继续研究投入后,再次生产了一个批次的4台,主要用于持续的高空试验台试车。一旦完成,就可以用到军机上进行进一步的实验。”孙宏兴奋地说到。 谢凯却没有他那样的乐观,“试验用的军机,选什么?” “歼轰-7。目前超-7a不是太合适。”孙宏说道。 歼轰-7换上推重比超过7的发动机,无论是航程还是载弹量或者其他,都会有很大程度的增长的。 具体如何,得等到用于空中平台的实验后才知道。 谢凯点了点头,涡扇-6的进度快,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儿。 在接手时候,涡扇-6的研发,已经完全符合之前的技术指标,只不过,歼-9下马了。 “涡扇-8呢?”谢凯更关注的是这。 要搞涡轮风扇的核心机,涡扇-8这种仿制美国jt3d发动机的涡扇发动机,才是真正的基础。 到时候,再融合其他的技术,搞出中国的自己的发动机。 不管是超-7b,还是未来的隐身战机,甚至是132的十号工程,谢凯都希望不再出现缺乏发动机的情况。 当初歼-10搞出来,在太行发动机尚未国产时候,是从俄罗斯引进的al-31这种发动机,一直到最后太行量产,才最终换上国产心脏。 谢凯希望的就是能先有一颗中国心,然后再根据中国心的性能去设计研发自己的战机。 “涡扇-8现在同样在试车阶段,新的一批发动机尚未开始组装。这段时间主要在进行标准化。”姜晨阳说到。 他担心谢凯会说他们进度太慢。 “先标准化,这是好事儿。不能像之前,生产了三个批次12台发动机,都没形成生产力。”谢凯点头说到,“涡扇-8是给运十配套的,现在运十新型号已经定位在150吨级的宽体客机,不知道涡扇-8这边的改进……” 谢凯担心的是发动机影响到运十的前途。 运十搞宽体客机,势在必行。 发动机配套一旦跟不上,所有的都是白搭。 “在之前就跟他们沟通过,涡扇-8的改进型号也是为这个项目准备的。现在刚刚完成组装,尚未开始试车工作。” 现在的进度,相对来说,已经非常不错了。 每年404大把的经费砸在东风动力厂里面,如果没法跟上进度,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廖东风一直有些担忧。 汪贵林跟谢凯来的目的,主要就是为了涡扇-10这种推重比在10以上的大推力发动机。 可现在,连基础的方案都未确定。 谢凯越是问得多基础项目,他的担忧也就更胜。 越不问,他越担心。 涡扇-10到现在为止,都还处于论证阶段,甚至没有太大的成果,各种依据都显示,现在的基础,不太适合搞这样性能指标的大推力发动机,如同当初刚开始搞涡扇-6的情况,缺少技术储备,主要部件试验研究不够充分,特别是核心机压气机部件效率较低、喘振裕度小、质量差等等一系列的问题。 推重比7到推重比10,这中间的技术难度,远不是7+3那样简单。 “这么说来,涡扇-10现在并不适合搞?”谢凯奏起了眉头。 “确实不太适合。”好像并没有发现谢凯的态度,姜晨阳认真地点头,“涡扇-10的技术性能指标要求,必须进一步提高涡轮风扇进气口的温度,需要达到1450度左右,现在我们的涡轮风扇进口温度只有1200度不到。” “材料还是工艺?”谢凯深呼吸了一口气。 他知道要搞涡扇-10不容易,却没有想到,最终又是被基础技术给拦住前进的步伐。 “不管是材料,还是工艺,都有问题。我们需要耐热度更高,强度更好的高温合金。同时,也需要更好的制造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