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2 给面向未来,面向全球的雇佣兵团输送技术人才(96/100) - 重生军工子弟

862 给面向未来,面向全球的雇佣兵团输送技术人才(96/100)

“你是不把我们国库的钱掏光不死心不是?谢,那些东西我们都不需要。当然,如果你们愿意卖战略导弹跟蘑菇弹,还是可以谈的。”易卜拉欣一句话就让谢凯没有了跟他谈下去的兴趣。 卖军舰什么的给伊拉克,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的。 但是对方想要买战略导弹跟用于种蘑菇的蘑菇弹,那是实实在在的朴素想法。 蘑菇弹能卖么? 不能。 要是真的能卖,整个世界估计都长满了蘑菇。 或者,要是能卖,中国也不会这样缺钱了。 整个世界上,想要蘑菇弹的国家太多了,而有蘑菇弹的国家太少,大家为了蓝星的繁荣与稳定,为了地球的和平与安宁,哪怕没有坐在一起讨论,都是心照不宣地达成了共同的意见不仅不能帮助其他国家获得种蘑菇的技术,还得反对别的国家研究种蘑菇的技术。 和谐,才是主旋律。 伊拉克人从接触谢凯开始,就在不断地试探看看是否可以从中国买到蘑菇弹,谢凯那是一定念想都没有给他们留的。 态度委婉点,都容易造成误会。 谁家卖了种蘑菇的技术或者蘑菇弹,估计都能被全世界拥有蘑菇弹技术的国家联合一起给掐死。 种蘑菇的技术,只能自己放在那里,告诉别人,别过分,蘑菇弹不会轻易开花,不然地盘上种满蘑菇,蘑菇长起来,寸草不生了。 傻大木也想拥有种蘑菇的技术。 美国人也就是借着这样的借口,最终把傻大木给弄死了,虽然傻大木种蘑菇的技术在以色列偷偷空袭后基本上就胎死腹中了。 “谢,说真的,哪怕是一百亿美元,我们都愿意付出。”易卜拉欣不死心地说到。 谢凯直接丢给了他一个白眼,借口要去弄合同,不再跟这些精神有问题的疯狂骆驼浪费时间了。 “合同就按照双方谈的准备。四成预付款,必须催着他们尽快打过来。”谢凯回去告诉汪贵林,已经搞定了伊拉克人。 用航空发动机大修线跟技术经验换取他们的空中预警机技术外加空中加油机技术。 “马上就组织人员去伊拉克?”汪贵林不理解谢凯为什么这样急切。 “汪叔,航空发动机的基础技术,我们缺乏不少。伊拉克国内的技术虽然都落后,不过却能够让我们技术人员了解更多。涡扇发动机的结构大家都知道,但是每个国家的技术都是不同的,最终产生的效果也是不一样的。”谢凯说到。 之前他都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好事情送上门。 法国人在航空发动机技术上很是不错。 “他们国内的战机都是涡喷发动机,咱们现在可是在搞涡扇发动机。”汪贵林没法理解,“你这样搞,不是让我们本来就不多的技术人员更分散么?” 涡喷发动机是最开始出现的喷气式发动机,经过几十年的发展,逐渐被效率更高,能源消耗更低,性能更好的涡轮风扇发动机取代。 “虽然我们国内主力发动机都是涡喷,虽然高空高速已经不再是航空领域的主力发动机,但是在这方面,国外技术比我们领先了很多。”谢凯赞同汪贵林的看法,“汪叔,您知道不知道有种发动机,叫涡轮冲压喷气发动机?” 汪贵林不是航空发动机领域的专业人员,对于这些本来了解就不多。 听谢凯说这样拗口的,自然疑惑。 “那个有什么用?” “更高速度。这是一种结合涡轮喷气发动机跟冲压发动机的新型发动机,3马赫以内,使用涡轮喷气发动机;超过3马赫就启动冲压发动机,喷气涡轮关闭……”谢凯介绍着。 涡轮冲压喷气发动机,是未来高速无人机的主要发动机,各国都在大力研发。 “3马赫飞行员都承受不了长时间飞行的过载力,你想什么呢!”汪贵林看着谢凯,这小子总是想到啥就是啥。 作为一个庞大的基地未来接班人,谢凯这行为要不得。 “我只是说涡喷发动机的未来。咱们现在跟国际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涡喷发动机并不是没有前途不是?国内的很多战斗机都还能改一改,然后多服役一些年头。”谢凯确实没有想过现在就去搞涡轮冲压发动机。 国内有单位在搞。 多了解一些别国的技术,那绝对不是什么坏事儿。 这将会让中国薄弱的航空发动机领域得到不少的经验跟积累。 “这事情,还是个麻烦事儿。” “不麻烦啊。咱们不是要跟其他动力厂合作搞核心机么?汪叔,这个就当咱们送给他们的大礼。虽然大修线用于换他们的技术,最终只有8000万美元,对于其他航空发动机厂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谢凯说到。 汪贵林看着谢凯,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好心了? 这样的业务交给别的单位啊。 国内不少航空发动机厂,都是生产涡喷发动机的,甚至也依然在研究涡喷发动机。 “专业的事儿,交给专业的人做。这样一来,在后面的联合公关中,他们欠了咱们的人情,也不至于扯咱们后腿不是?”谢凯无论如何都不会做出解释的。 这业务他瞧不上。 而且在非洲开重型武器装备4s店的河蟹佣兵团,已经在伊拉克等着挖人了。 404下属的人,肯定不能被挖走不是? 人被挖走了,其他单位也不可能找404的麻烦。 “真的是这样?”汪贵林不相信地问道。 谢凯点头。 这时候的伊拉克,还是下午。 比中国晚了好几个小时的时差,脸上贴着纱布的廖东跟手下几个同样挂彩的核心手下看着眼前被绑成了粽子一般的谢尔盖,手中的军刀不停地磨着。 “东哥,要不让我来动手?这犊子害了咱们好些个兄弟挂彩……”罗峰左边肩膀上缠着绷带,还隐隐泛着血光。 刚刚跟格鲁乌的精锐小队交手一番,双方挂彩的不少,阵亡的倒是不多,死的基本上都是沙特的官兵。 最终,活捉了在阿富汗就交手过的谢尔盖。 廖东没有理会罗峰,而是用结巴的俄语问谢尔盖,“反正你也回不去了,不如咱们一起干?” 谢尔盖看着廖东,啐了一口,“我们是敌人,今天你不杀我,我会继续追杀你们!” 斯拉夫人的荣誉,不能就这样没有了。 “在战场上,各为其主。其实我们并不冲突,我们只是一群以帮人打仗活下去的战争鬣狗!”廖东平静地说到,“你们已经被格鲁乌抛弃了。而我们真正的敌人,是那些西方支持的恐怖分子们。” 双方有着共同的敌人。 特别是在非洲,美国人搞的事儿不算少。 南非32营这样臭名昭著的混蛋们,都是西方国家支持的,就连非洲三大暴君,还活着的蒙博托,也是美国中情局支持上位的。 “我们不仅要挣钱,更希望为世界和平做一份贡献……”廖东的话,没有人嘲笑。 哪怕这样的话,不应该从他口中说出来。 “把他关起来,给我把他们整个小队都抓回来。没法活捉的,干掉,兄弟们活着才更重要。”廖东见谢尔盖不说话,知道没有那么轻易让他加入佣兵团。 他有时间陪对方耗着。 只因为在他们的计划中,需要这样有能力的苏联人参与。 河蟹佣兵团可是给苏联人留了不少位置的。 “东哥,为什么要留着那个苏联人?”罗峰的疑惑,也是很多人的疑惑。 廖东看着他,其实他自己都有些不理解,谢凯要求的,他能有什么办法? “苏联特种作战比我们起步早,而且这么多年培养了不少的士兵。谢尔盖在阿富汗就是格鲁乌行动负责人,这对我们未来的发展跟计划都非常重要。”廖东解释着。 “我们从国内招聘退役军人,再加以训练筛选,忠诚度不是更高么?”罗峰无法理解。 之前还是敌人,难道后面并肩作战? 谁能放心地把后背交给这些曾经的敌人? “我们是国际化的雇佣兵团,那是要面向未来,面向国际化的!”廖东突然想起谢凯曾经对他说的这句话,“招聘全球实力强悍的战士,才符合我们未来发展。无论是苏联的特种作战人员,还是他们的后勤维修技术人员,都需要。要不然,非洲那些苏联装备,咱们怎么修?” 罗峰有些傻眼。 廖东这样的人,啥时候能说出这么有水平的话了? “别看着我,你哥说的。尼玛,咱们是雇佣兵啊!为打仗而生的,他居然还说要全球化……”廖东叹了口气。 他不理解,反正这样搞就行了。 他知道谢凯跟郑宇成他们在下一盘很大的个棋,这棋局早就开始了,只不过具体如何,要等到局势明朗的那一天才知道。 “对了,东哥,国内真的会派技术人员到中东来?要是不派来,咋整?难道回国内去挖人?”罗峰突然问道。 苏联装备找苏联技术人员没错。 可现在,他们接到的业务,很多都是中国武器装备。 国内安排到非洲各国当顾问当教官的,那都是政治绝对过硬的,根本就没法让他们加入佣兵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