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3 国际油价43美元一桶,你给10美元,要脸不 - 重生军工子弟

863 国际油价43美元一桶,你给10美元,要脸不

谢凯并没有跟雇佣兵团有太多的联系。 雇佣兵的发展方向,是他一手制定的,廖东平时也不是太有个人表现欲望的人。 这年头的国人,远远没有受到来自美国电影中个人英雄主义的荼毒,不会去谋求什么个人拯救世界。团队合作,才是发展的契机。 所以,雇佣兵团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是发展得非常顺利。 谢凯并不担忧国外的事儿,现在只想急着把伊拉克人搞定,这几天都很少关注欧美的经济情况如何。 越到后面,他也是越急躁。 哪怕明知道历史上87年美国股灾要十月份才会发生,现在八月份,还有足足两个月的时间,可是越晚,他的压力越大。 还好,原本一路高涨的各国股市,都已经开始下跌了,没有下跌的,也涨不动了。 要不然,谢凯真的扛不住了。 3亿美元啊。 “伊拉克人的合同准备好了。谢凯,汪主任他们在担心,目前这样的情况下,伊拉克人是否支付得起。”莫齐见谢凯揉着额头叹气,本来不想打扰他的。 可跟伊拉克人的合作项目,必须尽快签合同。 伊拉克人在等着,汪贵林他们同样也在等着。 “有问题?”谢凯扭头看着莫齐,“不是都谈好了?” “他们要求按照合同总金额来支付,100辆飞盾-359,合同总价9.6亿美元;120架超-7a加上备用120台发动机,14亿美元,加上两亿美元的石墨炸弹、电磁炸弹等,还有8000万美元航空发动机大修线……”莫齐把整个合同的总金额报了出来,“不算配套的战机组装生产线设备,合同总金额24.4亿美元。” “没问题啊。”谢凯不解。 “伊拉克人只愿意先行支付5亿美元的预付款,其余两成预付款用石油支付……” “太过分了!”谢凯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难怪莫齐又来找自己。 伊拉克人这不按照谈的来,不想合作了么? “他们不仅希望用石油支付,而且还得我们自己从伊拉克运输出来!”莫齐怕谢凯气着自己。 可不说,又绝对是不行的。 “他们这算盘倒是打得好,波斯湾现在正在扩大袭船战,波斯人已经开始在瞎子区域的航道上布雷,封锁波斯湾!”谢凯都差点被气乐了。 伊拉克人怎么就这么会算呢? 他们运输的石油的油轮现在越来越多的被击沉,不仅是波斯人在袭击各国运输石油的油轮,就连伊拉克也在疯狂袭击各国油轮跟货船。 易卜拉欣这王八蛋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汪叔他们怎么考虑?”谢凯压抑着怒火,问着汪贵林他们什么态度。 莫齐说到,“汪叔他们有些纠结,伊拉克每桶石油报价比国际市场上低了很多。” 谢凯心思一转,伊拉克人的报价应该让汪贵林等人纠结了。 这利润绝对不会太低。 “多少?” “每桶离岸价17美元,国际原油价格现在在42~44美元之间波动。如果我们自己运输,抛开成本,也能有一倍的利润。”莫齐说到。 这价格,高了。 谢凯瞬间意识到发财的机会来了。 中国跟波斯见的关系不算差,他们404跟对方还有武器交易呢,到时候如果袭击了中国货船,直接找波斯人赔偿。 “汪叔他们有想法?目前我们国内也没有几艘大型油轮啊。” 波斯湾出来的油轮越来越少,哪怕只把石油运到新加坡,每桶都能有10多美元的利润,已经非常不错了。 按照整个合同,24.4亿美元,预付款4成,伊拉克只愿意支付5亿美元的现金,用于石油支付的价格将会高达4.96亿美元,这将会是数千万桶石油,利润可以达到将近5亿美元。 那可是纯利润。 谁能不动心? “油轮好想办法,现在波斯湾的情况是大型油轮离岗得小心翼翼,很多大型油轮甚至不敢进入波斯湾。”莫齐介绍着情况。 “伊拉克人那边打算每天提供多少桶石油支付?”谢凯很关心这个。 南部区域,处于双方交战的核心区域。 伊拉克出海口狭窄,虽然可以通过科威特的输油管道装船,但是目前伊拉克每天的石油产量很少。 而且都是通过国内的输油管道运输至土耳其,再从土耳其出口。 “具体没有谈。现在还不确定要不要同意这样的支付方式。”莫齐说到。“郑主任也过来了。” 5亿美元的额外利润,绝对能让郑宇成起身来这边了。 手头什么工作都是可以先放下的。 谢凯也顾不得去研究莫齐给自己收集的资料,要是伊拉克人一天能提供百万桶原油,一个多月时间,就能把这笔钱给搞回来。 不管怎么样,都得在美国股灾前把石油给运输出来。 还有两个月,可能性不是没有。 要不然,股灾创伤了全球经济,这将会让石油价格大跌。 全球维持石油高价,已经有不短的时间了。 “这太多了一些。我们国内所有的油轮全部都调集起来,也运输不了多少。”郑宇成很苦恼。 看到一块肥肉,却吃不到嘴里去。 “不要盯着我们的油轮,在波斯湾外的阿拉伯海,有着不少巨型油轮。”巨额利润前,汪贵林都觉得风险值得冒。 这也不是什么违法的事儿。 伊拉克人的原油产量现在虽然不低,但是却只能通过输油管道从土耳其运输出去。 波斯人不断地对伊拉克人的油田进行轰炸,同时也对港口实施轰炸,现在从伊拉克海港运出的石油都非常少。 “谢凯,你觉得这事情如何?”郑宇成见谢凯不吭声,问道。 “我想知道的是他们每天可以向我们提供多少桶原油。另外,价格太高了。”离港价可不是到岸价。 在波斯湾,袭船战将会越来越严重,正因为运不出来,国际上石油价格才会如此高。 “这价格不算高吧?”郑宇成觉得,这价格真不算高。 国际原油价格都四十多美元一桶呢。 伊拉克人报价17美元,已经算非常低了。 “必须在12美元甚至更低。他们的很多炼油厂已经恢复了产油能力,但是却无法运输出来。”谢凯清楚为什么伊拉克想要用石油来支付。“没有至少两倍的利润,一旦被波斯人击沉一艘数万吨的油轮,这损失就不小。” 何况,这些石油产量,都是欧佩克给的配额之外的。 “这很难。” 国际原油价格40多,伊拉克人提出结算价格才17美元,现在谢凯还要压到12美元,郑宇成跟汪贵林都觉得谢凯有些贪得无厌了。 “并不难。我去找他们谈,给到这个价格,咱们就接受,否则,全部现金。”谢凯心中盘算开来。“这事情,只能搞一两个月。尽快把钱捏在我们手中。” 两个月时间,从波斯湾运出超过3000万桶原油,平均每天得有至少50万桶原油运出来,否则美国股灾爆发,原油将会大幅度下降。 “怎么运?我们可是没有多少油轮。” “把原油卖给新加坡人。他们现在正发凑呢。”谢凯在一开始见有利可图,就已经在琢磨这事儿。 继荷兰鹿特丹,美国纽约之后,新加坡已成为世界第三大炼油中心。 哪怕是后来占据整个国家炼油能力2/5的裕廊岛还没填海造出来,现在每天的原油炼制能力超过200万桶,而通过红海运输回来的石油,根本无法满足他们国内的需求。 “运输怎么解决?” “就在新加坡找那边的运输公司。每天至少得运输50万桶。即使这样,前面一个月,基本上也只是把我们的本金给挣回来。”谢凯解释着,“运输费用什么的,都得扣出来,而且这么大的批量,如果不低于国际市场价格,我们根本无法卖出去多少。从波斯湾运输到日本、韩国或则弯弯,路途太远了。” “又要去新加坡?” “不仅要去新加坡,还得去伊拉克跟波斯一趟。”谢凯说到。 整个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波斯人这边。 他们要是袭击中国的油轮,这还真不是个事儿。 油运不出来,都是白搭。 “那边可是正在打仗,而且你这……”汪贵林有些担心。 这事儿,还真得谢凯去。 “安拉!”谢凯看着汪贵林担忧的眼神,“这次你们找人安排行程,但是不能干涉我跟对方的接触。” 谢凯其实没说,伊拉克人不同意这价格,双方无法达成协议,都是白搭的。 “10美元一桶?”易卜拉欣用小手指头掏了掏耳朵,“谢凯,你在开玩笑?国际原油多少钱一桶,你了解过吗?” 这种低价,甚至让他们连愤怒都愤怒不起来。 “就是因为了解过,所以才提出这个价格。”谢凯根本不在乎易卜拉欣的态度,“波斯湾什么情况,您们比谁更清楚。一旦你们结束战争,国际原油价格,马上就会跌落……” “可你这价格也太低了,抛开成本,我们都没有多少利润了。”易卜拉欣觉得谢凯一点诚意都没有。 在国际价格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居然给出10美元一桶的低价,这比他们还没跟波斯人打仗前还低。